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三二章 天柱驾临
    “感觉这图表,越来越复杂了啊!”

    张信一边看着,一边感慨。

    不得不说,抵达黑神山的这二十多天,他的确收获很大。

    首先就是他的两口本命灵兵,在经历小半年之后,终被他彻底炼化成功!

    而且一完成本命血炼,就有着相当于三个魂炼层次的增幅。然后两口灵兵携带的外雷灵体与外金灵体,都可以使用了。

    这无疑使他的实力,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尽管在若儿的图表上,也出现了‘个体真实战力总计:235282’这一数值。可在张信看来,这并没法体现出他整体的实力。

    这两口本命灵兵的炼化,意味着他已经能使用最高达四十一级的御刀术与同样高达四十一级的御剑术,还有无限接近四十级的金灵力士,以及突破到三十二级的庚甲术。

    这一次,说是不逊色于战境突破的质变亦不为过。

    不过两口本命灵兵的炼化,却更意味着他在御刀术上的前景。

    别的世家弟子,获得本命灵兵的时间,可能比他还要更早。可绝没可能似他这样,在突破第四灵窍的时候,就已将本命灵兵炼化。

    这意味着他日后,更高的魂炼层次,以及更短的魂炼时间。

    而除了本命灵兵之外,天见送来的三枚风系神血石,也令张信受益匪浅。

    这并没法展现在图表中,按照叶若的战力计算公式,张信的实力毫无增长。只是他的风灵属性,达到六点这一极限。再就是风系灵术的威力,稍稍增强。

    可他生前,最擅长的可正是风系灵术!

    然后就是体质方面了,在闭关之前张信兑换了不少丹药灵珍,不过都是体质与雷法方面的。

    所以他的综合体质,可谓是突飞猛进。

    首先是‘九天雷动’这门功法,他已经修到了第三层。

    尽管张信,是偏向于雷斗术的修行,可体质依然增加了一点。然后第四层圆满后的无极不灭身,也让他增加了四点的体质。

    就不但使他的身体,更为灵活灵敏,肉身的强度与力量大增,**方面的战力,也增长到了二百到二百四十点的夸张数值。

    这还仅只是他的肉身,此外他还能使用雷斗术,以及庚甲术,做出针对性的强化。

    毫不夸张的说,此时他的斗术实力,可能已远远凌驾于灵术之上。甚至不逊色于自己,全力而为后的御剑术。

    “对了主人,你的元神,已经快愈合了吧?”

    这时叶若,又好奇的问着:“我最近检测到主人的脑电波频率,越来越稳定了呢。”

    “快了,最多还有个五六天,只要把剩下那些药物用完,差不多就能好了。”

    说起这个,张信的脸上,也是满脸的笑容。这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那么元神恢复之后,主人就可以进入第五战境,灵能入微了吗?”

    叶若也为张信欢喜,眼含期待:“想必那时,主人的实力又可翻倍?我也想看看,这一战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没这么简单,我是有前世的基础不错,可要进入这一境,还得一段时间沉淀。大概是需一到两个月吧?”

    张信心想这也不遥远了,进入到了第五战境之后,那么他距离前世,也就只差三层战境了。

    上官玄昊在广林山大战之前,刚好是第八战境圆满。之后与八臂神魔薛智一场大战,堪堪是半只脚,踏入到第九战境。

    只需突破此境,那么他晋升圣灵就是顺理成章,甚至都用不到几滴日月神露。也可在晋升后的一年内,完成法域构建,成为天穹大陆,真正最顶尖的强者。

    可惜的是,他最终还是‘死’在了薛智的手中,

    梳理完了自身,张信才从自己这间灵居内,推门而出。他先是毫不意外的,在门口看见了尽忠职守的张德怀与紫玉天,随后又颇觉惊奇的,望见了另一位熟人。

    那正是第一天柱现在最信任的臂膀之一左神通!

    “左某见过摘星使!”

    因张信现在,是享有一级高功的待遇,这几乎与十天柱及二十五首席的职衔相当,故而左神通对他益发敬重。

    而行礼之后,左神通也开门见山:“天柱大人他,已在黑神山等了摘星使两天。”

    “是宗天柱,他来了黑神山?”

    张信更具吃惊,他还以为这位天柱大人在取得全胜之后,会立时返回日月本山,尽可能快的去颉取胜利果实。

    “不错,主上名义是为整顿黑神山防线,可其实是专为摘星使而来。”

    左神通笑了起来:“一是为当面致谢,二则是他有些话,想要对摘星使说。”

    张信闻言顿觉好奇,不假思索的回道:“他在何处,请带路吧!”

