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五章 撼天动地
    砸落在鹿野山附近的陨星,足有一千余颗。可都集中在半刻时间之内,就已落地,陆续轰砸在前方三百里周围地域。

    此时碎星号督战室内,那块水晶中的影像,已经模糊不清。无数的白点,不停的在上面闪烁着。

    不过舰内的众人,依旧可见那边灭世一般的恐怖情景。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横扫一切,使所有的生灵都归于寂灭。地面剧烈的震颤着,哪怕是在流星火雨终结了许久之后,仍未有停息的征兆。

    还有几十团蘑菇云团掀起,随后在更高空汇成了一股,往上方攀升。

    之前的双门山,因高约一万三千丈,故而当此山被砸断之后,那烟尘轻而易举冲到了二万丈高空。

    可此时此刻,这些平地之上升起的蘑菇云团,却也上升到了这个高度。

    周围几百里方圆都被这尘云遮蔽,一些地方的温度,在急剧下降着。

    而他们身后的鹿野山,即便有着‘建木’为主干支撑,可依旧发生了大面积的坍塌。将山上列阵的许多舰船,都深埋在了数十丈的地底下。

    可督战室内的诸人,对此都不在意,被埋总好过在那冲击波的震荡下,直接崩解的好。

    这些舰船,又不是从此之后,就出不来了。

    倒是刚才,他们亲眼望见无数的邪兽魔灵,是如何死亡的

    或是高温气化蒸发,或是被溅射的飞石砸碎身躯,或是直接被震为齑粉,甚至还有在强过照射下,无火自燃,又或肉身变异而死的。

    总之死因多种多样,莫不凄惨之至。

    还有那些黑杀谷的战舰这些船只都没被正面轰中,可如今都已荡然无存。

    在那毁天灭地的冲击波前,这些看似威武庞大的战舰,都如纸糊一般的脆弱,不堪一击。

    张信与谢灵儿她们三个女孩,都在角落里呕吐。肌肤与五官,则都或多或少的溢出了些血丝,

    尽管早就有预防了,更提前服用了伤药。可那连续几十波沛不可挡的冲击,还是震伤了他们的内脏。

    而此时各艘船上,似他们这样的,都不在少数。毕竟四人的修为,虽是这大军舰队内,最弱的几个。可如论到体质,却也不算太差。

    林厉海几位神师,则都面色发白。自问以他们的实力,是没法在这浩大天灾之内生存的。

    又暗暗庆幸,张信使用此术之后,至少会给人留下一刻左右的反应时间。而这种规模的流星火雨,也是依靠日月祖师的遗泽,他现在还没法办到。

    否则这世间,还有谁人是这位摘星使的对手?

    “已经确定了!黑杀谷只逃脱了许阴月一人,司空绝与薛智的手下,只有六位神魔,十二位魔将逃生,都是擅长遁法的,实力也比较棘手。”

    此时芮晨,也来到了督战室内,正以嘲讽的视线,往水晶之内望着:“再还有,就是我们面前的这些了”

    他说的,是鹿野山之前三十里到一百五十里范围内,一些残存的邪兽魔灵。

    为免将自己人给震死,张信召唤下来的陨石,确实没有重点打击这个范围。

    可问题是,仅仅只是二百里外扩散来的冲击波,就已让鹿野山坍塌,让那‘建木’折断。

    这些逃亡的邪兽魔灵,确实比较聪明,知晓这个地方算是较为安全。

    可当陨石火雨过后,督战室里的众人,却没见到这里面,有一个稍微精神一点的,

    上至神魔,下至魔将,莫不都是伤势沉重,神色萎靡,甚至气息奄奄,

    至于魔将以下,都不存在了

    没有十级以下的魔灵,能够继续存活,

    张信略略知晓缘由,这应该不止是因冲击波的缘故,按照若儿的说法,陨星撞击地面之后,会释放大量的能量与电磁波,其中就包括大量会破坏魔灵与邪兽基因链结构的紫外线。

    所以他们眼前,那些强达十五级的神魔,也没可能在这之后,安然无恙。

    “至少有十二位十五级的神魔!得恭喜贵宗,看来那火罗阎狱里面,又可多些苦力了。”

    说起自己待过的‘火罗阎狱’,林厉海的神色复杂:“想必不久之后,你们火罗神铁的产量必可大增,也可多许多顶尖剑修了。”

    他眼前这些邪魔,明显是再无战力了,正可生擒活捉。

    张德怀却懒得理会这家伙,转而目望芮晨:“芮师兄至此?是准备向宗门汇报?”

