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节 挑衅
    第一百七十九章节挑衅

    伪圣,被刑天给形容成伪圣的女娲娘娘心中无比的愤怒,可是刑天的话却说中了她的软肋,她的确没有掌握圣人的力量,而造成这一切的是因为自己的进阶是依靠外力,而不是自身的力量,所以造成了她根基不稳,让她空有圣人的尊号,却没有圣人的实力,充其量也不过比准圣大圆满强那么一筹,可离圣人的实力还有一段距离。

    “刑天,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挑衅一位圣人的底线那是危险的事情,就算我没有能够掌握自身的力量,但是收拾你一个小小的准圣却不在话下!”女娲娘娘阴沉着一张脸向刑天发出了自己的警告。

    可惜,女娲娘娘的这番警告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对于刑天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女娲娘娘的威胁,毕竟他们之间早已经是势同水火,不存在什么友谊可言,最重要的是刑天不认为女娲敢在这个时候与自己动手,没有出手的女娲娘娘还能够用圣人的尊号来压制洪荒所有生灵,让大家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一旦女娲娘娘出手了,那必会暴露出她本身的实力,如此以来威胁就变样了,一切都将要依靠实力来说话!

    刑天算准了女娲娘娘不敢冒险,至少不敢在这个时候选择冒险,对她来说能够拖延一段时间来稳固自己的根基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毕竟她现在已经是圣人之尊了,用不着急于与刑天拼个你死我活。让人看穿自己的实力。

    面对女娲娘娘的威胁,刑天不屑地说道:“挑衅又如何,你以为自己成了圣人就不起啊。有本事你就出手一战,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够斩杀我,还是我刑天能够反转过来屠你这圣人!”

    刑天的话语一落,身上则是透露出我尽的杀意,那恐怖的杀意配合他身上那独有的武道战意,给人一种无比疯狂的感受,那是一种可以无视生死的疯狂。让人为之心怯。

    横得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现在刑天就是那不要命的。他敢于命自己的性命去拼杀,没有人怀疑刑天敢于屠圣之举,也没有人怀疑他会没有这个实力,毕竟刑天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自身的境界。最重要的是他手中的‘十二品业火红莲’。还有那‘噬魂枪’都有屠圣的神威,拥有不可思意的毁灭之力。

    屠圣,也只有刑天这个疯子敢于正大光明地当着诸多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害怕自己这疯狂之言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面对刑天这样一个疯狂之徒,女娲娘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她的内心被刑天给看穿了,她的确不敢选择在这个时候与刑天决一死战,那时她面对的不仅仅是刑天这个疯子。还有那些已经变得疯狂的祖巫。

    是的帝江这一些祖巫如今已经变得疯狂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共工之死。更是因为那补天功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都让他们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想要迫切地发泄出来,只是现在他们被女娲娘娘那恐怖的圣人身份所压制,在没有弄清女娲娘娘的真实实力之前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当然若是女娲娘娘先出手,那他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死毙!

    战!妖族的诸多妖圣心中有着无比的激动,想要借此时机与巫族决一生死,用巫族的血来清洗自己心中的那份愤怒。可惜女娲娘娘的心中却提不起半点战意来,她被刑天的疯狂给吓倒了,不敢轻启战端。

    是战还是撤,这个恼人的问题则又被踢到了妖皇帝俊的头上,好事没有他的份,可是到了这背黑锅的时候,他则被人给踢到了最前面,成为众人的挡箭牌。

    妖皇帝俊倒是想要与巫族来一场生死决战,可是眼下的局面却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决定,女娲这位圣人没有他想的那么强势,无法给予妖族强而有利的庇护。

    “伪圣,或许刑天所说之言是真得,女娲不过只是一个凭借外力突破的伪圣!”一瞬间,妖皇帝俊的心中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对于女娲娘娘这位妖族第一圣人则失去了敬畏之心,而这种念头在他的心中则是生根发芽。

