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18 境界行走7
    意识世界的现象规律就连身为专家的龙傲天也无法完全把握,咲夜的异常陡然间变得具备强烈的危险性,那些邪教份子般的诡异存在在同一时刻出现,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一种巧合。咲夜这一次似乎真的变成了只是一个凝视我们的影像,但是,龙傲天阻止我继续接触她。虽然我相信无论如何,以咲夜形象出现的现象,必然不会对我带有恶意,但是,龙傲天应该是在害怕被我的举动牵扯进去,毕竟,要面对异常咲夜和那些诡异存在的,已经不再是我一个人。

    那些诡异存在步步逼近,看似缓慢地走动,其实速度比一般人跑步还快,因为它们每一步跨越的,都并非只是一步的距离。不能肯定它们会攻击我们,但也不能肯定它们不是在针对我们,在这种情况下,龙傲天首先选择的是撤退,而不是与它们进行正面接触。

    我不清楚,咲夜的异常是否有“江”在背后推动,而且,即便真的是这样,也无法想象“江”这么做的用意。不过,正因为这些异常带有“江”和“咲夜”的影子,所以我并不十分担心,不过,既然龙傲天已经作出判断,如果还想继续保持我们两人目前的关系,在无法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前,配合他是必然的事情。

    于是,我追在龙傲天身后不断向前方冲刺。龙傲天的防火墙被破坏了,就像是被从一个隔离的空间中扯了出来。我的感觉应该没错,现在,他和我在境界线中的绝对位置变得一致了。因为,他的身体开始出现损伤,鲜血从他的口鼻中缓缓溢了出来,在缺少用自身神秘能力制作的防火墙的情况下。他在意识世界中对同等压力的承受力要比我弱上一些。还没跑出几步,我就听到了从他鼻腔中压迫出来的呻吟,他的步伐也变得踉跄,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一如我第一次和第二次进入境界线时的表现。

    我在背后伸手撑住他的肩膀,帮他站稳了。他张了张嘴巴,似乎在说什么,但是,我听不到他的声音。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仍旧没有适应境界线给没有任何防护的身体造成的压力,还因为,钻入我耳中的噪音,以及那种血脉奔流的声音,好似音阶交替般不断攀升放大。

    不过,从外表和动作来看。他比我要狼狈多了。

    期间我回头看向咲夜。当那些似人非人的诡异存在如同穿透幻影般,从她的身体直接穿过的时候,她的形象在被淹没于群体中的一刻发生了改变,成为了似人非人存在中的一个,外形上一模一样——但是,并非是同化,我的感觉告诉我,用“她吃掉了一个。取代了那个”这样的话来形容更加合适。

    “有什么意义吗?”我自言自语般说。

    “不……”龙傲天出乎意料地发出了声音,回答我一般说道:“很多时候。意识的现象,不一定是由意义的,或者说,是浑浊的,并不特定反应确切的什么。所以,麻烦就在这里。因为没有意义,所以无法判断危险什么时候会出现,为什么会出现。追着我们的那些家伙也是如此,它们也许只是无目的地行走,也许是在某种牵引下追逐我们。不过。无论它们会不会对我们发动攻击,它们存在本身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就是危险。不要被它们追上,不要攻击它们,它们是杀不死的。那个女孩不见了,坚持十五分钟,我就能够恢复反击的能力。”

    “我之前觉得你在意识的世界里,比在正常世界里更强大,不过,你现在的模样真是让我大为改观。”我将龙傲天的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搀着他继续向前跑,虽然在这个境界线里,我只拥有一具病态少年的身躯,但是,凭借意志力,我就算撑着他这个大人的身体,也比他自己跑得更快。

    “你——”猛烈的咳嗽声打断了龙傲天的话,他吐了一口唾沫,红色的,“你这个怪物。我不觉得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人可以像你这样直接承受这种压力。”

    “不,我不是怪物,只是你太脆弱了而已。这里是意识的世界,只要精神意志足够强大,就能产生足够强大的抗性。”我平静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龙傲天用手捂住嘴巴,再度咳了几声,“但是,你觉得一个正常人,可以和意识的洪流对抗吗?就像是一个人在洪水到来时去堵堤坝缺口,理论上只要足够强壮,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死亡,但实际情况是,那个人真的活下来,绝对是因为运气,因为没有人可以强壮到那个地步。高川先生,如果你真的只是依靠精神意志来抵抗这股压力,那么你当然就是怪物。只有怪物才能做到纯理论可以达到的程度。”

