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五章 图穷匕见
    “那是赤血炎毒!白帝子伏兵鹿野山,却早就料到此举必定会难以凑效。所以他听从本座建议,在这些人不知情的情形下,让他们预先服用了毒丹。”

    在碎星号尾部的囚室之内,高元德已从舷舱之外,收回了视线:“似建木遮天这种超大规模的无上极招,损耗必定惊人。我想即便是师兄你,也会极其吃力的,尤其是受伤之后。想必师兄也一如我的预料,以这些人的血肉精元为养份,催发建木?当这建木成形之际,师兄你,其实就已输了。”

    宗法相处惊不变,眸中的冷厉之意更浓,宛如刀锋:“你到底想要什么?”

    “待师兄为我洗刷冤屈,元德会全力助师兄你抵御妖邪。”

    高元德语声冷漠,眼睑低垂:“不过此战之后,师兄你,也将伤重而亡!”

    “原来如此!”

    宗法相不禁失笑:“我宗法相战死之后,由你来统帅全军?想必你也定有办法,从此处突围吧?而此间临危受命之功,已足可让你身晋第一天柱。”

    “大约就如师兄所言。”

    高元德对宗法相刺过来的杀机,全不以为意:“我与人有约,最多一个月后,就可令此间数万门人转危为安,突围离去。这次返回玄宗,元德也将继承您之遗志”

    他语声未落,却被宗法相打断:“那本座又该如何信你?信你这满嘴谎言之人?如我不愿,你又待如何?”

    “没可能的,师兄是准备将这里数万袍泽的性命,都置之不顾?师兄你现在,难道还有其他选择?”

    高元德先是不可思议的反问,随后解释:“师兄是否信我,其实无关紧要。只需知晓,元德背后之人,并不希望我日月玄宗,太伤筋动骨。”

    “背后?也就是说你并非主谋?”

    宗法相的目光闪动:“其实这一个月来,我一直都很不解,你高元德在日月玄宗内前程无量。只要不出意外,日后圣灵可期,甚至有望天域。却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这对你有何好处?只为我现在的这个天柱排位?可如无意外,凭你高元德之能,二十年后的第一天柱,非你莫属。”

    这次高元德,却是一阵沉寂,良久之后,才又出言反问:“我想问师兄,人之喜怒哀乐,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喜怒哀乐?”

    宗法相先是不解,可随后吃了一惊,定定的注目高元德:“你的意思是说?”

    “这些人类该有的感情,我高元德从无有过。记得幼年之时,父母死在我的面前,我却一点眼泪都没有,也不觉得伤感。那时我就感觉自己不对劲了,就尝试着学习模拟人的感情。也模拟的不错,这些年来居然连师兄你,都未发觉任何端倪。”

    高元德似是陷入到回忆:“师兄一定以为我是恩将仇报,无情无义之人吧?这其实也不算错,我高元德无情,自然也无义。”

    宗法相似被惊住,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怔怔出神。

    高元德则继续说着:“师兄看不出我的本性,有人却看出来了。就在二十年前。他找到了我,说我如能全力助他,那么他有办法,让我拥有本该有的一切。师兄你是想不到的,那个时候,我尽然首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期待。那种发自内心,由衷期盼的情绪,真让我着迷。”

    宗法相听到此处,不禁长吐了一口浊气:“那么这人,到底是谁?”

    高元德却不再说话,只是漠无感情的与宗法相对视,随后摇头:“待师兄寂灭之时,我定会满足师兄的遗愿,可绝不是现在。”

    二人正说着话,却忽有另一人影,身影踉跄的闯入了进来。一身戒律堂的黑色袍服,面上则满布着仓皇之意。

    宗法相原本还想说什么,此时却不禁愕然的回望这位闯入进来的灵师。

    高元德见得此人,也是皱了皱眉,语声冷淡的询问:“茅刚在哪?可是出了什么事?”

    这位黑衣灵师,原本是两刻之前,他遣去向茅刚传话之人,

    “他在第二观星台。”

    那灵师说话之时,先有些忌惮的扫了一眼宗法相,随后又咽了咽唾沫。

    “他与张信在一起,还有芮晨与张德怀几位”

    “张信?”

    宗法相不禁错愕,心想这位到底在说什么?张信不应该是被掳走了么?

    而高元德,则是不解与疑惑:“你说的是,是哪个张信?”

    “就是摘星使!”

    黑衣灵师的脸色苍白无比:“还有一座大衍摘星阵,我觉得天柱你,最好是亲自去看看”

    可不等他的话说完,二人的神念,就已朝舰船的顶部蔓延而去。

    “真是他?”

    宗法相首先感应到了究竟,随后眼神匪夷所思。

    可这个家伙,怎么会在此间?

    “那是你赐给他的大衍摘星阵,他想做什么?”

