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六章 灰飞烟灭
    当建木的法域张开之际,一层绿色的雾气,也在鹿野山周围弥漫开来。赫然只几十个呼吸,就已将树冠之下几十里方圆地域包裹。

    这雾并不浓郁,却令那势不可挡的血蝠,开始大规模的从高空跌落。

    先是一只两只,可再片刻之后,却是一群两群。距离那株建木越近,摔落的也就越快。

    这千丈的高空,本是不足以使这些至少都是五级的邪兽丧命。可这些摔落下去的血蝠,基本都声息全无。

    而剩余的部分,也终于感觉到了恐惧。在血蝠中那些王兽的号召下,疾速的往后飞退。

    这无边无际般的血蝠潮,赫然只一个眨眼就从鹿野山下,退的无影无踪。

    可此时日月玄宗的舰队内,几乎无人关注那突然‘活’过来的建木。大半灵师的视线,都在看着碎星号。

    准确的说,是碎星号上的中部观星台。

    “那是摘星使?”

    “真是张信吗?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摘星使大人已被司空皓与九观掳走了吗?”

    “那边是在做什么?是要再施展陨星天降之法?”

    “没可能的,这次带出来的三座大衍观星阵。一座已使用过了,另两座也被损毁。”

    “不对!那确是大衍摘星阵,还有外接的阵盘。”

    此时一些精通法阵,又视野良好的神师,已经眼现出喜色与惊异。

    “这些外接阵盘的符文,似乎有些意思!”

    “作用应该是配合这座大衍观星阵,用于引发星空中某个方位的符阵。”

    “之前在双门山前,我曾遥观此战,似乎有些相似之处。”

    “这么说来,我也想起来了,之前这位摘星使,似乎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另两座大衍观星阵。”

    “你的意思,是说这外接阵盘的符文,很可能是从两座毁去的阵盘,移植过来?也就是说,此阵也同样可引下大规模的陨石?”

    “不知能否办到?真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这个距离”

    “是那些魔军?我们的摘星使,好大的气魄!”

    “这不太可能吧?他这个年纪,能有如此高深的法阵造诣?”

    “可他是天才!世间独一无二,入门不到两月就已能瞬败王恨与斗灵圣胎之人。”

    “你们也别忘了,他是祖师观星术的传承者,世间唯一看过观星秘典之人。”

    “这就有意思了!我想知道,几百里外的那两位魔主,现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别太乐观,摘星使的群星天降,至少需一个多时辰准备。那几位天域,怎可能坐视?且这个时间,也足可让它们军中的精华,全数撤离”

    此时碎星号的底层,正在给小吞天喂食的谢灵儿三女,也已得知了张信现身的消息。

    那是谢灵儿在船上结交的几位好友,在发现观星台升起后的第一时间,就已发来的剑符。

    谢灵儿不假思索,也不理会在船内不得施展灵术的规矩,直接使用御风七绝,往那楼梯口跑过去。其余二女,也紧随其后。只余下肚腹愈发饱涨的小吞天,眼神幽怨的看着三女的背影。

    仅仅须臾,谢灵儿就首先奔至到观景台处。当她回过头,望见那高高升起的观星台,以及台上负手的张信,先是心神一舒,随后又一股难以言喻的心绪,在谢灵儿胸内滋生。在意的人失而复得的狂喜,被隐瞒的愤怒,两种情绪交杂在她的心念内。

    此时的谢灵儿,恨不得扑过去,在张信身上狠狠锤上几拳。可随后她的眼内,却又有豆大的泪水溢出,无声而泣。

    自从张信出事之后,她就在极力压抑着悲伤与忧意,可此时在巨大的心灵冲击下,却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真是张大哥?”

    随后赶至的周小雪,也是欢喜的哭了出来,用手轻抚着胸脯;“大哥他没事就好,实在太好了!”

    她也不是没想到,张信可能根本就没出事。可她却没想太多,仅仅只是见到张信平安无事这本身,就已让她欢喜无限。

    墨婷的感情,则更为内敛,虽也为之宽心欣喜,情绪强烈,却并不显露于外。

    除此之外,她也有着几分释然与懊恼。

    释然是因这几日,她的疑惑都有了合理的解释,懊恼的则是自己的迟纯,以她对张信的了解,早该看出端倪才是。

    在墨婷眼中的张信,外似张狂,无所畏惧,其实胆大心细,深谋远虑。

    她的师兄,既明知自身的处境凶险,那就必定会对可能的危险,有所防范才是。可能张师兄在暗中,已为他自己准备了好几种保命之法。

    试问这样一个人,又怎会被人轻易算计?

    而随后墨婷,就已注意到,那观星台上渐渐宏大的灵能波动。

    “师兄他似在准备摘星之法,目标是”

    墨婷的神色怔怔,看向了碎星号的前方,那正顿兵于三百里外修建营地的邪魔大军。

    心想张信这么做的目的,难道是为吸引眼前,这高达四百万的魔军?

    还有

    墨婷又极目远眺,看那尾随在魔军之后,隔着五十里距离的数百艘战舰。

    此时黑杀谷的精华,亦在此间!

    ※※※※

    “万木逢春大阵?”

    观星台上,林厉海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元气充沛,灵能澎湃。而位于他眉心间的灵契印记,则在微微发热,与不远处那株参天蔽日的巨树,有了某种程度的共鸣。

    增加修士的气血元力与灵能量,正是万木逢春大阵的效果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增加木系术法的威力,以及加速恢复伤势等等作用。可通过各种符印与灵契印记来识别,为他们提供加持。

    预计此阵,可以让所有低阶灵修的战力,提高两到三成。加上那株‘建木’张开的法域,这个比例就更高。

    可这不应该

    “不是说这阵缺少春木石,没法完成?是用了什么做替代品么?”

    “就是春木石!”

    芮晨的眼中,现出赞叹之意:“不愧是我宗第一天柱”

    虽说之前,那位是被人算计了。可当这第一天柱认真起来之后,展现出的智计与手腕,依旧是一流之列。

    可随即芮晨的语声就已顿住,他的眼前风云幻化,一个由云气构成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他认得这位,正是赤月剑仙皇极。

    这位借助水汽显化分神之后,就直接注目张信。

    “有几分把握?时间太久的话,我与宗法相未必能拦得住。”

    “用不到一盏茶,现在已过了三分之一!”

    张信故作潇洒淡然的答着,可此时他额头处,却正溢着汗水。

    劫力的压迫,让他颇为吃力。

    本来以盘坐入定,五心向天的姿势,对抗劫力会更轻松,可此时他正被万人瞩目。

    狂刀张信,自该有狂刀的风范。

    于是他又勾起了唇角,释出傲睨自若的笑容:“保证半盏茶时间之后,此间四百万魔灵,定将灰飞烟灭”

    “好!”

    那皇极的身躯,再次分解为水汽。而此时一股凌厉磅礴的剑意,却蓦地斥荡于长空。

    “那么今日,我皇极哪怕拼去这条性命,也会护你毫发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