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7 入场
    缠绕在右江身上的血丝数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增加了,仿佛每一次眨眼,都有血丝在视野的角落中产生,随着血色对右江身上出现的鳞甲战斗服的快速侵蚀,这些血丝就如同蜘蛛网,不,或者说,更像是直接暴露在她肌肤外的血管和神经,宛如在体内输送液体般,轻微地鼓胀着。!沉入异常之血中的我可以清晰感到,包裹身体的这滩厚重稠密的血液正在流动。外界的声音传来时,大部分被这些浓稠的液体过滤了,我能听到的除了更像是杂音一样的滋滋声,就是一种奇异的跳动和流淌的声音。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催眠了,但我知道,虽然思维看似无碍,但自己此时的神志绝对称不上清晰。接触肌肤的血液除了粘滞感外,还带着微微的温度,沉在其中片刻,就让人产生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但这绝非是负面的感觉,更像是在微风和煦的原野上,躺在树下草皮里,让人不由自主就想放松所有神经,宛如投入母亲怀抱,进入梦乡的感觉。我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右江身上,观测其身上正在发生的异常,这才没有立刻陷入昏睡中,但精神状态仍旧被这种带有强制性的感觉侵蚀了。

    我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睡着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对于“江”的警惕,让我无法在这应该出自于“江”的力量中放松自己。

    跳动和流淌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越来越响亮,我开始意识到。这并非是外界声音进入这片血液后产生的变化,而是血液本身的异动产生的声响。这个变化在感受中相当清晰。仿佛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能感知,以至于让人错以为这个变化是相当缓慢的,但实际上,视网膜屏幕计时只过去不到三十秒,悬挂在半空的右江除了脑袋之外,整个身体都染上了红色,肌肤和衣裙的分界变得模糊,而紧贴在她肌肤上的鳞甲。更因为这种腥红充满了狰狞邪恶的美感。遍布她全身的红色并非同一深浅,色泽参差之间,构成了一种充满神秘感的纹理。

    在我的眼中,右江的身体正在失去人类特有的柔软的有机感,周身的腥红色也散发出无机的色泽。她的大腿处有东西松动了一下,一个黑色的匣子从裙子里落了出来,匣子一处灯口急剧闪烁的红光正渐渐衰竭。发出来的声音经由包裹着我的血液过滤,变得微不可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所置身的这滩浓稠的异常之血开始剧烈流动起来,那种跳动和流淌的声音也变得急剧,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人体剧烈运动后心脏和血液的变化。原本适宜的温度也随之快速提升,很快就变得灼热。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浸泡在快要煮沸的开水中。对于义体来说,就算掉入岩浆,也不应该产生这种灼热感。和人类的身体不一样,义体的感觉是以另一种更类似数据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人类所谓的“灼热”和“疼痛”等等感觉。应该是通过二次转换才会让我感觉到。也就是说,人类的感觉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在没有经过处理的情况下,我可以知道身体的状况,但这种知道,并不通过人类的感觉来进行。

    一般情况下,我会开启二次转换,让自己获得“人”的感觉,但是,在全力战斗的时候,我一般会关闭这种“感觉模式”,屏蔽“感觉”产生的负面影响。

    除了无法屏蔽数据,脑硬体的运作一切正常,按常理来说,此时的我是不会感到“灼热”的,从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的数据来看,义体温度也十分正常。然而,事实是,我的确感到了热度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攀升,好似要将我的**和灵魂都融化一样。这种超越我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层面产生的感觉,除了来自现实身体的异变之外,我想不出还会有其他原因。

    这种热度是由这些浓稠血液的异动带来的,这些血液流动的时候,也让我产生是自己的血液在流动的感觉,当跳动的节奏响彻耳边的时候,又让我觉得是自己的心脏在跳动所发出的声音。

    这一切都让我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异常之血、被血色侵蚀的右江,三者之间正在产生某种说不清的共鸣。

    右江就像是牵线木偶般,僵硬地抖动起来,红色的仿佛经络般的线条从她的颈部皮肤下鼓起来,一点点向上蔓延,让人觉得是一种拥有生命的异物正在肌肤下钻动。原本裹住右江的脸,只露出头发的鳞甲面具也在霎时间崩溃,露出她那失神而扭曲的五官,她的嘴巴好似被一种来自体内,却不属于她的力量强硬扳开。

    当右江张开嘴巴之后,地上的这滩浓稠血液顿时化作喷泉般的水流向上喷起,倏然从她的嘴巴里灌了进去。那股喷涌的力量是如此急切,澎湃,就像是迫不及待要进入一个新的天地中。

