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急雨(二十一)
    雨势又骤然转大了起来,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o这场秋末急雨,实在是反常到了一定的程度,让马邑郡中百姓,只觉得这天候,似乎就预示着马邑郡,还将卷入进一步的血腥和战乱当中!

    在善阳城中,急雨之下,大队的马邑鹰扬兵开了出来,沿着街道布列o从郡守衙署,直排列到城门口处,不许任何人在街面上走动o

    王仁恭以军法治善阳,又喜欢排场,一旦自己出巡或者在城中有所举动,向来是以马邑鹰扬兵净街o但是在暴雨中这般动用马邑鹰扬兵警弼四下,任谁都看出来肯定出了什么问题o

    大队马邑越骑,还在街道上不时穿行而过,溅起大团大团的泥泞o

    每名马邑越骑,都是持矛佩刀,脸色阴沉o在善阳城中穿行,都是煞气十足,这可是从来未曾见到的景象!

    就是再好奇的百姓,这个时候也丝毫不敢去触霉头,只是缩在自己屋中,从窗缝中看着外间景象,暗自低声议论,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o

    在馆驿之中,刘文静已经命令所有下人停下了收拾行李的动作,六军府护卫也都拔刀守在院内,生怕出什么万一,气氛紧绷到了极处o

    而刘文静站在二层小楼之上,透过窗缝,看着外间这如临大敌的景象,神情冷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o

    脚步声轻轻响动,刘文静蓦然回首,就见张四郎已经垂首侍立在侧o

    这个面色阴沉,满面风霜的中年人,已经浑身衣衫尽湿o身上水滴落下,打在楼板上滴答作响o明显刚才冒死到外间走了一遭,也不知道去寻什么旧日朋友去了o

    这么一番辛苦之后,回返到刘文静身边,他仍然神色恭谨,仿佛只是去做了一样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o

    刘文静问道:“如何?”

    张四郎轻身回答:“小人去寻了郡守府中书佐,在马邑郡已经二十年为吏,根深蒂固,消息灵通,好容易才接上头,许下甚大好处,才得了消息o”

    平白说这番话,却并不是为了表功,而是告知刘文静,这消息来源绝对可靠o

    刘文静当然明白张四郎的意思,赞许的点点头,只等张四郎继续说下去o

    张四郎神色不变,轻声继续:“善阳突然戒严,却是因为外间送来了四车首级,这首级,尽是马邑越骑!此前王太守遣一营马邑越骑,以家将出身之石朝志统帅,前往神武搜捕那位在云中大放光芒的乐郎君家眷,但是乐郎君突然回返,据说带来了刘武周麾下人马,将这一营马邑越骑斩杀干净,并拿下神武,遣人献上首级,向王太守示威!”

    刘文静两只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o

    无可奈何之中,奇峰突出!那位在云中让他都感到惊艳的乐郎君徐乐,突然又现身,做出了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出来!

    不管刘武周是不是真的突然潜行发兵抄击神武,这一营马邑越骑全军覆没,敌手还打着刘武周的旗号,王仁恭若是还能委曲求全,就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位王仁恭了!

    而且如果真的是刘武周决心翻脸动手,神武已经临近善阳不远,这就是将精锐的恒安鹰扬府,一下就抵到了善阳城的面前,王仁恭再能忍下去,就是将马邑郡全都交到刘武周手中了!

    如此情势,善阳城中怎能不鹰扬兵大举出动,怎样能不如临大敌一般,怎样能不做出一副马上要打大仗的态势?

    这马邑郡的平衡,终于被打破,王仁恭和刘武周的决战,就这样突然来临到了自己眼前!

    在这一刻,刘文静差点就想拜倒在地,感谢上苍!

    这位乐郎君,真是人杰o怎么样也不能让他埋没在马邑,怎么样都要献于唐国公面前,最好再能让这乐郎君成为自己的心腹大将,在唐国公军中成为自己的代表!

    如此人物,当得受自己驾驭,在这大争之世,绽放出耀眼光芒o扶保刘家,在这乱世当中,成为真正的高门世家!

    虽然心中欢喜得几乎要叫出来,刘文静还是勉力维持住了平静o对着恭谨候命的张四郎点点头:“张四,你实在是难得人才,此前没发掘你出来,算是某的过错o但回晋阳,不管是入军中,还是想为州县长吏,只要你一句话!”

    张四郎沉稳拜倒在地,语声感激入骨:“但得刘公提拔,小人敢不为刘公效犬马之劳,而今而后,但任刘公驱使!”

    刘文静终于哈哈大笑出声,指着窗外:“不走了!如此热闹,岂能不看看?王仁恭和刘武周,要是谁弱势了,说不得还要帮上一把,让他们打得越久越好!”

    王仁恭冒雨而出衙署,来到郡府大门前的空地上o

    四辆大车已经放在空地上,周围马邑越骑环绕,人人皆是杀气腾腾o每个人的眼光,都注视着被雨水打湿了全身的太守o

    王仁恭踏着泥水,走到大车之前,掀开毡布,看了一眼,又轻轻放下o

    郡中文武,俱都按剑,只等王仁恭号令o连王仲通都是一脸激愤模样,脸上肌肉绷得紧紧的,只等父亲一声令下!

    天边突然闪动几下,接着雷声就在头顶炸响!

    在这一瞬间,雨势又更大了起来,密集得如一道水墙一般,横扫整个善阳城!

    王仁恭在暴雨中放声大笑:“看来某真的是做不得好人!既然如此,那就刀剑上分个胜负也罢!省得天下人都以为我王仁恭老了!”

    他猛然拔出腰间佩剑,指向头顶:“追回运粮队伍,遣使告诉刘武周o想要粮食,带着他的四千精兵,来善阳讨罢!”

    麾下文武,尽皆拱手o

    王仁恭又剑指神武方向:“夺回神武,拿下那什么乐郎君,我要他的头颅,在这善阳城头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