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47 境界行走11
    我感到恐惧,恐惧让我无法前进,但又让我试图征服这种恐惧。我的身体灼热,口干舌燥,汗水一下子就从额头滑了下来,我觉得,自己的双脚就像是灌了大量的铅,肢体被无形的枷锁禁锢了。

    “阿川?”咲夜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疑惑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我扯着嘴角,即便没有镜子,也知道是何等勉强僵硬的笑容。

    我似乎听到了,有一个声音正在我的灵魂深处发出嘲笑,这个声音让我愤怒,而右手仿佛不听使唤般抬了起来。我看到了,右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左轮手枪。

    ——开枪。

    声音如此说到,它并不清晰,但我觉得,它就是这个意思。

    ——开枪!

    声音变得严厉清晰起来,像是从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仿佛它就是我的内心深处的想法。

    “开枪!”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开合,声带发出并非我主观意志打算要说的话,但是,当我说出了之后,这句话就变成了我的决定。

    于是,枪声响起。

    子弹仅仅是普通地射去,但是,我却觉得它带走了我心中的什么,又唤醒了另一些什么。这枚子弹没有让早已经被打得粉碎的那些诡异存在彻底消失,卷入那片淤泥黑影后就如沉没在大海的深处。然而,对我来说,似乎却有一点不同。我不太确定,是否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但若说和之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定然是我感到了平静。

    束缚着我的无形枷锁,在这一刻被解开了。我似乎想起了许多东西,但是。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没有惶恐和烦乱,那些迫不及待涌入脑海的复杂情绪和矛盾思维,在这一刻变得风平浪静。世界的运转似乎一下子变得缓慢,士兵们的疯狂和痛苦,咲夜的沉默。汉克的重伤濒死,一幕幕景象在平湖般的脑海中缓缓放映,我如同孤立在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审视着一切。

    在这片孤独又宁静的感性中,我察觉到了,真的有什么东西从灵魂深处绽放,生长,缠绕上来,就像是一株在树干上蔓延的藤蔓。无法分出这种生长、附着和侵蚀是善意还是恶意。它仅仅是存在而已。我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也许是“江”,也许是某种“高川”资讯,我唯一清楚的是,自己正在发生变化。

    手腕内侧魔纹变得格外灼热,就像是烧红的烙铁印在肌肤上,发出滋滋的声响。我下意识按住那块痛楚之处。却赫然发现,从指缝间溅射出的大量火星。这些火星正沿着我的身躯飘浮起来。随着这些火星的蔓延,我身上的病人服已经被一套更加契合“战士”的服装所替换,那并不是制服,只能形容为“平民化”的用日用品和自制武器拼凑起来的武装套件。

    深红色带兜帽的多口袋防水风衣,长筒式登山鞋,在鞋底加装有铁刃。还在明显是在模型店订做了钢质的护心镜、露指手套、护胫和臂甲。自行在臂甲外侧装上翻转式刀刃和勾索弹射器。皮带上扣着左轮手枪和一把自制弓弩,背后传来背负着某种硬物的感觉,我下意识向后抬高手臂,将一根细长的物体抽出来——那是一根箭矢,背后的硬物是一具箭囊。

    然后。我又感觉到了,脸上被什么东西覆盖,我摘下,发现那是一个小丑脸谱的面具。

    “夸克。”声音从我的喉咙中迸发,像是呢喃,说着我没有太深印象的名字,但是,当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却熟悉得就像是陪伴了自己一辈子的某种东西。

    通道顶部响起扑翅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鸟类响应我的召唤,从无到有出现在这个境界线中,方圆十米的范围内,落下一片片黑羽。当我抬起头去寻找这只鸟的时候,肩膀微微一沉,我侧头就看到了,一只乌鸦站在肩膀上,轻轻收拢翅膀,它侧着脸盯着我,它那玻璃球一般的眼珠子深沉而清澈,仿佛在对我述说什么,但我只从它的眼眸深处看到自己的脸——那不是我的脸,而是更年轻的,一张十六七岁少年的脸。

    少年高川幻象的脸。

    乌鸦夸克,杀人鬼,食尸者……还有我盯着手中的面具,上面的脸谱是戏剧中的“丑角”——许多似乎有所意义,但是无法完全了解的词汇在我的脑海中闪烁,我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但是,仔细深想,却没有清晰的答案。

    我只能猜测,自己此时的变化,真的是由少年高川幻象所引起的,而手腕内侧的这枚二级魔纹,便是联系我们的纽带。在这个境界线中,死者的意志,变成活着的我的力量。我猜测少年高川幻象的力量在我身上重现意味着什么,也许此时,在正常世界中,脑硬体的高川资讯融合率已经强制超过那被封闭的界限,但无论结果会是什么,我都没有拒绝的能力,因为,朝恐惧开枪的意志,并不是我这个高川人格拥有的。

