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57 各方
    车队的四辆越野车已经在脑硬体的控制下向四周分散,即将到达的导弹也针对各自的目标分开,虽然攻击时机有前后的反别,但其间隔时间是相当短暂的,锉刀想要用高射机枪在这些导弹命中目标之前将它们一一引爆,就算再,也只有一次机会。!高射机枪早已经和车载电脑连接起来,脑硬体可以提供弹道方面的数据测定,但是具体操作仍旧需要锉刀本人手动。视网膜屏幕中同步呈现高射机枪的准星,锉刀的动作迅速而平稳,一次性就将最先接近的导弹套住。

    越野车的路线,路面情况,环境情况和速度差值,诸如此类可能会影响到射击准头的数据都在脑硬体的计算中。高射机枪轰鸣起来时,巨大的后座力让越野车好似上了蹦床。咲夜的身体不自然摆动起来,如果不是紧抓扶手,大概会一头撞在车体上吧,为了保证活动性,车里没有一个人给自己绑上安全带。

    在视网膜屏幕中,高射机枪在一秒内射出五发子弹,之后毫不犹豫地掉转准星,锁定第二枚导弹。当第一枚导弹被击爆于半空的时候,冲击气浪和碎片拍打在车体上,让越野车的运动产生偏移,不过,这种偏移造成的差值一瞬间就被脑硬体矫正了。锉刀的反应也相当及时,重新将第二枚导弹锁入准星的同时扣下扳机,又是五发子弹飞出枪膛。

    这一次,导弹爆炸所产生的力量值也列入脑硬体的运算参值中,当导弹一一被命中后,爆炸的冲击成为了一种良性的力量。越野车按照各自的路线,好似被气垫托着,轻快地滑出一段距离后,再一次结好队形。将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尽可能利用起来,虽然在程度上不及伪速掠,但是大致原理是十分相似的。不过,要在同一时间计算如此多的变量。车载电脑自己可做不到。

    车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一波攻击,但是之前从我们头顶上方飞过的战斗机可没有那么好运,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刻意从我们上方掠过,让我们成为导弹的诱饵,不过。锉刀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她没有再回到驾驶室。直接留在高射机枪处,用瞄准仪当作望远镜观测那三架战斗机,在对方一个紧接一个变成火球时,幸灾乐祸地笑骂起来:“到地狱吃屎去吧!”

    至此。进行空中侦查任务的六架喷气式战斗机全部被击毁,军方连接应的时间都没有,剩余的导弹一鼓作气闯入了他们临时布置的防线,在前方的高空,密集的弹道在空中交错。前后拦截了九枚导弹,但仍旧有好几发导弹直接在阵线中爆炸,掀飞了几辆装甲车和卡车。被耳语者总部侵入的卫星拍下了清晰的画面,直接传递到视网膜屏幕中,再经由脑硬体和车载电脑的连接,将差时三秒左右的实况展现在车队中的各人眼中。

    拉斯维加斯军方和纳粹飞艇的交锋如兔起雀落,虽然过程并不简单,但用时不超过十五分钟,军方不得不吞下这个无法接受的苦果。在损失了六架战斗机。没有飞行员逃生,临时防线也有所损失的情况下,敌人毫发无伤,而且只用了一次单飞艇的攻击就得到了这个战果。先不提对方还有哪些手段,又有怎样的王牌。仅仅是这些导弹就足以让军方头疼了。虽然在理论上,美利坚拥有和这种导弹的威力相当的反制措施,但是,对于即时涉入这场遭遇战中的拉斯维加斯军方来说。暂时没有这样的武力配置,而想要坚持到增援抵达。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的确,敌人挂着纳粹的标志,但标志并不一定意味着敌人的正体——在这个时代假冒名头的家伙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上一次世界大战刚过去半个世纪,作为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对人类社会的破坏最为严重的战斗,被视为头号祸首的纳粹的名头太深入人心了。先不提这些飞艇的数量和质量,光是光明正大地使用纳粹的标志地出现在拉斯维加斯城的行为,对于看到倒“卍”字旗的每个人,都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这种心灵的冲击,让人第一次时间就产生了“战争”的概念。

    “纳粹”等于“战争”,也等于“集中营”,等于“大屠杀”,等于“全人类的敌人”,没有投降的理由,甚至于,想要和打出这个旗号,却仍旧不清楚来历的这些家伙进行沟通,不管是希冀这只是个玩笑,又或是企图拖延时间,都有可能是一种错误。因为,纳粹起源的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拿手,也最有代表性的攻击策略就是——

    闪电战!