    听说张信要外出,正在教授谢灵儿他们修行的林厉海与云浩,也纷纷赶至,随身护卫。

    而张信也从林厉海的嘴里,得知了近日以来,北地的风云变幻。

    其实也乏善可陈,无非是北地仙盟,在宗法相的调略与攻势下,继续土崩瓦解。

    直到五日前,日月玄宗才接受了北地仙盟的求和。然而后者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初仙盟协同向日月玄宗宣战的九十七家,一共需赔偿日月玄宗,相当于四百万点十五级贡献值的奇珍灵物。

    而这已相当于日月玄宗,将近九个月的总收入。

    此外北地仙盟与天罗宗,还需将白帝子开革,尽全力辅助日月玄宗,将之缉拿诛杀。

    而就在议和之后,这家西北地域最大的灵修联盟,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成员。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受不了宗法相的逼迫利诱,不得不退出此盟。

    “这次我们日月玄宗,不但是一举平定了南方,就连西北的心腹大患,也是一并解决了。”

    听林厉海说完北地之事,左神通就笑着道:“大约二万七千年前,天罗宗与赤云宗,明剑宗几家,以抗衡北神宗的名义组建同盟。我宗无奈,只能坐视他们一步步壮大。尤其近年,此盟渐成气候,将东北地域五分之一的宗派纳入盟内,隐有与我日月玄宗分庭抗礼之势。门内诸多天诸与法域上师,都常为此心忧。而今次虽未能彻底瓦解此盟,可也令北地仙盟声势大衰。估计此盟再要壮大到现在这地步,至少也得上万年时间。”

    说到此处,左神通又语气凝然道:“本山考功堂,虽将这一功勋认定在主上身上。可主上却以为,这一切的基础,仍是鹿野山之战。”

    张信挑了挑眉,随后又恢复平静。宗法相的为人襟怀磊落,气度堂皇,这点他是颇为佩服的。

    再见宗法相之地,是在黑神山最顶层的那座巍峨殿堂内。此处原名黑杀殿,可在被日月玄宗攻占之后,却被改成了枢机司的议事之所。

    而宗法相此来虽是为见他,可名义上还是为整顿南方防线,这两天也都是忙到脚不沾地。

    不过当张信到来之后,宗法相却立时将所有的事务放下,又将所有的部属,都尽数驱逐。

    而未待张信走入,就已见宗法相主动从殿内迎出,

    此时即便以张信的‘狂傲’,也不禁受宠若惊。心想这个待遇,估计连那些法域圣灵,也是少有吧?

    “以你狂刀的骄矜,难道也觉惊讶?”

    张信的心思,几乎就流露于脸上,所以宗法相也第一时间看了出来,不禁有些奇怪道:“安心,以摘星使的一应所为,当得起本座此礼。无论是那革新的金灵力士,还是鹿野山一战召下的陨石,都可使日月玄宗受益良多。说来可叹,我宗许多天柱法域,庸碌一生,都不及你张信的一年成就。”

    张信的唇角微抽,想起这位宗天柱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庸碌之辈。

    而前世他身为上官玄昊时,就饱受这位的歧视。

    随着宗法相走入正殿,张信就望见了前方一张诺大的地图。大约十丈方圆,却将整个北地山河,完整的显于人前。

    而随后他又发现了图上,那两条被特地标出来的白线与红线。

    “这是?”

    张信略略思忖,就已知究竟:“是白帝子与高元德?”

    “是这二人,可能的逃遁路线。”

    宗法相微微颔首:“白帝子并非是善罢甘休之人,我料他绝不会甘心就此离开北地。此子智略颇深,又似掌握了我玄宗之内的许多秘辛,不除去此人,我难心安。至于高元德,则比之白帝子更甚。如今整个外情司,都在全力搜寻他们两人的下落。”

    此时他的语声,略有些复杂。白帝子曾为他的战友,而高元德则被他视为手足。而如今都刀兵相见,必欲将对方置之于死地!

    “原来如此。”

    张信心想果然,随后又奇怪的问:“可这些红线,为何这么多?”

    宗法相这次却是略有些迟疑,半晌之后才答道:“红线是高元德,此人几乎没有七情六欲,所以即便是我,也难以推测他的行为模式,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