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66 磨合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那个如灰狐之前的玩笑般丑陋的男人正往回走,所有人都没有放松警惕,尽管对方无论从身材、姿势还是衣装打扮上,都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他既不健壮,也没佩戴武器,更没有战士的味道,除了相貌骇人之外,排除他的出现时机、地点和态度的可疑,完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抱怨、语气和说话内容,也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地图,关于那一带的,以及这片山区的地图,我们要穿过这里,到达另一边。”锉刀提出要求。我觉得她这么说,与其说是想碰碰运气,试探的味道更加浓郁,而这种试探是多方面的,根据对方的应对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穿过这里?不走公路?”听到锉刀的说法,丑陋男人用力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她,“你在开什么玩笑,那样的地图我可没有,一般人都不会有,你知道迷失在拉斯维加斯山区中死掉的人有多少吗?那可都是专业的野外冒险者。”这般说罢,他挥着手,仿佛在驱赶我们一样,径自朝屋子走回去,“如果什么都不想买的话,就别浪费我时间了。”

    但刚说完,就不由得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咲夜正从屋子里走出来。也许是被那身诡异的灰色装束震住了,脸上的肌肉有些抽动,随后就大骂起来:“该死的!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

    咲夜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般,直接走到我身边。锉刀问:“有什么收获吗?”她便如同变魔术般,从背后拿出一串钥匙,其中有一把明显和其它钥匙不同,是银色的,看上去挺富有高科技的味道——总之,和普通的钥匙不太一样。

    “这些是开什么的?”锉刀把玩着钥匙串问道。

    “滚开!你们这些歹徒!别以为拿着枪就——”丑陋男人气势汹汹地逼上来,然而,没有走上几步,就听闻一声枪响——这个男人的额头蹦出血花。顷刻间就倒在地上,在他的身后,清洁工面不改色地将枪口放下来。契卡快步走上来检查了一下,确认道:“已经死了。”本来,这道手续是不必要的。但锉刀似乎已经为她们普及了一下常识。对于理论上要命的伤势,在“神秘”中却不是必然的。

    虽然攻击发生得十分突然,就连锉刀也愣了一下,但是。事情发生之后,就连咲夜也没有半点动摇。说实话,这还是她进入灰色变身状态后所发生的第一起人命案,受害者也仅仅是可疑而已,但是她的表现。决然和平时情况下的她完全不同。

    “没事吧?咲夜。”虽然有脑硬体的控制,担忧的情绪被压抑着,但是我仍旧说出了这样的话,感觉有些奇怪,并非是完全机械性地模拟情绪的行为。我自己都能听出自己声音的异样,正在皱着眉头凝视丑陋男人尸体的锉刀也朝我这儿投来异样的目光。

    咲夜没有回答,只是歪着头看我,看不到她藏在面具后的表情,但这个动作似乎很明确地表示:能有什么事情呢?

    对于清洁工突然出手杀死这名丑陋男人。队伍中没有出现不同的声音。诚然,这个家伙也许真的是无辜的人,只是相貌和态度让我们产生了极为不好的第一印象,就这么死掉真是冤枉,可是。对于这群几乎每个星期,乃至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杀人的雇佣兵来说,在出任务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杀死一些无辜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尤其在这个涉及异常的行动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危险,哪怕仅仅是怀疑就已经满足动手的理由了。

    长年累月的生死战斗,总是会让人变得冷酷残忍。

    清洁工的开枪有些突然,从额头喷出的血液溅到锉刀脸上,但是锉刀皱眉的原因,也许有这样个原因,但却让人觉得大部分不是这样的原因。我并不觉得有必要在这里杀死这个男人,不过,既然没有人对这样的行为有异议,我也没有说那些大发善心的话——也许,排除脑硬体的影响,我也的确受到了对这个丑陋男人的第一印象的蛊惑。我的目光落在一旁杂草丛生的地方,紫色浓稠的唾液有些恶心,不过视网膜屏幕的数据显示,那只是因为男人当时在咀嚼一种类似槟榔的草果。

    契卡确认了丑陋男人的死亡,锉刀又用眼神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表示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也是一样。如果之后还会发生死而复生的事情,那一定是某种“神秘”在起作用,但是,那种情况也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是不需要归咎于此时的判断的。