    此时的变化,让我再一次感觉到死亡的脚步逼近,也许,最终胜利者将会是少年高川幻象,而他也将依照自己的意志执行自己的计划,我大概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但是,即便死亡到来,我也不想否定自己的存在,也不会认为,自己正在执行的超级高川计划是一种错误,即便,我执行这个计划的力量,来自于少年高川幻象。

    如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那么,我的诞生和挣扎,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有的“高川”都拥有相同的目标,只是,道路在某事某刻产生了分岔而已——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甩动双臂,臂甲外侧的刀刃发出铿锵的声响弹出来。速掠能力发动,在感知中,一条“通道”在眨眼间贯穿了我和那些诡异存在之间的地域。的确,这些诡异存在涉及意识的攻击方式诡异难防。但是,如果不再惧怕的话,能够坦然面对记忆中的痛苦的话,能够以绝强的意志抵御自己曾经的懊悔、无奈和绝望的话,拥有在这种意识攻击之上的神秘力量的话,就不再需要退却。

    我开始奔驰。夸克发出尖锐刺耳的鸣叫,扑腾翅膀再次飞起,我看不到它到底飞往了何处,但是,黑色的羽毛仍旧如飞雪般飘落。在耳畔响起的声音停息前,我已经抵达不断蠕动变化的那些诡异存在和淤泥黑影前,速掠通道以更为复杂的方式展开,犹如将这团异常裹住的大网。这些诡异存在不断变幻形状,似乎正在恢复。又像是在表达喜悦,让人觉得,士兵们的恐惧和痛苦,已经变成了供养它们,促使它们发生变异的养分。它们的扭曲、蠕动和变化,渐渐散播出恶意,而距离它们最近的我,并没有被这些恶意所侵蚀。

    我的心灵。仍旧平静。

    平静地冲刺、跳跃、挥舞双臂,刀刃在急速中将它们再一次分割。破坏,驱散。诡异存在刚凝聚的形体,顷刻间变被破坏,淤泥黑影浓郁的色泽,渐渐变得黯淡。在空气中滑动的刀光,反复在它们的体内穿梭。密集的力量,在它们的体内迸发,它们的形体被切割出无数份后被甩出。

    每一次攻击,都有一种奇异的冲击抵达我的脑海,让我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然而,我自诞生到此时,人生是如此短暂,所以我看到的,大部分都是过去的“高川”们所经历过的事情。无论哪一个“高川”,在他的人格生命周期中,都充满了点点滴滴的苦涩、无奈、绝望和痛苦,无论是否前往过“现实”,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一生只有这些让人不愉快的经历,只是,被这些诡异存在唤醒的,提炼出来并深度扭曲的,只有这些负面的记忆。数不清的“高川”,数不清的“痛苦”,就像是将轮回中所有的苦痛,唯独只有苦痛,在此时此刻一次性引爆。

    即便只是以第三者的角度,浏览观测这些在爆炸中进一步扭曲的负面资讯,也足以让我感到心脏麻痹,呼吸停止,大脑即将崩溃般的感同身受。但是,也许我是幸运的,我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迷失于由过去的高川资讯中的那个高川了,“我”这个人格已经开始独立,因此,只是对苦痛感同身受,而并非切身体会。我的人生是如此短暂,并没有足够的负面经历加入这个引爆的连锁当中。

    我仍旧是感到痛苦的,也仍然看到一段段匪夷所思的幻象,但是,这些幻象并不是以我的经历所构架,而是来自于过去那些“高川”们的经历,因此,我总能看出它们只是幻象而已。

    二级魔纹,核心意志,进一步压制了这些幻象和苦痛,不让我迷失在这仿佛宇宙大爆炸一般的冲击中。

    来自于少年高川幻象的神秘,以凌驾于这些诡异存在所代表的神秘之上的力量,迅速将其碾碎抹消。

    在十个呼吸的时间里,当我停下脚步时,这些诡异存在和淤泥黑影彻底消散在空气中。境界线环境的蠢蠢欲动在感知中渐渐消停,我觉得,是因为造成变异的源头,那些汉克小队的士兵们正在失去意识,因此,对境界线环境的刺激迅速削弱。不过,如果我没有将那些已经发生变异的诡异存在和淤泥黑影消灭的话,这些士兵大概无法活着等到这场风暴平息的时刻吧,而且,汲取了大量负面意识的诡异存在和淤泥黑影,会变得更加难缠,也不会因为士兵们的死亡而停止自己的行为。