    在最意料不到的时间和地点出现,以压倒性的优势,将措手不及的敌人碾压。奇袭、集中、速度——作为经典的战术理论,我想,几乎每一个稍微对那段历史有些兴趣的人,都是常识一样的东西。一百多艘纳粹飞艇只留下十八艘进行针对拉斯维加斯的攻略,其余部分继续向州范围扩散,这个动作本身就意味着,对方相信十八艘飞艇的战斗力已经足以摧毁拉斯维加斯。而第一波的试探,也明确让拉斯维加斯军方认识到,这些挂着纳粹旗帜的飞艇绝对不是外强中干的软柿子。敌人至今为止展现出现的进攻要素,完全和“闪电战”的概念吻和,虽然会疑惑它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好似神兵天降一样,但却必须接受事实——敌人兵临城下,使用的是闪电战模式,除非有奇迹的出现,否则自己不可能抵挡住敌人的进攻。

    敌人既然早有准备,那么能够纠缠住对方的几率极低,而想要进行巷战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今距离那一次世界范围的残酷战争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拉斯维加斯城作为世界上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虽然治安不算很好,但也从没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没有人会愿意和敌人战斗到最后一刻。

    没错,敌人挂着纳粹的标志,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在真正遭遇痛苦之前,没有经历过战争和屠杀的人都会心存侥幸。

    我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培训。对于战争的判断有许多片面的想法,但也觉得,拉斯维加斯军方的覆灭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他们没有拖着拉斯维加斯城和敌人一决生死的力量和魄力,但是,也不可能抛下拉斯维加斯城独自撤离。的确。现在撤离还是有机会保留有生力量的,不过,将整个城市拱手让给敌人的做法,势必会成为整支军队的污点。如今。即便明知胜利的机会不大,但是,对他们而言,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必须硬上,增援来不及抵达。整个城市短时间内也无法为他们提供帮助,只是累赘一样的东西。所有的条件都有利于闪电战,局势的变化,也是闪电战所引发的最经典的结果。我想象不出,这支军队还有什么创造奇迹的底牌。

    在卫星监测到的数据中,军方已经彻底抛弃荒野中的防线,所有可以调动的部队都在向城市集中,他们似乎打算结集一切力量,以几个大型避难所为中心布置防御。尝试顽抗到增援的抵达,至于城市的其它地方似乎打算放弃了。对市民的迁移仍旧在继续,保护市民自然是最重要,然而,在我的想法中。他们的做法也许正中这些纳粹的下怀,对于它们来说,也许彻底摧毁驻守这个城市的军队,是比占据整个城市更加重要的任务。

    所有留在荒野中。没有选择进入城市,反而是远离这个地方的人们是幸运的。不管他们是沿着公路,还是和我们一样在荒野中逃窜,现在都没有人去理会他们了。军方迅速撤销了荒野外的临时防线,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没有人挡在前方了。在一定程度上,不管拉斯维加斯城的下场如何,此时我们已经相对安全。不过,车队里没有人庆祝,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通过车载电脑中转的战场数据和影像上——神秘纳粹进攻拉斯维加斯,抛开战争的残酷性,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场面呀。

    这个近距离呈现在眼前的战争,将会给整个世界带来无以伦比的影响,甚至,本身就是历史的一个巨大转折点——我相信,这样的想法一定不只出现在个别的人心中。锉刀似乎被激荡的情绪蒸发了太多的水分,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对咲夜来说,这样的场面似乎太过震撼,而其意义似乎也太过巨大深远,以至于她无法完全理解,投向拉斯维加斯城方向的目光既忧郁,又带着几分彷徨。如果没有脑硬体的控制,我想必也会被这样的情绪抓住吧。

    我摸了摸被绷带遮住的左眼,不久前咲夜带着惊惧难过的神情,为我清晰了眼窝,上了伤药后重新包扎,尽管,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必要的,不过,仍旧默默地让她这么做了。虽然我并非第一次受到这种重伤,咲夜也知道我此时的体质是何等强大,但是,失去一只眼睛,在她的认知中,还是十分可怕的事情。我知道她很担心后怕,而为我治疗,似乎可以让她的心安定一些。“还疼吗?”咲夜突然朝我看来,“阿川。”

    “早就不疼了。”我笑了笑,但咲夜还是用那种充满力量的目光凝视着,让我无法说出更多的排解的话来。于是,掏出香烟点燃了。

    “下次会小心的,而且,也不是彻底就失去这只眼睛了。”我吸了口烟,辩解似的说到,“所有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人,也许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

    “你的眼睛……在这个机器里面?”咲夜指着纺垂体机器的画面说,“它要被夺走了。”

