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九章 绝境挣扎
    “遵照主人的命令,执行第七号作战方案。天帝打击计划开始,天御一号卫星,四枚金属炮弹,已全数脱离;天御二号卫星”

    张信不禁再仰头望天,随着叶若那略带机械感的语音,此时在那‘天河’附近,赫然又有十数道‘星光’闪现。

    也就在这刻,在碎星号的舰身之内,蓦然传出了一声咆哮。

    “还不把摘星使给我拖下来!对方四位天域在这左近,你们是想要他死吗?”

    张德怀听出这是灵天上师的声音,他的师尊天见极有城府,不会这么暴躁。

    不过他对这位上师之言,其实亦有同感,当即就转目看张信。

    “摘星使大人,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不说那四位天域,便是之后群星坠落的震荡波,也非同小可。”

    芮晨也持赞同意见:“摘星使今日力挽狂澜,功勋卓著,正该下去休息一阵。”

    此时只有进入到碎星号的船体之内,才能确保安全。

    船外观星台上的这座独立的两仪天罗阵,与船体内的都天庚元阵,同是十五级,可防御能力完全不是一回事。

    前者只是小型的阵法,而后者是中型,光是调用的力量,就不是一个等级。

    有天见与灵天坐镇,有皇极与宗法相的庇护,便是那四位天域合力,也没可能将这艘专注于防御的巨舰攻破,

    林厉海也催促道:“主上还是下去的好,我看芮晨他们,接下来只怕还够得忙。”

    言下之意,是张信你事已做完,就别在上面给人添乱了。

    碎星号的船体庞大,算是比较难以加固的。

    张信有些不情愿,他还在与薛智,用目光互怼呢,可不想这时退让。

    也很想亲眼看看自己的战果,看看那毁去广林山的数百万魔军,是什么样的下场。

    可他还有理智,知晓此时,最好是按照张德怀与芮晨他们说的去做。

    “我方已胜券在握。这个时候确该以稳为上。张信你实在想看这场天灾火雨的话,可以去督战室。”

    此时宗法相的身影,忽然显化在了张信身前,眼含笑意:“身为始作俑者,都不能亲眼看自己的成就,确实有些说不过去。我会授权给你,可以带十人进去。”

    张信的眼神,顿时一亮,随后就任由林厉海拖着往下面的舱室走。

    芮晨则停留原地,以问询的目光,望着宗法相。而张德怀在随张信离去之前,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乾坤神符,高元德他已逃离。此人已确证背叛宗门,并与邪魔有涉。”

    宗法相微一拂袖,目光冷漠的遥望对面:“本座保证下一次,他不会再有使用乾坤神符的机会。”

    而此时在他视野中,那三百里外,原本还算齐整的数百万魔军,都已星散。

    无论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魔魔将,还是那些底层的邪魔,都在疯狂的往四面逃窜着,一片兵荒马乱之景。

    且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想到鹿野山这边,坠落的陨星会相对较少,都在往这边狂奔。

    可宗法相望见此景,眼眸里却透出嘲弄的神色,浑不在意。

    他后面的芮晨,亦未放在心上。

    这些妖邪,即便能逃脱陨星的直接冲击,也将在接下来的冲击中丧命。

    余下的部分,在陨星天灾之后还会有多少战力,实在难说,

    即便有,在日月玄宗严整军阵之前,也都是些土鸡瓦狗,不堪一提。

    倒是那两位南方魔主,更值得他关注。

    千眼神魔司空绝极为果决,当空中陨星开始降落,就直接放弃了努力,此时携带着其族中两位法域神魔,以及诸多神将,拼了命的往南面逃窜。

    芮晨知晓那个方向,大约四百多里处,有个地窟入口。只要能在陨星落地之前,进入到地窟深处,还是有机会活命的。

    此时八臂神魔薛智,也是化成了一道电光回赶,他之前冲击鹿野山之时,声势迅猛绝伦。哪怕是在皇极‘苍天斩月’的压迫之下,也只用了大约三十息的时间,就赶到了鹿野山下。

    可这刻赶回之时,这位的遁速却反而不及之前爆发之时。足足多用了十息,才返回了之前的营地,随后也是一手一个,抓起了几位八臂一族最出色的魔将,身影再次化为电光,往南面方向飞遁。

    而此时的赤月剑仙,也已降落到了观星台上。

    然后这位,就直接询问宗法相:“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早有筹谋,左神通已奉我之命,召集军中的所有木系神师已在准备了。师侄我定不会让摘星使争取来的良机错失,这次虽不能在此尽灭八臂百目二族精华,可也不会容他二人从容保存元气。”

    宗法相冷笑,随后又问皇极:“敢问师叔现在情形怎样,伤势如何?”

