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三四章 衣饰辉煌
    张信看了眼那镜中的情景,就不禁破口大骂:“这是哪个骚包炼出来的?”

    他心想这又何止是招摇?且有必要么?

    感觉仅只是这件风雷神冠的光影效果,就可让这件灵装的等级,再提升一个层次。

    怪不得宗法相说这东西没人要,估计那些圣灵是对此物看不上眼,而那些神师,则是感觉很羞耻。

    “此物出于雷神简无敌之手,是他为自己亲手炼制的灵装。”

    宗法相淡淡的解释:“可惜这位祖师,最终还是与此物无缘,据说此物炼成之日,就被他师尊给收缴了。”

    张信气机略窒,他还从不知他们家这位前辈,在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狂霸酷拽的。

    不对,到这位晋升圣灵之后,是更加的嚣张霸道

    “这些风翼雷龙,能不能收起来?”

    “可倒是可以,不过灵装的效果,也会同时消失,你要使用这风雷神冠,还是有这异像显化。”

    宗法相解释之后,又询问道:“你感觉不妥?我是以为此物一直无主蒙尘,很是可惜。不过你如不满意,我可给你换一件九级的复合灵装。”

    “不用了,就是此物!”

    张信心忖九级的复合灵装虽也珍贵,可价值又岂能于风雷神冠相等?

    光是后者提供的神师级灵能,质量就是前者的十几倍。

    五十级的灵术,前者估计最多使用个十七八次就会告罄,可后者使用个百多次都没问题。

    有了风雷神冠,他现在哪怕不用那些极限灵术与极招,也有足够的把握与那些神师抗衡。

    且戴上此物之后,他才发现这东西,还可促进自己的灵能恢复。大约可达到自己平常状态下,五到六倍的效果。

    虽说这东西,确实是有些怪异,也太炫酷了些,可他还是忍了!

    “那么这些字,能不能换几个?雷动九天,霸绝天下?呵呵,感觉我们祖师大人蛮不要脸的。”

    “说霸绝天下可能有些过了,可简祖师一生,确实所向无敌。”

    宗法相淡淡的驳了一句,随后又指点着张信:“改是可以改!你自己就能办到,符文的位置,就在这冠的后半部位。不过这可是简祖师的遗字,以后会很值钱”

    他话未说完,张信就已寻到了。那边果然是有些没多大用处的符文,就只是负责将冠内的几个朱砂字迹,投影到后方虚空,

    其实也可将这功能隐去,可张信想到那一对庞大威武的风翼,还有九条张牙舞爪的雷龙,就还是果断的将那些朱砂字给抹掉,随后又换上新的这间枢机殿内,自然多的是朱砂。

    至于祖师的字迹,据他所知,雷神简无敌的遗笔,没有三万也有两万八千,根本就不值钱。

    当他再戴上此冠,风翼还是风翼,雷龙还是雷龙,可后面的八个大字,换成了十四个。

    “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

    宗法相忖道这可比他们简祖师,更不要脸。他对张信的脸皮与文采不予置评,只好奇的问着:“刀你是有了?可剑从何来?”

    张信睁着眼,极其真诚的答着:“以后总会有的!”

    宗法相不禁再次摇头:“还有这戡日月三字,怕是有些不妥当。”

    “戡,是用武力平定叛乱之意。”

    张信背负着手,眼含冷哂:“今时今日的日月玄宗,有何不妥之处?”

    宗法相闻言先微微失神,随后又想自己一本正经的与张信议论这些,是否太蠢?

    “随你吧!”

    宗法相语声无奈的转开了话题:“还是说说你身边,即将到任的护阵使与护星使吧,你既不愿改头换面,那么对这几位,就需十二万分的小心。此番门内多方势力参与角逐。即便是我与你师尊联手,也只确定了其中一个人选”

    ※※※※

    告别了宗法相,张信头顶着那二尺高的风雷神冠,才从那殿门内走出。就见外面的左神通,张德怀等人,莫不都是神色怪异。

    而林厉海更是‘噗嗤’一声,急忙以袖遮面,掩饰住自己的笑意。

    “这是灵装?”

    因张信刻意收束了风雷神冠光影效果,芮晨花了半天,才认出这是何物。随后也神色古怪的评价着:“此物风格,当真是奇妙!”

    张信早就猜到了会是这结果,见状也不生恼,只是神色淡然的回应:“此冠造型清奇,有鹤立鸡群之效。你们这些俗人,哪里能领会它的风韵独具,品味高深?”

