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再见聂风
    摄魂珠,针对神魂意志,打了个蚩尤措手不及,让他一时间难以摆脱,被深深的吸引住。

    佛光笼罩,炼化魔气,镇压魔念。

    最后心灵一剑,斩开意志,也破了蚩尤最后的执念,将他凝聚一起的意志斩开了几十份。

    佛光横扫,魔念一扫而空,只剩纯粹的意念浮浮沉沉。

    这毕竟只是他的意志,经过数千年的消磨,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被楚阳如此折腾,也让他魔念不存,执念消亡,从此世间,蚩尤不在。

    楚阳心中一动,心灵之力笼罩下去,包裹住蚩尤即将消散的意志,一片片侵入进去,顿时心海之中,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远古时期,先民与天地斗,与凶兽斗,其中之艰苦,让楚阳都震撼万分,是真正的朝夕不保,昼生夜死。

    记忆并不多,大部分都是蚩尤记忆最深的一些东西。

    天降神铁,上有神图,其中的神文竟然清晰无比的显现,让楚阳大为激动,虽看不明白,却烙印心底。

    他看到了腾空飞翔的金龙,看到了燃烧着火焰的凤凰,看到了无法无天的玄武,看到了横行无忌的麒麟。

    在那个时代,他们不是瑞兽,而是凶兽之王,肆虐世间。

    他又看到了‘蚩尤’为了参悟武道,在一个个部落中试验,挑选一个个年轻俊杰尝试开辟神源之法。

    不知多少人因他而死。

    他凝练煞气为魔意,性情更加凶恶,唯我独尊,不服就干。

    甚至弄的天怒人怨,被世人厌恶。

    楚阳亦看到了他被轩辕镇压,却偷偷的以尸身修炼魔功。直至后来,斩杀白虎,吞噬精元,修为大进,行事更加肆无忌惮,开始培养弟子。

    他的那些弟子,都以魔功转化成了魔头,到处杀戮,以鲜血和煞气提升自己,一时间魔焰滔天,民怨沸腾。

    他要将整个世间,转化成魔域。

    轩辕无法,与之决战。

    最终,他看到了虎魄刀裂痕,轩辕重创。

    楚阳完全沉浸在蚩尤庞大的记忆之中,吸收,分解,整理,归纳,整合,将对自己有用的东西纷纷纳于心底,珍藏起来,这是一份珍贵无比的经验。

    不远处,为他护法的明月一直担忧的看着,警惕着周围。

    “到底怎么回事?”

    明月十分不解。

    刚开始见楚阳闭目,十分平静,可随后脸色不停的变化,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让她担忧万分。

    随后就见楚阳睁开眼睛,一言不发,紧紧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黑刀。

    接下来的一幕幕,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一团黑雾竟然从黑刀中出现,带着无比邪恶的气息扑向了楚阳,里面还传出了声音,极其的不可思议。

    楚阳却用种种手段,消磨了黑雾,只剩下一片片透明的东西浮沉不定,又见楚阳呆立不动,神色剧烈的变化,似惊奇,似不解,还有着某种震撼以及明悟。

    “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否则我怎么办?”

    明月担忧万分。

    这时,楚阳睁开了双目,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喃喃自语:“幸好我意志坚定,心海镇压意念,否则就会完全沉浸在蚩尤的记忆不可自拔,最后化身成另外一个蚩尤。”

    “不过,这次收获还真是不小!”

    何止不小啊,简直大的无法想象。

    楚阳露出了笑容,心念一动,蚩尤残留的透明意志被他整个拉入了心海,纯净之后,炼化成了自身的心念之力。

    意志,也属于心灵的一种。

    顿时,他的心灵之海壮大了几分,有种凝实的趋势。

    “大师兄,没事了吗?”

    明月惊喜的走了过来,一把露出了手臂。

    “没事了!”楚阳微微一笑,“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我担点心又算什么?”

    明月终于舒了口气,问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和一个邪恶的意念争斗,好在将他镇压了。”

    楚阳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就看向了虎魄刀,他现在才明白,那头凶恶的勐虎不过是白虎的残灵罢了,被蚩尤催动,达到诱引他的目的。

    他甚至更知道,一代强者武无敌曾经来过这里,受到了他的影响,可惜对方没有沉浸其中。

    他更知道,蚩尤的魔和武究竟有多可怕,他留下的点点滴滴,造就了多少魔头和强者。

    “镇压了就好!”

    明月没有过多的询问。

    楚阳大手一抓,将虎魄刀拿在了手中,这柄黑刀立即颤鸣不已,似哀伤,似绝望,也似解脱。

    “灵性十足,绝对达到了中品灵器的地步,甚至……!”

    打量片刻,仔细观看,楚阳有了猜测,就收到了纳虚戒中。

    “大师兄,接下来干什么?”

    明月已经见怪不怪了,询问道。

    “接下来吗?”

    楚阳念头一动,心念横扫十方,他却微微一顿,露出了怪异之色。

    “大师兄,怎么了?”

    明月一直盯着他的脸,没有移开目光,自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神情变化,忍不住问道。

    “走,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楚阳说着,搂住明月的小腰,御剑飞行,速度快如绝伦。

    明月脸色一红,不由自主的偎依楚阳怀中,嘴角泛起了笑意。

    很快,他们就出了凌云窟,踏空而去,越过大江,来到了一片树林上空。

    在下方,树木震断,尘土飞扬,厮杀声传出很远,哀嚎声十分凄厉。

    “是聂风!”

    明月一眼就看到了被围攻的一个身穿黑衣,神色冷漠,眼冒红光的青年人,不由得脱口而出。

    对聂风,她自然不陌生。

    “他现在好强,恐怕我都不是对手了!”明月惊叹,“不过那些人还真是倒霉,竟然碰到了入魔的聂风。”

    “是啊,他们很倒霉!”

    楚阳耸耸肩。

    围攻聂风的正是银叉罗等人,当时被楚阳镇压心念,进行奴役,让他们返回无神绝宫,准备给绝无神带绿帽子,却不想在这里碰到了入魔的聂风。

    这哪里是一群人围攻,分明是一个人围攻一群。

    转眼间,银叉罗等人就被杀了个精光。

    “杀!”

    聂风感应到了明月的气息,腾空而起,一刀噼来。

    这柄刀,正是雪饮刀。

    在聂风第一次进无双城时,楚阳就还给了对方,这柄刀虽强,对他没用。

    “风,不要!”

    远处,腾身而起一道白色的身影,就要阻止聂风。

    不是第二梦还是何人?

    “无妨?”

    楚阳笑着摆摆手。

    伸出手掌,往下一按,刀气破碎,聂风跌落树梢,摔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风!”

    第二梦惊唿一声,在树梢上接连踩动,就落到了聂风身边,担忧无比,又看到楚阳两人落下云头,当即挡在了聂风身前,哀求道:“城主,明月,聂风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不过是入魔罢了,不要担心我会杀了他!”

    楚阳笑了笑,手一指,将站起来准备噼砍第二梦的聂风崩飞出去。

    第二梦歉意的笑了笑,似乎习以为常了。

    对这位女子,楚阳十分佩服。

    在原本的轨迹中,她就不离不弃的照顾入魔的聂风,有几次都差点被杀,最后为了将聂风治好,甚至不惜以牺牲自身为代价。

    放眼天下,这等女子,又有几人?

    可惜,原着太过悲情。

    “小小疯魔之症,交给我了!”

    楚阳缩地成寸一般,一步来到了聂风身前,一把将他按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