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10 游说
    荣格对我们阐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过往,纳粹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充当了疯狂角色的集团,最初就是末日真理教的造物,而末日真理教也以那一次战争为分界线,内部发生了分裂,从而形成我们所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以及整个世纪后半世纪的发展路线。在很久以前,末日真理教被三个势力共同统辖着,这是已经被确定的事实,而三者也被外界知晓其大概存在的人们统称为三巨头。三巨头之一的玛尔琼斯家在第二次大战之后接管了转移到美洲的教团核心,并继承了末日真理教这个名义,席森神父所透露出来的情况,大致是处于这一阶段,如果他的真实年龄和他的外表年龄相符,那么大致可以确定,在玛尔琼斯家接管整个末日真理教的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

    “虽然不清楚它们内部到底在后半世纪里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变动,不过,可以猜测和最后一个巨头有关——”荣格沉静地说:“至今为止,我们并没有得到关于第三个巨头的更多情报,甚至连他们的名号也不清楚,也许玛尔琼斯家在这场权利争夺战中胜出,也许第三巨头也和支持纳粹的巨头一样,从末日真理教中分裂出来,不管真相到底如何,他们成功抹消了,或者被抹消了自身的存在信息。”

    “席森神父呢?据我所知,他是唯一游走于现在的末日真理教和其他神秘势力边缘的最重量级人物。”顺着荣格透露出来的信息,不难推想到席森神父有极高几率在这个时代演变的过程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角色——至少也是目前唯一被其他神秘实力所确定的“观测者”。

    “席森神父这个人……来历十分模糊,我们所知道的关于他的情报,全部都是由他自己透露出来的,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没有说谎,而且。在未知和无法测准的情报量太过巨大的情况下,即便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相对于整个真相来说,他所透露出来的情报仍旧太少了,只依靠这些情报来推断,反而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荣格的阐述十分谨慎。他用那平板无波的声音说道:“我们需要席森神父,席森神父也需要我们,所以,虽然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是合作仍旧会持续下去。不过,如果高川先生你们没有注意到,那么,我必须提醒你们,席森神父并不总是朋友。即便他做着朋友会做的事情。”

    脑硬体调动着我从各个方面获得的关于席森神父和末日真理教的数据,并迅速勾勒出一个模型,在这个模型中,席森神父的身份涉及末日真理教第三巨头的可能性竟然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当然,脑硬体用来模拟推演的情报,并没有经过哪怕是些微的真假信息筛选,不过,如果这个可能性被确定。由此产生的未知信息量将会成百上千的放大。

    席森神父的能力、地位和身份,导致他即便目前只是一个人的游荡者、被追捕者、观察者。但仍旧牵扯了整个欧美地区神秘势力的纠缠和交互状况,从而对整个世界的局势产生重要影响——他就像是一个恒定存在的蝴蝶翅膀,只要几个动作,就有可能造成强烈的蝴蝶效应,而这个效应的力量,会随着他自身情况的复杂程度等比例壮大。

    在至今仍旧没有发现末日真理教核心叛变者的情况下。席森神父是唯一以末日真理教的教徒名义行走,但又确实反对末日真理教如今的掌控者“玛尔琼斯家”,却一直都没有被“抹消”的存在。这个身份本来就足够传奇,而他的这个身份和经历,注定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其他人彻底信任。即便如此,他仍旧涉及了许多事情——我并不完全了解他所做的一切,但是,从我所知的神秘组织都和他有所牵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

    这个孤家寡人却影响力巨大的人物,却始终没有暴毙,也同样是一个足够传奇的事情。

    一个传奇的人物,现在又在执行一个同样带有传奇光环的计划,无论他说得自己在整个计划中的地位是何等微不足道,但荣格带来的消息,不得不让人将他在这个计划中的位置进一步拔高。

    不管我们在和席森神父交谈后做出了怎样的决议,通过对局面的复杂化,动摇我们可能已经做出的决议——也许这就是荣格以这些情报作为交谈起始话题的目的,我可不觉得,他和我们见面仅仅为了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他自己也说过,这些关于末日真理教、纳粹和席森神父的内部情报,并不具备绝对证据。仅仅是猜测和推论性质的话题,是不会作为两个势力交涉时的主题的。

