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逐北(七)
    ("readerfs")classname="rfs_"rsetdef[3]

    正是午后,阳光明媚,秋风甚硬,正是厮杀一场的好天候。

    三十骑士,纵马在善阳至神武的驰道之上。

    徐乐仍然领衔在前,马槊横在马鞍前得胜钩上,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仿佛自己率领区区三十骑,直撞向的不是一郡太守上万大军,而是在风和日丽的午后,带着家兵家将出而游猎一般。

    徐乐历代,都在战阵中过活,在乱世里苦熬,在厮杀中向上。传至徐乐,仍然是这样,每临战阵,就如鱼处水中,似乎注定是要吃这碗饭的。

    而那三十骑,马尾后面拴着树枝,随着战马前行,卷动起漫天烟尘。

    韩约不时队前队尾穿行,帮徐乐督促整理着队形。有这么一个助手,徐乐省了多少心思。

    庄客们似乎是被徐乐传染了,没多少如临大敌的凝重紧张,倒有三分轻松闲暇。在马鞍上以各种姿态坐着,不少人还哼着桑干河谷流传的村曲儿。

    虽是村曲儿,但马邑数百年间都顶在胡汉第一线,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兵火血腥厮杀。曲中之意,仍满是边塞豪情,少年马上觅取封侯,少女怜惜深闺梦里人。倒是天然契合走在最前面的徐乐那挺拔如剑的身影。

    一名年少一些的庄客还寻着韩约说话:“韩大,咱们又痛快打了一场,要是让小六得知,岂不得羡慕死?”

    韩约瞪了那少年庄客一眼:“这话到时候你自己寻小六说去,看他寻不寻你厮打。”

    少年庄客哈哈大笑:“只要小六不用弓矢,陪他战到天黑也不怕!咱们又不是没角抵过,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我力气还比小六大些!”

    韩约又瞪了他一眼,打马就要赶到队伍前面去。

    少年庄客还不罢休,又叫住韩约:“韩大,你和乐郎君说说,咱们这一支徐家闾出来的人马,打得王仁恭麾下马邑越骑都溃不成军,没个军号,实在是太不提气了。让乐郎君给咱们起个军号也罢。”

    韩约皱眉想想,重重点点头,打马就向前去。

    那少年庄客又低头看看自己得自马邑越骑甲胄上描画的一道道黑漆,再看看前面徐乐那一身玄甲。突然扯着脖子对前面大呼起来:“乐郎君,韩大,咱们就叫玄甲骑!玄甲骑!”

    周遭庄客们竖着耳朵听着,听到三个字,全都激动起来。,一个个振臂高呼。

    “玄甲骑!”

    声浪之中,走在前面的徐乐,只觉得这三个字一下击入自己心底。

    恍然之间,无数场景一下就在眼前展开。在高山之侧,在大河之滨,在雄城名邑。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敌人大阵,这一队黑色甲骑,始终是一往无前,摧枯拉朽!

    转眼之间,这幻境消散。徐乐低低一笑,抚摸一下吞龙的鬃毛,低声自语:“就叫玄甲骑也罢。”

    再下一刻,徐乐已经冷下脸来,一把摘下马槊,单手持槊,斜斜向天!

    徐乐已经看到远处两边丘陵急急向后退去的哨探马邑越骑!

    而后面正在哄闹的庄客们看到徐乐发出信号,顿时停住喧嚣之声,自行密集靠拢,将长短兵刃持上,转瞬间就列成了坚实不可动摇的冲击阵列!

    而韩约已经不声不响的来到徐乐身边,摘下神荼大盾,遮护住徐乐侧翼。

    徐乐扬声道:“玄甲骑,咱们继续向前,试试对手斤两!”

    三十名骑士同声开口:“诺!”

    ~~~~~~~~~~~~~~~~~~~~~~~~~~~~~~~~~~~~~~~~~~~~~~~~~~~~~~~~~~~~~~~~

    而在对面,看着漫天卷起的烟尘,马邑越骑这里还是乱做一团。

    所有队正火长,都望向王翻的旗号,等着王翻下达号令。

    到底该怎么打,你是营将,赶紧拿出决断来!

    王翻瞪着眼睛,只看着那似乎裹挟着千军万马,翻腾前来的烟尘,直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是一个好的护卫,是一个没多少恶习的淳良人物,对麾下儿郎也是先人后己。不管是在王仁恭身边,还是在马邑越骑军中,为人处事都没人挑得出毛病来。

    可是就是不适合为一营之将,统两百虎贲,豁出性命,与敌人争胜于疆场!

    越骑选锋营,转眼间就被眼前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仓皇逃奔。石朝志一营,早已全军覆没。现下又卷起漫天烟尘,毫不畏惧的直向善阳城而来!

    在王翻心中,早已浮现出一副画面。万千恒安甲骑,由刘武周,苑君章,尉迟恭等虎狼率领,正汹涌扑向自己这孤单单的一营越骑。

    当然,还有那个突然声名鹊起的乐郎君!

    前面队列,不断挥舞认旗,等着王翻号令,催促王翻将旗上前。但王翻始终僵在那儿一动不动。他嘴唇不断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前面队正火长,有些急躁的,已经拨马就直向王翻将旗而来,远远就大声呼喊:“将主!打还是退?”

    突然之间,战马几声嘶鸣,却是那几名选锋营溃兵已经拨转马头,掉头就向善阳方向逃去。

    至于是不是动摇军心,这些选锋营溃兵才不管。最好王翻这里也败了才好,败的人越多,越是法不责众。他们这些老兵痞才能安全过关。

    王翻望望逃走的选锋营溃兵,再望望疾驰过来的麾下队正火长,神情近乎崩溃。

    烟尘越来越近,一骑突然突出烟尘。

    正是徐乐。

    玄甲如漆,坐骑如龙。面甲之上,红漆勾勒出奇怪图案,远远的却分辨不清。

    在他身后,是一排排隐隐约约的甲骑身影!

    玄甲骑士的出现,最终击溃了王翻本就脆弱的心理防线。他猛然一扯缰绳,战马掉头,再狠狠以马刺踩着坐骑腹部,战马痛声嘶鸣,奋首扬蹄,哗啦啦的就朝善阳方向逃去!

    跟着王翻的十几名亲卫,都是跟着王翻空降而来的,从来和营中马邑鹰扬府本地老卒不对付,这个时候也再不打话,簇拥着王翻将旗,纷纷调转马头,仓皇而走!

    近两百骑马邑鹰扬府老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景象,一名满脸沧桑的火长恨恨唾了一口:“世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