    “钥匙在什么地方找到的?”锉刀在得到确认后,朝咲夜问到。

    “就挂在墙上。”咲夜回答的时候,锉刀已经走进屋子里,我随后也跟了进去。木屋里面和从出窗户外看到的一样凌乱,基本上无法按照规律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让人怀疑,这里的主人是否可以做到。如果不将地面的杂物拨开,落脚的地方都不够三人站的。咲夜指着靠门右侧的墙壁,上面打着几个钉子,那就是之前挂钥匙串的地方。这些钥匙看起来都是用来开启那种款式老旧的大锁,而木屋中却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视网膜屏幕在初步的扫视中已经确认了这一点,而它们也不像是用来打开外面那些加油机的。

    当然,丑陋男人已经说过,自己不住在这儿,也许这些钥匙用在他常住的地方,但总得来说,仍旧让人生疑。

    “就这么挂在上面?”锉刀再一次问咲夜,咲夜点点头。

    “他似乎没想过会有人抢走。”契卡站在门外接口道。

    “普通人的话,谁会来这样的地方抢劫一个面目可憎的人呢?而且,也不会有人想要抢劫钥匙。”锉刀撇了撇嘴巴,带着嘲讽的语气说:“所以,这简直是为我们这样的人准备的。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我们就好似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别人的剧本中,而且还是恐怖片。”

    契卡沉默了半晌,问道:“杀死那个男人没问题吧?”

    “其实,无论杀不杀他都无关紧要,因为,我们无从判断他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锉刀说:“而且。如果他是无辜的,自然不会对行动有影响,如果他不是……没有第一时间表明身份,反而在装神弄鬼,杀死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般解释着。这个精干的女雇佣兵头子将目光转到我和咲夜身上。说:“我倒是比较担心,你们会看不惯我们这些人的做法。就算是高川先生这样强大的战士,也没有杀过不知底细,看似无辜的人吧?咲夜小姐的能力挺强。但似乎也只是普通人?”

    “事实上,和你想的有些不同。”我平静地和他对视着,在我的记忆数据中,存在上一个高川在谋杀巫师后,纵火销毁现场的记录。那场火灾中有真正无辜的人死掉了。所以,继承了这种数据的我,要说真的没错杀过一个人,也并不完全正确。

    锉刀担心咲夜的反应,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一定是担心的,不过,咲夜看起来就和这些杀人老手一样镇定——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她没有正面回答锉刀的问题,所以。至少现在看起来还不错。我能清晰感觉到,清洁工的行为,以及锉刀的提问,让这支队伍开始磨合起来。尽管,这些雇佣兵的做法相当强硬。但是,给我的感觉,和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与魔法少女和龙傲天等人联合完全不同。

    当双方将自己的思维方式、态度和做法摆在台面上时,真正的合作开始了。首先要做的,就是认知和行动上的统一。至于是否认可这样的做法,则是之后的事情——很显然,雇佣兵们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当我和咲夜给出确定的态度时,某种默契的氛围将想法和距离都各不相同的大家笼罩在一起,初步捏合成为切切实实的一个队伍。

    第一次,看向我和咲夜的雇佣兵们,不再带着看待雇主的眼神,而是看待队友的眼神。

    “很好。”锉刀露出愉快的笑容,伸出手和我握在一起,“这个男人死得很有价值,很高兴能和你们耳语者再一次合作。”

    “那把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带来了吗?”我微笑着,看了一眼她的腰侧,那里只别着一个枪套。

    “当然。”锉刀说:“那是我们的杀手锏,不是吗?”

    “希望不需要用上它。”这是我的回答,临界兵器的强大毋庸置疑,不过,事态发展到必须依靠这样的超凡武器才能解决,那就一定是相当糟糕了——在那种情况下,灰石强化者生存的几率将低于百分之五十,这意味着,除了我、锉刀和咲夜之外,这支队伍的其他成员都有可能全部阵亡,对于刚刚重新组建的锉刀小队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显然,锉刀本人也十分明白这一点,对我说到:“希望如此。”

    我们不再理会这间木屋,也许在这些凌乱的杂物中,真的掩埋有一些有用的东西,譬如说地图。但是,对一个确定要进入异常带的队伍来说,走出拉斯维加斯山区的地图其实已经不再重要,最初提起它,只是一个让所有人下定决心的引子和借口而已,队伍里的每个人对这一点都心知肚明。

    花费大量的时间整理这满屋的杂物,找出那些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即便存在,但实用价值也可能很小的东西,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无聊行为。我们看似不缺少时间和精力,但实际上,在纳粹还在拉斯维加斯作威作福的情况下,停留在这个非异常带,偏僻但距离城市也不算很远的地方,同样是极为危险的。