    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情报听起来都很真实,让人觉得就是真相:末日真理教因为种种原因,作为统御者的三巨头分裂了,从而形成了现在的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两方,以及一个悄无声息就消失了的第三方,但是,这个第三方很可能就是席森神父的背景。

    如此一来,至今为止出现的,和隐藏在黑暗中的超级神秘势力,似乎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最初和欧美地区的神秘组织接触后所判断的,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末日真理教的阴影中的认知,在这个时候来看是不正确的,因为,我们当时认知中的“末日真理教”仅仅是玛尔琼斯家接管并做出改变的组织,但实际上,如荣格所在的势力这般,对过去的真相拥有更多情报的势力,其所说的“末日真理教”,其实仍旧是过去的概念——那个以三巨头为核心集结的力量。

    无论过去的末日真理教如何分裂成三个部分,但是,这三个部分并没有消失,并以新的姿态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即便它们看起来似乎已经不可能再联合起来了,而且。其中三分之一的部分消失了,但是,其中两个部分重新出现时,却充满了膨胀得令人担忧的力量,这让失去音信的第三部分,在无法确定其状态的情况下。也同样不能让人安心。

    针对当前的状况来说,纳粹们的回归,并不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它们的存在和归来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被确认了。在这种情况下,欧美地区的这些对历史黑幕有所认知的神秘组织口中的“末日真理教”,其实是现在的末日真理教、纳粹和消失的第三巨头这三个概念的集合——如果以这个概念集合的角度来研究敌人的力量,就会发现,如此庞大的敌人,在纳粹现身的情况下。仍旧没有将自己的身姿完全显露出来。

    消失的第三巨头到底会以怎样的形态回归,无疑是让人担忧烦躁的事情。但无论怎么警惕,在无法获得对方更多情报的情况下,依旧只能将纳粹的归来做为最急切的问题来执行针对计划,以获得在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两个庞然大物的夹击下生存的权利。如果有可能,也可以为未来的战斗增添己方的一些底气。

    既然就连荣格也清楚五十一区的境况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纯粹,那么,即便和政府部门有密切的关系。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并不真正将五十一区当作合作伙伴的计划也就不足为奇。

    五十一区的现况十分复杂,按照荣格的说法。它和末日真理教存在牵扯不清的关系,是被渗透的组织,但其明面上的身份,却是政府机构,并获得了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的支持,然而。所有和它有所牵扯,和表面上支持它的势力,却又彼此敌对,而且对五十一区的态度也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强有力,反而在打着它的主意。就连同位政府机构的荣格等人也对其虎视眈眈。五十一区明面上要对付的敌人是纳粹,然而,纳粹在过去却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虽然从已知的过去可以判断双方在接触后不会立刻产生彼此友好的化学反应,但是,一定会产生某种化学反应,导致五十一区的计划产生更复杂的变化。

    五十一区作为明面上的神秘组织联合的发起人,无疑占据大义的名分,但实际上,它才是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不仅要面对强大的敌人,内部还充满了饥饿的蛀虫。没有人和它一条心,就连“政府机构”这样的身份,也无法换来政府部门的全力支持。

    末日真理教早已侵蚀了政府机构,走火所在的组织也和政府机构有相当密切的关系,面前的荣格更是正大光明地以政府机构的监督人员这个身份呆在这里。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出现在这里的神秘组织都了解这么复杂的情况,但是,真正拥有影响力的神秘组织一定清楚。现在,从荣格这里了解到这些情况的我们,也成为了“举足轻重”中的一员。

    耳语者身为亚洲区的神秘组织,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能够计算为一方的力量,也只有我和咲夜两人。即便是这样看起来弱小的事件参与者,却似乎在重量级组织眼中,充当着拥有足够份量的角色,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这么描述情绪大概是最恰当的吧。

    不过,此时的我仍旧十分平静。也许这种平静让对方觉得有些诡异,荣格一直紧盯着我的观察和沉默,让交谈的气氛始终无法高涨起来。

    “然后呢?你说了那么多,不会只想告诉我们,现在的情况有多么复杂吧?”我打破沉默,对荣格说,“五十一区的情况很不好,但他们的确在进行针对纳粹的计划,并且,我也相信,在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的帮助下,计划将会如期发动。他们也很确信,这项计划能够成功,并给自己带来足够的收益。请不要告诉我,他们对你所说的情报一点都不了解。”