    被咲夜的灰丝束缚的士兵们已经停止挣扎,如果轻微的呼吸,根本就不能确定他们并没有彻底死去。其中受创最为严重的,是他们的临时长官汉克,他的胸膛被开了一个洞,即便是在这个完全意识态的空间里,胸襟上仍旧沾满了血迹。他的头发已经完全苍白了,失去光泽,皮肤也皱起来,就像是一下子衰老了许多。

    我不知道,汉克小队的人到底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而此时也没有任何治疗的手段。

    “阿川……你变小了。但和你高中时的样子不太一样。”咲夜对我说。她站在原地,从身上延展出来的灰丝缠住汉克小队的士兵们,将他们的伤口缝合,此时好似构成了一只只露出人头的灰茧举在半空,更多的灰丝,在半空中轻摆。明明是尝试救助这些人,却给人一种炫耀猎物的捕食者的感觉。

    “嗯,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变身吧。不过,如果我不是在你的眼前发生变化,突然遇到这幅模样的我,你还能认出我来吗?阿夜。”我问。

    “当然哟,无论高川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高川,不是吗?”咲夜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我绝对不会认不出来。”

    “这可真是今天最令人高兴的事情了。”我不由得笑起来。咲夜的话让我的心中洋溢着温暖。

    “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前进吗?”咲夜看了一眼吊在半空的“人头茧”们,说:“他们快要坚持不住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如果不继续的话,我想不出离开这里的办法。”我说着,继续朝既定的方向走去,前方的诡异存在已经被扫荡,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出现。

    “阿川不是来过好几次吗?这里是叫做境界线吧?”咲夜疾走几步。跟在我身边问道,关于境界线的问题,在汉克小队的士兵们还清醒时并没有细问,也许是她觉得有什么顾忌吧,汉克小队的人也仅仅闭上嘴巴,没有打听这方面的事情。也许也是同样有所顾忌。但对我来说,不谈这方面的话题,仅仅是觉得麻烦,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一旦被人追问境界线的源头。就会涉及“江”的存在,变成了无法解释的问题。

    因此,即便咲夜现在问起关于境界线的详细情况,我也只能回答:“来过几次,但并不确定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出去也清楚,但是,我知道一定可以出去的,只要有一个契机出现。”

    “到底是怎样的契机呢?阿川。”咲夜问。

    “也许是获得了重要的坐标之后吧。”我说:“就像我之前获得那些坐标一样。”

    “我还是弄不懂,这些坐标到底是怎么确定的?”咲夜的语气充满疑惑,如果不是脸部被面具遮挡,说不清表情会很可爱。

    “嗯,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能用就行,这就是神秘,不是吗?”这样的话并非敷衍,我的确不明白,能够猜测其机理,但无法描述其过程。因为,这个境界线是如此庞大,而其运作模式又是何等复杂。

    我们的脚步在谈话中加快,在战斗结束后不久,那些诡异存在又再一次出现了,而且,出现的次数也更加频繁起来。有那么几次,我们仿佛挤入了人潮之中,一队诡异存在尚未消失,另一队便已经在近旁出现,后方又有一队紧追上来,差一点和我们装在一起。大量诡异存在的前赴后继,沿着同一个方向前进,让我们愈发感到,自己正在逼近源头。

    不久后,我们看到了死者的尸体,从战斗着装来看,应该是汉克小队的同僚们,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被扯入境界线中的他们没有汉克小队的运气,整整十三名士兵,带着诡异的笑容安静地躺在地上,身体完整,也不像汉克小队的士兵们那般遍布伤痕,但已经彻底没有了呼吸。我不知道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除了一地的尸体之外,也无法观测到战斗的痕迹。

    他们遭遇的攻击,似乎和我们遇到的不太一样。如果他们并非自行进入境界线,那么,和他们一起的意识行走者,应该走在了我们的前方。检查了尸体之后,我们再次上路,当我们越往前,看到的尸体就越多,渐渐的,不仅仅只是五十一区的士兵,连打扮独特,明显来自于神秘组织的人,也有六个死在了这里。我总觉得,越是接近源头,分散在不同方向的道路,正在渐渐聚合起来。也许,抵达源头之前,所有进入境界线的人都会抵达同一个区域。

    我将兜帽拉上,遮住大部分脸庞,尽管,咲夜的特征十分明显,虽然我的样子已经变化,他人也未必不会从咲夜的样子看穿我的身份,不过,掩饰了总比没有掩饰更好。而且,当阴影遮住我的视线时,我再一次产生了那种平静如湖水的感觉,似乎本就十分敏捷灵活的身体,变得更加轻盈起来——就像是飘浮在暗影中的精灵。

    我抓住咲夜,启动速掠再一次加速,诡异存在的密集程度,已经不仅仅出现在我们身边,在空无一人的前方,它们也以那闪烁的身形赶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