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终武器
    轩辕的残灵消散了,彻底的消散了,留下的意念之力融入了楚阳的心海之中,让他的心灵之力再次壮大,心海也越发凝实。

    只是要想蜕变,还十分困难。

    “还有大部分的记忆!”

    楚阳神色无比复杂。

    这样的人物,才是真正的大公无私,让人敬佩。

    看到前方的枯骨,他拜了三拜。

    唰……!

    一道人影骤然而来,停在了王座之前,整个洞穴之内,立即充斥无边的森然剑意,让楚阳心神战栗,骇然无比。

    空气中,密密麻麻,都是剑气。

    每一道的力量,都能轻易的将他斩杀。

    可怕!

    可怖!

    楚阳僵立不动,心灵倒影之中,他发现就连岩石之内,都密布着剑气,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方剑的天地。

    楚阳知道,这定然是赤松子无疑

    “能逃脱二哥的算计,得到大哥的承认,你很不错!”

    赤松子是道人模样,十分清瘦,他话音落下,剑气纷纷消失,让楚阳喘息一声。

    “拜见前辈!”

    楚阳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

    “当年我左右摇摆,顾念兄弟之情,以至于事情越来越一发不可收支,以至于大哥和二哥,最终两败惧亡,等我发现时,已经彻底的晚了,徒留遗憾。”

    赤松子没有理会,而是淡漠道,“如今他们皆以尘归尘,土归土,你又得到了他们的传承,也算是传人,我自会照拂你一二。特别大哥交代的事情,若是不能完成,就别怪我不客气,让你灰灰了去。”

    楚阳脸皮子扯了扯,压下心头的不适,小心问道:“那前辈您在哪里修行?”

    “天下之大,寸许之间。”赤松子语气没有波动,继续道,“给你五十年的时间,定干坤,镇八荒,开创万古盛世。那时,也是我离去的时候了。”

    “离去?莫非前辈破碎虚空而去?”

    楚阳瞳孔一缩,追问道。

    至于五十年后还没有完成轩辕的交代,后果如何,不用问也知道,定然是将他斩杀。

    这是一个除了‘道’之外,什么都不在乎的主儿。

    赤松子点点头。

    楚阳心头震撼,没有再问。

    “灵光现,恢复本源!”

    赤松子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手一指轩辕剑,就见虚空一震,腐朽的长剑立即迸发出道道金光,浩大的气息也开始升腾而起,将整个山洞染成了金黄色,尊贵无比,霸气无双,最后剑气凝聚一起直冲天际,让整个凌云窟都晃动不止。

    金光冲霄,引动八方目光。

    极北之处,有一冰湖,旁边有一座茅屋,在里面盘坐着一位老者,他忽然抬起头望向了南方,露出震撼之色。

    “这是皇道剑气,震慑八荒,莫非是传说中的轩辕剑出世了?”

    老者走出茅屋,喃喃自语。

    在冰湖之中,有一座迷你型的小岛,此刻却忽然动了,将整座冰湖上的冰层都震裂。

    一个龙头缓缓抬起,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中土神州,将有大变吗?”

    老者眸光闪了闪。

    这是一座冰山,里面冰封之人忽然睁开了眸子,望向了虚空,就是一颤。

    “神母,前去查看情况!”

    声音化作一道细线,传入了一位绝色少女的耳中。

    “是!”

    少女还没睁开眼,就先应了一声。

    天下会总坛。

    “皇道剑气,非我莫属,绝心,去给我取来!”

    绝无神霸气无比。

    “是,父亲!”

    绝心恭敬应道,走出了总部。

    “皇道剑气?父亲?”

    绝心望了望冲霄的金色剑光,又回头看了看宫殿,嘴角闪过一抹讥讽。他眸光闪了闪,一转身,走向了大牢。

    在这里,关押着一个重要人物。

    “铁叉罗,问的怎么样了?”

    绝心刚来到牢外,就见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铁叉罗,询问道。

    “少主,他还是不说!”

    铁叉罗摇头。

    “不说?那我就杀了他!”

    绝心回头望了望渐渐消散的冲霄剑气,露出了狠绝之色,“我就不信,他不怕死!”

    “少主,万一他不怕死,谁来解惑万剑归宗?毕竟那是剑宗至高无上的绝学!”

    铁叉罗连忙道。

    “用得着你问!”

    绝心冷哼一声,就朝里走去。

    唰……!

