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节 战争落幕
    第一百七十一章节战争落幕

    等女娲娘娘离开之后,刑天则是察看起自己这一身伤来,被‘诛仙剑阵’的剑气所伤,再加上那先天至宝‘盘古幡’,刑天的身体可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若不是他的武道霸体强大无比,他此刻已经倒下了,就算有强大的武道霸体支撑,刑天也是强弩之末,若真得女娲娘娘要出手与他一战,那刑天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连番的血战让刑天内世界的力量消耗巨大,若是再战下去,必会影响到内世界的发展,可以说能够停战对刑天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妖族开始撤退了,十二祖巫虽然在全力阻挠,可惜却有心无力,多了一个准圣大圆满的女娲娘娘让他们的压力倍增,‘十二都天神煞大阵’都被其给压制住了,若不是女娲娘娘手中只有一件‘红绣球’,只怕十二祖巫所布的‘都天神煞大阵’早已经被妖族诸多高手合力给击破!

    妖族在这一场大战之中是虎头蛇尾,要匆忙结束这场战斗,对于十二祖巫来说,他们虽然有心想要继续下去,可是面对一个实力大增的女娲娘娘让他们则是不得不慎重对待,毕竟对方只差一步便能够成就圣人道果,再战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只会徒增伤亡,甚至一个不小心还会有失败的危险!

    如此的情况之下,十二祖巫也只能勉强接受这样的结果,妖族要罢战。那就停止这场战争,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十二祖巫也不再与帝俊等人拼命。双方陷入到了对持之中,看到十二祖巫的如此表现则让帝俊等人则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为了这一战妖族可是元气大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方才能够恢复元气。

    不过让帝俊又有些高兴的是,巫族也并不比妖族好多少,同样也是元气大伤,而妖族因为女娲娘娘证道一事得了一份功德。让他们看到了斩善尸的机会,巫族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若是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巫妖两族的局势将会向妖族一方倾斜。

    在这场战争之中妖族企图让女娲娘娘证道成圣的梦想破灭了,而巫族想要绝杀女娲娘娘,断了妖族的根本的意图也失败了,对于他们双方来说。这一场血战算得上是两败俱伤。没有什么胜利者,或许只有刑天得到了不小的利益,硬生生地从女娲娘娘的手中夺取了一份造人的功德,与人族的气运。

    说到这人族,妖皇帝俊与一众妖圣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这些人族根本不值一提,没有什么强大的地方,而且不周山虽然与天庭相连。但是这里毕竟是洪荒大地,在洪荒大地之上是以巫族为尊。他们就算有心想要照顾人族也没有这个能力,更何况他们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念头,对他们来说人族只是女娲娘娘证道的工具罢了!

    对于人族,女娲娘娘心中有些想法,可是眼下的情况却不容她去考虑,对于女娲娘娘来说妖族方才是她的根本,他不能为了人族而牺牲妖族,更何况就算她有心这么做,也无法说服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

    在双方的默契之下,这一场战争结束了,妖族在十二祖巫与诸多巫族大军的注视之下重新返回了天庭,他们的离去让不周山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不过此时的不周山上则多了一个种族人族,这是女娲娘娘造人的结果。

    对于人族,十二祖巫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人族太弱小了,这样的种族根本无法在洪荒大地之上立足,若是巫族有心,只要一个小小的部落便可以将整个人族灭杀一空,不过考虑到这些人族与刑天之间有那么一点点的联系之后,十二祖巫并没有去为难这些人族,也没有必要去为难他们!

    这一战对于巫族来说,有收获也有付出,这一战让十二祖巫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有些事情也该早做布局,虽然有心重新拉拢刑天,可是当十二祖巫看到刑天脸上那丝淡然之时,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来!

