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8 易
    魔法少女肌肉男的强硬让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在为他这个时候还这么硬气而感到惊讶,又似乎在思考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这么硬气。“第一场是我输了,不过这个女人不能再进行第二场。”魔法少女肌肉男看向摔角手。

    “你们觉得呢?也要这么得寸进尺?”摔角手冷笑着看向其他魔法少女,“以赌赛的方式已经是让你们占便宜了。”

    “赌赛是你们的提议,而且我也不觉得真的开战的话,我们会彻底输给你们。”魔法少女肌肉男目光灼灼地说:“我之前说过,赌赛的方式由我们订,而你们已经同意了。怎么?发现吃亏了就打算毁约?”

    “嗯,我,我也觉得……”魔法少女小圆用一种很勉强的声音附和着魔法少女肌肉男。

    “小圆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我的意见咯。”丘比也挂着那一成不变的天真笑容说到。

    “头儿?”摔角手看向锉刀,不过,她的脸上挂着不以为然的无聊,也许在她看来,对方的这种行为就是得寸进尺吧?她大概是很想谈崩后凭各自的实力战一场的,但是,雇佣兵队伍中可以作出最后决定的只有队长,她再怎么希望,也只能提出建议,在最终决定下来前吓唬吓唬魔法少女队的诸人而已。其他雇佣兵也一样,无论锉刀的决定是什么,即便不符合自己的心思也会遵从,这本来就是军队的守则——服从长官的命令。

    一个无能的长官会因此让自己的队员死无葬身之地,但是,雇佣兵却可以选择自己的长官。无论摔角手、灰狐、快枪,还是新人清洁工和契卡,既然愿意加入这支由锉刀新建立的小队。就代表他们不觉得自己的长官是个无能的人。

    “你们倒是有个好队友。”锉刀微笑起来,“不过,一个好队友不会永远都是好队友。”她若有所指地这么说着,顿了顿,回答到:“行,下一场你们打算由谁上?”

    “我来。”这一次。半机械体男人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那已经机械化的半个身体虽然没有肌肉男那么健壮高大,但是,生活在正常社会中的人从来不会忽视机械的力量。将半个身体都改造成机械,这已经是超乎正常科技范畴,近乎科幻一样的能力,本身就给人十足的视觉冲击,让人下意识觉得他拥有十分强大的力量。

    “那么,由我做你的对手吧。”我站出来。

    “唔,高川?”锉刀倒是有些意外。仿佛觉得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不过,我倒是不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这支队伍里,不,也许在整个基地里,我都是身体最坚硬,力量最强大的人。赌赛是三局两胜制,既然摔角手已经获胜一局。那么,让我这个绝对可以获胜的人出场。自然就不存在任何意外。

    “太,太欺负人了,高川先生也要上场吗?”魔法少女小圆哭丧着脸,话中明摆着自己的队伍中没有一个可以战胜我的人。虽然这是事实,但这么伤士气的话,本不应该由她说出来。魔法少女队伍以“丘比”为核心。但又让人觉得没一个绝对性的领导者,但是,若说有队长的话,也许小圆可以算是一个吧,至少。老队员里的晓美和学姐都愿意帮助她,新队员看起来也不太会反驳她的意见。

    “放心吧,队长,我会胜利的。不过,第三局就只能交给其他人想办法了。”半机械体男人用机械般冷硬的语气说。

    “我觉得你把项链直接给我比较好。丘比。”锉刀正色对丘比说。

    “嗯,我也这么觉得。高川先生这么认真的话,就没有办法了。”丘比倒是十分赞同地点点头,将项链抛给锉刀。魔法少女肌肉男顿时激动起来,喊道:“丘比!”他想夺回项链,但是摔角手仿佛一堵山般挡在他的跟前。“机械脑袋!”他又叫起来,半机械男人在这之前已经扑了上来,伸手抓向飞在半空的项链,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嘭”的一声,就像是由蒸汽机产生的爆发性的推力,从他的机械脚踝处喷出一股白雾。机械动力让半机械男获得了极大的加速度,但是,我的速度更快。

    在他伸手的同时,我已经抓住了项链。视网膜屏幕中,半机械男人已经将手掌变成拳头,又是一次爆发性的推力在他的机械手肘关节处喷发,极其凶猛地朝我的脸直击。不过,我们之间的相对速度仍旧差距极大,我的义体化无论材质、做工还是适配性都比他的机械体强上不止一筹,达到了“神秘”的地步,因此,他的直拳对我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机械体男人的拳头打在我的手掌上,在这一瞬间,他那没有机械化的半边脸浮现错愕的神情,而机械眼则疯狂地闪烁着红光。这是一个拥有强大战斗经验和本能的军人,变招的速度超乎常人的想象,不过,和我比较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他的一切动作,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都如同龟爬一样慢,而他的力量,和义体比起来就像是蚂蚁一样弱小。