    芮晨竟觉无言以对,看着张信头顶,那正在摇曳生姿的二尺‘木棍’。想到张信头顶这冠,那还真是‘鹤立鸡群’。这位如站在人群力里别人想不注意都不行。

    之后张信也再未给几人说话嘲笑的机会,直接就御刀而起,带着林厉海等人,再次前往黑神山的灵宝司。

    显而易见,相较于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这一身法器灵装,实在是太过寒酸。

    其实之前那次,他就有意为自己换上一身装备。可因那剩下的一万多点十五级贡献,并不能让他换上满意的灵装法器,故而拖延至今,迟迟未能抉择。

    可今日得手的这枚‘风雷神冠’,却是彻底解决了他的疑难。且有了此物之后,他那枚金蛇簪,显然是没法使用了,也必须得换一件远离头部的金系灵装不可。

    而这次待张信,再次从灵宝司出来的时候,他一身上下却已彻底换了个遍。

    头顶是‘风雷神冠’,身上则是幻成紫色的‘瞬雷幻衣’,身后还有着九级的金系灵装‘遮天紫金氅’,脚下则是一双同样紫色的‘御风靴’,那戒指项链什么的,也全都换了。

    总之一身紫气氤氲,金光闪闪,气魄不凡!

    就连他那二尺高冠,也在这些东西的衬托之下,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可出来之后,众人的神色,益发的古怪。

    本来随侍在他身侧一尺,近身护卫的紫玉天,也悄悄的往外挪开了两尺距离。

    张信不禁眉头微皱,冷目瞪视了过去:“你是何意?”

    紫玉天闻言以手遮目,面无表情的答着:“感觉主人身边光线太强,太刺眼了。”

    众人闻言,顿时再压不住笑意。

    “其实主上穿上这一身,倒也是英姿勃发,霸气四溢,简直闪亮到让人睁不开眼。”

    林厉海尽量公允的调侃:“可惜就这独霸刀,品阶实在差了些,有些不协调。”

    张信听出这位,其实是在说反话,可他也懒得在意。也心知自己这独霸刀,确实是个问题,这次势必也得将之提升一个层次不可。否则以自己的财力,有些说不过去。

    即便以他日常的供奉,都可让他换一口材质中上的本命灵兵了。

    可以自己的练器术,显然还达不到这个层次。

    不过张信已想到了办法解决,练器术不足,那就用材料补。而这次他在灵宝司内,就换来一件上好的炼器材料。

    此物用来做‘月沉刀’的外壳,其实是有些暴殄天物,可他现在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

    而除此之外,他也再次为自己换来了一些奇珍灵药。一次就将所有多余的贡献值耗尽,只留下换取日月神露的那部分。

    预计待日月本山招他回归山门之日,自身风雷二系的功法,都还可提升一二个层级。

    而当张信一回归灵居,就见叶若在他视界之内,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看着他,

    张信感觉莫名其妙:“若儿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没有,只是感觉,感觉”

    叶若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感觉主人的中二病,越来越严重了喵!我觉的,主人你最好是想办法治一治的好。”

    “你才中二!”

    张信立时反口相讥,他知道‘中二病’是什么意思,就是自以为是,自我中心的一种病症,经常发生在初中二年级的时间段。

    初中二年级是什么意思,张信不懂。可按照叶若的描述,中二病表象出的症状,大约就是像他现在这样本座是与众不同,天下无敌的;如果有错,错的是全世界;你们这些蠢货,又岂能理解本座的智慧;如有反例,就参看前三条。

    眼见叶若的身躯一缩,张信就一声冷哼,再次陷入了凝思。

    片刻之后,张信才凝眉问道:“若儿你们联邦,可有无情无欲这种病症?”

    “无情无欲?你是说那个高元德?”

    叶若也陷入了沉吟:“在很久以前,还是有不少的!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因为人体的丘脑损伤与腺体分泌失调引起的。”

    “丘脑损伤与腺体分泌失调?”

    “人体的情绪,就是丘脑与腺体控制的啊!”

    叶若理所当然的说着:“所以这些病症,其实都不难治愈。以现代的医学手段,只需一支针剂,就可以恢复了喵。你们灵师的话,可能修复起来比较复杂,可也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原来如此!”

    张信神色了然,也再未深究。

    高元德现在如何,他其实并不关心,只是好奇这世间居然会有这样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