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2 真理燃烧
    精英巫师的超质量炮弹在分裂,总数一百六十枚微型导弹从我身前身后夹攻而来,留给我作出反应的距离不足三米。巨大金属圆柱体完全分裂为导弹所耗费的时间仅仅用了不到两秒的时间,锁定光束在我的义体上留下大量的斑点,这些光很刺眼,不少光线直接射在眼球上,若是一般人的眼睛势必会遭受创伤。不过,这些致命的麻烦都仅仅是相对而言。

    我并不紧张,即便没有脑硬体对情绪的抑制作用,也不会有太大的紧张情绪,和过去碰到过多的许多危机比起来,现在要面对的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这种从物理层面上进行打击的“神秘”模式,要比那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现象要好应付多了。

    我一拳打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微型导弹上,爆炸从这一枚导弹开始,紧接着就会连锁引爆其它导弹。不过,爆炸所产生的力量在矢量上并非一致,而这也是伪速掠能力产生效果所需要的条件。

    在我遭遇过的对手中,很少有在拥有巨大的力量同时,又具备精密的力量操作能力的对手。在大部分物理层面上的攻击中,也极少遇到所有的力量都拧成一团,全部朝向一致方向的攻击。席森神父可以说是唯一在两个方面都能做到相对极佳的人物了,因此,充当他对手的人都要承受超乎预想的攻击力度,而我在面对他那种精细的气压控制超能时,也不免感到棘手。

    不过,眼前这个敌人比起席森神父可差远了。即便他对自己的精英巫师身份十分自傲,而至今为止,在物理层面上展现出来的攻击力,也的确可以和一些超能显现为物理攻击的二级魔纹使者相当。例如走火。他的超能是“将限界兵器乃至于临界兵器的威力提升”,但如果手中的武器仅仅是限界兵器这种等级,最终能够制造出来的物理杀伤力,也有可能及不上这个魁梧男人的独特法术“超质量炮”。但是,他还远远称不上是可以给我制造麻烦的人。

    在急剧的连锁爆炸中,冲击波和破片不断打在我的义体上。却不断被伪速掠转化为动能。在脑硬体的控制下,这些试图杀伤我的力量并不是延续而一致的,它就像是一股股细碎的波浪和潜流,我便游走在不同走向波浪和潜流中,速度越来越快。我的速度越快,在爆炸的中心应对这些杀伤性力量就越加轻而易举。我如同鱼儿,也像是反复被撞击的台球,在爆炸延续的十秒内,在爆炸范围内将速度提高到尽可能的最大值。

    义体损伤度百分之十六。这种程度的伤势,只需要有十几秒的缓冲时间就能彻底自愈。

    连锁判定穿越爆炸产生的烟尘和火焰,将外界的动静尽皆在视网膜屏幕中放映。在我陷入密集轰炸的时候,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插入连锁判定观测范围,来者正是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她奔跑时,身体倾斜的角度很大,几乎快要和地面平行了,那被灰色紧身衣包裹的身体就像是一团拉长的影子。大量的丝线宛如触手,在体外飞舞。若非是可以清晰看到她的身形,恐怕会将之当成某种怪异的存在。

    趁着魁梧男人自认反击成功,从立方体发射器后方转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便是大量的灰色丝线。这些灰丝在咲夜的控制下,如钢丝般的笔直坚硬,好似一根根长针。朝着精英巫师穿刺而去。

    精英巫师的体外看似没有任何防备,但实际上一直维持着只在遭遇攻击的时候才会呈现的防护罩。之前,他的防护罩被我的特殊子弹打穿,但在此时已经修复。密集的灰丝便在这层再度显现的防护罩上溅起一串串火花。尽管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被灰丝穿透,但防护罩好似有些不堪符合。让魁梧男人不得不再次加固。在应付我的特殊子弹时,他连加固的时间都没有,但这一次,灰丝的贯穿力弱了一些,魁梧男人将食指和中指按在嘴唇上,就像是飞吻的动作一般,但吹出来的却是一团灰雾——这的确是巫师的灰雾法术。

    灰雾如有灵性般,迅速化作丝缕渗入防护罩中,顿时缓解了它那摇摇欲坠的状态。与此同时,立方体发射器再次转动,另一面的四发超质量炮对准了急剧接近的咲夜。

    咲夜的突袭,将精英巫师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我便在这个时候冲出了爆炸范围,在爆炸中心处来回弹射,让我积蓄了极高的速度。比之前奔袭的速度更快,也比咲夜此时的速度更快。我很难用第三者的角度来形容自己有多快,只能说,精英巫师甚至连反应都没来得及产生,就已经被我的拳头轰在防护罩上。