    同样是质量加速度产生的动能来造成杀伤力,但是他挥拳的力量,即便比之前那个精英巫师发射的超质量炮所产生的力量也差得很远。而我就算在被伏击的情况下,硬接超质量炮也没有大碍。

    在这个机械体男人的表情再次改变前,在其他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前,我贴着他收缩的臂膀弓步上前,右手掌直接掐住了他的脸,用力将他的脑袋按向地面。机械体男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头重脚轻地摔倒在地上,发出让人惨不忍睹的碰撞声。

    当场一片寂静,大约过了一秒,魔法少女肌肉男才愤怒又不敢置信地惊叫起来:“机械脑袋!”他想冲过来,不惜朝摔角手挥拳,但下一刻就被摔角手制住关节。不过,在摔角手拗断他的手臂前,某种神秘好似涟漪一样在空间中扩散,这种神秘的展现并非是肉眼可以看到的,但是,感觉敏锐的人却可以隐约感受到。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浮现乱码数据。而摔角手也在第一时间察觉了,在敏感的本能驱使下放开肌肉男,以足以在肉眼中形成残影的速度向后退却了五米,如同被激怒却仍旧警惕的野兽,俯身张开双臂瞪视着前方。

    魔法少女肌肉男已经不在原地了,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魔法少女晓美的身边,被这个身材相对娇小的高中女生压制在地上,半跪而立。

    “别冲动,阿梅。”晓美冷静地说到。原来这个成为魔法少女的肌肉男叫做阿梅。若用在其他人高马大的男人身上,不免显得另类,但放在他身上却有一种奇妙的合衬。

    “晓美,机械脑袋他——”肌肉男急切地说。

    “他没事。”魔法少女晓美打断了他的话。

    其他魔法少女,除了学姐之外,都用敌意或谨慎的目光看向我这边。我对此没有任何额外的感觉,察觉到被按倒在地上的半机械体男人已经放松身体,不再有反抗的意思。便收手走回自己的队伍中。

    机械体男人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对一直情绪激动的肌肉男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虽然之前脑袋被我硬生生砸到地上,但是,他的机械脑袋还是挺坚固的,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高川先生很强的哟。”丘比并不不满地说,不过,即便它想表示不满。那张面具一样的纯真笑脸也表现不出来吧。

    魔法少女们急匆匆将机械体男人拖回自己的阵营中,很快就确认了,他的确没有受到伤害,尽管,当时发出的撞击声很响亮。

    “也罢。反正带着这根项链,就会被那个女人找到,那个家伙实在是很麻烦的东西。”丘比这么安慰着魔法少女们。

    “你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吧?丘比。”锉刀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些信息,她口中说的东西,自然是红衣女郎“玛丽亚”。

    “嗯,那是和我很像,但又并不完全相同的东西哟。”丘比只是这么暧昧地回答到。

    “那么,你又是什么东西?”锉刀反问。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不过,丘比就是丘比呀。”丘比仍旧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如果它不愿意说出来,凭借不死之身般的神秘,大概也没有谁可以迫使它说出自己的秘密。锉刀也明白这一点,便不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下去了。

    “我会把事情告诉荣格,希望我们的合作可以继续下去。”丘比继续说到:“这根项链藏有五十一区的那个东西的位置。不过,只是很久以前的位置了,那个东西也许现在已经不在同一个地方了。而且,跑到这个地方来的人可不止我们哟,我觉得五十一区的那些人一定会把那件东西转移到其他地方。”

    “你知道得真多。”锉刀说,“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虽然我将之称为精神统合装置,但是,在其他人口中说不定是另外的名字。

    “我只知道我该知道的事情,其实,有很多资料都是荣格找到的,你们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问荣格呢?他在这里也有很多眼线哟。”丘比从魔法少女小圆的头顶跳到她的肩膀上,“名字的话,告诉你也无所谓,因为它其实有很多名字啦,荣格的称呼和我的称呼不一样,我把它叫做魔女之心,是魔法少女的力量之源,是很强大的东西哟。对了——”它仿佛想起了什么般,向清洁工和契卡两人望去,说到:“我很看好你们两人的潜力,要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吗?虽然一开始需要习惯一下自己的力量,但很快就能成长起来,变得十分强大哟。”

