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9 存在与变化
    在我和异化右江齐头并进,眼看就要离开身后诸人的防线时,龙傲天等人一如所料,不约而同对我们两人发动了攻击。.\\

    在视网膜屏幕的全景视野中,由龙傲天等人发起的攻击看山去就像是在打击这些小丑怪物的时候,无法控制力度而波及我和异化右江,不过,我并不介意用恶意去揣测这种偶然。相对于小丑怪物们在身边的崩溃,这些突然从寻常视野外射来,又或是穿透了小丑怪物们崩溃的身影,倏然接近的攻击,即便早有准备也很难防御——当然,对于没有足够的危机直觉,没有足够的视野角度的人来说,或许是如此,但是,对于我这种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三百六十度全景视野观测,以及异化右江这样拥有敏锐感觉的异常来说,所谓的视野死角在大多情况下没有任何意义。

    在攻击产生的一瞬间,视网膜屏幕已经标识出有可能会波及自身的攻击路线,即便借助小丑怪物的身躯充当视野障碍,也无法脱离连锁判定的观测。数据在脑硬体处理后,几乎每一个细节都会以更加直观的“预测图像”以极快的速度播放出来,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我已经全然了解这些攻击有可能最自己造成的伤害,以及造成伤害的方式。获取、解析、了解、反馈、解决——标准的沟通流程作用于原生大脑和脑硬体之间,与自己期望相符的处理方式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大多数情况下。针对即时情况的最佳处理方案并不只有一种,但在意识确定之后,脑硬体就会对义体进行操作。

    这个沟通流程完全以意识形态完成,意识之快速,让多次的确定也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也正因为这个意识流程的处理速度够快,才能够在高速移动状态下避免错失良机或造成行为和意识的偏差。不过,在有的时候,进行选择和确定的主体是潜意识,以至于处于表意识思考时。根本捕捉不到这种意识处理的痕迹,以至于造成全部都是脑硬体自行处理的错觉。

    最初我也曾经误认为脑硬体的一些既定机制在干扰自己的行动和抉择,但随着和脑硬体的磨合愈加深入,对脑硬体的了解和运作机制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后,我才察觉,虽然脑硬体拥有固有的处理机制,但这种处理机制在配合意识之后,拥有极大的弹性。这也是为什么,脑硬体虽然默认删除情绪。但并不抑制情绪的产生,虽然处理幻觉之类的外部资讯。但却不限制这些资讯的进入,以至于很多时候会当机。脑硬体和意识的结合让脑硬体的处理方式充满弹性,但是,这种弹性在有的时候,并不如死板的资讯排斥方式稳定。

    当然,比起机械化地直接禁止全部情绪资讯的产生,排斥全部幻觉资讯的进入等等,我更趋向于现在这般充满弹性的处理模式。毕竟我可不想彻底成为一个只能死板遵照既定程度行动的机器。

    正如这个时候,脑硬体根据即时数据判定龙傲天等人拥有恶意攻击的意识。并在视网膜屏幕呈现多种反击选项,但在我的意识,毋宁说是潜意识的选择中,排斥了这种选项。异化右江的选择和我相似,我们之间相隔着一定距离,并肩穿行于这一片如雨的冲撞、中远距离攻击和小丑怪物崩溃后产生的马赛克现象中。越是复杂的场面,对脑硬体处理能力的负荷就越大。消耗的能量也越多,身形的急速轻快,但是保证这种急速的负担也在变得愈加沉重,相比起异化右江的速掠。“伪速掠”的缺陷变得更加清晰了。尽管如此,至少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只有我仍旧可以跟上异化右江的速度。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即便能够勉强跟上异化右江的速度,想要限制她也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但是,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异化右江的对手并不仅仅是我一人。

    这就是我不选择反击龙傲天等人的原因,在我的思维中,他们虽然明显表现出针对我的攻击意识,但是,在异化右江存在的前提下,无论单独只有我,还是单独只有他们,都是无法从异化右江的虎口中夺走食物的。

    既然将来还拥有合作的可能性,此时他们的对抗意识也对自己无法产生实质性的伤害,那么,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进行反击呢?我是这么想的,在潜意识中,也是如此判断的吧。