    如果不想立刻和纳粹们干上,最好的方法就是跑得越快越远越好,或者进入和正常世界隔离的地方,例如我们将要前往的异常地带。

    当我们站在屋内进行沟通时,外头的灰狐和快枪已经在屋外空地上挖出埋藏丑陋男人尸骨的坑洞,契卡和清洁工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男人将丑陋男人的尸体扔下墓穴。当我、咲夜和锉刀走出来时,清洁工正从快枪手中接过火柴,只待灰狐将汽油泼到墓穴中,便将火柴点燃了扔进去。

    为了尽可能避免死者复生这样的事情,做到这一步是可以想象的。不过,也只有在十分介意对方的异常,又有闲暇的时候,才会这么做。丑陋男人有些不幸,他出现在了不合适的时间和地点。相貌也给他大大减分。恰巧,杀死他的凶手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做毁尸灭迹的事情。

    在大火烧起来的时候,清洁工问站在她身旁的我:“你们平时都做得这么麻烦吗?”

    “不,现在做的。只是特例而已。”我盯着随风猛涨的火势,说道:“不喜欢麻烦的话,你可以选择不杀他的。”

    “抱歉,我一项管杀不管埋。”清洁工用锐利的目光扫过我的脸庞,有一种刀锋过面的感觉。她发出低沉的笑声,“不过这一次,倒也算是有点意思,如果做到了这种地步,这个家伙还能站在我面前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惊喜。”

    “你好像很希望事情变成那样?”我平静地确认到。

    清洁工只是耸耸肩膀,作为暧昧的答复。

    “那你得祈求自己的运气好一点。”我说。

    “祈求他重新出现的运气?”清洁工摩挲着系在腰间的长刀,说到。

    “不,祈求你不会在他出现之前就死掉。”我盯着她的眼睛。清晰看到她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的缩紧,然后继续说到,“因为,你绝对不可能像他那样死后翻身。”

    清洁工和我对视了半晌,在锉刀发出“出发”的指令后。眯起眼睛转过身去,在离开之前,背对着我,用针锋相对的语气对我说:“我是不会死的。”

    “所有人都会死。”我这么答复她。“除了我,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会死。”当然。她的反应自然是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如果她觉得这是刻意的反击,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在做出这样的回答时,心情无比平静,只是在陈述一个自己已经反复确认过的未来而已。

    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会死,也都必须死。只是,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们必须活着。仅此而已。

    “异端!”清洁工用极为强烈的语气说,“锉刀错了,我们都是正常的,你才是真正的异端!”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是不是在说赌气话,但我没有反驳。在视网膜屏幕确认,墓穴中的尸体被彻底烧毁之后,走在所有人的后方,离开了这座不起眼,却似乎拥有某种古怪的加油站。

    在我上车的时候,我感觉到,清洁工似乎一直在用那锐利的目光盯着我,尽管,我们并不在同一辆车上。车队再次上路,不久后,来自身后,仿佛穿透了车辆钢板的目光消失了,一路无话,我们终于看到地图上标识出来的深深涧谷,以及唯一供以人们跨越这道涧谷的路——就像是一个“口”字缺了右边的一竖,左边的那一竖,就是那条分割了正常和异常区域的隧道。

    从外面看起来,整条隧道只有几十米长,但是,如果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隧道中就已经展开了的话,里面的长度有可能和外观大不相符。驾驶开路车辆的锉刀在隧道入口前十米处停下来,似乎要给身后的其他人再一次做好心理准备的时间,不太长,一分钟后,就不再理会他们是否已经祈祷完毕,开始向隧道驶去。

    空气一如既往的灼热,好似洒在头顶上方的,是一层刚刚熄灭的灰烬,朦胧而偏色的天空上,突然有一羽鹰鸟展翅滑翔而过,发出凄厉的啼鸣。随后,眼前的光线猛地阴暗下来,只剩下车前灯照出不到十米的前路。

    因为纳粹带来的无处不在的干扰,连锁判定无法使用,隧道中的光线也不足以让视网膜屏幕观测到太远的地方,因此,我所获取的环境数据陷入行动以来的最低点,甚至不足以判断这个隧道的面积,是否和它的外表相符。发动机的声音格外响亮,传来的阵阵回声是如此巨大,甚至能让人心生不安。“一切正常”的定时通话,不断从报话机中传来,除此之外,视网膜屏幕还显示,附近有滴水——虽然我没听到确切的声响,但这个“声音”的确传入耳中,被脑硬体捕捉并过滤出来了。

    因为看不清太远的地方,因此车队的行进是极为谨慎而迟缓的。路面倒是相当平整,被人刻意用水泥铺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