    清洁工和契卡无视了丘比的招揽。的确,魔法少女拥有神秘,只要充分锻炼就会和魔纹使者以及精英巫师一样强大。当前最强的三名魔法少女小圆、晓美和学姐都没有充分挖掘出自己的潜力,就已经拥有二级魔纹使者的实力了。魔法少女晓美的魔法力量,也在之前的惊鸿一瞥间已经展现出独特的效果,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不过,也许是新加入的四人破坏了魔法少女的印象,所以才让清洁工和契卡完全生不出兴趣吧。

    似乎想象了一下清洁工和契卡身穿那轻飘飘的魔法少女制服的样子。灰狐发出了忍俊不禁的噗哧声,其他雇佣兵们也不由得浮现笑意,用戏谑的目光看向两人。清洁工和契卡对此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咕哝着骂了几句。

    “看来她们不太愿意。”锉刀耸耸肩膀,对丘比说。

    “没关系,如果改变注意。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只要在心中呼唤我就可以了。”丘比轻快地说。

    “随叫随到?”清洁工问。

    “只要你已经做出决定。”丘比说完,在魔法少女小圆的肩膀上坐下,“就这样吧,我们就此告辞了。”

    魔法少女小圆摸了摸丘比的脑袋,让它舒服地眯起眼睛,朝我们鞠躬后,领着新人们朝通道深处离开。晓美和学姐也朝我们点头或鞠躬,十分礼貌地告辞后追了上去。目送魔法少女们走远,摔角手遗憾地说:“真可惜。不实际打一场的话,无法准确收集他们的数据。魔法什么的,应该是很厉害的神秘吧。”

    “再强大的神秘也需要磨合,战斗力的强大与否,并不单纯决定于神秘的力量。”锉刀这么说着,顿了顿,又插了一句:“一般而言是这样。”

    “不过,神秘本来就代表不一般。所以,头儿你在说废话啦。”摔角手毫不留情面地哼了两声。不过,锉刀也不生气。

    “任务目标到手了,那个东西会契合不舍地追过来吧?”锉刀虽然用反问的句式,却用着肯定的语气,“我们还要继续吗?”刚刚说完,她看向我的视线猛然一抬。瞳孔紧缩,从视网膜屏幕中,我看到了倒影在她瞳孔里的身影——红色的,就在我的身后。与此同时,连锁判定将更清晰的图像传递到视网膜屏幕中。

    红衣女郎悄无声息地站在我的身后。一把菜刀扎向我拿着项链的左手,另一把则横过我的咽喉。

    闪现,便是没有过程,速度的意义被大幅度削弱了。不过,既然闪现不是突然就出现在我的身体里,那么,在切过身体的过程中,速度仍旧是有意义的。相对速度的差距让我在第一时间抬起手臂挡在菜刀的切割路线上,下一瞬间,尖锐的摩擦声响起,我的伪装肌体被切开,伪装血液流淌出来,但是,对义体而言,这种程度的攻击无法形成伤害,能够切割比普通人的**更强韧,但并不代表整个义体的伪装肌肤,已经是红衣女郎最大的收获了。

    似乎察觉到了抗性的强大,红衣女郎在我向后撞去的同时消失了,下一刻,倒挂着出现在我的头顶,刀尖戳向我的眼睛。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将项链弹入袖子里,同时拔出双刃挡在刀尖之前。初一碰撞,强大的力量就将红衣女郎推飞出去——没有任何触感,仿佛在推一片空气。红衣女郎好似飘浮一样后退,剧烈的枪声淹没通道,锉刀没有上前攻击她,而是回缩到队伍中,和再度释放灰丝的咲夜一起保护其他雇佣兵。

    大量的子弹在视网膜屏幕中划着一条条清晰的轨迹飞向红衣女郎,不过,在它们抵达之前,红衣女郎的身影再度毫无征兆地消失了。我们警惕地观察四周,但是,她似乎已经通过某种途径离开,在目视可及的范围内,都再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又过了好一阵,我们这才确信,她即便没有离开,也会再度潜伏下来,直到下一个更好的偷袭机会出现。

    行迹如同恶灵一样的红衣女郎“玛丽亚”,根本就是一个极为优秀的杀手。她的项链如今在我们的手中,对于无法彻底防御闪现的雇佣兵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尽管项链是任务目标,不能轻易放手,但是,一旦红衣女郎契而不舍地针对我们这支队伍的所有人施行闪现袭杀,很快就会连摔角手、灰狐和快枪这样的老队员也难以消受。

    “看来在解决这个东西前,我们最好分头行动。”锉刀最先提议到:“如果我们继续拿着项链,她会让我们彻底失去机动力。”

    “你们和荣格汇合,我和咲夜继续寻找相关线索。”我同意锉刀的观点,说:“在最终的争夺战开始前,我们仍旧需要盟友。一旦我们无法在第一时间找到精神统合装置的存放地点,就必须参与针对纳粹的作战,有必要做两手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