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0章 注定失败的刺杀(上)
    论起卡拉赞突袭的参与者,迦罗娜先洛萨一步回到暴风城。

    对此,莱恩一直是不解的。在迦罗娜有点失魂落魄地回来之后,莱恩反复询问了当时的情况,却发现迦罗娜的记忆只是持续到被萨格拉斯用【恐惧术】弄晕为止。

    莱恩和伯瓦尔也没有过多地指责迦罗娜。

    在战场上,再勇敢的骑士都不一定能扛住一发【恐惧术】。如果在‘黑暗之门’事件之前,莱恩和伯瓦尔会把迦罗娜视为逃兵。现在……无数次战例证明,如果不是拥有某种特别强大意志或者技巧的人,根本无法免疫这玩意儿。

    而且,迦罗娜回来的时候,莱恩已经收到了洛萨受伤但无大碍以及杜克安好的消息。加之麦迪文离世的消息,对于童年好友一死一伤,莱恩实在没太多心思放在迦罗娜上面。

    洛萨因为那一战,尽管没大碍,却伤到了腿。不光是扭伤脚踝,事实上在麦迪文弄的大爆炸当中,麦迪文用的防护罩并不完全,还是有好几块碎石插进了洛萨的伤腿当中。

    结果是洛萨明明心急如焚,却谁都不敢让洛萨坐颠簸无比的狮鹫,加之莱恩的严令,洛萨只能苦逼地坐马车回来。

    加之战局的变化,艾尔文森林的战线正在不断向暴风城推移。洛萨一行不得不从东往西,几乎横穿了整个暮色森林才折往北回到暴风城。

    暮色森林那个糟糕的视野,同样极大地延缓了洛萨一行回归的速度。

    当洛萨在没什么休养,拼死拼活赶回暴风城的时候,他们已经比迦罗娜晚了足足一个月才回到暴风城。

    看到矗立于莱恩身边的迦罗娜,洛萨蓦地想起了杜克的那番话。

    迦罗娜身为一个半兽人,原本并没有资格进入暴风王国的权力核心。在先前发来的洛萨口信当中,洛萨隐晦地提醒莱恩要防着迦罗娜,他也偷偷传口信让自己的手下盯着迦罗娜点。

    迦罗娜太人畜无害,但迦罗娜的情报太重要了。对于部落,人类是两眼一抹黑,很多军情根本绕不开她。

    莱恩也试过先隔离迦罗娜,然后有什么事就派人跑去问她。

    迦罗娜也不恼,有问必答。

    问题是军情紧急啊!

    举个例子,兽人各个氏族的战力可谓参差不齐。好像黑石、战歌这些氏族绝对是嗷嗷猛,不光单兵能力强,人数也多。在兽人侵攻时,往往也会以氏族为单位出兵。

    二线氏族就差不少了,比如什么雷王氏族。

    三线不知名的氏族就更差,那是人数、装备、基础战力的全面落后。

    在战力上的差距,可能是一线氏族的战士一个打10个人类士兵,到了三线就成了1比3了。

    然而兽人的军旗不光丑,还全特么是手制的。一个手滑,明明是同一个氏族的旗子就能变成好几个图腾的样子。加之侦察兵的美术课都是体育老师教的。错上加错之下,到了后方指挥所这里自然容易出事。

    莱恩和高级将领们不止一次被这样的破事坑惨了。最严重那次差点填上一个开战前就组建好的精锐军团。

    有迦罗娜就不同了。

    不管是怎么的鬼画符,她都能一眼认出是哪家氏族。一口说出那个氏族的特点、人数、战力。在众多军官眼里,迦罗娜简直是上天赐予暴风王国的宝库。

    哪怕是且战且退加屡战屡败,起码损失是在减少。

    在马卡罗留下的杜克的提议当中,还有一次是趁着入夏,天干物燥,派敢死队骑马绕过去一把火烧了东谷伐木场。

    这把火可是爽啊!

    一把火烧了黑石氏族足足3000精锐,而暴风城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五个死士。

    随着时间的推移,迦罗娜不知不觉已经隐隐成为王国重臣,每一次军议都必定有她的参加。

    特别是当部落攻陷了暴风城的门户闪金镇,即将抵达暴风城下的此时,军议的召开更为频繁。

    这一次的军议,看上去跟以往任何一次军议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区别在于,王子瓦里安在王后的陪同下,静静地旁听。

    对于瓦里安参与军议,原本莱恩是反对的。王后一席话让莱恩改变主意。

    “莱恩,瓦里安十岁了。在我看来,这场与兽人的战争还要打很久。五年后、十年后,你能保证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指挥军队?你能保证暴风王国的国民的下一任国王是个知兵的优秀国王?”

    莱恩沉默了。凡人终将老去。信念的传承一代接一代。如果是和平年代,莱恩或许不该让小孩子过早接触这些。但这是战争的年代,连莱恩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要亲自上战场了。

    刀剑无眼,谁都无法保证每次上战场都能活着回来。

    一旦他战死,暴风王国就需要一个新国王。

    “好吧,你说服我了。”

    这一天,小王子瓦里安很兴奋,尽管良好的宫廷教育,让他无比安静地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但他一双眼睛不时扫过洛萨的身上。

    瓦里安特别崇拜洛萨,不光是洛萨教他剑术,还因为洛萨的种种传奇故事。那灼灼的视线好几次都让军议中的洛萨感到不自在。

    他也对迦罗娜感到好奇。他父王和母后都经常接触这个奇妙的女性半兽人,也经常提起她的好,但出于安全,他并没有什么机会接触这位迦罗娜。

    军议在瓦里安看来有点无趣,一群将军为某件事挣个脸红耳赤,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看法,然后由安度因和伯瓦尔表态,最后让莱恩总结各人意见后亲自拍板。

    就在这时候,迦罗娜突然一副头痛的样子,她骤然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头,一手按在军事沙盘上。

    “怎么了?”莱恩关心地问。

    下一瞬,军议桌旁的每一个人的眼底,都闪过一抹凄冷的寒光。

    因为洛萨的坚持,在莱恩的身边无论何时都有两个身手最好的王家禁卫全副武装,一左一右地护卫在旁。

    寒光凉气的时候,夹在莱恩和迦罗娜之间的那个卫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一直有意无意地盯着迦罗娜,所以他的反应是最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