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2 复活
    我不断上弹,射击,重新装弹,再次射击。在视网膜屏幕中,每一颗子弹的飞行都拖曳出一条长长的弹道,这些弹道并非全是一条直线,脑硬体控制义体施展出各种射击技巧,这些技巧有一部分是我不依赖脑硬体的精密控制也能做到的,但是,这些技巧并没有磨练成条件反射,比起经由大脑思考后反馈回身体的动作,由脑硬体施展起来更加精准快速。

    我在短短的数个呼吸的时间里,倾泄出几十枚子弹,直线和弧线的弹道彼此交错着,一部分被右江闪躲过去,一部分刚刚抵达右江身边,一部分正在飞行中途。这些子弹即便无法击中右江,也能对她闪避时的方向和速度进行试探。单位空间中能够容纳的物体是有限的,每被占据一寸就会失去一寸,即便是预知也无法改变这条准测。

    右江穿插在小丑怪物之间,即便能够预测所有的攻击,只要无法抹消这些攻击,躲闪的路线再多也会有限制。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每一发子弹都会填充脑硬体计算出的右江将会采用的闪避路线,就像是在围棋棋盘中填子一样,每填充一个格子,每堵住一个出口,留给对手的选择就会更少,这个规则即便是对方能够提前知道落子的地方,除非能够阻止落子,否则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我在白色物质弥漫的地域里已经尝试采用这样的方法,只是当时落后于右江,无法有效阻塞她前进的路线,如今我挡在她的前方,先天就占据了上风。有些时候,右江也不得不后退以拓展周旋的空间,我们之间的距离再一次拉远。

    不过,我也没打算将我们双方之间的距离拉得太远,以后退的方式接近纺垂体机器,即便拥有连锁判定和伪速掠这两种能力。即便拥有脑硬体的精密控制,受限于身体结构的限制,也比正面前进更加吃力。一边后退着接近纺垂体机器,一边对右江进行距离,能量消耗的速度十分惊人。因此。当右江的进度再一次减缓的时候,我主动向她的方向接近了。

    我和右江之间的互动说起来话长,但实际上,因为我们的速度和反应都相当快捷的缘故。将思维转化为行动所需要的时间是十分短暂的。距离脱离白色物质区域刚过了不到十秒钟,圣石之种绽放光芒到光芒构成人形,又从人形重组出实质的身体。三个女生的身体被这光芒具现出来,看上去像是不着寸缕,但实际上根本就看不到细节。甚至于她们的面孔,除了一双紧闭着的眼睛之外,都只是一片发光的轮廓。

    仿佛纯粹由光构成的身体旋转着,彩虹和星屑般的现象环绕在她们身边,即便没有绳索牵着,这三具女体也如同磁石吸引般跟随在我的身边。在这种状态下,就连小丑怪物们的攻击也无法触及她们的身体,仿佛扑在空气中,那光状的逐渐变得实质起来。立体起来的女体,那些环绕在身侧,绚丽又璀璨的彩虹和星屑,就像是无法触及的幻觉。

    丘比说过,魔法少女们的复活是十分迅速的。然而,也许是我们的速度感差异很大的缘故,我个人是觉得魔法少女们复活的速度已经缓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如暴风雨一般的疾走和攻防中,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就拿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来说,每十分之一秒。都会针对右江的行动预测标注出至少一条路线,而这些路线几乎在下一个十分之一秒就会重新修正。在这不到十秒的时间里,曾经出现过的弹道轨迹如果全部留在视网膜屏幕中,看上去就会如同一团乱麻。

    然而,无论我的出手多么迅速,脑硬体的计算多么复杂而精准,也只能暂时遏制右江前进的速度,而无法触碰到她的衣角。为了保证魔法少女复活后,右江处于她们的攻击范围内,也为了保障深入的距离不会给魔法少女们带来太大的压力,免得她们无法腾出手去攻击右江,我已经竭尽全力。

    现在看来,这种极力的僵持似乎要走到尽头了。魔法少女们复活的场面是精美而绚丽的,在满是扭曲怪物的广场中,充满了别具一格的风情。脑硬体也无法对其光状存在的数据进行有效解析,观测的时候,视网膜屏幕中出现了大量的乱码。那些彩虹和星屑缠绕在三个女生的光状身躯上,从手脚开始凝结出魔法少女的特色制服裙装。当身躯被魔法少女制服覆盖后,那一寸的肌肤才褪去光华,充满了人体的勃勃生机,倒是不虑会走光。