    随着我们的奔跑,整个境界线进一步变得汹涌,太多的细节变化,让整个通道的轮廓都变得扭曲起来。这是一种通过视觉就可以观测到的扭曲,无论我还是龙傲天,在此时都能看到这种变化。我们所在的地方,仿佛变成了一条蠕动的肠子。

    我们再次来到一个三向的转角,这一次可没有任何暗示性的标志指导我前进了,我和龙傲天稍微顿足,就朝一个方向跑了过去。在这种大范围的异常现象中,进入房间是个绝对糟糕的做法,先不说在身后追赶我们的诡异存在是否可以穿过房间壁障,更可怕的是,有可能将自己困死在密闭的空间中——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龙傲天并不想赌自己的运气。我们必须撑过十五分钟,现在还剩下十分钟了,然后,龙傲天可以重新使用自己的神秘,无论反击还是防护就可以尝试。

    虽然龙傲天认为那个能够破坏防火墙的“咲夜”消失了,自己就能有一番作为,但我却知道,“咲夜”没有消失,而是融入了那群诡异的存在中。我没有告诉龙傲天这个稍微有点残酷的事实。因为,我打算用这场经历当作我们下一步合作的筹码。只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也有信心找到藏在某处的“精神统合装置”,但龙傲天的出现,让我意识到,在找到“精神统合装置”之前。我会在这个境界线中遇到更多的熟人,而我们的目标指向同一个物事,所以不免会产生争斗。

    如果必然产生争夺,那么,我希望是在找到“精神统合装置”之后,再不济,在寻找“精神统合装置”的过程中获得一个暂时的盟友,也总比孤身一人对抗所有人要好得多。身为意识世界专家的龙傲天,自然是盟友的最佳人选。而“共患难”是增强彼此合作信心的一个极佳环境。

    在望向身后的视野被转角挡住前,我确认了一下,身后的诡异存在变得比之前更多了,它们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够从虚空中增殖。虽然不知道它们到底有何种危险,但是,这种存在一现身就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最好不要和它们进行接触。在我一个人行走的时候也没少碰到它们,但从来都没有和它们当面碰头,每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我都位于它们的身后。它们很多时候都是无意识般行走着,但有几次。它们似乎可以察觉到位于它们身后的我,不过,在我恰时躲起来后,它们并没有坚持寻找。可以说,它们对于我和龙傲天这样的存在,在一般情况下。不会有现在这般强烈的反应。

    没想到,这一次,它们突然和我们打了个照面,就算脱离了它们的视线,它们似乎也没有放弃追寻我们的打算。而这种强烈的敌意反应。很难说不是应对“咲夜”的异变而产生的。我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会平静下来,但是,如果龙傲天的打算没能成功,我觉得有必要暂时离开龙傲天,因为,“咲夜”的过激表现,给我的感觉是在察觉了龙傲天的存在后才产生的。

    我不知道,龙傲天到底什么地方刺激了她,但是,有必要验证一下,是否真的是龙傲天这个存在刺激了她。

    既然“江”把龙傲天放了进来,那就意味着,他应该获得了在这个境界线行走的权限,这个境界线中不应该没有缘故地就出现这么剧烈的反应。

    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龙傲天突然对我说:“也许,我们分开走比较好?”我有些讶异地和他对视一眼,他似乎产生了我同样的想法。

    “那个女孩的出现,和你有必然的关系。”龙傲天说:“在我的经验中,其实很忌讳出现这种和自己有密切相关的存在出现,因为,这种存在总会制造直接又充满针对性的剧烈变化,它们一旦出现就代表意识世界正变得不稳定。如果不小心,有可能会被它们永远留在意识的世界中……当然,并不代表你就会死掉,只是,如果你无法返回,正常世界里的身体就会变成一个植物人,一个不断做梦的植物人。”

    “所以?现在我们遭遇到的危险,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我用平缓的口吻反问到。

    “不,高川先生,我并非在埋怨。听我说,高川先生,这个境界线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但是,它能让我们更快达成自己的目标。”龙傲天说:“我猜,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那也没关系,因为,在找到那个目标之前,我们还有许多难关要跨过。意识的世界没有捷径,但是,如果出现了捷径,那就意味着巨大的危险。我们需要相互扶持,相互信任,才能避开这些危险。你说过,这个境界线是有主人的,既然如此,它让我们来到这里,就必然会让更多类似我们的人来到这里,我们的对手,可不是只有我们两人。”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说:“所以,我们现在不就是在相互帮忙吗?”

