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八章 遥祭广林
    听了林厉海的言语,谢灵儿不禁半信半疑:“这怎么可能?什么太一神宗,神相宗,都完全没听说过,我们日月玄宗,真有你说的这么凶险?”

    “只怕还不止!”

    林厉海眸含忧色,一声叹息:“只是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而已”

    只是他语音未落,张德怀就已冷哼打断:“主上是让你指点她们修行,可不是让你造谣生非的。”

    训斥完林厉海,他又转过头对谢灵儿三女说道:“宗门近年确实境况艰难,可也没他说的这么夸张。尤其鹿野山之后,宗门几十年内都不用再理会南方,声势已然重振。且宗门有宗师兄与甄师兄这样的擎天之柱顶着,什么样的危机,不可化解?你们就只安心修行就是,别管太多,争取早日成为宗门栋梁。”

    远处独自修习灵术的张信,此时却是一阵默然。

    林厉海其实说对了,此时的日月玄宗,虽是有着压制整个北方的力量,可其实已处于风雨飘摇之境。

    缘由就在于东四院,以及太一神宗与神相宗。

    前者是昔日‘雷神’简无敌留下的祸患,昔日仇敌的子民,在日月玄宗内部成长,并渐渐成为毒瘤,可谓是如今日月玄宗的心腹大患,

    而太一神宗与神相宗,则是在日月玄宗西面的宗门。

    前者与玄宗隔海相望,是一家整体实力庞大无比的宗派,几乎统一了那边的一整块陆地,

    天穹大陆势力最顶尖的七个灵师宗派,都被称为‘玄’宗。可太一宗,却自认更凌驾于他们这七家之上,自称神宗!

    甚至那边的整片陆地,都是以‘太一’二字来命名。尽管这块陆地,面积还不及天穹大陆的十分之一。

    据说此宗有灵师七百万之巨,神师法座七万余人,还有法域圣灵三百余位,以及天域圣灵四十人。

    甚至连神域,也有两位。整体的实力,是天穹大陆前两大玄宗的总和。

    不过此宗虽强,却暂时还无法直接威胁日月玄宗。因有‘无光海’的阻隔,那边的灵师每一次跨越,都会极其艰难。

    便是强如神域,也同样会在这过程中元气大损。故而日月玄宗只需以一支精锐,镇守住无光海的边境,就可封锁太一神宗的出入。

    故而对于他们日月玄宗而言,真正的威胁,其实是位于北海的神相宗。

    神相宗早在十万年前,就已是海外大教。虽未有玄宗之名,可实力却只比七大玄宗次一等而已。

    可之前因北海的岛屿面积有限,又有北海的历代皇朝牵制,故而一直未能得到大发展。

    可近年这神相宗,却渐渐显出鼎盛气象,不但宗门内陆续出现了六位天域,更有一位盖代天骄,在八百年前晋升神域上师。

    然后最使人头疼的是,随着北海皇朝的那位魔皇垂垂老矣,皇朝的内部乱象滋生。

    这也就意味着,如今的神相宗,可以甩开绝大多数掣肘。而此时这家,虽未显出东进之意,却已使日月玄宗的许多人,都如临大敌。

    近些年寂灭的几位天域与法域修士,绝大多数都选择在西面坐化,以加强西面临海方向的防线。

    再还有就是林厉海所说的彻地神渊,那里位于日月神山的北面,通向一个庞大的地底魔域,传说那处地底世界的面积,也可相当于一整个北海,实力亦是庞大之至。

    之前原本是北神玄宗的地盘,几万年前的地底魔域,通过彻底神渊攻入地表,北神玄宗与日月玄宗两家联手北地数十宗派,战死了七位天域,数十万灵修,才将这处的出入口封印。

    不过近年这彻地神渊的封禁,已有了些松动的迹象。

    不过仅只是松动,这说明下面有人在发力,力图将这封禁打破。可短时间内,那边其实还不成问题,

    可其实在张信看来,最大的问题还是内忧。这内忧既有来自于东四院的部分,也有本山十三峰系,四阀七姓,以及二十余座上院,本身所积累的矛盾。

    原本这些对宗门不满之人,都只是存于心中,并未付诸于行动。即便有做出不利于日月玄宗举止的,也是各自为战,难成大患。

    可近来却有势力,将这些人捏合成了一股,从此使日月山的天空之上,弥漫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乌云。