    将龙傲天等人视若无物,我和异化右江以大致相同的速度和轨迹穿行在愈加密集猛烈的小丑怪物攻击群中。偶尔分离,偶尔接近,偶尔轨迹交叉,偶尔上下交替,视网膜屏幕的准星一直锁定在异化右江身上,大量的数据流淌在即时数据窗口中,复数的选择框刚一呈现就被确定和关闭。不多时,龙傲天等人就彻底落入第二集团中,在这个距离上,小丑怪物群体成为了天然的障碍物,不使用魔法少女“学姐”的炮击那类强大的直线性攻击,想要重新和我们接触已经暂时成为难以办到的事情,而且,我和异化右江所在的第一集团和龙傲天等人的第二集团之间的距离将会随着时间流逝进一步拉大。

    除了小丑怪物之外,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和异化右江先一步抵达纺垂体机器,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异化右江先一步抵达纺垂体机器。这样的情势似乎和最初进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实际上,最初的右江想要突破这片越来越密集的小丑怪物防线,接近纺垂体机器,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如今,对于异化右江的能力来说,来自小丑怪物们的阻力已经大大降低,而且。在接触者的本质上,异化右江和右江,是完全不同的两者。

    我一直都认为,如果这个纺垂体机器是由右江身后的神秘组织特别制作的,那么拥有一套针对性的防御机制是不难想象的事情,在机器运作的目标完成后,将最先接触并开启它的权利交给右江比自己毫无概念地去接触更加安全。也就是说,我并不抗拒右江最先接触那台纺垂体机器,而我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对右江进行打击,只是为了确定在从她手中夺走目标物的可能性。我对右江并不了解。想要从一个不算了解,不清楚其底牌的敌人手中夺走双方都想要的东西,一定是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就必须在她接触目标物之前,通过战斗对其进行了解,对其底牌进行挖掘。

    如果我还有一些稀奇古怪,从未展示过的能力和道具,或许就不必执行如此繁琐的计划。但是,我除了义体、脑硬体和左轮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好牌了。这也意味着,在这一局中,我所有的牌都摊开给了所有人看,且无法更换手牌,这个处境简直糟糕透了。

    先不提丘比和魔法少女,这一伙是第一次遇到的神秘种类,对她们究竟能够做到何种地步,以及拥有哪些底牌,根本就不可能明确测定。就连龙傲天和他的两个女下属。以及哥特少女成熟体,也不见得已经山穷水尽,将所有的能耐都展现出来了。的确,他们都已经落在我和异化右江身后,成为第二集团,应付这些小丑怪物时,看起来也比我和异化右江更加吃力。但是,丘比、龙傲天和哥特少女成熟体,明显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极为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让他们在这里获得的地利和情报优势就足以让人无法忽视。

    至少。事实已经证明,在我和右江进入之前,丘比、龙傲天和哥特少女成熟体三人已经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活动了,还通过一些奇妙的方式复活了各自的同伴。如果不是我在最初酒店大厦崩溃前捕捉了圣石之种和实体魔纹,想必丘比、龙傲天和哥特少女成熟体三者当时的进度一定会更快。

    看似死亡,却也并非死亡,数据和眼睛测定的事实,已经不再准确,虽然看起来仍旧弱小,经验也不够充足,但是,对于神秘和异常之物,外表的弱小和经验的缺乏有可能导致情势转变,但已经不再是决定最终胜利的关键因素。自以为对方不过如此而已的话,可是会阴沟翻船的。这一点,我早已经从过去的各种战斗资讯中汲取了大量的教训。

    所有的对手,都隐藏了底牌,而我却已经将所有的牌翻开。这一点,想必不止是我,其他人都是这么确认的吧,至少,在目击到我的左眼和血液导致右江异化之后,那些人多少会觉得我又暴露了一张底牌——尽管,这根本就不是底牌,而是异常的变数,但是,他们只要这么觉得,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事实也已经蒙中了,我的确已经手段尽出。

    想要从意识和事实上拉近我们双方的优劣,我能想到的方法,就只有逼迫所有人在最终决战到来前,也变得和自己一样一穷二白。是的,我由始自终都按照这种思考方式执行着自己的计划,然而,因为右江的独特,引发了来自“江”的异常变化,却导致计划在完成之前就崩溃了——这就是我在反复回顾了捕捉到右江后所发生的事情后,最终得到的推论。

    右江也好,左眼也好,异常之血也好,都涉及“江”,凡是涉及“江”的变化,都是不可琢磨,无法控制的存在。对于无法抗拒的随即性变数的产生,导致计划的崩溃,我没有任何好说的,也不将之视为自己的错误。错误是可以弥补的,但是,“江”的存在,是从本质上无法弥补的,因为“江”所导致的差错,自然也是不可能控制的。