    “不,他们当然了解。”荣格前倾身体,拿起面前的酒杯润了润喉咙,“所以,我打算制止他们背地里的另一套计划。虽然他们没有透露出来,但是,我相信他们一定拥有这么一套针对五十一区的计划。而且,我也相信。高川先生您一定也注意到了,或许还和席森神父交流过了。”他盯着我的双眼,问道:“你清楚他们的计划吗?打算加入或者已经加入了吗?不管您是否清楚,是否已经做出决定,但是,我觉得我们这边可以给您另一个选择。五十一区在行动。末日真理教在行动,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在行动,所以,我们也必须行动起来,而五十一区的计划,也终将会导致纳粹行动起来。我很明确地告诉您,高川先生,这些行动的核心,都源自于藏在五十一区里的某样东西。而在未来混乱的局面下。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恕我直言,高川先生,为了你自己,你身边的同伴,还有你的盟友锉刀女士他们着想,你该站位了。”

    “所以,我应该选择和你站在一起吗?荣格。”荣格的话一如我所料,所以。我只是平静地反问到。

    “至少,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个选择。而这个选择挺不错。”荣格说:“我们的人数不多,但是,只要您能加入,就有很大机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不觉得我们这边有这么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说。

    “也许您是在说客套话。”荣格那僵死般的脸变得柔和了一些,“不过,在我们所收集到的情报中。你们拥有改变局势的力量。至少,你们带来了一把临界兵器,不是吗?”这般说着,他又看了一眼站在桌上一角的奇异生物“丘比”,“它同样对您充满了信心。”

    “丘比?它和你们是一伙的?”荣格的动作让我想到了更多的情况。毫无疑问,丘比在当前的局面下,同样充当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所发生的事情,仍旧历历在目。如果,五十一区的那件将所有人都联系起来,成为事件核心的东西,就是“精神统合装置”的话,那么,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中表现出与“精神统合装置”碎片有密切关系的丘比,在现在这个五十一区,也必然因为这种密切关系,对存在于此的“精神统合装置”产生积极作用。

    另一个被丘比说是同类的龙傲天,虽然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中损失最为巨大,但应该也拥有和丘比类似的地位。

    我不知道丘比是否对荣格谈起过我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中的表现,但从荣格的表现来看,应该知道一些。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免和丘比的态度有关,也许,争取我们的想法,有很大部分是丘比决定的。

    “是的。”荣格并没有对此做出更多的解释,只是简单地回答到。

    “那么,龙傲天呢?”我问。

    “他被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争取了。”荣格回答到。

    这可真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情况。

    “那么,藏在五十一区里的那个被所有人窥视的重要东西,其实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关吧?”我这话是看着丘比说的。

    “您不是很了解吗?”丘比端着纯真的笑容说到,“您觉得怎样呢?我们是为了消灭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来,但是其他人可不是这样,如果您真的打算站在正义的一方,就和我们联手吧。”如果换做其他人,这样直白的说法,还真是像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丘比的怪异并不单纯在于它的外表形态,也在于就算它自称正义,也不会给人荒诞无稽的感觉。

    “我不觉得您会站在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一方,它们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五十一区已经不可信任,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也不会给您提供太多的好处,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我不能承诺给你们多少的好处,但是,无疑我们会比他们更重视你们。我们不会对你们有太多的限制,你们能够拿到什么,都带走什么,要说和你们自己独立行动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你们会拥有一个真正的盟友。”

    毫无疑问,荣格的许诺看起来更靠谱,而且,就当前所获得的情报来看,我们双方的联合更趋向共赢的结果。不过,我仍旧说到:“能否让我考虑一下呢?荣格。”

    荣格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如果要和走火他们谈谈,我可以提供他们的地址。”

    “不,你说动我了。”我挂着平静的笑容,对他说:“我想,没必要去见走火了。”

    荣格点点头,脸上浮现在这次交谈中的第一次微笑,朝我伸出手,说:“我保证,您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我会尽快给你答复。”我和他握手,如此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