    魔法少女们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但是,她们在换装的时候所做的动作,就如同牵线木偶,又或是某种仪式,似乎非得做完那一套不可。在结束的一瞬间,我和右江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五米,我能够感觉到四周的环境似乎产生了一丝异样,就好似快进了一下,下一次眨眼的时候,魔法少女晓美已经带着魔法少女小圆站在一旁的小丑怪物头顶上,原来蹲坐在我肩膀上的丘比,也已经被魔法少女小圆抱在怀中。

    以两人为中心,大量的手雷正悬浮在小丑怪物们之间,连同右江所在的位置一起,都被这些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手雷包围了。当然,就连我所在的地方也没有落下,不过,在观测到这些手雷的位置后,脑硬体已经计算出引爆结果——在原地不动才是最好的避免被爆炸波及的方法。

    然而,无论我还是右江,都正身处半空,而且移动速度是如此之快,根本没有可以阻止惯性的落脚处。秘书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想要及时施展禁锢能力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女仆倒是做出了最激烈的举动,在意识到自身已经深陷雷区的一刻,长刀已经旋转起来,化作一片刀光,斩在小丑怪物的身体上,仿佛被她的攻击点燃了导火索,在同一时间,悬浮在半空的手雷纷纷被引爆。

    我只来得及将女仆和秘书抱在怀中,用身体挡住脑硬体计算出的,爆炸力量最大的方位。就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冲击。脑硬体控制身体旋转起来,连锁判定观测着冲击波的层次和波次,脑硬体处理这些数据之后,第一时间给出能够将伤害降到最低的路线和运动方式,伪速掠将覆盖在身上的冲击力转化为推进力。眨眼之间。我们就摔落地上。一抬眼就能看到一片火云悬浮在好几米高的上方,完全隔绝了肉眼的视线。

    大量的小丑怪物在这片火云中疯狂地扭动,颓落,崩溃。看起来就像是一大片打了马赛克的景象。右江也在这个时候,双手交叉挡在面前,从火云中穿了出来。她的红色吊带裙也被灼少了多处,即便能够预知,但是。在覆盖性的打击面前也是知易难逃。不过,我倒不觉得她受了多重的伤,视网膜屏幕的准星将她的轮廓锁定,拉近,果然没有从她暴露在外的肌肤上看到半点伤痕。

    连小丑怪物都要崩溃的攻击,却无法伤害右江分毫,果然,外部观测所收集到的关于她的数据是完全错缪的。虽然不知道右江的防御力上限可以到何种地步,但应该不逊色我太多。

    魔法少女们的攻击并没有就此完结。在肉眼看不到的火云上方,连锁判定感知到了被晓美和小圆称呼为“学姐”的少女。脑硬体第一时间将她的轮廓补完,少说也有上百支华丽火枪组成的枪阵悬浮在她的身周,但这样的景象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勾勒出来时,火枪齐齐开火了。

    弹道完全直线形的。自上而下插落,密密麻麻,每一条弹道的间隔不足十厘米,但总体而言却遍布了二十米方圆。在这个范围内。想要躲开子弹,除非将身体宽度收束在十厘米之内。右江看起来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也无法在子弹降临前逃离攻击范围。她似乎早已经明白无法回避这一次的攻击,在头顶上方的枪阵轰击的同时,直接一拳捶地,脚下的地面顿时破裂,几大片的地壳翻起来,如同一个石头质地的花苞,将她护在其中。

    子弹迅即打在地壳上,掀飞了一片乱石。一连十次齐射,让这些地壳濒临崩溃。魔法少女学姐之所以能够集中精力瞄准右江进行攻击,正是因为魔法少女晓美和魔法少女小圆合作对周围的小丑怪物们进行清扫。用“清扫”这个词语来形容她们针对小丑怪物时所发挥出来的破坏力再合适不过了,虽然魔法少女晓美使用的枪械、手雷、火箭筒等等火器,通过亲身接触其威力后收集到的数据,只是属于普通武器范畴,但是当对手是这些小丑怪物时,反而发挥出异常的如同病毒特效药的力量。

    眼前两位魔法少女如狂风暴雨般扫荡着小丑怪物们,为另一位魔法少女腾出出手空间的景象,完全映证了丘比的说法:“魔法少女是专门为了消灭魔女而存在的哟。”这些小丑怪物虽然也被丘比称呼为“魔女”,而且,应该是完全形态的魔女,但是,大体上和上一个酒店大厦中出现的那只至今仍未清楚其全貌的催熟型“魔女”有很大的区别。甚至,这种区别已经到了,无法将这些小丑怪物当作当初那只“魔女”的加强版来看待。无论形态也好,力量也好,都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当初对付那只催熟的魔女时,魔法少女们展现出来的力量,并没有如今这么强烈,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也许有她们当时刻意收敛能力的缘故,但是,这又会让人疑问“为什么要收敛能力”,是因为丘比在当时已经预测到,会发生如今这般结果吗?也许有这样的可能,因为丘比虽然自称和那个自称“龙傲天”的男人是同类,但是,和那个男人不一样,丘比已经在伦敦地区经历过一次瓦尔普吉斯之夜了,或许它知道更多关于自己,关于瓦尔普吉斯之夜,乃至于关于右江背后的神秘组织的情报。

