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七章 苍天斩月
    三百里外,那八臂神魔薛智与千眼神魔司空绝,先是被那株突然张开法域的建木吸引,感慨着那位第一天柱,果然非是弱者。

    那三十万数量的血蝠,其中不乏十四级的王兽,甚至皇兽级的强横存在。便是他们两人,应付起来也会感觉棘手。可身为神师的宗法相,却轻而易举的就将之驱逐。

    直到片刻之后,他二人才注意到‘碎星号’顶部那高高升起的观星台,以及台上那个少年身影。

    “张信?”

    司空绝的千只眼瞳,都齐齐显出了不解之色:“他怎会在此?”

    这一刻,他差点怀疑自己,是被那人欺骗,可当仔细思忖之后,却又排除了这个可能。

    “那台上是摘星阵盘?”

    薛智亦是怒意勃发,满眼的惊怒:“他想施展摘星术?可那几座阵盘,不是都已损坏?”

    “他人既然都安然无损,有别的阵盘在,也不足为奇,这次似乎是上当了,且不止是我们!”

    司空绝已想明白了究竟,而他的魔眼,也将观星台上的一切,都映入到了瞳中。

    “外接阵盘么?这个阵,可能还真有效果。总而言之,先与泰源及那位联络吧。只凭你我,只怕拿不下来”

    此时的他,并无多少慌张之意,只是略觉吃惊忌惮。

    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足够宽裕了。张信成功招下陨星的可能,近乎于零。

    此时可不同于双门山下,那个时候,日月玄宗还有数位附庸宗派的圣灵倾力相助。

    可在那场变故之后,宗法相麾下之军,已在途中逃散了近两成,其中就包括了五位圣灵。整体的实力,下降了一半有多。

    且宗法相本身,亦再非全盛之时。

    他二人眼前这株建木固然是使人忌惮,可这等惊世之法,在引而未发之时,才是真正最危险的。

    且即便张信侥幸成功,这么多的时间,也足够他们将麾下的精锐撤出去。

    死伤惨重是肯定免不了的,可那些底层的妖邪魔灵,荒原之内,要多少就有多少。

    就好似荒原的杂草,死去一茬之后,又会接着一茬,无穷无尽。

    这一次的损失,还远不足以让它们伤筋动骨。

    可司空绝的这份从容,只维持了不到三个呼吸。

    而首先发觉异常的,却是薛智:“有些不对劲”

    薛智脑后的蛇发无风自舞,眼里满是狐疑之意:“已经进入吸引劫力的步骤!可前两次,有这么快么?”

    司空绝亦是神色错愕,他曾全程看过张信使用大衍摘星阵的过程,知晓张信在施展摘星术之时,会在某个阶段,吸引天地间的劫力聚集。

    他猜测这是日月祖师的摘星之法,是为天嫉之术所致,就如法域天域,不被天地意志所容一般。

    可据他所知,张信三次施展摘星术,都是在五到六刻的时间后,才进入这一阶段。

    似乎想到了什么,司空绝的脸色蓦然大变。

    “都给我退!各部听令,以最快的速度,全数退离此地!”

    他都不打算让自己的传令官去传递军令,直接一声咆哮,使音浪覆盖全军。

    随后他的身影,也瞬时飞空而起,直往那鹿野山的方向,全力遁飞而去。

    司空绝也顾不得与泰源及那位神秘天域联络,只知现在,可能连一个弹指,一个呼吸都耽误不起。

    而薛智的反应,只比他慢了半拍。

    提前至少五刻时间,开始吸引劫力。那也就是说,张信施展摘星术的步骤,并非是一成不变!

    而这也就意味,完成这摘星术的时间,未必一定得一个时辰不可

    “该死的杂碎,竟敢算计本座?没听见吗?给我逃命!”

    言简意赅的冲着自己的族军一声震吼,然后薛智的身形,亦化为一道血光,紧随在司空绝的身后,

    而也在这刻,上空的云层蓦然散开,显出了一个伟岸昂藏的身影。

    “是何剑,使赤月遗痕?”

    随着这声轻吟,皇极那凌厉的意念,蓦然镇锁住了四面八方。

    “剑名苍天!招为斩月!”