    铁叉罗露出狠色,一掌拍向了绝心的背后,却见绝心后背上冒出了一层防御罡气,将他震飞出去,跌落地上,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你竟然背叛我?”

    绝心脸色都扭曲了,为了收服铁叉罗,他不知耗费了多少心力?也幸亏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否则刚才真就被偷袭成功了。

    “嘿嘿,你虽为主人的大儿子,可在主人心中,你不过是一条狗罢了。真当以后大位会传于你?痴心妄想,若不是你还有价值,说不得早就被主人给彻底的废了。你还让我臣服,啊呸,不自量力的狗东西!”

    铁叉罗恶狠狠道。

    “找死!”

    绝心暴怒,一掌将铁叉罗拍死。

    “绝无神!”

    他深吸两口气,压下心头的暴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将尸体简单的处理,就走入了牢房中。

    “无名呢?”

    到了牢房,绝心发现无名已经消失不见,让他脸色大变,最终看到了铁窗粉碎,“他恢复了功力?还是铁叉罗助他逃走?不对,铁叉罗既然不臣服我,依然是父亲的走狗,定然不会放了无名,最多将他提走罢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无名恢复了功力!”

    绝心的脸色万分难看。

    河流旁,无名望向远方。

    “皇道剑气,唯我独尊,镇压干坤,竟然让我的剑心都隐隐颤抖,要跪下臣服!”

    无名惊疑无比,回头望了望原先的天下会总坛,叹息一声,“虽破而后立,参悟出了万剑归宗的至理,境界也更进一层,可要想恢复功力,恐怕需要些时日!”

    他转身而走,消失荒野中。

    无双城。

    剑圣被惊醒,遥望天穹:“这道剑气,让我的剑二十三都甘拜下风,当真可怕。而那个方向,正是凌云窟,莫非是阳儿所为?”

    “一别五年,刚一回来,就拿出了改编的三分归元气,还有众多灵丹妙药,当真不可思议。这五年,阳儿定然得到了大机缘,好、好、好!”

    剑圣的淡漠,逐渐的消失。

    此刻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凌云窟中,看着赤松子手中的轩辕剑,楚阳苦笑不已。

    “前辈,为何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眼光闪了闪,询问道。

    “轩辕剑出,八方云动,蛰伏的强者,也定然纷纷出世,你可以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省的麻烦。”

    赤松子依然淡漠道。

    “那好,我就在凌云窟之巅,催动轩辕剑气,将他们尽数吸引而来,到时候前辈你一剑一个,尽数斩杀,岂不更好!”

    楚阳自以为是道。

    “不超过大宗师,我不会出手,如帝释天那等货色,我亦不会出手!”

    赤松子说着,将轩辕剑扔给了楚阳,又告诫道,“你修为太差,切不可忘动轩辕剑,否则定会遭到反噬,轻者筋脉尽断,重者被吸干而亡!”

    楚阳一哆嗦,差点将轩辕剑扔掉。

    “这个龙脉,也给你吧,可以助你成道!”

    赤松子盯着枯骨许久,将嵴柱取下,小心的递给了楚阳。

    “是,前辈!”

    楚阳先拜了一拜,然后恭敬的接了过去。

    随后,赤松子便将剩余的骨骼埋葬,他又停留了片刻,化作剑光而去。

    “机缘机缘,还真是危机和缘法并存!”

    楚阳露出了苦笑,叹息一声。

    他并不介意统一八荒,镇压干坤,只是被人胁迫着,总归难以释怀。

    也幸亏是轩辕黄帝的遗志,否则,他还真不一定会理会。

    轩辕黄帝,是先祖,是圣贤,这个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哪怕在此世间,依然让他尊敬。

    “走吧!”

    楚阳和明月又拜了拜,转身走入了通道,离开了凌云窟。

    “天下风云,至此始动!”

    高空上,白云中,楚阳回头望了一眼,又扫视大好山河,不由说道。

    “这么大的动静,不知会吸引多少隐居的强者?”

    明月十分担心!

    “无妨,来一个杀一个就是!”楚阳哪还有在赤松子面前的唯唯诺诺,如今尽显豪迈之色,他嘴角一弯,指向了河流中,“那不就是一个吗?正好,我先将前翻之仇报了!”

    “破军?”

    明月低头一看,不禁惊唿出声。

    “随我一起杀了他!”

    楚阳冷冷一笑,手腕一翻,将龙脉和轩辕剑尽数收入了纳虚戒中,他手中也出现了一柄武器。

    这是一杆暗金色的大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