    随着浓稠之血没入右江的体内,淤积在地上的血液快速变得稀薄,沉入其中的我很快就失去浮力,背脊触碰在地面上。我和右江之外的战场上,一道金黄色的光柱猛然穿透了直线上的所有小丑怪物,凡是这条光柱擦过,就会立刻崩解,转眼间就在怪物群中开辟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这一波无比强大的攻击直接洞穿了不远处的白色物质,在耀眼的光芒中,两个身体顺着光柱开辟出来的路线窜出那片白色物质。

    是龙傲天和哥特少女成熟体,他们的外表显得有些狼狈,但是气势并没有半点削弱,那一如既往的表情和动作,甚至让人觉得这两人仍旧体力充沛。

    白色物质被金黄色的巨大光柱贯穿后,即刻间就传来轰鸣巨响。一种搅动的力量通过白色物质的流动展现出来。白色物质的搅拌式流动在三秒内就从中心扩大到整个弥漫的范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

    这种威力巨大的打击无疑是魔法少女“学姐”的招牌力量。另外两个魔法少女也配合着增强了攻击力度,再次将那些源源不绝的小丑怪物们打压下去。借助压力减轻的空隙,以丘比为核心的魔法少女们,龙傲天和他的两名女下属,哥特少女成熟体,三方第一次聚集在一起,借助某种无形的力量齐齐悬浮在半空中,分别戒备着不同的方向——虽然没有磋商过。但是,三方似乎已经达成了合作的默契。

    在小丑怪物们重新生成之前,三方的目光同时集中在我和右江这边,表情和眼神都毫无隐藏,第一次坦荡地表现出惊讶、疑虑、警惕等复杂纠缠的情绪。他们迅速交流了几句,似乎在确认我这边的情况,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阻止发生在右江身上的变化。我已经顾不上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仿佛发自灵魂的灼热,让我几乎产生自己被烧成焦炭,或是已经融化的错觉,视野好似处于蒸腾的热气中,看到的世界正在扭曲。

    我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勉强转过身体,匍匐在地面上,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伴随灼热而产生的强烈感觉,让我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死掉。我不得不想,自己在现实中的身体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异常?

    除了支撑着眼球的血丝之外。所有的异常之血在数秒内就灌入右江的体内,当然。从右江的外表,根本就想象不出她到底是如何容纳如此巨量的血液的。小丑怪物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重新拔地而起,似乎失去了大部分的体积后,由异常之血带来的排斥和忽略现象也消失了。这些小丑怪物再一次将悬浮在空中的丘比、魔法少女、龙傲天、女雇佣兵和哥特少女成熟体,以及我和右江在内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攻击目标。

    在我歪曲的视野中,这些小丑怪物也好,龙傲天等人也好,全都变成了一种抽象的形状,只能勉强从体型和声光中分辨出大概是哪些存在,然而,即便是人类的家伙,此时也变成了依稀能看出是人形,但动作起来却极为扭曲的阴影。视野之中,所有的色泽都变得干涩,让人觉得是看到了彩色铅笔的素描,又或是掉色的油画。当我挪动身体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下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某种云絮一样柔软的东西,身体也几乎失去平衡感和重心,仿佛身处于失重状态。

    唯一能够确定的,在这种不真切的视野和感受中,最为清晰的东西,就是不远处的右江和那只眼球。

    在所有的异常之血都钻入右江的体内后,她的左眼猛然炸开,眼珠子没了,只剩下眼眶和其中滚动着的鲜血。这些鲜血倏然从眼眶中射出丝线,缠住正前方的眼球,将之扯入那只空洞的眼窝中。

    那只眼球在嵌入之后,霎时间被染上了血红色,呈现出和右眼截然不同的质感,宛如一颗光滑圆润的红宝石球体。虽然不免给人一种假眼的感觉,但这只眼球所散发出来的无机质美感实在太过强烈,甚至让人觉得,现在的右江,整个人的重心就在于这颗红宝石雕成般的眼球上。

    给人无机质冰冷美感的左眼,其存在感几乎完全凌驾在右江整个人之上。右江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下来,那些如同蚯蚓般的皮下脉络膨胀也彻底消失,然而,她整个人的感觉再不如之前那种平淡,更趋向于一种坚硬的无机的冷漠。她的颈脖以下的身体,似乎彻底和鳞甲、衣物融合成一体,失去了布料的松软,也很难分清哪里是鳞甲,哪里是肌肤,整个颈脖以下的身体就像是由同一块无机物雕塑而成,只是借助纹理展现出着衣细节。

