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9章 哥的传说(求月票)
    这世上有一种出名叫做“哥虽然不在,但到处都有哥的传说”。

    杜克尽管没办法及时回到暴风城,但杜克的英雄事迹已经开始通过其他一同参与突袭的人之口,以及暴风城的官方公报,传遍了四方。

    当然,官方版本是经过美化的——大体内容是说,守护者麦迪文受到了恶魔之王萨格拉斯的偷袭被困。然后王国骑士团团长安度因*洛萨爵士连同杜克*马库斯爵士突袭一度被恶魔占领的卡拉赞。

    最终跟获救的麦迪文一起合力将恶魔之王打入无底深渊,并由杜克做出最后一击。在击杀恶魔之王的过程中,伟大的守护者、首席宫廷大*法师麦迪文阁下不幸遇难。

    经过国王莱恩*乌瑞恩的批准,将卡拉赞的封地转封给这次进攻中有卓越贡献的杜克*马库斯爵士,并荣升马库斯爵士为子爵。

    “喂,你听说了吗?那个海王杜克*马库斯竟然以如此年轻的年纪,击杀了恶魔的老大萨格拉斯啊!”

    “听说了听说了!果然厉害啊!以前就觉得他很厉害了,小小年纪靠自己闯出这么大一番事业。没想到他经商厉害,在魔法领域也这么厉害啊!”

    “何止厉害!他还预言了这一场战争,没看到现在他培养的标枪手都成了王国的正规军,享受上等兵待遇了吗?天啊,我认得戈里察那小子,他原本就一个小混混渔民小子。现在他手上都8个兽人击杀勋章了。”

    “是啊,听说杀人最多的不是正规军,而是他们这些标枪手。”

    “都是马库斯爵士带出来的。”

    人们都是单纯的,对于杜克的印象也在不知不觉跑偏了,在穿越者眼里,这就是典型的歪楼。只不过人们所关注的,更多是近在眼前的东西,比如兽人。

    人们只会从日常接触的东西里,了解杜克,而不是那种酒馆里吹得天花乱坠的夸张故事。

    他们只知道,整个王国唯一的生命线——海上生命线是由杜克的船队所维系。

    现在杀敌最多的是杜克训练出来的标枪手,嗯,人们选择性地忽略了在面前硬扛兽人冲击的盾剑兵,也忘记了标枪手是在各种安全的堡垒里做出的击杀。

    而那些小型堡垒,也是杜克发明的。

    然后,冒着生命危险用小船进入内河接应难民出来,回到暴风城的,也是杜克的船队,以及杜克麾下的……娜迦战士。

    人们对于这些体型庞大却还算友善的雄性娜迦战士表示好奇。哪怕这些娜迦对于人类并没有什么好脾气,但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无论娜迦再怎样凶恶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一旦淌进河水里,再强大的兽人都不敢说自己能战胜一个娜迦。部落已经不止一次碰上这种事:英勇的兽人战士为了追杀人类冲入还没有没过膝盖的浅水中。结果娜迦根本不跟你兽人打,直接挥动颀长的蛇尾巴,一下子卷住兽人的腿,把兽人活生生拖入深水区淹死。

    得到的就是到达船上的难民的欢呼声,以及兽人指挥官难看的脸色。

    不管是哪一种,杜克*马库斯这个名字都充斥在人们各个生活领域当中。

    一时间,杜克甚至变成了比国王莱恩还要出名的存在。

    “又是杜克子爵的提案,他希望在西部荒野组织标枪骑兵。并不需要太多的装备,只需要一匹马和相对的标枪投射训练。哪怕是只会骑马的农夫,也能在10天内完成初步的训练。”

    莱恩看着已经成为杜克不在时,几乎算是全权代理人的马卡罗递上的报告,忽然笑了。说不清那是欣赏的笑容,还是对于杜克太过妖孽的苦笑。

    “在战争这方面,杜克子爵似乎也有着惊人的前瞻性。”伯瓦尔*费塔根公爵以不刺激满大厅贵族的措辞说着:“我们必须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粮食的损耗。我们尽管可以得到来自奥特兰克和激流堡的粮食补给,但潮湿的海水和各种损耗加起来,每两磅小麦就有一磅损失在路上。这已经是我们的水手千方百计挽救的结果。”

    “这样么……”贵族当中扬起一阵低声的骚动。

    高高在上的贵族什么时候管过这些,唯有在失去领地,寄于莱恩的庇护下,他们才开始关心这种事。

    伯瓦尔的声音高了起来:“但是,在去年某人花大价钱组织佣兵清剿了西部荒野大部分怪物之后。在损失了七成艾尔文森林的领地后,西部荒野已经一跃成为整个王国最大的量产区。在刚结束的夏季粮食收割中,经过清点,西部荒野今年的夏粮足够现在暴风城五十万难民度过接下来的冬天。而西部荒野通过海路运来的粮食,每一百磅顶多只有五到六磅的损失。”

    “哇——”这次贵族们就是夸张地叫了起来了。

    这时候,莱恩站了起来:“好了,这提案无须表决,我同意了。”

    “怎么每次都同意马库斯的提案。”贵族当中有个曾经的边境伯爵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嘀咕着。

    莱恩眼神一凛:“因为正确,因为对王国、对人民有利,所以我才听取。谁有意见的话,可以提出更合理,更有效的建议,我也在这里听着。如果某人一百个建议都是正确的,那我绝不介意一口气听取他一百个建议行事。”

    贵族的牢骚,其实是基于权力的旁落。

    莱恩国王用他的魄力,将一切都压下去了。

    莱恩的眼神是如此清澈,他的面容是如此坚毅,在旁边的洛萨眼里,历史惊人地重合了,略显模糊的视界勾勒出一幅充满历史感的老旧画面。

    画面之中是索拉丁大帝最后的子嗣被丢弃在荒芜的激流堡里,然后他和他最后的支持者带着人民披荆斩棘,一路来到大陆的南部,来到现在的暴风城,几乎是白手起家建立了暴风王国。

    千年过去了,不少贵族已经堕落**。洛萨无比庆幸,先君那个光辉的印象即将永远地淡去之时,在国难当头之际,有一个年轻国王的伟岸身影与先君的背影重合了。

    莱恩*乌瑞恩,一个英明伟大的国王。正是因为他,暴风王国依然屹立不倒。

    正在沉思的当儿,议事厅里的声音像是被抽空了。

    完全不知为什么,正在向贵族们和莱恩国王根据侦察兵报告陈述部落兵力的迦罗娜,突然亮出了她的匕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