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三七章 乾坤再变
    当乾坤斗转阵完全启动之时,紫玉天亦察觉有异,当即眉头大皱:“感觉不对!”

    可此时的张信,却是神色复杂,眼现异泽。

    他原以为自己这次,是需以违背一次门规为代价的。可如今,倒是正好脱身。

    这可算是意外之喜了,可他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算上雷照的那一次,这已是宗门的乾坤斗转阵,第二次被人破解了。

    在鹿野山之后,对方依旧如此张狂,看来是完全不将皇极与宗法相放在眼中。

    也让人不得不心惊,这些人对日月玄宗的渗透,竟是如此之深。

    念及此处,张信便再不迟疑,灵能荡漾,使手中的黑色玉符绽放微光。

    就在同一时刻,在日月本山内。林厉海与张德怀二人的面色大变,只见眼前,那乾坤斗转阵的阵盘,正在片片粉碎!

    “这是”

    此时的林厉海,是既惊又怒,满怀杀机的,扫望着那诸多主持此阵的灵师。

    心想这难道又是有内应出手,破坏此阵!

    而就在不远处,亲自坐镇于此的宗法相与雷照,都是铁青着脸,眸色阴厉如刀的看着南面。

    片刻之后,宗法相才咬着牙,寒声吩咐:“给我严查!究竟有多少人,接触过这座乾坤斗转阵的图纸!再转告皇极师叔,要他将当时在场所有人等,全数缉拿!”

    这并非是有内应相助,法阵启动之后,阵内的这些灵师,即便想要做什么手脚,也没可能办到,更瞒不过他与雷照的耳目。

    此间之所以如此,是因三万里外,有人以另一座乾坤斗转阵,在同一时间往此间挪移传送。

    可这种事情,在正常情况下,几乎没可能发生。两座对应的乾坤斗转阵之间,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特殊结构,以区别于其他的乾坤斗转阵,避免干扰。

    换而言之,他脚下这座阵的阵图必已遭泄露。而除此之外,还有时间。三座阵在同一时间启动,这绝非巧合

    在黑神山山腰,此时的皇极亦是面色铁青,神色难看之至。

    须臾之后,他才自嘲一哂:“不意我日月玄宗,竟是四面漏风至此。”

    就在这话语落时,他的剑威,已然笼罩着此方虚空,使在场所有人,都难以动弹!

    云浩却没怎么受影响,此时他若有所思的,握了握袖中一枚锦囊。

    这是今日张信动身之时,暗中送到他手中之物。而里面的内容,他早已偷空看过。

    此刻的云浩,只觉奇怪,心想他这位主上,难道是早料到今日,会有此变。

    而在他身后,谢灵儿三女,却皆是面色苍白。尽管她们眼前一切,都无什么异常之处。

    可当皇极的剑威发作,她们再怎么迟纯,也已知这次张信的传送,必定是生出了什么变故。

    ※※※※

    就在本山那座乾坤斗转阵粉碎之刻,在黑神山之东,一处云雾缭绕的深山内,司空绝浮立云空,睁着它那上千双眼瞳,注目着四面八方。此时它几乎所有的瞳孔之内,都闪烁着金色异光,映照着此方虚空,每一分变化。

    可在三刻时间之后,这位却是万分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这三千里范围内,都没有那张信的踪迹,也没有任何虚空扭曲的痕迹”

    “我们的阵符师,预估这三座乾坤斗转阵冲突之后,他会出现在这附近不远。”

    此时答话之人,就在二十丈之外,语声冷清:“不过没出现也不奇怪,我宗的几位天域,对此子都器重关爱之至。赐他几枚乾坤神符护身,亦在情理之中。”

    司空绝一声怒哼,怒目瞪着眼前这位姿容秀丽的年轻神师:“你们是打算第二次愚弄本座?”

    “还请魔主稍安勿躁,我这边已确证了张信,并未能回归日月本山。且本人也早在这附近内,布置有数十位灵感师,想必不久之后,就会有消息传来,”

    那年轻神师摇了摇头,神色平静:“总而言之,这次我家主上,必定会将张信此人,交到魔主的手中。”

    “希望如此!”

    司空绝冷冷一笑,暂时收敛住了目中的灰死之气:“你可转告你家那位,本座麾下二百万大军覆灭之仇,终需有人给个交代。本座寻不到张信,寻你们也是一样。”

    “说了前次只是意外,便是我等,亦被人欺瞒。”

    年轻神师依旧是语声毫无起伏的解释,可他语声才至此处,就又秀眉微扬:“已感应到那位摘星使,是在往南面挪移,且最多三日之内,就可大致估测出距离落点!”

    ※※※※

    “这是哪里?”

    当张信身周的那层黑色光幕散去之后,他就满眼疑惑的目望四周。

    这次他们虚空挪移的最终落点,既非是张信担心的地底熔浆,也非是那些邪兽魔灵的巢穴,而是一片美轮美奂的水晶林内。

    从此处向四周眺望,可见无数珊瑚树般的水晶,最高可达三百丈,最低亦有十丈余高。颜色则是红蓝紫不等,都散发着微弱的荧光。

    而再当张信感应到神念中,那些许的不适与压力之后,他的眼神就更是不解。

    “这是,血猎?”

    张信脑海中浮起这念头后,就下意识的往一旁的紫玉天看去,随后他果见这位,正是面色苍白,头溢冷汗,双目紧闭着,似是极其痛苦。

    这印证了他的推断,这里确实是一处血猎猎场无疑。可问题是,他从来没听说过北地,有这样的所在。

    身为日月玄宗曾经的第四天柱,他对北地的各处地形地势,全都了如指掌。

    而似眼前这样广大的水晶丛林,张信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里是哪里?好强大的磁场干扰,这都接近上千安培了。”

    当叶若出现在张信的视界内,她的语声,也是满含疑惑:“还有主人,你说的‘血猎’到底是什么意思?听你说过很多次了喵。”

    “血猎么?在天穹大陆各地,几乎每年都会有些地域,出现灵潮爆发,效果近似于帝流浆,不过却不似帝流浆稳定,被我们称为‘灵域’,或者‘猎场’。而这些所在,虽不适于灵师修行,却会诞生大量的奇珍异宝,尤其是木石一类与各种灵金,等级高达十三,十四级的比比皆是。此外也会促使一些野兽异化进阶”

    张信随口解释:“不过这种地方,修为越高之人,进入之后,就越是痛苦,情形就似我们这位北海天翼。反倒是我们这些修为较低之人,在这里面可以自如行动。于是每当有灵域出现,各宗都会遣门下的低级灵师进入,夺取这些奇珍异宝,随后再由宗门统一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