    无机质的身体,无机质的眼睛,无机质的表情,仿佛原生态的颈脖和脸面才是这个奇异生命的异常。

    现在,所有从我身体中分离出来的东西,鲜血也好,眼睛也好,全都和右江结合在一起。那种异常痛苦的灼热感也快速而清晰地开始降低,我的气力也随之渐渐恢复。我好不容易半跪起身子。用力抬起头仰视着悬浮在一米高的半空的右江——也许,现在已经不能再叫她右江了。虽然还保留着人形,但是,大概也不再属于人类了,这个大部分呈现出无机感的模样,是如此尖锐、冷漠,充满了攻击性,那只红宝石一样的眼球,没有任何焦距。好似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又好似随时都在关注着眼前之物。

    我觉得她在看我,但是,这也许是错觉。我甚至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是否拥有清晰的意识。

    这样的她,既和我相似。又和素体生命相似,但也区别我和素体生命,仿佛是另一种无机态的生命。

    没有说话的时机,小丑怪物们已经从四面八方倾压下来,巨大的阴影宛如沉重的铅块,呼啸着的声势。让人不由得产生无处可逃的感觉。在经受了魔法少女的又一次大扫荡之后,这些数不清的怪物们再次展现了相应力度的反弹。

    视网膜屏幕在第一时间勾勒出最佳的闪避路线,借助刚刚恢复了一点的气力,我向一侧窜开,翻滚。跳跃,从小丑怪物们砸下的身躯和喷吐的腐蚀性液体中来回穿插。我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迟钝。但是,借助脑硬体的运算和相对坚硬的义体,要从密集的攻击中找出安全的落脚处还是可以办到的。

    和我选择闪躲的同时,理论上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生命,看上去已经被“江”的一部分意志和力量寄生,宛如注入了某种“真实”而发生本质性变化,从而格外充满了存在感的右江在那片铅色的阴云即将落到头顶上时,陡然化作一道血影,顷刻间就在这些小丑怪物们的身上缠绕了几圈,如果没有足够的动态视力,只会觉得一条长长的红色带子在这些怪物身上绵延。

    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至少,比我此时的状态,利用伪速掠达到的速度更快。在相对的时间里,她就是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最快的存在。她不仅绕过攻击自己的小丑怪物,甚至绕过攻击我,攻击龙傲天等人的小丑怪物,当她从我的头顶上方一掠而过的时候,视网膜屏幕根本无法捕捉到她奔驰于空中的清晰身影。我不知道,自己在最佳的状态下,是否可以比她更快,她那自如快速的动作和我借助伪速掠产生的高速是不一样的,虽然说不清哪里不同,但我明显感觉到,产生速度的机理在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和在统治局三十三区见到的高速型素体生命的高速也不一样。

    素体生命达到高速移动的方法尚不明了,但是,伪速掠作为我的能力,其作用过程是十分清晰的。伪速掠与其说是神秘力量,其实更像是从科学出发,达成异常的效果,是一种依仗义体和脑硬体而存在的能力。但是,让右江获得此时高速的力量,则能让人清晰生出“这不科学”的异常感和神秘感,以及超越身体,涉及意志和灵魂这类非物质存在的感觉,更像是魔纹使者的超能力。

    然而,右江的动作,和这股产生高速的力量感,让我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觉得她还可以更快,而自己也本该可以做到如她那般快速。

    这是——

    “真正的速掠?”我不由得扪心自问,试图从过去高川的遗传资讯中找出答案。然而,脑硬体遍历所有的数据,都没能找出这种熟悉感的根源。但是,这种即视感是如此真切,一定在某个角落,隐藏着现在的我无法获知的事实。

    被右江掠过的小丑怪物们都在第一时间停滞了动作,给我带来的压力也如冰雪消融般减少。我在右江掠过头顶的时候就已经停下脚步,其他人也是如此,右江的行动比起这些小丑怪物们,更有一种夺走视线的力量。

    只是一个呼吸,右江那血色的身影已经从层层叠叠的小丑怪物中缠绕而过,突破最高的小丑怪物,宛如刹车漂移般停下身体,居高临下俯瞰着所有人。原本攻击我们的小丑怪物们都宛如雕像一般顿在原地,顷刻间,那又长又粗的身体崩解了。

    大量的马赛克般的崩溃现象,好似雪花一样呈现螺旋上升的姿态,一直蔓延到右江的脚底。

    和魔法少女们的大扫荡一样,在右江的手中,这些小丑怪物再一次在大范围内被轻松。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小丑怪物是相当难缠的异常存在,也只有魔法少女的针对性力量可以展现非同寻常的效果,但是,和魔法少女们曾经的大扫荡相比,右江的力量展现,更有一种举重若轻的压迫感。

    “真可怕。”我查阅着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完全没有找到她如何出手攻击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