    “正是!奉宗天柱之命,向本山呈报战况。总之如今,也就只有我这个护阵使有空,可与门中那些老头废话”

    听芮晨这般自我调侃,室内众人,都是会心的一笑。

    芮晨身为护阵使,可如今几座摘星阵都已经没了,这位自然也就清闲了下来。

    向宗门汇报,也确实是件‘苦差事’。

    出了这么多的变故,获得如此大的战果。可以想见,本山那边上至掌教,下至考功堂,枢机堂,内情司,外情司,甚至还有戒律堂与刑法堂,都必定要将详情,询问清楚的。

    这确需费不少口舌,可此时南方大局将定,也同样有许多手尾需要收拾。

    宗法相如今还有无数的事情需要处置,哪里有时间应付?将此事交给芮晨,倒是再合适不过。

    不过随后,芮晨却又眼现莫名之色,语含期待:“其实我也蛮期待的,这捷报传回,本山那边不知多少同门,会为此欢欣鼓舞。整个北地,又不知有多少人,为之彻夜难眠,惊慌失措。”

    张德怀默然不答,却想今日之战,确将轰动整个北地,可谓是彻底扭转了北方的局面。

    芮晨说许多人会彻夜难眠,惊慌失措,毫不夸张。

    可此时的张德怀与芮晨两人却不知,他们远远低估了这边消息的扩散速度。

    早在陨石火雨,出现在天际之时,许多人就在注意打听着鹿野山的战况。

    而还未等宗法相的麾下人等,统计出详细的战报。许多人就已得知了具体的详情,甚至还有那两位魔主麾下,大致的死伤数量。

    雷照就是在所有流星坠落之后仅半刻时间,得知了那边的详情。而此时他正立在神海峰的峰顶,身前便是在正在此处修行的离恨天。

    后者正处于入定状态,于是雷照,便饶有兴致的从此处俯视山下。

    从这里下望,正可见无数的传讯符,在山内各个灵居间来回穿梭。数量比之往日,激增了近三十倍,

    这也使得最近,因宗法相麾下主力被困,而气氛肃杀消沉的日月本山,好似突然‘活’了过来,多了不少人气。

    不过就当雷照,把目光投向山内某处之时,那端坐于石崖上的离恨天,已然苏醒。

    “究竟出了何事?”

    离恨天眼含异样的问着:“我方才,曾感应到空中有流星经过?”

    “那是张师侄召唤的流星火雨,他现在安然无恙。”

    雷照一边说话,一边将之前收到的一枚剑符,送到了离恨天的面前。

    后者并未去接,只意念微扫,就已知内中详细,顿时剑眉微扬:“司空绝与薛智之下,逃脱者不会超过二十?可尽快确证真假。”

    “我已遣门下弟子,前往枢机殿等候。想必不久之后,宗天柱必有战报传回。”

    雷照笑着道:“这符上只说逃脱,可我预估存活者,当是五倍于此数。最近火罗阎狱那边,估计会很忙。”

    离恨天却不关心此事,凝眉问道:“这剑符之内,未说张信怎样。”

    “既然这符中字句未提,那么师侄应该并无大碍。毕竟这陨石火雨,是出自师侄之手,宗法相不会蠢到让他再出变故。”

    说到此处,雷照又略显迟疑:“此外弟子还另有消息,说当日张信的‘失踪’,是他与司空皓联手故意设局,引诱司空绝与薛智.不过这传言,颇有些荒唐,我还未能确证.”

    可他感觉还是有可能的,他深知自己这个师侄,远不像是他外表展现的那样狂妄无脑。

    身为广林山遗孤的身份,也让张信有足够动机。

    “胆大包天!”

    离恨天一声轻哼,语中含着浓郁的不满,可随后他就又直接吩咐:“你稍后去灵宝殿,给我换一枚龙血石。”

    “龙血石?”

    雷照吃惊不已,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师尊这跳跃性的思维。

    龙血石,这是一件十五级的宝物,据说可以让人换血,身具巨龙之力。

    许多高等级灵修,都会用到此物,以节省炼体的时间。所以价值不菲

    不过妖魔很少用到,一来是灵术造诣不够,运用不得法会反噬自身;二则是此物有着隐患,可能堵塞他们继续晋升的道路。

    而随后他就听离恨天继续道:“鹿野山那些妖魔擒回之后,你可去选一人出来,实力越强越好。”

    听到此处,雷照终于明晰。他这师尊,大约是嫌张信身边的人手实力,还不够强。

    “明白,那么弟子这就告退。”

    俯身一礼后,雷照抬起了头,却见离恨天已处于失神的状态,一只手则在无意识的轻抚着他身前的本命灵刀。

    雷照不禁唇角微挑,知晓这正是他师尊,极度喜悦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