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84 黑暗中
    老汉姆并没有怀疑我们在加油站找到的钥匙真的有用,这倒是挺出人意料,不提凭借直觉行事的冒险者,普通人贸然看到这串钥匙,即便是从看似专家的人手中拿出来的,而且钥匙样式也有些奇特,但也绝不会当场就确信它真的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不过,老汉姆看来是毫不犹豫就相信了我们的话,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信心,是不是因为被之前的遭遇打击到了,才决定背水一战。

    在幸存者们盯着这串钥匙看的时候,被灯光排开的黑暗中再一次出现格外活跃的异状,前后左右和头顶上方,黑暗给人一种沸腾起来的感觉,仿佛那些在黑暗中孕育的怪物已经抵达了一个情绪的临界点,要将之前的蠢蠢欲动变成更进一步的行动。这种毫无安全感又无处躲藏的感觉让除了我、咲夜和锉刀之外的所有人都有些心惊胆战,“它们不会就这么冲进的灯光里吧?”诺夫斯基吞了吞口水说。

    没有人可以给他自信的答案,虽然之前的经历已经让大家确信,煤油灯的灯光可以逼退这些黑暗怪物,但是,到底只是一种对灯光的排斥和厌恶趋势它们退缩,还是真的可以对它们造成杀伤,并没有更确切的证据。如果只是前者,那么在某个临界点,这些完全不知道有多少数量的怪物一股脑涌上来也不是天方夜谭。

    狂风仍旧在持续大作,除了我们之外,再没有更多生命的声响,而这狂风吹起树木植物所发出的波涛般的声响,仿佛就是这些黑暗怪物们兴奋的吼叫。而淹没在黑暗中,肉眼无法看到。但的确仍旧在燃烧倾塌的木屋,尽管近在咫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也许一开始没有察觉,但是,只要稍微仔细观察一下,就会确信这片巨大的黑暗也并非是将一切都吞没的。至少声音不是,它所漏过的物事,更像是为了营造出一波又一波荒谬、诡秘又恐怖的气氛。

    也许有人会和我一样这么想,但在我的观察中,这里的大部分人仍旧被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感染着。唯一无动于衷的,大概也就只有我、咲夜和锉刀三人吧,毕竟,我们拥有绝对不会死在这里的自信,而其他人只能小心翼翼地观察每一丝变化。也无法将自己看到的变化,彻底区分出安全的和不安全的。他们就像是惊弓之鸟,刚刚从木屋中逃生,可是失去了唯一的庇护所,却感到处境更为艰难了。唯一的安慰就是煤油灯散发出来的光芒,他们不自然地贴近身边拿着煤油灯的人,就连灰狐和快枪这两个资深者也不例外。

    我毫不怀疑在面对实体敌人时,这些雇佣兵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就算还属于普通人范畴的清洁工和契卡,也不会一枪不发就跑掉。不过。面对这些没有实体,手中武器也无法有效杀伤的敌人,他们依旧显得有力不逮——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二级魔纹使者等级和以下等级的鸿沟。纸、并、强、凶、狂、神、论外,在我个人使用的等级划分模式中,从强、凶、狂这三个等级开始。其强度区别的具体体现,就在于面对“神秘”时的能力全面性。没错,如果有环境因素的影响,低一级的家伙可以下克上,但是。每一个等级的特质,让他们在适应变化莫测的“神秘”时,就会暴露出他们的短板——根据木桶理论,短板越多,适应性就越差,活下来的可能性自然就越低。

    灰石强化者可以将自己的**能力强化到让人惊叹的地步,但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作为狭义性的物质,在成为“神秘”之前,几乎没办法抵抗非物质性的“神秘”,一如现在他们所遭遇的困境。

    灰狐和快枪身为资深者,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他们朝锉刀张望的次数十分频繁——锉刀是二级魔纹使者,在她隶属的组织里,每个雇佣兵小队都必须至少是二级魔纹使者,因为她能解决头脑和身体无法解决的敌人。

    “不管怎样,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沉默了一阵,小汉姆说道。

    “目的地是哪里?”艾克娜的语气有些急促,但她的发言让她看起来比之前清醒了不少,“没有目的地的话,到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

    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都被黑暗笼罩了,在没有煤油灯照明的地方,它无孔不入,吞没一切,而藏在它体内,不,有可能就是黑暗本身变化出来的怪物,自然也是无孔不入。只要还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无论跑到什么地方,时刻被包围的境况不会有任何改变。

    “无论去哪都好,至少坐进车里可以让我安心一些。”小汉姆冷声说着,走到越野车旁。他想开门,但是被彻底改装过的车辆可不会买他的面子。用力扯了几下,车门纹丝不动,让他被灯光照亮的侧脸有些不自然。