    再还有那些背后的人,张信至今都搞不清楚,他们到底目的何在。

    他前世也曾暗中调查过,却始终不能查明真相。原本以为是太一神宗与神相宗,北神玄宗三家在捣鬼,试图从内部摧毁日月玄宗。

    可在详查之后,他却发现不仅仅只是如此。这几家幕后势力之间,本身也是有着矛盾的

    在张信的眼中,无论是太一神宗也好,神相宗也罢,只需玄宗上下同心协力,都不难应对。

    敌势虽强,可日月玄宗,早有远见,无论是西面还是北面,都有完备的防线。

    可以如今玄宗内部,错综复杂的形势,一旦强敌临境,情形可能不会比宗法相压迫下的北地仙盟,好上多少。

    不过这些事情,并没必要对谢灵儿她们提及。以三女的修为,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扰乱他们的心境。

    只是看墨婷的模样,似是隐含忧意,并没有因张德怀的劝说,而放松心绪。

    由此看来,这位墨家的大小姐,对宗门的恶劣处境,也不是一无所知。

    雪崖上师等人的到来,不但意味着日月玄宗在黑杀谷的统治,得到彻底的巩固。也使近日这边的气氛,略显微妙。

    尽管表面上没什么异常,可张信却听说这几日在高层召开的闭门会议中,发生了好几次争吵。

    传言在场几位法域圣灵,好几次差点拔剑互砍,全因两位天域圣灵的弹压,才维持着面上的平和。

    不过这都是来自林厉海的小道消息,并未能证实。

    张信也没怎么在意这些,他现在正在准备着另一件,对他与谢灵儿而言,都至关重要的事他准备在这边,遥祭广林山的亡魂。

    此事早在鹿野山战后,张信就已有意了。却因那位赤月剑仙的禁足令,而不得不延后。

    不过随着雪崖上师赶至黑杀谷,皇极终于肯放他外出。

    虽说范围依旧只限于黑神山周边五十里内,可也令憋闷已久的张信,有了些许活动的空间。

    而最终张信挑选的祭礼方位,就在黑神山下,位于黑杀谷边缘的一座小山头。

    据说在广林山未曾坍塌之前,在这边往西北方向眺望,可以看见广林山的部分山头。

    原本张信,并未打算将这次的祭祀,举办的太过隆重。只是按照民间祭祀群山之灵与亲朋好友的方法,凑齐了五谷三牲等等。

    可也不知是谁人走漏了消息,祭祀当天清晨,黑神唐央二山许多灵师,都随后陆续赶至,同时还带来了不少祭品。总数达万人之巨,其中不但包括了不少神师法座,还有天见在内的九位法域上师,几乎将所有未参与巡值的灵修,都一网打尽。

    据说雪崖与皇极二位天域,本也打算参与的。可最后因他们对两座灵山的改造,正处于关键的时期,不能轻离,故而只能作罢,只是遣麾下的亲传弟子,携祭礼代为参与。

    于是这场本身由张信与谢灵儿发起的私祭,最后却在众人自发参与下,演变成了一场规模浩大隆重,肃穆庄严的祭礼。

    张信对此并不介怀,反而颇为感慨。四年前战死广林山的数千灵师,不止是他的兄弟袍泽,也是在场许多人的师兄弟。

    并不只是他上官玄昊一人,将这些死去的同门记在心上。

    可惜的是祭祀开始之后,天不作美,也可说是天也泣泪。从第一柱香点燃之后,就一直大雨倾盆。

    张信并不在意,神色肃穆,一丝不苟的任由那雨水浇落在身上,都不理会。

    记得广林山坍塌之时,也是这样的大雨天气,从早到晚,连续六七个时辰。直到自己彻底落败,天才放晴。

    不过那却是因有人施展神通灵术,召来雨云,从天空轰下一百多道七十级的狂雷。将广林山的法域,打到支离破碎。

    所以自己的复仇,才刚刚上路

    无论是葛秋山,还是薛智麾下的魔军,都只能稍稍告慰广林山的诸多亡魂而已。

    当祭礼完全结束,已经是午时时分。众人纷纷离去之刻,张信却依旧定立于原地,定定的望着西北面。

    “信哥哥你不用这样的。”

    谢灵儿因刚才哭过,双眼泛红,可此刻她却来安慰张信:“如广林山那些死去之人,能得知信哥哥的作为,一定会很高兴!这次信哥哥,不但让我日月玄宗的大军转危为安,更解决了我宗在南方的心腹大患,还顺便为他们报了仇。”

    说到这里,谢灵儿的神色,又有些复杂:“其实这仇,已经算是报了大半了。据我所知广林山下近七十万口,绝大多数都是死于薛智麾下的魔军之手。”

    可惜的是,她这次从始至终,都没能帮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