    “有你的万木逢春大阵相助,情形比我之前预想的还要好些,估计还能与他们再战上一阵。”

    皇极失笑:“你想做什么?。”

    “可否请师叔,再施展一次苍天斩月?”

    宗法相说至此处,翻手就是两个玉瓶,送至到皇极身前:“二十七滴日月神露,可任由师叔取用。实在抱歉,还是要辛苦师叔一次。”

    “说什么辛苦?”

    皇极哈哈大笑,毫不客气的微一拂袖,将两枚玉瓶取在手中:“能一战而定南荒,使藏灵上院得数十年安宁。有这样的机会,岂容错过?”

    就在他音落之际,那两枚玉瓶也同时爆裂,内中的二十余滴或青或红的日月神露,都同时被吸收入皇极的肌肤之内。

    而这刻他身侧的苍天剑,也爆发出了无量剑气。宛如光柱,将上方的云层尽皆冲散。随后又有无量的剑气,往南面方向垂落而下,将四百里方圆地域,都尽数遮盖在内。

    宗法相见状,却并不以为意。御剑术造诣到了皇极这个层次,已可随心所欲,而苍天皇氏的极招‘斩月’,也本无定式。真正的核心要义是其心法,是苍天剑本身的构造。可以同时御使最高一千零八十道相当于九十级灵术威力的剑气,也可将这些剑气凝为一体,在赤月之上留下剑痕。

    除此之外,还有浩瀚剑威,配合其苍天剑域,可与八十到九十级的灵压术对抗,

    这一代的赤月剑仙皇极,还远未将这一极招修到极致,法力不及其先祖的十分之一。

    可亦能御使超过四百枚的七十级斩月剑气,施展出相当于六十级灵压术的剑威。

    当那片虚空,尽被那斩月剑气遮蔽之刻,首先受影响的,就是空中的诸多妖禽,以及那些正飞空急遁的魔灵。

    这浩荡剑威覆盖之下,便是那些顶级的魔将,也是倍觉吃力。

    而那些低阶的邪魔,别说飞行,即便是正常的行走,都没可能办到。

    之后更有无数的荆棘丛林,在四方蔓延疯长着。赫然绵延数百里,最高冲至数百丈高,声势遮天蔽日。

    而此时那千目神魔司空绝,被皇极的庚金剑气截击阻拦,足足用了五十个呼吸,也才前进不到六十余里。此时终是忍耐不住,发出了一声怒哼:“皇极,你们日月玄宗,这次是准备逼我与你等玉石俱焚?”

    这边皇极与宗法相,皆懒得答言,眼神都冷漠淡然。

    那边的荆棘丛林,亦未停止生长。随后又彼此缠绕纠结,使数千只荆棘巨人,拔地而起。有些只有十丈大小,有些则高达数百丈。

    这些巨人实力并不强大,力量都不值一提。可却极其的坚韧,且抗火抗雷。遇到有修为九级以上的魔灵邪兽从旁边经过,就直接扑抱缠绕过去。且它们的身躯,还在不断的增长,斩之不绝,除之不尽。

    不止是那邪魔被缠上了难以脱身,便是黑杀谷那数百艘战舰,也一样狼狈无比。

    而这时张信,已至督战室内,通过室内的天照术,观望整片战场。

    见得此景之后,他就不禁剑眉一挑。心想这位第一天柱,可真是气魄不凡!

    林厉海也在奇怪:“他们哪来的这么多的法力?”

    他大约知晓这些荆棘巨人,是与万木逢春大阵有关。此时此地,也确有足够的木系神师御使这些荆棘。

    问题是灵能,这可是在数百里之外施法,且覆盖的范围如此广阔。

    所需的灵能,只怕比皇极的‘苍天斩月’,还要多出近十倍!

    左神通召集的那些神师,拼上性命都没可能凑出。

    “应是神脉石!”

    云浩已猜知缘由,出言解答着:“至少需四枚十五级的神脉石,才能施展此术。”

    林厉海面色微变,随后语声复杂:“不愧是第一天柱。”

    他估计这荆棘大海完结之后,那四枚十五级的神脉石,也会直接报废。

    换而言之,那位第一天柱为了此术,竟直接就将四艘造价惊人的攻山舰报废。

    这份气魄,的确是天下少有

    可随后林厉海的语声,却转为凝重:“感觉他太贪心了,那千眼神魔,估计这次真得拼命。就不知赤月剑仙一人,能否应付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