    如今,我也只能继续全力以赴,根据即时状况修整计划。异化右江替代右江成为这次行动的关键存在,暂时还无法判断是好是坏,不过,就表面来说,异化右江比右江更加强大,而且,在融入了“江”的力量,不,或许已经被真正的“江”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之后。无论她的出身和来历有多么神秘,都已经彻底变成了包括右江原本隶属的神秘组织在内,所有人都无法掌控的异常变数。

    在某个层面上,现在这个异化右江,和填充了“江”的力量的艾鲁卡,是极为相似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两者都是“江”在这个末日幻境的落子,执行着“江”的意志,往深处思考,也许两者所有的行动并不完全都是代表了“江”全部的意志。但至少,体现着“江”的一部分意志。

    如果认为,异化右江和艾鲁卡的行动就是“江”所想达到的目的,自然是愚蠢而片面的,但至少,“江”想做的事情,想达成的目的,一定有蛛丝马迹隐藏在这两者的行动中。

    随着异化右江和艾鲁卡对这个世界的进程涉及得越加深入,这些蛛丝马迹也会更加明显。身为“江”的寄生者和直接受害者,对所有涉及“江”的一切。我自然都是十分感兴趣的。

    “江”的无法揣测,让现在的局面也变得无法揣测起来,和右江不同,异化右江所带来的变动,也更加难以预料。

    这种强大又无可预测所带来的后果,却不仅仅会为我带来麻烦,也会成为龙傲天等人,乃至于藏匿于右江身后的神秘组织所头疼的东西吧。既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麻烦。那么,异化右江的出现,自然无法立刻就判定是好还是坏。

    在我的判断中,异化右江会是第一个接触纺垂体机器,甚至是最先获取可能存在机器中的精神统合装置的人,而且,一旦她取得物品之后会导致何种异常的发生也是所有人都不可能预测的事情。包括布置了这一切的。右江隶属的神秘组织在内,所有人的目标都会因为异化右江的出现而无法达成,或者,无法全部达成。这一点在我的心中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异化右江是极为可怕的,和艾鲁卡一样可怕,甚至,和面对艾鲁卡时一样,如果没有一些相对异常的出现,例如其他的“高川”资讯觉醒,或者“江”再一次以我的角度展现力量,就很难对抗这样可怕的敌人。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所以,追逐异化右江,着手联手对抗异化右江,并不仅仅是为了捕捉那一丝再次夺回精神统合装置的可能性,更是为了进一步测试异化右江的能力,乃至于借助异化右江的力量,击破将会随之而来的右江隶属神秘组织的围剿。这个神秘组织布置了如此宏大的场面,利用甚至是设计了瓦尔普吉斯之夜和黑泥这样的东西,最终的收割却败坏在一次无法想象的异常变数中,一定会气得发疯吧。右江的黑匣子必然不可能仅仅用于智能保险这一用途,黑匣子的最终警告,让我不得不将那个神秘组织全力袭来的可能性。

    先不提布置这个宏大计划的目的,单是右江本身,考虑到右江的独特性,一旦她被夺取或损毁,对于神秘组织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吧。

    接二连三的损失,连锁导致更大的失败,千辛万苦,花费巨大心血的布局在即将可以收割的时候毁于一旦,虽然难以想象情势会如此急转之下,但是,对于一个合格的神秘组织来说,为了应对这种最坏的情况而存在的红色决策一定是存在的。放弃所有将可能到手的好处,将所有已经到手的好处稳定下来,阻止已经崩坏的连锁反应,以最强战力,乃至于所有的力量掀翻棋盘,完全是可以想象,可以理解的事情。

    如果有可能,自然是迅速脱离当前地点为好,但是,如何脱离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至今仍旧没有头绪,想要在敌人的地盘上,针对那股可怕的集团性的力量,哪怕只是为了从中逃生,异化右江的力量也是必不可少的。

    想要利用异化右江的力量,就必须和她发生纠集,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对手都可以,但是,以目前如此紧急的状况来说,成为朋友可能性不大,而成为对手则是最快的方式。和异化右江成为对手,和龙傲天等人成为暂时的合作者,视情况引导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在获得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机会的同时,增加突破即将到来的更大危险的可能性。

    这就是异化右江出现之后,我不得不重新修订的计划。也许,异化右江会导致局面再次出人意料,但是,我对局势的推断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未来变化会如自己所想的可能性被脑硬体测定为百分之六十,业已达到执行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