    当云空中,一道白虹闪耀。便是观星台上,正全力抵御劫力的张信,也不禁诧异的抬起了头。

    那无所不在,充塞天地的锐烈气机,使百余里之外的他,都被刺到肌肤生疼。

    而直面这剑势锋芒的司空绝,更是浑身上下,爆开无数血花。那高达八丈的巨大身躯,似幻影般的挪动变化。

    硕大的双拳,则连绵不断的轰击,与身前一道道看不见的‘剑’,不断的交锋碰撞,发出阵阵轰鸣。

    许多时候,甚至不得不从体内探出骨刺,以补自身斗术之缺,抵御那皇极越来疯狂的攻势。

    可司空绝却能感应到,那口‘苍天剑’,其实并不在此。在与他交锋的,只是皇极打出的一道道庚金剑气。

    而不远处的薛智,此时也与他一样,舞动着十丈长枪,尽其所能的往前抽打轰击着。

    然而其遁光身躯,却是不进反退。

    这位赤月剑仙,仅仅只是以这一剑招的余势,就已令他们二人,难以寸进。

    而此时在远处天边,更传来泰源的一声怒哼。

    当这声音传至时,司空绝不禁心神再沉,他已感觉到泰源的灵能气机,都显出了凝滞之势,显然是方才,遭遇到了创伤。

    这位天域的伤势应该不重,且多半是其未曾全力以赴所致。

    可此时司空绝,却已感到不妙的趋势

    以一敌四,仍能有余力斩伤泰源,他们要想突破这位赤月剑仙的拦截,只怕是远超他们想象的艰难。

    薛智一言不发,身形蓦地顿于虚空。然后那八只臂膀,雷光电闪,以肉眼难见的疾速,往那碎星号的方向,连续投掷了多达四十八枚的骨矛!

    可这些都无一例外,都在半途中粉碎开来。

    而此时司空绝的千枚魔瞳内,亦是闪烁着幽光。可就在那近千道枯冥玄光,即将爆发之即。司空绝却觉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剑意,刺入到自己的眼瞳。

    皇极的‘剑’,似乎真能无所不在,且近乎万能。不但封禁了这一方空域,也拦截住了他们的一切灵术神通。

    “皇极,我看你是疯了!”

    远处的泰源,蓦然破口大骂。

    司空绝也是深有同感,感觉这位赤月剑仙,是在发疯。

    赤月剑仙的‘斩月’之剑,是其坐化之前所创的无上极招。剑招的基础,就是九十级以上的御剑术等级。

    可此时只有天域修为的皇极,是绝没可能达到这一境界的。

    要越级使用这种‘斩月’之剑,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可。

    那可能是至少二百年的寿元,也可能是三十滴以上,可以造就五到六位圣灵的日月神露,又或者是其他的至宝。

    “疯了?可我倒是自觉清醒得很。”

    云空中的皇极,却是大笑出声:“二十七位十五级神魔,三百四十九位十四级魔将,三千头成年八臂蛇魔,两千四百头白目妖。还有六位法域,三位圣灵,以及六十七位顶级神师。能将汝等一网打尽,别说是这区区三十滴日月神露,便是再多三倍,本座也会甘之如饴。这笔生意,真是再划算不过了”

    “痴人说梦!”

    司空绝压住了心中焦躁,一声冷哂:“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上多久!”

    他周身的灰色死域,正以最极致的方式,向鹿野山的方向猛力张开,与皇极的剑域对撞纠缠。

    这是以本伤人,只求以最快的速度,与皇极对耗法力。

    那薛智的双眼,更已是充斥血意,身躯膨胀近倍。八条手臂,持着一双十丈长枪,三对八丈长矛,气势狂猛的往前不断轰击。将那些庚金剑气一一击碎,在地面轰出了一道道长达万丈的深壑。使此间烟尘爆起,罡气四溢。

    而远处的泰源,似亦知后果不妙,亦再无保留。赫然在南面的天空,爆出了一团耀目的剑华。

    紫色的剑光,与皇极的苍天剑交锋碰撞,使正置身这一地域的黑杀谷大军一片人仰马翻,百丈大小的战舰翻卷不休。

    “也无需多久了,按照我家摘星使的说法,只要再有三百个呼吸”

    此时皇极的周身,正绿光缠绕。借助宗法相的建木法域,以及万木逢春大阵。

    他一身气血法力的损耗虽巨,可恢复的速度,也远超以往。

    而就在下一刻,他身下五十丈,蓦然有一尊高约三丈的金属巨人凭空生起。随后猛地一拳,轰向了薛智!

    当那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整片大地都赫然开始在巨压之下坍塌,同时剧烈震晃。

    薛智听到‘三百个呼吸’四字,气势就更为疯狂。两口长枪,六条长矛,都完全化成了幻影,在短短三个呼吸间,就在这金属巨人身上,刺出了成百上千的孔洞。

    可当他终将这尊高达七十余级的金灵力士摧毁,目光直往那观星台上的张信望去之时。

    却见眼前那株建木,赫然伸展出了无数的木藤,在那碎星号前方纠缠凝聚。只是须臾,就现出一尊百丈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