    高元德已经懒得掩饰自己并无情感的事情,偏过头陷入深思:“除此之外,还有一套外接的法阵,这是”

    “是坐标,是那些陨星的方位!出自被毁去的两座大衍摘星阵!”

    宗法相接过了话语,他的目光里闪着微光:“这一个月来,张信每日都会前往两座观星台,且至少停留一个时辰,说是研究大衍摘星阵。”

    感应到了那边情形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猜到了一切究竟。看来这位摘星使,是在他的知觉之外,别有准备。

    还有张德怀,天见,甚至司空皓

    “看来师兄你,不但小看了我高元德,也小视了他。不止是我高元德一人在你背后,为所欲为。”

    高元德蹙紧的眉头,逐渐松展:“且看来这位的图谋野心,真的很大。”

    “谁说不是?将四百万魔军,六万黑杀谷与北地仙盟的联军引至,聚而歼之,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即便是我,之前也只是想,这次能拿下黑杀谷就可满足。”

    宗法相的唇角,却微微勾起:“今日之后,我会以他为荣。”

    “是么?这种柳暗花明,绝处逢生的感觉,一定很不错?”

    高元德语声淡淡的说着:“可此间四位天域在此,他真能等到陨星天降之日?”

    说话之时,高元德已抬手将一道符燃起。只是这符,才刚刚冒出火焰,就被一道从对面刺来的剑光,绞成了粉碎。

    高元德不禁诧异的,看向了对面,只见宗法相的左右身侧,各有一口飞剑悬浮。一枚是湛蓝颜色,乃是顶级冰玉所制,一枚则是外有木纹,整体褐红色。

    这使高元德眯起了双眼,他不心疼这枚高达十四级的传讯灵符毁去,却惊讶于宗法相,仍可驾驭飞剑。

    外面的建木与宗法相,实为一体二身。前者既然已吸收了赤血炎毒,那么按理来说,宗法相本身,也该受影响才是。

    “有两件事,你高某人说错了。第一件,是我宗法相,从未小视过你!黑神山下,司空皓与九观之叛,也足可使我宗某人警醒。敌人给的东西,我宗法相哪怕再蠢,也不会轻易吃到嘴里。又如何会想不到,你们可能去动万木逢春阵的材料?秦长春何在?此人窃取的春木石,究竟是真是假?”

    此时宗法相的四肢肩侧,竟赫然爆裂,洒出了大团的毒血,且都是还未落地,就已无火自燃。

    “第二件事,是你以为能以此间数万同门性命,逼本座让步。可是宗某,却宁愿与你等玉石俱焚,也不愿让你们这些居心叵测之辈,窃取门中大权!可叹,你我虽有二十年兄弟之谊,却从未看透过彼此!”

    就在宗法相音落之时,这船舱之内,已经漫布着一种青黄色的气雾。

    而那一冰一木,两股绝强的剑势,也将高元德等三人,牢牢锁定。

    “师弟你可知道我为何直到现在,还未让我的建木出手?为何明明有着足够的材料,却为何迟迟不将这阵完成?”

    “是为将那些血蝠?不对”

    高元德沉吟之时,也同时屏住了呼吸,知道这是一种名为胡灵春花的花粉,蕴有剧烈的毒素,对于灵师而言,尤其危险。

    “你是欲算计薛智与司空绝?”

    当思忖明白之后,高元德又不禁一声轻赞:“师兄之意,是欲诱使这二位,在北地仙盟的大军赶至之前,提前出手?不得不说,师兄你真是好狠的心肠。这次血蝠冲阵,不知会有多少灵师弟子伤亡,却都被你视如无物。”

    “慈不掌兵!”

    宗法相蓦一甩袖,面色凝冷:“可既然摘星使还在,那么我宗某人布置的这一切,都已无关紧要。”

    也就这刻,旁边那位黑衣灵师,已经直挺挺倒在了地面,陷入人事不省的状态。

    而在高元德身后的二位顶级神师,则是面色铁青。

    宗法相使用的毒素,本不该如此霸道,在他们已经有防备的情形下,还能侵袭入体。

    可问题是,此时那株‘建木’的法域,已在全力张开!

    天柱与道种级的差距,简直宛如鸿沟

    而此时的高元德,则是面色阴晴不定,他现在正面对着一个艰难的选择。

    在此处与宗法相动手,彻底放弃回归宗门,执掌玄宗大政的希望。还是继续忍耐,等待那四位天域,将张信诛灭。

    可仅仅只十个呼吸之后,高元德就已发现自己,自己已无需抉择。

    他蓦然吃惊的仰头,望向那观星台的方向。而此处虽有重重墙壁阻隔,根本无法目视,可他却能感应到,这次张信施展摘星术的灵能反应,迥异于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