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8章 烧了艾尔文森林
    获得了莱恩和杜克两个用眼神肯定,范克里夫深呼吸一口气:“不怕实说,杜克阁下的‘水泥’不多了,‘水泥’其中一种重要的材料来自安戈洛环形山。我们之前用杜克阁下的资金去收集,也仅仅在荆棘谷地精的风险投资公司买了100吨左右。这已经把他们所有的存货都买空了。剩下的材料只够做30座投石机塔或者80座箭塔,而且……最快也要10天。”

    别以为贵族都是非常有知识、有文化、有修养、有着崇高品格的家伙,撇除那身经过严格礼仪训练的外皮和读书写字的技能,这时代的贵族跟大多数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地理知识也仅限于大陆南部的贵族们,根本没意识到,安戈洛环形山是在海的另一面,另一个大陆的遥远地方。

    “废物!10天的话,暴风城的战士早就打光了!”对面,一个公爵拍案而起,他怒气冲冲的声音差点把范克里夫吓坏了。

    范克里夫还不是后世那个被逼上绝路,胆大包天的范克里夫。此刻的他,仅仅是一个石匠出身的杜克追随者。他甚至没机会确定,杜克对他的信赖和支持到底有多少。完全就是一副赶鸭子上架的状态。

    这位公爵完全没想到,杜克竟然为了范克里夫这条出身卑微的‘狗’跟他这个公爵对着干。

    他拍桌子,杜克拍得更大声。

    “砰!”的一声,几乎所有王家侍卫都以为敌人来袭,每个侍卫都把手放到了剑柄上,看清楚是杜克拍桌子才暗暗再次松开手。

    “你特么的才是废物,连安戈洛环形山在海对面的大陆都不知道,就对我的人乱放阙词。如果真有那么多‘水泥’,小爷我早就把整个暴风城的城墙全都加高到200尺高,兽人别说爬,哪怕是飞都飞不进来。”

    杜克说的是大实话。在这个没有现代化工业的世界里,要弄出正儿八经的水泥太高难度了。能做的,唯有以火山灰为主要原料的水泥。所以他才盯上了安戈洛环形山,让范克里夫大量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材料。

    大实话,才是最伤人的啊!

    “噗呲!”明明杜克是骂人,偏生好多人都被杜克的反论逗笑了。这种直骂对方无知,还骂中了,带起的哄笑声更让那个公爵难堪。

    另一位公爵站起来来:“好吧,我想请问洛萨爵士,如果有这些箭塔,你可以守多久?”

    洛萨竖起一个指头:“极限是一个月,而且还是那句,最后负责断后的部队不可能生还。”

    “好吧,那问题回到原点……”

    “不,不是回到原点。”杜克打断了那位公爵的话:“不就是10天,这个时间我来争取就够了。”

    杜克一拍范克里夫的肩膀:“你就安心让你的人做好分内事就好。”

    不知为什么,范克里夫有种想哭出来的感觉。在他的印象当中,贵族都是相互包庇,狼狈为奸的。

    ‘没什么是利益交换解决不了的’,这就是贵族当中的名言。范克里夫刚才曾有那么一瞬认为,贵为伯爵的杜克不会为他这个出身低微的小人物出头。那可是一个公爵啊!

    杜克没什么感觉,但范克里夫则不然。祖祖辈辈都在暴风城混两口面包的范克里夫,可是对高阶贵族有着天然的畏惧。

    谁知道杜克不光开口了,还呛了对方一个半死。

    忽然,范克里夫有种为杜克死了都愿意的冲动。现在杜克不光把事全揽到自己身上,还一把护住他,范克里夫的眼眶里眼泪直打转。

    没有多少人在意范克里夫这个小人物的情绪,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杜克那番话上。

    “十天?你真的有把握?沙漏里的沙子比金子还要贵,我们现在是与死神赛跑啊!”莱恩国王好心地提醒杜克。

    “噢,感谢上天,如果杜克你能做到,那真是帮大忙了。”跟杜克合作更多的洛萨,有种近乎盲目的乐观了。他不知道杜克怎么做到,但他凭自己对杜克的了解认定杜克不会乱说空话。

    莱恩看了看骚动的一众贵族,一皱眉:“你要怎么做?”

    第二位公爵显然已经有点针对杜克了:“在陛下的御座面前不管是出于安慰还是别的什么理由,谎言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将近半个暴风王**民的生死,可不容你这样的小子乱说大话。”

    他是国王,他必要时可以一意孤行强行拍板通过杜克的提案,但在此之前,能说服众人那是最好不过的。

    杜克伸长身子,靠在舒服的长椅子上,十指交叉放在小腹。

    “看来你的人和你的想法不一样啊。昨晚你家的管家才找上我的手下马卡罗,说要多调配两条船给你们家运宝物。呵呵,既然那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要找我的手下呢?”

    谁都知道杜克是把两件事硬扯在一块。相信杜克能拖住兽人十天跟相信杜克的船队完全是两回事。

    但杜克的政治智商要么为零,要么杜克就是故意的。在这种时候告诉莱恩,正是这些蛀虫要求把莱恩最珍视的国民的生命置之不顾,而要空出宝贵的舱位去运宝物。

    几乎是同时,莱恩、洛萨、伯瓦尔这些刚正不阿的高层全部面沉如水。

    “呃,噢,有这样的事!?不可能!”这位公爵第一时间就否认,不过显然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糊弄不过去:“我最近都忙于军务,或许真有这种事,如果真有,我一定会严惩那位管家,居然打着我们贵族的名号干这种龌蹉事。呃,马库斯伯爵,你不要岔开话题,你是否能拖延10日,关系到整个王国的存亡。”

    那位可怜的管家多半会成为替罪羊了。反正打了他一条狗,也是在打他的脸。杜克也不在意,对于暴风王国的贵族,他早就有自己的想法。

    当然,话题回到最关心的10日上面。

    “很简单,既然艾尔文森林已经被那些绿皮都占了,那么我把半个森林烧掉就是。”

    杜克话音落下的瞬间,全场死寂,每一个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杜克还真敢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