    妖族之中不少人看到女娲娘娘的沉默不语而纷纷大失所望,这就是他们这些人一直都在追求的结果吗,这样的圣人对他们妖族而言又有什么可取之处。

    圣人,女娲娘娘这圣人却是丢尽了面皮,被刑天这样一个小小的准圣给质疑,这实在是圣人的悲哀,或许这是鸿钧道祖也没有想到的结果,他只想提升女娲娘娘的实力,却忘记了拔苗助长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看着刑天那嚣张的样子时,东皇太一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疯狂的神色,女娲娘娘不敢与刑天之战,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多的顾及,如今这种局势之下若是不与巫族大战一番,不拼个你死我活,那么便无法给妖族那些手下一个交待。

    杀!东皇太一一瞬间便做出了决定,他沉声喝道:“有什么好犹豫的,既然他们要战,那我们便与他们一战,不就是一死吗,想想那些为了妖族牺牲的族人,我们还有什么好顾及的,杀,就算是死也得拉巫族给我们陪葬,我们要为牺牲的族人讨回一个公道,要为那在这场劫难之中而牺牲洪荒众生讨一个公道!”

    东皇太一经历了诸多的历练之后总算是有所长进了,知道扣大帽子,明白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去打击敌人,也懂得如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东皇太一的这番话一出,整个妖族大军为之热血沸腾起来,虽然说在诸多妖族大军之中有着许多胆小之徒,他们不敢与巫族决一死战,可是这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的大军还是有血性的,对于刑天那嚣张的气焰让他们早已经不爽了。

    “混蛋,太一,你这个无知之徒,你自己想死不要紧,不要把大家都给牵扯进去!”在听到太一那疯狂之言时,女娲娘娘的心中不由破口大骂起来,可惜她已经无法改变这一切了,东皇太一在语音一落之时便已经冲向了刑天,巫妖大战因他而再次被挑起,那些妖族大军一个个都疯狂地对巫族发动了攻击。

    杀!在这半截不周山上瞬间再次爆发了一场血战,身处血战当场的女娲娘娘则是失去了回转的余地,眼下的局势逼得她不得不出手与巫族一战,与刑天一战。

    在东皇太一挑动起战斗之时,三清与准提、接引等人则是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一个个疯狂地后撤,不再参与到巫妖的决战之中,对他们来说也迫切地想知道女娲娘娘这新生的圣人究竟有多强大。

    东皇太一挑起了战斗,妖皇帝俊与妖师鲲鹏虽然心中有着一点点的抵触,可是他们却不得不参与到其中,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血战一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妖族内部的怨气,至于说这一场决战会给妖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要考虑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说女娲娘娘都已经证道成圣,那怕她的实力再低,但毕竟还是圣人,有一个圣人相助,他们还有什么好在意的,战!他们也瞬间投入到了战场之中,‘周天星斗大阵’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再次发出了自己的吼声,一道道的星辰之光从那虚空被引来,对着巫族大军则是一阵狂轰乱炸,不过这‘周天星斗大阵’最主要的目标不是那些巫族大军,而是直指刑天,在妖皇帝俊与妖师鲲鹏的心中,刑天方才是他们的心腹大患。

    面对着‘周天星斗大阵’的轰杀,刑天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失算了,不,准确地说他小看了妖族的反应,他只想到了女娲娘娘的反应,却忘记了妖族并不是由女娲娘娘做主,而是由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做主!

    在没有准确的情况之下,刑天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困在了‘周天星斗大阵’之中,承受着妖族疯狂的攻击,若不是刑天手中有‘十二品业火红莲’那恐怖的红莲业火一出,让诸多妖族之人为之恐惧,只怕他真得有可能被这些妖族给围杀于此。

    “太阴星,这一次老子若是脱困,妖皇帝俊,你别再想打太阴星的主意,老子就算是毁了也不会让他落入到你的手中,若是那常曦与常娥有什么异动,老子就算是辣手摧花,也不会让你们得逞,老子得不到的东西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这周天星斗大阵的攻击引动了刑天心中无尽的杀机,而这杀机又连系到了身在太阴星之上的常娥与常曦两姐妹身上,若是她们知道自己会被刑天这个疯子给惦记上,只怕她们也要为之恼火,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