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急雨(二十)
    馆驿当中,几名下人在忙忙碌碌的收拾行李从河东六军鹰扬府选出来的护卫们,也全都上去帮手

    这些刘文静带出来的人手,全都归心似箭

    这一趟跟着刘文静跑上一遭,从晋阳到云中,再从云中到善阳,一路辛苦颠簸,风餐露宿刘文静又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大家实在是觉得有些身心俱疲了

    眼看就要入冬,再耽搁下去,大雪封途,回程之路加倍艰难要是再遇到什么天灾**的,路上说不定还得丢几条性命

    当刘文静突然下令大家启程回返晋阳之际,人人都是兴高采烈不少人就掰着手指头开始计算行程,看什么时候能回返晋阳,到时候家里热腾腾的炕头,热一壶酒,切两斤羊肉,当真是神仙也不换的日子!

    虽然高兴,但是收拾行李之际,却没人敢多说什么,再是喜悦,也只能压在心里

    原因无他,刘文静的脸色现下比屋外的天气还要阴沉!

    几名下人一边捆扎行李,一边竭力遏制住嘴角的笑意突然间听见脚步声响动,就见刘文静转了出来,在廊下看着院中

    看两三辆车子上面东西都装得满满的,下人们正在左一道右一道的捆着绳子板着一张脸的刘文静就怒道:“带这么些东西回去做什么?还把马邑的泥尘都带回去了,除了路上吃用,什么都丢下来,轻身上路!”

    几名下人面面相觑,这些行李不都是你刘公的啊你刘公一路享用,大家才辛辛苦苦带上这么多物件现下一句话说要丢,到时候路上发起脾气来,受着的不还是咱们?

    看着下人们楞在那里不动,刘文静陡然一声怒喝:“在马邑这个地方,我说话都不算数了么?边鄙之地,一个个都学得没规矩了?”

    刘文静向来高傲,这些琐碎细务从来不管也从来不骂下人,只觉得是跌了自己身份现在突然这般,吓得几名下人都是腿一软拜倒在泥水中,六军府的那些护卫,也都吓得鸦雀无声

    训斥完下人,刘文静一甩袖子,大步就走回屋内,只留下一院子人噤若寒蝉

    刘文静实在是情绪低沉到了极处,才会这样失态

    他所用的那张四郎,实在是河东和马邑两地的地头蛇,能量相当不小刘武周文禀到来,内容如何,王仁恭的反应如何,马上就给他打听出来了,前后不过一两个时辰的功夫!

    刘武周擒下了张万岁和执必落落,直接行文挑衅王仁恭而王仁恭居然就忍下来了,还遣使前去抚慰刘武周!

    这王仁恭,是铁了心不愿意这个时候和刘武周开打而是要拖死唐国公!

    自己此来,什么样的目的都没达成,马邑郡仍然是唐国公侧翼的巨大威胁这怎能让刘文静不恼羞成怒?

    当下刘文静就下令收拾行礼,回返河东去这马邑郡,他一刻也不想多耽搁了

    在黑暗中听着外间淅淅沥沥的雨声,初闻噩耗之际的心浮气躁,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刘文静在心头突然又升起一点疑惑

    刘武周不肯见自己,摆明车马不愿意投效唐国公现下为什么又有这个担子,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王仁恭一副巴不得和王仁恭马上开打的模样?

    他又有了什么仗恃?难道已经投效突厥了?

    可瞧着又是不像,他擒了执必部阿贤设,还说要将这阿贤设交给唐国公处置,怎么样也不像和突厥已经暗通款曲的模样!

    难道唐国公另外派遣使者联络了刘武周,刘武周已经投效了唐国公?所以才这么有底气,准备和唐国公两面夹击王仁恭?

    转眼间刘文静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唐国公为人,大度公正,加上家世过人,这才负天下之望他既然用刘文静来马邑行事,绝不会再拣选使者另外行一番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向来是唐国公的作风

    思来想去,这点疑惑总不能排解

    最终刘文静也只能在黑暗中浩然长叹

    不如归去罢…………自己不能离开河东太久现下河东起兵在即,其实内里也是暗流汹涌各人都想在唐国公麾下占据更有利的位置,将来唐国公成事,现下位置,就关系着将来家族几代的富贵!

    可此来马邑,一事无成,回去之后,可真的有些灰溜溜的啊…………

    这个时候,刘文静无比的想喝酒

    马邑局势,就如窗外天气,阴沉沉的混沌成一团,看来是没人能够破局了…………

    刘文静苦笑一声,拍拍手掌:“酒来!”

    ~~~~~~~~~~~~~~~~~~~~~~~~~~~~~~~~~~~~~~~~~~~~~~~~~~~~~~~~~~~~~~~~~~

    善阳城墙之上,巡兵来回走动,在雨中只觉得寒气浸骨就盼着早些下值,换一身干爽衣服,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脚下城门洞中,一辆辆粮车冒雨上路不论人马,在这雨中起行,都是无精打采

    这粮食终于还是向云中输送,不管中间经历了多少波折,让善阳城中多数人还是松了一口气

    不管王太守和刘鹰击最后是不是要决胜疆场,至少让今年平安度过也罢…………

    雨幕当中,突然看到一个小小车队,约莫有三四辆车子的模样,正向善阳城而来

    在城门处巡视的游骑立即就迎了上去,准备盘问一番

    离得近些,就看见正是本府的鹰扬兵一火人几匹骡马,辛苦拖曳着几辆大车,满身泥泞,人人俱是面无人色

    游骑大声询问:“你们是哪位将主手下?”

    带队火长擦了一把满脸的泥水,累得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出发,比恒安府传骑晚不了多久一会儿但是带着三四辆车在泥泞中挣扎,这艰辛处可是十倍!

    结果就生生差出大半天的时间出来,大家一路挣扎过来,人人累得个臭死更不用说这车上物事,一路都只是让大家心里发毛!

    看着一名马邑越骑趾高气昂的过来,这火长喘了一阵粗气,放开嗓门:“还盘问什么?我们就是守路的本府鹰扬兵!也别管我将主是谁了,神武已经被刘鹰击麾下乐郎君打破,一营马邑越骑,给人家杀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