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二章 战场之外
    “北兽宗的物资可已送到了?”

    就在鹿野山被流星火雨覆盖之前,位于四千里外北地仙盟大军内,白帝子有些神思不属的,询问着身侧的紫刀侯。

    可他这么一问,即便旁边的紫千瞳,也发现不妥。

    “已经在途中,连同二百艘战舰,估计半日之后,就可与我们汇合。”

    紫刀侯答完之后,不解的问着:“主上可是在担心什么?这已是你第三次问了,感觉主上今日,有些心神不宁?”

    “担忧?”

    白帝子也发现自己状况有异:“确实在担忧,越靠近鹿野山,越是如此。总感觉自己还是遗漏了什么”

    紫千瞳闻言,眼中也现出了深思之色:“这么说来,属下也感觉有些不安。就这么将日月玄宗近半的斗部精华覆灭,似乎是太顺利了?”

    “太顺利了不好?”

    紫刀侯有些无法理解二人的思维,眼神纠结:“这岂非是主上算无遗测的结果?主上就连宗法相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情都想到了。日月玄宗那些人,想要逼宗法相自裁,可谓痴人说梦”

    “不是!”

    紫千瞳摇着头:“你知道的,主上的运气一向不好,以前每到关键的时候,总会出各种样的变故。”

    这一次,不止是紫刀侯无语,白帝子的脸色也一阵发青。

    不过他却未出言呵斥,而是沉下心来,继续回思:“你们帮我想想,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漏算,或者还未确定的?”

    于是他身旁二人,也很认真的继续思考。大约片刻后,紫刀侯摇着头:“至少我想不到!宗法相,皇极,归真子,泰源,司空皓,薛智,司空绝等等,这些关键人物,主人都已想到了。”

    白帝子的心神一动,他也没找到自己计划中的疏漏处。

    那么今日自己的心神不宁,是因想的太多,疑神疑鬼了?临近收获,所以心绪紧张,忐忑难安?

    可这时他却听紫千瞳开口道:“要说主上漏算之人,还是有一个,日月玄宗的摘星使,主人似乎从未在意过这位。再要说至今没确定的,也是与这摘星使有关,我们至今还无法确定这位摘星使的生死。”

    听到这句,紫刀侯就不禁失笑,心想一个才加入日月玄宗不久的小娃娃,有何能为?

    如非是此子,侥幸得了日月玄宗祖师的观星术传承,此人在他的眼中,除了天赋悟性不错之外,就什么都不是。

    白帝子本来也觉好笑,可渐渐的他却笑不出来,神色略为凝重。

    这确是自己漏算的人物,可是要说这个不到十九,初出茅庐的少年,能够逆转此战大势,他是再怎么也不肯信的。

    最终白帝子微一摇头:“总而言之,在确定鹿野山战况之前,还是需以谨慎起见。稍后可让各部降低航速,尽量在两日之后进入战场”

    只是他语声未落,就见门口处一位紫衣神师,神色惶然的飞奔了进来。

    紫刀侯见状,不禁皱眉:“出什么事了?怎的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紫衣神师却不等他说完,就直接对白帝子一礼:“师兄,上方天象有异!还请师兄移步观景台,亲自看一看。”

    白帝子吃了一惊,与在场几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就再不迟疑,大步走了出去。

    仅仅片刻,他就已身至顶层的观景台上,随后抬头上望。

    而这一刹那,白帝子脸上的血色瞬时褪尽,苍白如纸。

    他身后的紫千瞳,看着那些流星群的轨迹,不禁低声呢喃:“数目大约是一千二到一千三,落点应是鹿野山方向。这是陨星天降之术!”

    “火雨天灾么?”紫刀侯已经怔怔失神:“可这怎么可能,他们的摘星使,现在应该是在两万里外。难道是有其他人,也能召下陨星?还有那两座阵盘,不是已经损毁了?”

    “详情日后自知!”

    白帝子的脸已近乎扭曲,可他却在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这时候的慌张惶乱,不会有任何的用处,

    “让人去查,黑杀谷与薛智司空绝麾下的大军,这次会损失到何种程度,是否全军覆没,可有再战之力。然后”

    紫千瞳与紫刀侯都不由神色凝重的,朝着白帝子望过去。而后者则苦笑道:“做些准备,随时跑路吧,宗法相估计不会再给我们机会。”

    紫千瞳神色默然,他已预见到了此间二十余万联军,在宗法相的手段下分崩离析的结局。那位第一天柱挟大胜之势回师,有的是办法对北地仙盟九十七家分而治之。

    这次北地仙盟擅兴战事,要想与日月玄宗重新达成和议,就需有人承担责任。

    ※※※※

    同样在鹿野山群星坠落的稍早一些时候,在藏灵山之南,距离黑杀谷七千里外的一处群山中。

    有八道身影,飞空落在了一座山丘之上。然后他们也毫不意外的在那山丘,看见了司空皓。

    其中七位身穿紫衣,面貌都较为年轻,最高不超过三十年纪。另一人则是一身红袍,年纪六旬左右。

    那红袍老者身影落下之后,就毫不客气的质问:“张信现在何处?”

    司空皓毫不为所动。面色似如死水的抬起了眼,扫视着身前诸人。直到他目光触及到几人身后的一尊水晶棺后,眸中才微现波澜:“你们说过,会将曼雪先还到我手中。”

    那红袍老者闻言,当即袍袖轻拂,令那水晶棺坠落到司空皓的面前。

    “人我已给你带来,并未食言。”

    司空皓听如未闻,仔细看着棺中双目紧闭,似在沉睡的秀丽少女。

    片刻之后,他却紧紧皱眉,看这少女手臂与脖颈处,那些黑色的癣皮与肿块:“我记得你们说过,你们有办法治愈她的魔血症。”

    “治愈魔血症?”

    红袍老者闻言,不禁轻声哂笑,“我家那位,应该只是对你说,未来有可能办到而已。魔血症一旦发生,就再难逆转,这是众所周知之事。如今整个天穹大陆,有谁能真正治愈魔血?她的病症,能拖到现在还未恶化,不知用了多少灵药,也是我家那位医术不凡,司空皓你得感激才是。”

    司空皓闻言,却一声叹息,似是彻底放下了什么,语声幽幽:“也就是说,我司空皓要想她安然无恙,就得继续听从你等之命?”

    “这才是聪明人该说的话。”

    红袍老人笑着反问:“试问你司空皓现在,还能有其他的选择?离了日月玄宗,哪怕你修为通天,也只是丧家之犬,还想与我家讨价还价?”

    司空皓双眼紧闭,恢复了死水一般的神色:“张信他就在我身后这座地窟内,你们沿窟道往下七千丈可见一石室,张信被藏于里面的石棺,或者使用土遁术下去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