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七章 四面环敌
    同样是在鹿野山陨星天降之后不久,与天穹大陆隔海相望的一座海岛之内。

    山顶高耸如云的九十九层白玉塔内,狂风鼓荡,灯火飘摇。

    一位须发皆白,气度不凡的老者急匆匆的御空而至,走入到了塔尖顶层、随后他就见有一面貌模糊的身影,正端坐于中央处的蒲团上,旁边的金铃,还在轻轻颤动。

    这位白发老者站定在那人身前十丈之外,肃容一礼,毕恭毕敬:“不知祖师以金玲唤我至此,是因何事?”

    “今日天象有变!”

    塔中这人不止是身影飘渺虚幻,面貌不清,便连声音也是沙哑无比,很是模糊。

    “原本以我观之,日月玄宗之衰,就在这两三载之内。可今日再以法眼去看,却觉此宗,只怕还有二十年左右的气运。”

    那白发老者闻言,不禁蹙眉:“可是与今日天边的流星火雨有关?”

    “是否有关,想必不久之后,就有准确的消息传回。可所谓的流星火雨,只是外兆表因。在背后制造这一切的人,才是关键。”

    那人说完之后,又声音沙哑的问:“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并未多想,然则我宗确已困居北海太久。这几百年之内,我宗无论如何,都需寻一出路,并没什么好迟疑的。太一神宗欲以北地为跳板,进入天穹大陆,这是我宗绝佳良机。”

    白发老者淡淡的述说:“不过在我宗有动作之前,我会先遣人去那边看看究竟。”

    “你能如此想,我很欣慰。”

    那沙哑的声音一笑,似是颇为欣慰,可随后又语声凝然道:“不过也要小心,在那边,有一股我看不见,摸不清,无法了解的力量。虽然很弱小,却不可忽视。”

    白发老者闻言,终还是皱起了眉头,心想连他这身为‘神域’的祖师,都看不见,摸不清,那该是什么样的存在?

    ※※※※

    自从鹿野山群星天降之日以后,张信就被宗法相,再次关入到了碎星号船舱里面,再不得外出。

    又为了保证安全,这艘碎星号,被宗法相划给了皇极统领的别部,由后者亲自看护。

    而之后几日,张信就连续不断的听到好消息传来。

    首先是皇极统帅的两万灵师,成功入驻了黑神山与唐央山。

    黑杀谷确实是在尝试破坏这两座天域灵山的山体,其中还有泰源的插手相助。

    可这并不容易,要破坏一座灵山,就必须毁其法域,不是将之斩断就可以。否则过不了两三百年,就又会有一座完好无损的灵山出现。

    故而只凭黑杀谷剩下的那些余孽,是完全办不到的。

    而皇极的反应极快,在泰源完成之前,就已及时赶至,出手阻止。

    这二人在黑神山附近,又发生了一战大战,结果是两日之后,泰源就败逃离去。

    时移世易,此时的皇极虽是内伤还重过泰源。可日月玄宗在南方,已经是一呼百应。

    以黄龙宗与北兽宗为首,连续七位法域赶至战场,对赤月剑仙鼎力相助。

    泰源上师这次虽是再不掩饰,展示了他身为天域的强横法力,可也双拳难敌四手,最终只能无奈败退。

    这两座灵山拿下之后,也就意味着南面荒原中的妖邪魔灵,再没法任意出现在南方各处防线之外。

    它们如欲北上,要么是多花上个七八天时间走陆路,要么是从水路行进,强攻有两座天域灵山防御的黑杀谷。

    随后是白帝子麾下的北地仙盟大军,前有宗法相的十万灵师,后方也有甄九城七万大军。后路断绝,人心崩离。在宗法相的压迫下,先是其中七家宗派倒戈,然后就如堆到的骨牌,一发不可收拾。

    还未交战,白帝子麾下这本已膨胀到二十四万数量的灵师大军,就已崩溃四散。

    而此战日月玄宗,几乎没废力气,就擒下了近十三万的战俘。而两大天柱麾下的死伤,都还不到百人。

    这再次刷新了张信,对北地仙盟印象的下限,感觉那已不是‘土鸡瓦狗’四字能够形容的。

    可惜的是白帝子早就见势不妙,提前撤离,这次未能一网成擒。

    不过据说宗法相已经遣使者去北地仙盟问责,并且追讨白帝子等一众阴图对日月玄宗不利,破坏联盟,勾结妖邪,对日月玄宗擅兴兵事的罪人。

    可其实从鹿野山之战结束以后,北地仙盟的参与宗派,就已经从九十七家,减少到了七十二家,缩水了四分之一。

    也在此时,宗门内的另一天域强者雪崖上师,也抵达黑杀谷。辅助皇极上师,接手两座天域灵山。

    张信知晓此事之时,正在一间练习室里修行。旁边几个女孩。则正接受林厉海与云浩这两位顶级神师的指点。

    谢灵儿听闻之后,就很奇怪:“不是说宗门各处都很吃紧,已经抽不出更多的法域与天域强者了吗?怎么现在,又来了两位天域?”

    此时除了雪崖之外,张信的师尊离恨天,也赶到了宗法相的军中坐镇。准备助宗法相,对北地仙盟兴师问罪。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现在的形势,可大不相同,”

    林厉海嗤笑着解释:“之前光是为抵御北神宗,就得至少六位天域,这还得靠两位实力远超于法域之上的前任天柱,才能勉强达成平衡。之后还得防御天东四院作乱以及北地仙盟,再还有北海那边,北海皇朝如今虽是乱了,可据说无论是太一神宗,还是神相宗,都对北地垂涎三尺。可如今,北地仙盟心气已失,虽有数位天域坐镇,却皆无战心。北地仙盟,也很干脆的缩了回去。如今自然能抽出人手”

    墨婷则冷冷言道:“也不得不来!只一个黑杀谷,出产的灵麦与各种奇宝,就可相当于大半个小苍天上院,本山那边不会放心的。”

    这句话道出后,在场的芮晨与张德怀二人就不禁有些尴尬。

    不过所有人都知这位,其实是道出了实情。黑杀谷这么大的馅饼,本山那边,怎能容赤月剑仙与宗法相二人独吞。

    其实后两位的吃相,倒也不算太难看,只是难免会忽视了几家峰系,将几个世家排除在外。

    然而论功酬赏,宗法相总不可能将那些拖后腿的人,也一并带上。

    而此时林厉海,又岔开了话题:“其实如今的日月玄宗,真的是很强。一门十二位天域,是七万年来仅见。可惜时运不济,才刚把北神宗逼到了落雁河北,又被太一神宗与神相宗瞧上。虽有地势阻拦,这两家未曾直接出兵,可却阴谋不断。我还听说彻地神渊那边的封印,最近也有些松动?此外还有一个天东四院,说实话,老夫感觉你们日月玄宗,居然到现在都能维持住局面,真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