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8章 暴风城之危(中)(求月票)
    “啊呜呜呜——”

    千年万年来,狼群用嚎叫来联络彼此。

    头狼嘹亮而凶厉的狼嚎响起,顿时引起整个部落里所有座狼的应和。连绵而骇人的狼嚎顿时响成一片。巨大的声浪朝着暴风城外城墙当头罩来。

    这份可怖的声势,忽然让暴风城的战士们响起一个糟糕的传闻。残忍血腥的兽人自己只吃大活人,而对于那些战死在战场上的战士,则会被赏给座狼吃掉。

    回想起这个世界的狼的习性,这还真有可能。

    狼是最野性最凶残的动物,它们不吃自己的同类,也仅限于同类还活着的时候。一旦同类以任何方式死去,那么同类的肉跟其他的肉就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被这些巨大的怪物撕碎吃掉,这让不少从未直面过兽人的新兵双手打颤,牙关发出咯咯的声响。

    坐镇在最高层的内城墙上的莱恩和安度因看到这场景,不由皱眉。

    这时,一个传令兵小跑过来:“温德索尔爵士请求发射弩炮。他说有特制的弩炮可以教训教训那条畜生。”

    “准!”作为前线的最高司令,哪怕是莱恩亲临现场,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由洛萨来发号司令。

    看到信号,在离地足足有将近三十米高的巨大弩炮高台上,温德索尔亲自操纵着弩炮。

    他先瞥了瞥插在弩炮上随风飘扬的旗子,嘀咕道:“风向东向偏西,风力……三级。”

    然后温德索尔再伸直了自己的手臂,平举起大拇指,进行粗略的距离目测:“距离250码……”

    最后调整绞盘,对上那个他几个月前完全不知是什么鬼的刻度尺表,上面明确标注了,按照这个高度,在绞盘上满的情况下,距离多少码就要调整多少度。

    “好!发射!”

    “噔——”一声,巨大的弓弦声响起。

    起初,谁都没在意这一弩炮。

    在这个工艺粗糙的时代,什么重型武器都需要试射。不论是弩炮、投石机还是大炮,大体上朝某个方向蒙一发,然后再慢慢调整。谁能在三轮射击之内打中目标附近的区域,就会被冠上神射手之名。

    原本射第一发,应该是开炮才对。

    但找遍整个暴风王国都找不到一个合格的炮手。甚至暴风城现在那四门8磅小炮,还是在赤脊山之役失利后,才慌忙从矮人的铁炉堡跪爷爷求姥姥买来的。

    临时训练的炮手根本就不及格。

    没办法,这个年代除了贵族和少数幸运儿之外,基本都是文盲。能找到几个学会怎么开炮的聪明人已经很了不起了。

    所以当温德索尔自告奋勇要来第一发的时候,莱恩、安度因、伯瓦尔几个都没抱有什么希望。

    谁知道,奇迹发生了!

    暴风城上空划过一条亮瞎兽人狗眼的黑色长虹,从天空看下去,这道黑线几乎是笔直地射向大酋长黑手。

    看着远处的黑点在视界中急速扩大。

    不光是大酋长身边的兽人禁卫,连黑手本尊都觉得有点不妙了。

    干!为毛人类的弩炮可以射这么远!?

    兽人不是没见识过人类的弩炮。

    大部分人类的弩炮并没有这么远的射程。兽人当然不会知道,这是某个就读于某个十项全能却无一精通的机械工程专业大学牲穿越者特别改造的弩炮。

    来不及思考,矗立于黑手大酋长身边的副手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猛然肌肉鼓胀,这位‘未来的’大酋长猛然腾身扑上,迎着空中巨大的弩箭一锤子砸上去。

    “砰——”不得不说,进入英雄领域的牛人都特么是怪物。

    时速少说超过五十公里的弩炮,奥格瑞姆这个变态说迎击就迎击。

    还真给他打中了。

    不过,既然是杜克造出来的东西,怎可能这么简单。

    这一发,可是专门特制的子母爆裂箭啊。

    奥格瑞姆的确一锤子磕飞了母箭,但更多的小钢珠,则如同散弹枪似的朝着大酋长和他胯下正在长嚎的座狼首领倾泻。

    “啪啪啪啪!”密如暴雨的散射,直接叫黑手和他的宝贝座狼做人。

    “啊!”

    “嗷呜!”

    大酋长的惨叫和座狼首领的悲鸣,让整个狼群为之一滞。座狼并不算高的智力让它们无法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大会突然惨叫止声。

    看到兽人老大和他的‘大狗’被弩炮糊了一脸,听到整个狼群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般黯然失声,一时有点低落的暴风城战士们的士气重新高涨。

    “哇哈哈哈哈!”

    “玩不转了吧。绿皮畜生!”

    “一群丧家犬,在吓唬谁呢!?”

    战士们迸发出激烈的嘲笑声。

    莱恩国王精神为之一振,他向温德索尔所在的方向高高竖起大拇指,随即他拔出宝剑。国王之剑的寒光在晨光中显得无比耀眼。

    莱恩清澈高昂的声音传遍三堵城墙:“千年前!我们的先祖带着你们的祖先来到这个山谷。一千年来我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在我们的身后,就是我们的家!就是我们子孙后代的家!我们能允许这些残忍的绿皮畜生占有我们的家园吗!?”

    “不许!不许!不许!”

    “那你们还等什么,拔出你们的剑!让这些绿皮畜生的尸体堆满艾尔文森林!”

    这时候,洛萨第一个应和,他拔出剑,高高举起:“为了暴风城!为了艾泽拉斯——”

    “为了暴风城!为了艾泽拉斯——”

    剑戟如林,寒光四溢,士气满载!

    感受着城墙上爆发出来的声浪,大酋长绿色的脸庞几乎变成墨绿色,他心痛于自己不停悲鸣的老伙计。

    刚才散射出来的钢珠,他仗着自己喝了恶魔之血之后大幅度提升的身体强度,仗着皮粗肉厚,硬是扛住了。但他的座狼可没喝过恶魔之血。

    狼从来不以防御见长。

    看着自己的座狼首领双目都被钢珠打瞎了,整个前半身全都是坑坑洼洼、深达一指头的血痕,黑手就知道,自己的老伙计必定完蛋。

    恶狠狠地龇了龇獠牙,黑手直接一锤子将心爱的座狼砸死。

    带着无尽的怒气,大酋长的咆哮传遍部落全军。

    “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