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一章 灭顶之灾
    那红光之内,先是轰出了一道巨大的枪影,与一枚坠落的陨星正面激撞。随后却是那块七丈方圆的陨石粉碎,分化成数十个火点,散向四面八方。

    “吼!”

    这声巨大的咆哮,响彻了整个战场,几乎压制住了周围数百里的震鸣声。

    “给我碎!”

    那道红光,竟然硬顶着那流星雨,逆冲往上。黑色的枪影,在千丈高空,遮蔽了二十里方圆,连续粉碎二十余枚大小陨星。

    此时就好似一片遮天巨伞,护持着下方的百里地域,不被陨石轰击。

    林厉海见状,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这个八臂神魔。他该不会真能将这些陨石,都全数拦截?”

    云浩也很震惊于那薛智,展出的惊天神力,不过却还是摇头:“有些陨石,他拦不住的。”

    尤其七块重达三千万石的,即便是强如神域,可能也会感觉吃力。

    还有十九块七百万石的,薛智或者有能力拦下,却需付出不少代价。

    如这些陨石不解决,就无法从本质上,改善那些魔灵妖邪的处境。

    张信则更是不屑的一声冷哂:“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在场众多神师闻言,不禁无语。他们虽不看好薛智,可对这位八臂神魔力抗陨星火雨的胆魄与豪气,还是颇为佩服的。

    却不知四年之前,八臂神魔薛智,也曾这么轻蔑的,对上官玄昊这么说过。

    而此刻张信,依旧在关注着他那些棍棒形状的金属炮弹,也就是那些所谓的‘上帝之杖’。

    因外部配备有小型的推进器加速,故而这些金属棒反而后发先至。下坠的速度,远远超越于那些陨星之上,已经快与薛智接触了。

    张信的眼眸内,也在这时,流露出了几分怜悯与期待之意。

    叶若的这些金属棒,在坠落地面后,确实是只相当于五十级术法的威力,可那是指它们引发的冲击力与震荡波所造成的范围杀伤。

    可在下坠的途中,这些坠落二十万丈,也依旧未燃烧电离的高密度金属,却是实实在在的,有着直追九十级术法的威能。

    薛智如以为这些小东西,也如其他陨石那样,可以很容易的切割粉碎,那么这位接下来,可能会很难受。

    他这些思绪,只是一瞬。仅仅一个呼吸之后,薛智的一杆黑枪,就已与一枚金属棒激撞在一起。

    霎时一团强光亮起,即便督战室内的‘天照神视’,也差点被那光辉彻底屏蔽。

    不过室内的众人,还是能模糊望见,那有着不可一世般声势的八臂神魔,蓦然口中吐出了一口黑血。

    随后又接二连三,薛智的长枪骨矛,不断的与那些金属棒轰击碰撞。

    这次薛智明显有了准备,不似之前那样的狼狈。

    可仅仅十二击之后,他那六口骨矛,就已全数断折,两口黑色的长枪,亦现出了丝丝裂纹。

    薛智的七窍与全身毛孔,也有大量的黑血溢出。

    显而易见,此时这位,内伤匪浅。

    “看来他撑不住了”

    林厉海也发觉那些金属棒的异常:“这些东西,好像全是金铁铸成?难道也是陨石?”

    他发现这些因高温之故而通体赤红的金铁棍棒,个头虽小,威力却是远胜过周围那些体积更大十倍的陨石。

    张德怀的眼内,亦含着几分疑惑之意,他发现这些金属棍,不像是天然形成。

    不过他却未多想,只猜测这可能也是祖师所遗。

    神域圣灵的能力,本就强大莫测。而他们的祖师,哪怕是在史上诸多神域之中,也是最顶尖的一位。那位的手段,又如何是自己这些后辈所能臆想?

    连续轰碎了这十三枚金属棒之后,那薛智也似知自己已至极限,再次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啸,震荡空域。随后这位的身躯,蓦然化为电光,向远方横空飞逝。

    “可惜!”

    张信一声轻叹,面色微有不甘。他倒是恨不得这八臂神魔,能够更加的自不量力,更豪迈一些才好。

    这位能够将他的上帝之杖全部拦下的话,那是最好不过。

    林厉海这次了猜中他的心思,不禁失笑:“主上你想要将这位天域神魔也一并留下?这可不太容易。其实这次,也足够那两位心疼的了,我看除了那四百万魔军之外,八臂与百目二族的精华,都尽在此间。没有了族人的支持,他们在荒原之内,也再不配称魔主”

    张信未有反应,只继续看着眼前,那一枚枚陨星坠地,一**气浪排开,刺目的焰光使天地失色,烟尘遮蔽天际。

    复仇的快意,正在他的胸内滋生溢散。

    林厉海对张信的淡漠,并不以为忤,继续笑道:“此战之后,也不知上面会奖励些什么下来?似主上这样的功勋,换在那些道种身上,甚至可直接越过首席,晋位天柱。可我猜他们,是没可能让主上,这么快就把排位提升上去。”

    他一边说话,一边斜睨着张德怀。张德怀有所察觉,却很是不屑的微一拂袖:“放心!摘星使的一应经历。我与师尊会一五一十,汇报给考功堂。”

    然而以宗天柱的人品,又岂会贪墨张信的功劳?