    丘比和这三个魔法少女自称是在对抗出现于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失败后,才来到拉斯维加斯的,如果她们没有说谎,那么,在拥有针对魔女有特效的力量后,仍旧失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们在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到底遇到了什么?是否在那里,同样有类似现在这般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以及那个高大诡秘的纺垂体机器?是否同样遇到了和右江类似的自称“收割者”的存在?

    不清楚。完全没有关于她们过去的情报。不过,我总觉得,丘比来到拉斯维加斯,并不仅仅是因为受到了“召唤”,而是进一步明白这种召唤意味着什么。会带来些什么。而这一点,自称“龙傲天”的男人是不具备的。那个男人,大概是在野心的驱使下,想要获得和自己产生共鸣的东西。从而被“召唤”到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因为缺少情报,他的准备做得不够充分,所以,在同样失去了某种特质之后,让人直观感觉到他和丘比之间的差距。

    至于那个哥特少女成熟体。情报就更少了,至今为止,仍旧不知道她在遇到我们这些人之前到底做了什么,现在想要做些什么,对这里的情况和变化又有多少了解。她应该多少也掌握了一些东西,目的似乎也很明确,似乎要和所有人争夺放置在纺垂体机器中的,很可能就是精神统合装置的东西,但是和丘比比较起来。她所掌握的情报,以及真正的行动目的,却也很难在心中形成一个数值化的概念。

    虽然接触过不短的时间了,似乎已经足以通过从他们身上收集到的情报估测出一个具体的结果,但是。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察觉,除了“龙傲天”之外,其他的家伙对我而言,仍旧是谜团一般的存在。

    不过。虽然有很多事情都无从了解,但是。很多时候,办事请是不需要理解每一个隐藏要素的,尤其在暴力和死亡能够起作用的情况下,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起来。我的目标十分明确,不需要搞明白,这些谜团一样的家伙身上到底有什么隐藏要素,也不需要理解,它们所涉及的秘密和所隶属的组织有多么强力。不管它们是怎样的存在,为了什么而来,那都是它们自己的事情,属于我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并夺取精神统合装置。

    没错,“找到”和“夺取”,和“交换”、“骗取”等等做法不一样,直接又简单。

    无论是将龙傲天和丘比交给哥特少女成熟体,触发黑泥奔流事件,还是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疾走,向女仆和秘书伸出援手,乃至于复活魔法少女们,对右江进行狙击,全都是为了“找到”并“夺取”精神统合装置而做的。我猜测,调整,运作,潜伏,试探,引发变化,在变化中寻找可能性,所有的布局,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拥有同一个核心。

    每一次变化的产生,每一次时局的改变,都让我更加相信,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目标了。无论对手们到底隐藏了什么,都无法更改这一点——也许我们的目标并不是相同的,遭遇也不尽相同,也无法知道对方到底掌握了些什么,但是,每当它们靠近自己的目标一步,其他人,包括我在内,也会同样靠近自己的目标一步,然后,产生交集,发生战斗,进行合作,夺取胜利的果实。

    想一想,这个过程,几乎在遇见彼此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不会因为各自所持有的情报、目标、神秘力量等等的不同而产生变化。我的所有谋划,也许看起来都是不必要的,这些人和非人之间的交互一定会让它们来到这里,而我的存在,只是推进或延迟了这个注定的进程。然而,我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必然不会成为无用供,在最终夺取胜利果实的时候,我所做过的一切,都会为我的胜利奠定基础。

    毕竟,“找到”只是过程,而“夺取”,才是结果。

    思维在运转,一点点地磨合着心理,在脑硬体无法抑制情绪的时候,我的内心开始沉淀下来。在魔法少女晓美和小圆扫荡小丑怪物的时候,在魔法少女“学姐”狙击右江的时候,在不断被消灭又不断滋生出来的怪物群中,在那白色物质笼罩的世界里,我安静而沉默地观测着一切,连锁判定和脑硬体交互着数据,在视网膜屏幕中不断勾勒出各种可能性,分析着我所做的一切,对这些人和非人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又将如何反馈到最终的争夺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