    面子,对于十二祖巫来说让他们向刑天这样一个小辈低头,那是他们无法做到的,那怕是他们在先前的事情上做得有错,他们也不会承认这样的错误,他们要维护自己的威严,也正是因为十二祖巫心中有这样的想法,他们错过了与刑天和解的机会,而这一次的错过,也是他们与刑天之间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毕竟刑天也有自己的面子,也有自己的想法。

    随着妖族的撤退,巫族在帝江祖巫的指挥之下也纷纷从不周山撤退,不过因为这一次的局面,对于不周山这个与妖族天庭相连的重地,十二祖巫十分重视,在这里布下了重重的防御,以防妖族再一次侵入洪荒大地,而主持不周山的防御则是水之祖巫共工。

    帝江祖巫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安排却给妖族可趁之机,原本妖族之中便有计划对付巫族,只是因为女娲娘娘证道一事被打断了,现在巫族又派出水之祖巫来守护不周山,这则是给妖族送上机会来算计巫族。

    在撤退都完全之时,帝江祖巫看了一眼正在沉思之中的刑天,有心想要上前化解一下双方的矛盾,可是偏偏刑天那样子让他找不到机会。

    当刑天的心神沉浸于自己的身体之时,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起来,他小看了‘诛仙剑阵’与‘盘古幡’的力量,虽然他重创了太上老君,可是同样他的身体也被混沌剑气所伤,这混沌剑气的力量盘旋在他的身体之中,想要恢复伤势首先要清除自己身体之中的混沌剑气,而以刑天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时间。

    时间,刑天缺少的正是时间,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可是偏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刑天在查看自身情况之时,还有一件事情让他为之震惊,经过了大道之机一事后,刑天与巫族之间的因果只剩下了那么一丝,原本刑天认为只要这一次的战争结束之后,自己与巫族之间的因果必将完全化解,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这剩下的一丝因果并没有因为自己提醒巫族,女娲娘娘证道一事而结束,这丝因果没有丝毫的消散,这让刑天心中为之震惊!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次因果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的反应,这不正常,这一次决战自己可是为巫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为什么会没有抵消掉与巫族的那份因是,这其中究竟是有什么隐情?”刑天的头脑在疯狂地思索一切情况,可是无论他怎么想都没有找到这其中的原因。

    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刑天不知道,那怕是十二祖巫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过他们并没有查觉到刑天心中的想法,只能把那份疑惑放在了自己的里。

    说起来这件事情很简单,为什么刑天没有发现?那是因为他当局者迷,虽然他的身体经过了数次的进化,早已经脱离了与巫族之间的关系,可是血脉的关系则是他所无力转变的,刑天虽然没有了盘古精血的传承,可是这不代表他能够与巫族之间了结因果。

    刑天从进入到这个世界之中,他所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的黑暗,刑天是有心要改变这个结局,可是偏偏他无力去影响这一切。

    刑天通过数次进化已经洗去了他一身的巫族气息不假,可是那也都只是皮毛,刑天若是真得想要与巫族划清关系,首先一点要结束与巫族之间的纠缠,可是偏偏事情不顺他之意。

    想要结束与巫族之间的纠缠,那就必须斩断一切与巫族之间的联系,想要完全斩断一切,首先刑天必须死一次,只有这样方才能够清除掉与巫族之间的因果。

    死一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就算是刑天也不敢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

    很快巫族大军都撤退了,刑天这方才从那入定之中清醒过,当看到这满目疮痍的不周山时,刑天则是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有不弱的传承,可是传承归传承,最终决战还得看一个人的实力,毕竟洪荒天地是以强者为尊!

    强者为尊,刑天现在也勉强算得上是强者,成为被无数人为之忌惮的存在,远得情况不说,仅仅只是先前一战太上老君险些身殒,就更没有什么人敢打刑天的主意,在这些人的眼里那怕刑天不是强者,他们也不敢再找刑天的麻烦,除非自己有十足的把握!

    在清醒过来之后,感受着自身情况的转变,刑天的眉头紧锁起来,麻烦,他也感受到了麻烦,对于人族,他需要留下来帮助人族能够在种族之中的危机之中得以生存,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初生的种族什么事情都需要别人去指导,而这个重任自己落在了刑天的身上,谁让他分了本应该属于女娲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