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节 鸿钧再现
    第一百八十一章节鸿钧再现

    对于女娲娘娘的疯狂,帝江祖巫没有半点紧张,有盘古真身在,他放心的很,女娲不过只是一个刚刚借助外力证道的伪圣,想要与盘古真身对抗那绝对是在自寻死路,他巴不得女娲娘娘继续,这样他更有信心干掉女娲娘娘。

    补天刚刚结束便双来了这么一场争斗,这让本来有所好转的洪荒局势又变得恶化起来,诸多洪荒生灵都不由地生出了悲观的念头来:“难道说这一场劫难真得不可避免吗?这天真得要塌下来不成,为什么女娲还有那些妖族非要与巫族对战,他们就从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普通者的存在吗?”

    相对来说,洪荒的诸多生灵都在怨恨妖族与女娲娘娘,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妖族引起的,而巫族只是背动应战而已,可以说这一场战斗在名声上对妖族很不利,他们已经成了洪荒众生所痛恨的对象。

    若是在平常时期,就算被人痛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会对妖族有什么影响,可是在这量劫之中那就完全不同了,被这么多人给痛恨,给记恨上,那是要损自身气运的,妖族的气运原本就不如巫族,那怕是共工祖巫撞断了不周山消耗了巫族大量的气运,可是这一场补天的行动之中也让他们找回了许多,而妖族则完全不同,他们不仅仅策划了这一场劫难,又阻止刑天补天。现在又与刑天、巫族开战,这诸多的事情被凑在一起所产生的影响可是巨大的,这么多的事情被联系在一起对妖族的气运可是有着庞大的损耗。

    东皇太一与妖皇帝俊身在量劫之中无法感受得到自身气运的损耗。可是已经证道成圣的女娲娘娘在那诸多的怨念生出之时,她感受到了一阵心悸,自身的气运在疯狂地消耗着,这样的情况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女娲娘娘心中有了一丝悔意,可惜现在她却是骑虎难下,根本无从脱身,而且就算她想脱身帝江祖巫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在气运的此消彼长的情况之下,妖族的攻势是无法持续太久的,这一点身为大师兄的太上老君看得很清楚。正是因为太上老君身为旁观者,所以他能够明白妖族的情况,明白女娲娘娘的困境,也正是如此他方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

    巫族的疯狂。那是因为对方有那个实力。有实力便能够进退自如,可是妖族的疯狂则是在自寻死路,这样的疯狂那是在自损根本,自我毁灭。

    虽然刑天只是一个小小的准圣,可是刑天身上却有着强大的气运,妖族选择与气运正盛的刑天大战,那绝对是一件蠢得不能再蠢的傻事。

    元始天尊可以无视女娲娘娘与妖族的生死,但是太上老君却不能够做到。他不希望看到妖族在这一战之中被巫族给解决掉,那样整个洪荒将会成为巫族一家独大。那怕是他们能够得道成圣,可是又能够从洪荒天地之中得几分气运,这是一个未知数。

    对于三清还有准提、接引来说,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巫妖两族两败俱伤,那样方才是对他们最为有利的结局,他们方才能够摆脱巫妖两族的压力成为洪荒天地的掌权者!可是现在看来无论是刑天的强势反击,还是帝江祖巫他们那疯狂的召唤,都远远超过了妖族的力量,让局势发生了难以逆转的变化。

    “老师,你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事情会一再失去控制,若是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怕也只能默默离开了!”太上老君的心中在暗自叹息着。

    就在太上老君叹息之时,突然这不周山的虚空之上再次传来了一阵惊人的威压,一道恐怖的天道之轮出现了,对于这不周山上的战争终于引起了鸿钧道祖的怒火。

    不周山倒,补天已经结束,大道对鸿钧道祖的威压也已经消散而去,鸿钧道祖的力量终于不会再受大道的限制,他忍不住要插手这一场争斗,毕竟鸿钧道祖可不希望看到妖族被巫族给打得落花流水,不希望看到女娲这位刚刚证道便被巫族给屠圣。

    “尔等还不住手,洪荒天地还容不得你们如此放肆!”当鸿钧道祖的声音落下之时,天道之轮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将巫妖两族的所有人都给锁定住,被天道之轮给锁定时,巫妖两族的众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那是天罚的力量。