    “问题是,本来不会成为麻烦的东西,当我们在一起的死后,变成了我们两人的麻烦。这样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没有任何好处。”龙傲天认真地说:“那个女孩是在注意到我之后才发生变化的,在我和你碰面之前,你们之间的相处很稳定,不是吗?我想,我们必须正式这个问题。虽然我们在这里分开,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永远都不会再碰面……通往目标的路殊归同途,当所有人都汇集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考验我们彼此的时候。”

    “原来如此。”我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一点意外都没有。看来“共患难”的计时已经走到尽头了,再继续下去也不再有任何意义。对方已经明确给出态度,再做同样的事情。效果大概也不可能更好了。“我明白了。”我说:“下一个路口就分开吧,期待下次再见。”

    “你还真是干脆,高川先生。”龙傲天打量着我,说:“其实你一直在等我说这些话吧?”

    “也许。”虽然被他说中了,但我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没有,“你得明白,有些事情,说出来和暗示是不一样的。”

    “没错,我能理解。”龙傲天顺着我的话回了一句。

    然后。下一个岔道又出现了。

    “你觉得我们现在是在基地的什么位置?”我和龙傲天停留在交叉路口的中间,环顾着在视上翻腾涌动的环境,虽然视觉观测到的现象十分激烈,但是在身体的其它感知中,我们所在的地方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在我们身后,原本被抛开一段距离的诡异存在,又一次从虚空中走出来,距离我们大约只有二十米。

    不过。龙傲天所希望的十五分钟已经过去,一瞬间。他给我的距离感再次变得疏远。即便他的手还搭在我的肩膀上,但是,触感好似隔着好几层膜。他转过身体,直面那些不断逼近的诡异存在,头也不回地对我说:“我说跑的时候,你就立刻跑起来。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回头。另外,我也暂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也许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那么。祝你好运。”我看出来了,他打算在这里凭借自己的能力做点小尝试,并且,出于各种原因,不希望我留下来旁观。虽然合作的约定只在口头上,而且,也不涉及到各自的秘密,不过,从一开始,无论是我还是他,想要的合作也就是这个程度而已。

    毕竟,我们彼此的立场,注定我们不可能亲密无间,而且,我们对彼此的观感,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客气友好。

    “跑!”龙傲天没有再说多余的话,直接喊了起来,“不要回头!”

    虽然,在很多时候,越是说“不要回头”,就越让人产生回头的**。但在这一次,我遵从了龙傲天的意思,没有回头,选了一条岔道便埋头狂奔。这么做不仅仅是释放善意,也是对龙傲天的专家身份的重视,我相信,他说不要回头,当然不可能是无的放矢,故意说着唬人玩的。

    我没有听到背后传来其它的声音,也没有任何交战的反应,但是,有那么一瞬间,身后的存在感彻底消失了,就像是整个通道都被认知上抹去了一般,那一截通道的样子在我的回想中变得模糊。而那种被追逐的感觉,在不久后就消失了。虽然龙傲天说“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回头”,但实际上,我在这一路的狂奔中,什么都没有遇到。

    境界线在龙傲天“做了点什么”之后,重新恢复平静,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但他应该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江”没有进行干涉,至少,我没有感觉到。噪音和痛苦再一次被来自灵魂的灼热感和血脉奔流的声音压制下去。我放缓脚步,停下来回头看向自己经过的地方。

    我再一次看见了她。

    “咲夜”就站在距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

    “你做了什么?阿夜。”我问她。

    她只是静静地微笑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仿佛融化在虚空中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我爱你,阿川。”咲夜的声音,好似我自己的想法,从我的脑海中浮现,“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更在乎你。”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开始觉得,似乎那个“咲夜”,真不是完全由咲夜的成份构成的存在,似乎和那些诡异的存在一样,掺入了一些微妙的东西。或许,那些“杂质”其实来自于我自己?我隐约有些明白了龙傲天所说的话,在意识的世界中,观测到的任何与自己有着亲密的,有直接联系的现象,都不是什么好现象,即便它并没有对自己做出直接的伤害。

    “咲夜……”我呢喃着这个名字,“我就在这里,你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