    且身为十天柱之首的宗法相,对考功堂的影响力巨大。后者要给张信评定功勋,发下奖赏,都需参考这位宗天柱的意见。

    显而易见的是,今日鹿野山之战,已经奠定了未来二十年,宗法相执掌宗门的格局。

    “其实也不用别的,最好是能赏下个十七,八枚日月神露,再扩张一下主上的护卫队。”

    林厉海眼含畅想的说着:“以主上襄助宗天柱扫平南方之功,即便不能进入七十二道种之林,晋升一级高功当不为过吧?按照你们日月玄宗的规矩,一级高功的薪俸,可以达到一万点十四级贡献。主上雇佣个四,五位顶级神师,都还有余裕。那时我与云老弟,会轻松许多。”

    他现在是真心为张信着想,以他这位主上招灾惹祸的本事,只他与云浩紫玉天三人,实在是没法保证安全。

    以他的估计,此时至少还需得四到六位顶级神师,才有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而要雇佣这种层级的强者。日月神露无疑是最好的诱惑。

    再以张信的修为,太好的东西要来也没用,倒不如多雇佣几个神师,使羽翼丰满。

    云浩与张德怀闻得林厉海言,也不禁神色微动。前者是想以张信的功勋,或者可为他提前换来‘仙人髓’。后者则是感觉林厉海之言,大有道理。

    张德怀深知宗法相,对张信的看重,此战之后,摘星卫队的扩张,势在必行。

    这也意味着他张德怀,很可能要升职了。

    而此刻在几人之后,谢灵儿与墨婷,却都眸色微黯。都想张信如若更进一步的话,那也就距离她们更加遥远了。

    ※※※※

    此时观星台上,皇极宗法相二人在那狂烈的罡风吹拂之下,依旧定立如故。

    不但那些烟尘不能近身,二人的一身衣袂,亦未曾拂动分毫。

    “看来是大局已定。”

    皇极回望宗法相:“此次南征,数百万魔军灰飞烟灭。黑杀谷所有精华,也尽数葬身于此。黑杀谷两座灵山,想必已唾手可得。你如今有何感想?”

    “只是侥幸!”

    宗法相面上虽是依旧紧绷着,可身躯却已放松了下来:“如非摘星使力挽狂澜,宗某就只有与敌偕亡这一条路可走。这当是群山之灵护佑,令这等英才降世,荫庇我宗气运不绝。”

    “又是群山之灵?”

    皇极微微摇头,可心里却在想。似张信这样的人物,为何不早不晚,偏在日月玄宗形势最黑暗的时代,出现在藏灵山的入门试?

    又为何恰是这位,侥幸从那场灾难中逃生?

    不过他随即就将这念头压下:“接下来你准备怎办?继续攻伐黑杀谷么?”

    “黑杀谷自是要拿下不可,可正如师叔之言,此宗所有精华弟子,都将尽数葬身在此。我宗要将之夷灭,轻而易举,唯一要防的,就是他们玉石俱焚,可能会全力毁去这两座天域灵山。”

    宗法相说到此处,就又神色肃然的请托:“晚辈就请师叔统领一部,前往接收黑神与唐央二山。”

    “这接收二字用的好。”

    皇极莞尔一笑:“本座自不会负你所托。可你这本部人马,又准备去往何处?”

    “自然是去解决白帝子。”

    宗法相的神色平淡,目光却略显复杂:“我这朋友的天赋才情,都是一等一,可惜时运不济。如今情势,已经彻底翻倒过来了。”

    皇极心领神会,如说日月玄宗麾下的那些附庸宗门,确是有一部分不太可靠;那么北地仙盟中的许多成员,就更是墙头草,一盘散沙。

    他听说以前这位第一天柱,曾与白帝子互为战友,并肩共抗北神宗,彼此间交情不错。

    可既然这次,宗法相用的是‘解决’二字,那这位想必是不打算对白帝子留手了。

    说来这位,也确是运气不佳,好不容易算计了宗法相。却在一个小辈面前,撞到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