    抵达纺垂体机器正上方的飞艇已经开始回收作业,除了绳索被抛下来,还有更多的士兵直接从飞艇上跳了下去。尽管飞艇已经降低高度,但是距离地面仍有十几层楼高,能够轻松跳落这个高度,足以证明这些士兵超乎寻常的强悍。正常人是绝对做不到这种行为的,这些士兵的体质,说不定比一般的灰石强化者还要强大。在视网膜屏幕中清晰烙印出这些士兵的影像,他们全身都被深色军装遮掩起来,连面部也被防毒面具式的面罩遮掩,不过,体格一致接近两米,身躯挺拔。被军装称出的曲线十分完美。

    士兵们用奇怪的装置对纺垂体机器进行探测后,立刻开始工作,他们接触纺垂体机器时,并没有引起任何异常的现象,就像是纺垂体机器这一次真的已经陷入沉睡。不过。出于对异化右江的忌惮,我下意识觉得这种静默本就是一种阴谋。不过,既然异化右江没有反应,那么趁她和纳粹两败俱伤后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碎片的想法也就无法进行。即便有车队中的人配合,想要硬撼具备太多未知因素的异化右江或纳粹,都让我觉得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观测而已,以期在彻底离开之前。会有一些转机。

    “迟早会拿回来的,只是暂且放在那里。”我对咲夜说。

    在自动驾驶系统的控制下,车队离开即将爆发战争的拉斯维加斯越来越远,也许是那些飞艇给人的压力太大的缘故,在空旷的荒野上,仍旧觉得自己随时会被战火波及。我对靠在高射机枪边上,专注盯着战术平板电脑的锉刀问道:“你们总部的人还留在城市里?”

    “谈不上总部,拉斯维加斯的分部虽然重要,但也只是一个分部而已。”锉刀抬起眼睛。对于自己组织所面临的局面毫无担忧的神色,“就算那些纳粹真的轰平了拉斯维加斯,他们也有一半几率可以活下去。而且,如果真的死在这里,也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谁叫半个世纪的幽灵好巧不巧地出现在这里呢?”她耸了耸肩膀。

    “你觉得这些纳粹解决战斗需要多长时间?”我看了一眼朝飞艇腹地冉冉上升的纺垂体机器,又问了一句。

    “他们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锉刀没有直接回答,“三十分钟内,美国佬的支援会不断抵达。虽然不知道这些纳粹有什么手段。不过,三十分钟后。它们要面对的是整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其中肯定不缺乏神秘力量的参与。就算神秘组织,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纳粹的。”

    拉斯维加斯守军在城市中的布置进一步加速,主要的高地已经被利用起来,尝试构筑出针对空中打击力量的防线,在最近的军事基地,还剩余十二架整装待发的战斗机。虽然整个国家的军事力量,都针对这一起突发事件运转起来了,但是,因为事发突然的缘故,机构运转效率并不高,能够就近增援的兵力,需要面对的并不仅仅是拉斯维加斯,还有更可怕飞艇舰队主体,一时间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对于拉斯维加斯守军的挣扎,留在本地的十八艘飞艇并没有露出迫不及待摧毁它们的情绪。我的看法是,消灭敌军比占领城市更加重要,但是,回收纺垂体机器又比消灭敌人更加重要。虽然这些纳粹已经抵达正常世界,但是,因为异化右江的干扰,如今它们执行的,一定不是最初最理想的计划。尽管向正常世界展现出自己的力量威势,不过,因为发生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一系列的事情,让我觉得它们的行动有些迫不得已的感觉。

    这些纳粹们理应强大,但是,它们似乎并没有完全做好和整个世界为敌的准备,右江被异化,纺垂体机器被夺取,虽然现在看似重新回到了它们的手中,但应该仍旧对它们的计划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影响。

    “网上出现直播了。”咲夜说道。

    视网膜屏幕将互联网上的相关资讯一一罗列出来,虽然距离事发仅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但是网络上关于拉斯维加斯此时状况的文字和影像记录已经超过三十万份。当然,也有人不肯相信这是事实,但是,来自拉斯维加斯城地址段的资讯仍旧在不停上传,这让更多的人开始动摇,不过,目前仍旧没有官方方面的发言,所有的情报,只是流窜于网络之中。关于这起事件的反馈,也并非每个人都抱以担忧和恐惧的情绪,美利坚本土的民众和机构受到的负面影响无疑是最深的,但是,居于美利坚之外,乃至于对美利坚有敌意的地方,许多人都用一种冷嘲热讽的态度面对这些情报——他们觉得,虽然打出纳粹的旗帜,是愚蠢又可笑的行为,老古董的复辟自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在它们失败之前,给美利坚一个教训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