    相对于刑天来说,当这天道之轮出现时,刑天体内的空间法则便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强大的空间法则之力将那天道之轮的气息给屏蔽掉,鸿钧道祖想要借助于天道之轮来压制刑天根本就无法成功。

    当然,若是鸿钧道祖肯发狠,增强力度,那自然也能够做到,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之下鸿钧道祖却不敢这么做,先不说刑天背后有大道的存在,就是刑天与巫族那疯狂的性格也让鸿钧道祖不敢轻举妄动,一但把刑天还有巫族给彻底逼急,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对于刑天与巫族来说,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鸿钧道祖的沉喝,天道之轮的出现,让那些悲观无比的洪荒众生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洪荒的每一场巨变对谁的伤害最深,还不是他们这些实力低下的普通者,没有力量的他们只能够背动地承受来自于天地的反击。

    鸿钧道祖很想再给巫妖两族制定一个时间限制,可惜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做过一次了,再想这么限制巫妖两族是不可能成功的,无论是巫族也好,还是妖族也罢都不会接受这样沉重的压力,那样只会是势得其反。

    “离开不周山,妖族给我回返天庭,不得再插手洪荒大地的事情,违者天罚轰杀,巫族给我退出不周山,共工已经撞断了天地的支柱,难不成你们这些盘古的后嫡想要毁灭方洪荒天地不成,想成为洪荒天地的罪人吗?”

    对于妖族,鸿钧道祖没有任何的顾及,直接给予对方下了死命令,责令其返回天庭,而对于巫族,鸿钧道祖却只能够拿洪荒天地来说事,用在义来压巫族,逼他们妥协。

    相对于双方的核心,刑天还有女娲娘娘,鸿钧道祖没有做出丝毫的评价,女娲娘娘关系到鸿钧道祖的脸面,毕竟女娲娘娘可是他一手制造出来的圣人,代表着他的尊严,鸿钧道祖不会自损颜面,至于刑天,那就是一个疯子,就算是鸿钧道祖也不想让其发疯,在洪荒天地之中没有人比他还清楚刑天的恐怖之处。

    收手,刑天的心中有所抵触情绪,而帝江祖巫同样也不甘心,要知道这一场的决战对巫族来说可是最为有利,他们最有希望能够毁灭巫族的心腹大患,现在让他们这么收手,不利于他们的发展与壮大,可惜偏偏他们却无法阻止。

    刑天不怕天道之轮的威胁,毕竟他有内世界的支持,那怕是有再大的危险,他都有自保之力,相对来说帝江祖巫这些巫族的处境则有些困难,这是他们最好毁灭女娲娘娘的机会,若是错过了,那就再也不会有了,无论是鸿钧道祖也好,还是女娲娘娘自身也罢,他们都不会让这样的情景再现。

    “哈!哈!哈!好一个鸿钧道祖,这一场战争是谁挑起来的,那是妖族,若是他们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那这场决战便不会结束,虽然说这对很多洪荒生灵不公,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决战对他们来说更加危险,如此以来还不如就在这一场决战之中全面解决两族之间的恩怨情仇!”刑天的话有如雷霆一样挟着万钧的气势向鸿钧道祖而去,也向整个妖族狠狠地压了过去,摆出一付完全要全力一搏的架式来。

    刑天这一表态,帝江祖巫他们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这样的结果对他们来说那是再有利不过了,他们自然希望保持下去。

    帝江祖巫也是沉声喝道:“好,刑天说得好,这便是我们巫族的决定,我们也不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影响到洪荒众生的安定团结,既然战火已经燃起,那两种的恩怨情仇就倾注于这最终的一战之中吧,不是妖死,便是我族亡!”

    巫族的巨大反应让鸿钧道祖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虽然他在出手阻止战火的漫延下去之时早有所准备,但是这样的结果依然让鸿钧道祖无法满意。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洪荒之中的机缘是有限的,无论是对于巫族也好还是对于妖族也罢,这都是最真实的情况,若是日后依然会有数不清的大战出现,那他们自然希望能够将这一切都给完美地解决掉,他们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来自于外力的压迫与威胁,那样的生活不是他们所愿意接受的,与其日后战火不断,还不如倾于这一战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