    经过加固的防护罩霎时间以拳头接触点为中心产生龟裂,它现在看上去就像是碎成蜘蛛网状的玻璃。咲夜的灰丝成为了击破防护罩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密密麻麻的灰丝沿着裂缝插入防护罩的同时,我拧身一脚踹在立方体发射器上。这个立方体发射器看起来古朴沉重,但质量却出乎意料的轻,也没有固定在地面上,想必用来缓解射击后座力的力量也是来自“神秘”吧。整个发射装置连带炮弹,似乎都是通过法术形成的,不过,我很怀疑,这名精英巫师的法术真的可以构造出炮弹所用的特殊合金吗?这种特殊合金既坚硬又沉重,十分接近构造体物质的特性,所以才会在巨大的速度下,对我的义体产生接近百分之十的伤害。

    不管这些超质量炮是如何构成的,至少,这个立方体炮台并不是同样的材料。被我一脚踹中后,已经瞄准咲夜的超质量炮顿时打偏,四发金属圆柱体撞击在天花板上,发出沉重的轰鸣声,在近距离可以感觉到相当猛烈的颤动,好似通道要被打穿一样,但实际上。天花板连一点碎屑和扭曲都没有。在充满了警告意味的红光环境中,一丝丝蓝色的光状回路在被轰击的地方浮现,宛如电流一样向四面八方窜去——这便是威力巨大的超质量炮直接轰击通道表面所产生的唯一现象。

    交锋的速度是如此之快,魁梧男人怪叫着向后翻滚,直接脱离了破碎玻璃球一般的防护罩,比他的动作慢了一步。但顷刻间,灰丝已经完全渗入独立存在的防护罩中,随后,一条灰丝上长出新的灰丝,新的灰丝上又长出更多的灰丝,宛如快镜头的植物抽芽,变得繁茂,最终因为没有修剪而过分生长,变成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从内部撑裂了再也不堪重荷的防护罩。

    在明显的“嘭”的一声中,防护罩化作片片碎晶,在落到地面之前,就再次化作一缕缕的灰雾,又在精英巫师拥有特征意义的手指绕动中,变成一簇簇箭矢,如雨般朝我和咲夜两人激射而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用拳头轰碎了立方体发射器。过程比我预料中的还要困难一些。尽管立方体发射器的材质并非是用合金做成,但是。其明显也是一种附有神秘属性的物质,拳头打击在上面,传来的打击感十分怪异,就像是打在棉花或沙堆中,以至于在破坏这个法术显现上花了一些时间。并不是每种法术都能用义体化的拳头瓦解的,我在攻击的时候。也一度觉得这个立方体发射器就是物理层面上抗性极强的一种法术。

    不过,它最终还是在我的拳头下分解了。我觉得并不是自己的力量起了关键作用,而是魁梧男人取消了这项法术。因为,被我轰碎的立方体发射器并没有彻底消失,而是变成了一大团灰雾飞往主人的位置。用防护罩崩碎后残余力量构成的箭矢密雨阻挡了我和咲夜的追击。即便只是一刻,也已经足以让魁梧男人重新调整战斗姿态。

    咲夜的灰丝纵横交叉,再次构成细密的网挡在我们两人身周,不过,这个防御网并非是被动承受灰雾箭矢的攻击。而是在穿插结网的运动中,直接刺穿了每一跟箭矢,将构成这些箭矢的灰雾打得烟消云散。

    我们和巫师的交手次数已经不少了,多少明白,对于这些巫师来说,灰雾的总量是有限的,灰雾的多少对法术的数量、威力和使用次数都有决定性的影响,而损失的灰雾在一般情况下,并不能当场迅速恢复。被“神秘”抹消了灰雾,不仅意味着箭矢攻击的失败,也意味着,这名巫师暂时失去了这一部分力量。

    无法及时补充这部分力量,意味着每一次法术被打散消除,都会让他变得更弱。

    对于魁梧男人这个精英巫师来说,这种限制似乎也和一般巫师没什么区别。尽管看不到他的表情,这个男人也没有说话,但是仍旧可以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阴沉气息。被他回收的灰雾缠绕在他的身体上,如同一条巨大的蟒蛇。从他的目光中,流露出警惕的味道,尽管一开始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表现出无比的强势,但他正被我们压着打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能告诉我们吗?你的同伙有多少人?”我和咲夜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锉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了。不过,我对他会否回答并不抱以希望,在我的印象中,末日真理教的成员都是一堆狂热的邪教份子,如果随便就能从他们口中掏出情报,那么末日真理教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般人人色变的规模。

    “这个嘛,你猜猜?”魁梧男人说完,缠绕在他身上的灰雾瞬间爆发,将周遭十几米范围内的环境卷入一片黑暗之中。这种黑暗明显也是灰雾法术的效果,咲夜的灰丝霎时间朝这名精英巫师的落脚处席卷而去,但却打了个空。对方在黑暗爆发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原地。

    在这片肉眼目力无法渗透的黑暗中,连声音都好似被吸光了。我听不到任何声音,视网膜屏幕上也失去清晰的图像,也许,在这个法术作用下,就连一般的侦测性神秘也会失效吧,不过,我的连锁判定却在这种环境下更显完美地运作起来。