    “所以?”他转过头来,看向盯着自己的人说:“还是让专家们决定我们的去向吧,我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其他人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我、咲夜和锉刀身上。不过,落在咲夜身上的目光很快就转移了目标,大概是因为在这昏暗的,受到黑暗压迫的微光中,咲夜诡秘的灰色身姿让人觉得很难将其当成人类来交流吧。那张没有确切五官,不断有罗夏墨迹变化着的脸面,在环境越是诡异的时候,其诡异可怖就会进一步加成。只是静静站着,就阴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然而,这个越看越觉得可怕的女生——尽管谁都无法再将其视为女生——正提着打破僵局的关键道具。

    就在众人争论的时候,咲夜就好似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平举着那只提着钥匙串的手。

    “有没有想过,我们要找的地方就在这里?”锉刀终于开口了,她的目光一一扫过诸人,在灰狐和快枪脸上停了片刻。似乎在表达不满。我有过这样的想法,其实,这里最可疑的地方无非就两处,湖边码头和木屋,尽管并不能百分之百确认这两个地方就是解开迷题的关键,但在确认它们真的不是前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无疑是很令人失望的选择,因为,这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看来最有可能”这么简答。

    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制作得如此简陋,测试的气味又是这么强烈,幕后黑手可以,并选择将答案隐藏得极好的可能性反而是很低的。我想,锉刀或许认为,灰狐和快枪两人应该早点想到这一点,而且。从锉刀的小动作中,似乎也可以确认,同为灰石强化者的摔角手在她心中,没有灰狐和快枪这么机灵。

    “反正,我们在离开的时候,都会将这里炸飞,不是吗?”灰狐无奈地笑了笑。

    “如果不带着明确的认知去观察,就有可能错失重要的线索。”锉刀冰冷地盯着他说:“我不知道你过去的习惯。但现在你必须遵守我的习惯。”

    “好吧,其实我觉得不要太明确反而容易活下来。”灰狐耸耸肩说:“不过。只要你是头儿,就总是对的。”

    “我们还需要磨合。”锉刀断然道:“我觉得现在就很合适。”

    “所以,你不会出手了?”快枪插口到。

    “至少在你们的皮被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拔下来前,不会。”锉刀哼了哼,走到越野车前打开车门,回望诸人。“你们谁要坐进去?”

    小汉姆毫不客气地钻进车里,但他很快就发现车里的光线太暗了,车体部件遮挡了煤油灯的灯光,让人觉得车里有许多隐藏着的黑暗怪物在守株待兔。他立刻退出来,对提着煤油灯的诺夫斯基和格雷格娅说:“不一起吗?这车还真不错。”

    诺夫斯基犹豫了一下。提着煤油灯钻进了车子里,有了两人做榜样,老汉姆在崔蒂的搀扶下也坐了进去,实际上,如果没有车子,他在接下来是别想移动了。三辆越野车很快就分配完毕,每辆车一盏煤油灯,剩下两盏是给决意不乘车的人留下的——除了我、咲夜和锉刀之外,就剩下格雷格娅、清洁工和快枪三人。

    测试了一下报话机并没有在黑暗中失去作用,随后在锉刀的发号施令中,车队缓缓向前移动——周围都是林木,在缺乏照明的情况下,即便走上那条被压出来的林间小道也极有可能出车祸,车里的灯光被车体拘禁住了,就算打开车门和车窗也没有多大效果。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呆在车子里只能会获得狭窄空间所带来的安全感而已,具体是否真的安全就很难说了。

    格雷格娅和清洁工各自提着一盏煤油灯,没有持灯的快枪负责第一线的警戒,三人组成了一个三角阵型走在车辆旁。我、咲夜和锉刀三人停留在原地,直到快离开灯光边缘,走在前方的三人才注意到我们的动静。

    “头儿!”快枪皱着眉头喊道。

    “走你们的。”锉刀这般说到,和我与咲夜两人主动离开了灯光的范围,不知道快枪是否又出声了,但是,我们没有听到,在离开灯光边缘的一瞬间,转头看向队伍的方向,视网膜屏幕中只剩下一片黑暗。

    浓度极高的黑暗好似海水一样将我们彻底淹没,只有通过连锁判定,我才能观测到周围的环境。自然,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一如最初的判断那样,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除了黑暗本身,其实什么都没有。

    “你还看得见吗?高川先生,我什么都看不见了。”锉刀说到,而站在她身边的我,通过视网膜屏幕也能明白她的处境,在失去煤油灯的照明时,即便近在咫尺,也会被身边的黑暗隔离肉眼视线,甚至连声音都无法传达。而我之所以可以得到锉刀的信息,则是因为连锁判定侦测到了和声音相关的动态信息,交由脑硬体处理后以字体的方式呈现在视网膜屏幕的通讯频道上。

