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7章 困境
    莱恩默默地等了十分钟,当知道杜克赶到后,他来到议事厅,开始军议。

    那些在暴风城守城战开始前,还在叫嚣着‘哪怕兽人有百万都让他们全死在暴风城下’的贵族们全都不吱声了。

    不出意外,议题从如何耗死兽人,变成了如何撤离。

    撤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在数月前已经开始把妇孺撤离,但不是不想撤,而是根本没有那么多船。

    没有人去责怪杜克,如果没有杜克,情况或许会更糟糕。最简单的例证就是新的暴风港,一直延伸到海里的石质码头,比原来狭小的军港和以沙滩为主的渔民码头相比,运力何止多了十倍?

    还有运力,真不知杜克是什么想的。几乎所有直属于杜克麾下的船都是典型的大货船,连改装都不用,直接就可以拿来载人运货。宽敞的船舱和良好的通风,使得里面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把人塞得满满的,依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可惜考虑到航程,再怎么让船几乎超载运人,平均下来一天也就能运走5000多人。

    此时此刻,困在暴风城里依然有超过30万军民。

    船就这么多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整个人类世界的船都在这里了。哪怕暴风港口和库尔提拉斯的船厂在日夜加班加点地造船,在短时间内运力也不会有很大提升。

    运力的短缺,就是拦在莱恩面前最大的问题。

    在‘历史’上的暴风王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遭到了重创。洛萨在突袭卡拉赞之后因为兽人比今世的推进速度更快,使得来时的道路全被封锁了。洛萨迟迟未能回到暴风城,当他赶回暴风城的时候,莱恩已经在一个地下秘密议事厅里,在小王子瓦里安目睹下被迦罗娜所杀。

    群龙无首,外加港口垃圾,船又不足。结果导致在暴风城被部落攻陷时,有超过八成来不及逃生的国民被屠戮。

    洛萨仅仅带着不足两成的暴风王国国民和莱恩留下的孤儿寡母去到南海镇。没兵,没人,没武器补给,几乎一穷二白的洛萨直接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才有了后世洛萨以索拉丁直系后裔身份宣布放弃索拉丁大帝的帝权,以承认人类诸国国王的王权合法性为代价,换取联盟的成立,共同对抗部落的入侵这码事。

    这一世,有了杜克的存在,历史的进程早已大幅度改动。

    最起码莱恩还活着,而现在已经有超过三十万国民被运到了南海镇。别管暴风王国一如历史上那样输了,很显然,这一世保住了元气。(由于国民数量太多,而且杜克一早就派人在那边准备大兴土木,激流堡和奥特兰克两国都有着不满的声音,他们怀疑是不是暴风王国的家伙来这里就赖着不走了。)

    莱恩国王很清楚,杜克已经做到了他的极限。但撤离不是说撤就能撤的,更不是简单的数学问题。哦,30万除以5000,正好60天撤完。

    想得美,数十万兽人大军在外面虎视眈眈,一旦城破,所有剩下的人就会瞬间被包了饺子,一个都跑不掉。真正安全的,只有头几天撤离的人,越往后,危险就越大。

    现在,把所有民兵和城卫军都算上,满打满算就9万人。听上去很多,一旦决战,打光全部人也就半天的事。

    “暴风城已经守不下去了,为了王国的延续与未来,我们一致建议,尊贵的王后和瓦里安殿下应该首先撤离。”数位公爵联袂起立,首先如此谏言。

    洛萨一听,鼻子里就是一声冷哼。

    为什么让王后和王子先撤?不就是她们两母子不撤,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不敢犯忌讳先撤走吧?

    上梁不正下梁必歪。

    上梁正直,下梁想歪也要问过上梁肯不肯。

    有王后和王子竖在这里,撤走子嗣的事,贵族们问都不敢问。现在,暴风要塞差点沦陷就给了他们最好的借口。

    莱恩扫过这些贵族,没有一个贵族敢真正与莱恩的灼灼目光对视。

    停顿片刻,莱恩还是说道:“可以,所有贵族妇女、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没有担任军职的、或者未成年贵族子弟,都可以随着王后和王子一块撤离。放心,在血战到底已经无意义的情况下,我不会要求你们跟我一起死守到底。”

    莱恩的答复,让贵族们真是喜怒相交。

    喜的是,莱恩终于松口,让他们的子嗣有了溜号的借口。

    怒的是,莱恩依然不允许任何的临阵脱逃。暴风王国立国千年,以军功保爵位,以军功进阶。这才有了贵族们为了让子嗣出人头地,挖空心思在军队里挂个闲职,甚至有了之前跟杜克有矛盾的白兰度家的小子冒功的事。

    现在好了,莱恩一口将这些家伙的逃生之路堵死了。除去少部分有堂皇理由跑路的,其余的都要跟国王同生共死了。

    提前安排了子嗣跑路的,自然暗暗窃喜。

    没那么聪明的,现在都是一副刚刚把砒霜当点心吃了下去的样子。

    没有理会这些家伙,莱恩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另一个重要问题上:“洛萨,如果我把全城的战力随你支配,你可以守住暴风城多少天?”

    洛萨略微思索了下:“就凭那一堵16尺(5米)高的城墙?如果兽人以那里为突破点……10天,不会再多了,而且断后至少需要3万人,这批部队必定会全灭。”

    话音落下,贵族群里一阵骚动,几乎每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心思。

    莱恩把头转向坐在杜克身边,脸上显得有点局促不安的埃德温*范克里夫:“范克里夫,如果我要求你的人在东面城墙那边紧急做50座超过20尺高的箭塔和投石机塔,能做到么?可以做到的话,又要多少天?”

    第一次出席如此重要的军议,范克里夫无比紧张,他的冷汗完全浸湿了后背的衣衫,这时候,他听到了杜克的声音:“别紧张,如实回答。英明的陛下不会随意迁怒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