    清晰的图像已经不存在于视网膜屏幕中。但是被连锁判定侦测到的物体,却同时在视网膜屏幕和原生大脑中勾勒出形状。放弃细节的处理,锁定最重要的目标,精英法师正在准备着某种法术,灰雾的影像格外模糊,但依稀呈现旋转的势态。这种法术的征兆在我的印象中十分深刻。比起其他攻击性的法术,我更相信,他正在开启“传送门”。

    他显然没有在这里和我们死战的理由,末日真理教在这个基地中的任务,绝对不是杀死所有的神秘组织成员。这一场交手只是试探而已,也许还有其他理由,不过,对这个精英巫师而言,有可能他呆在这条通道中的目的。在和我们交手之后就已经完成了。巫师的“传送门”法术可以在三秒内穿梭空间,但我并不打算就这么放任他离开。

    我再次开枪,尝试用的特制子弹抵消尚未成形的“传送门”,不过,精英巫师用来开启传送门的灰雾是如此之多,那几乎是凝聚立方体发射器的全部灰雾,六发子弹只是让灰雾漩涡微微波动,而且。巫师就站在漩涡之后,从这个方向根本无法打中他。他所剩余的灰雾也可能已经重新构成了防护罩法术。

    因为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在开枪的同时,我已经开启伪速掠向他疾驰而去。在我动身的一刻,灰丝从身后缠绕上来,咲夜就如同风筝一样,被我牵扯着向前飘起。更有灰丝直接插入我颈脖后的接口中。脑硬体第一次时间将连锁判定观测到的数据传输过去。

    我途经两把短刃所在的地方,顺手将其拾起,比我更快一步的是咲夜的灰丝,借助连锁判定观测到的影像,无数的灰丝霎时间盛放。交织,穿插,仿佛在编织一头吞人恶兽,气势汹汹地扑到灰雾构成的漩涡上。

    那名精英巫师静立不动的身形,让人觉得他仿佛也被这凶猛的攻击震惊了。灰丝交织而成的巨口一下子就将漩涡中心吞没,精英巫师大叫一声,朝漩涡冲去,这个传送门的形态并不稳定,显然法术没有彻底成形,但这个魁梧男人显然真的被这些灰丝的动作吓着了。如果他无法通过传送门立刻离开,绝对会死在这里。这一点无论我们还是他自己都没有任何怀疑,即便无法套出情报,但见敌必杀已经是行动前的核心指标。

    他毫不迟疑地扑向传送门,试图在灰丝巨口闭合前闯进去,哪怕极其危险也无所谓了。不过,在他有所动作的一刻,交织成巨口的灰丝增殖出一部分灰丝朝他激射而去。魁梧男人不管不顾地冲向前,只避开了人体的要害部位,即便如此,身体被灰丝贯穿的部分,立刻被这部分灰丝繁殖出来的更细小的灰丝缠绕起来。

    这个家伙真的没有防护罩法术了,如果可以使用,他不会这么不谨慎。

    被灰丝洞穿身体后,魁梧男人的速度开始变慢,但他仍旧扯断了好几处捆绑在双腿上的灰丝,一步步向前移动。咲夜没有关闭灰丝巨口,她明显是可以这么做的,但是,就像是特意如此,故意让这名敌人看到希望,让他在挣扎中死去。简直就像是狩猎的蜘蛛一样。

    仍旧扎在精英巫师身体中的灰丝从伤口处开始向整个人体延展,在他的肌肤下,出现了一条条的突起。他的身体在颤抖,即便看不到他的表情,也能清晰体会到,这是一种痛苦和挣扎。即便不需要我动手,这名魁梧男子也没有希望了,他似乎也认识到这一点,被吞入巨口中的灰雾漩涡猛然剧烈燃烧起来,连带着编织成巨口的灰丝也在灼烧,这些火焰有沿着灰丝反向侵蚀的势态,但是,灰丝显然不是这么容易就被点燃的东西。

    即便如此,咲夜仍旧解除了巨口,抽回了大部分灰丝,只留下束缚巫师的那一部分。与此同时,我一个大跨步,滑到这名精英巫师的肋下,在他察觉到并转过视线之前,双刃交错斩下了他的头颅。

    “真理……必将燃烧。”飞在空中的头颅,轻轻吐出这样的声音。

    仿佛这句话便是一句咒语,燃烧着的传送门瞬间爆炸,我挡在咲夜身前,用双刀斩开喷向这边的火焰冲击波。光和热点燃了黑暗,整个由法术构成的黑暗范围,变成了一片火海,咲夜的灰丝飞舞起来,将我和她包裹在其中。而在这枚巨茧彻底封闭的一刻,魁梧男人的身体在火焰冲击波中变成飞灰,一片片消失了。

    他和过去遇到过的那些巫师不一样,他和我们对话,用我们的语言挑衅,但毫无疑问,他是可以和我们进行交流的,可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真理必将燃烧——他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缭绕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