    虽然不会受到幻觉的伤害,但是黑暗本身对锉刀的影响还是极大的。不过,咲夜似乎同样可以看到东西,直接靠近我抓住了我的手臂,随后,一根灰色的丝线从身上探出。直接插进了我颈脖后的插孔中,充当数据线将视网膜屏幕上的头像点亮了。

    “只能这样通话。”她传来这样的信息。

    我反手握住咲夜的手,又抓住了锉刀的手。锉刀的手在被我握住的时候,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攻击性的反射,但下一瞬就平静下来。她又说到:“和车队的联系也中断了,看来幕后黑手还是挺有料的,竟然可以制造出这种黑暗现象。”顿了顿,说:“帮我接上数据线。”

    我照做了,用数据线将我们两人进行对接,以我自身作为中转站,咲夜和锉刀也完成了联系。

    “咲夜女士。”锉刀说了一句,就被咲夜打断了,她说:“现在。叫我咲夜就行了,不用那么客气。”

    “好吧,咲夜。”锉刀从善入流,“那么,高川先生也叫高川就行了吧?”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我平静地回答到。

    锉刀的语音顿了顿,撇开这个话题,说到:“你们两个可以看清东西吗?”

    “看不到。”咲夜说:“但我能感觉到。”

    “感觉?”锉刀有些好奇。

    “感觉。”咲夜确认到。

    “好吧。那么,高川呢?”锉刀说:“反正。我是既感觉不到周围的情况,也看不到。完全变成了瞎子和聋子。”

    “我没有问题。”我说:“我可以观测到以自身为中心,五十米范围内的东西,如果使用感觉的话,范围更远。车队就在我们侧后方十米外,他们走得很慢,从车外的人的表情来看。他们有些担心我们。”

    “能看得这么详细?”锉刀有些惊讶,松口了气说:“你似乎比上一次在统治局里时更强了。”顿了顿,之后又说到:“在木屋里的时候还能作用,但出来后,引爆装置的遥控出了问题。如果灯光没有同时将我和引爆装置笼罩的话。我们无法引爆。但是,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在这么近的距离进行引爆。”

    “可以通过延长线进行控制吗?”我问道。

    “延长线也没有那么长,总是需要人接近危险区域。”锉刀轻松地说:“所以,我们得过去一趟。原本只有我一个人就行了,不过,现在得拜托你做我的导盲犬。咲夜也一起过去吗?当量还挺大的,多少有些危险。”

    “我去。”咲夜简洁有力地回答到。

    其实在说明目的的同时,我和咲夜已经跟随锉刀朝目的地走去。雇佣兵们在屋外布置的陷阱,最远处直达树林边缘,似乎可以通过一处节点进行连锁模式和独立模式的切换,锉刀只是简单讲解了一下,她一开始就打算将整个木屋都掀飞,不管木屋是否能在最初的攻击中幸存下来都会这么做。我的连锁判定虽然能够穿透一定程度的地面,但是,在这片土地上,最终能够抵达的深度是极为有限的,站在地表所侦测到的深度,甚至不及木屋的地下室,而在地下室进行侦测时,同样没有看到可疑之处。不过,无法看到的原因,也可能是埋在更深的地方,或是不在地下室正下方。

    我将黑白色的视野图像传输到锉刀的体内终端中。锉刀脚步轻快,拨开一处草皮,小心翼翼将一截配有电子器件的信管调整了一下,从腰包中取出一段延长线连接到上边。虽然在这片黑暗中,报话机无法通过无线接受信号,但显然并没有影响电子部件的工作。提示性的灯光在锉刀完成工作之后亮起,我觉得那光应该是红色的。

    “是红灯。”锉刀说着,开始沿着车队离开的方向倒退,我们很快就赶上了车队的距离,不过,没有立刻走进灯光中和众人汇合,而是确认他们的路线没错后停留在林边,其实,延长线还能更深入,尽管,深入的距离并不能让普通人躲开爆炸的波及。

    “准备好了吗?”锉刀的信息在视网膜屏幕中弹出。

    “我们的脚下没有炸弹吧?”咲夜说。

    “就算有,在它们连锁到这里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锉刀只是这么说到。

    “好吧,我没问题了,不过,我们真要呆在这里观察爆炸的效果吗?”咲夜再一次确认到。

    “高川的观测范围只有五十米。”锉刀说:“如果我们不想遗漏太多信息的话,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好。放心吧,我的‘静止’可以三百六十五度球面作用,只要不站在爆炸中心就没问题。”

    “那么,开始吧。”我紧紧握了一下咲夜和锉刀的手,仿佛要给予她们信心般。虽然,在理性上我并不觉得她们需要这样的鼓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