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对战元神(为踏血乌痕提前加更)
    高空上,大战还在继续,不时的有惨叫响起,紧接着便是血雨洒飘扬,尸体落下。

    君落羽的强大,让围攻他的众位强者无不震撼。

    下方,楚阳的杀机也提升到了顶点。

    穿越小世界的唯我独尊,让他不知不觉的养成了霸道的性格,然而现实的无奈,却又不得小心翼翼,进行谋划。

    这次走出盛京城,他就考虑了很久。

    在盛京,他已经彻底的和镇山王府走到了对立面,还有高家恐怕也不会放过他,若是一直呆在皇家学院,应该不会有事,然而暗中的各种龌龊定然不少。

    还要小心他们暗算楚芷妍。

    楚家,毕竟是他的根基,不容有失。

    被动防御,时间一长,定然会出现意外。

    再说,在城内,楚阳还要小心穿越世界时被发现,那时恐怕会更加麻烦。

    他可是知道,王老一直默默的关注着他。

    走出城外,反而更加有利。

    楚阳相信,有些人定然不会轻易的看着他死去。

    度过这次危机,下次返回,才是他真正有资本腾挪的时候,也应该有资格和某些人博弈了,而不像现在,只能被动应付。

    至于这次大开杀戒,也是楚阳早就料想到的结果。

    既然站在了皇朝一方,那就和宗派彻底的划清界限。

    没有背景,没有底蕴,最忌讳的就是左右摇摆。

    今日杀了这些宗派的天之骄子,虽然会被天下宗派彻底的下追杀令,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对皇朝最为忠诚的表现。

    无论是楚皇,还是王老,亦或儒家,以及保皇派等等强者,也会更加的看着他,不再有任何的怀疑。

    这是为自己增加重量。

    皇朝,就是他最大的靠山。

    不谋一时,不足以谋一世。

    不谋长远,不足以走向巅峰。

    对天魔宗的圣魔子血空,楚阳已经有了必杀的决心,将本不想使用的灵器都取了出来。

    黄金绳一抖,就缠绕而去。

    “想要擒住我?没门!”

    血空脸色微变,却取出一张黑符,激发之后,化作一道黑光将他一卷,就疾驰而去。

    “想走?”

    楚阳眼睛一眯,心灵之力化作一根无形之针,直入符咒中心,“万事万物,皆有灵性。灵物、灵物,又岂能没有灵性?”

    “给我镇压!”

    心灵之力,落入了符咒核心,楚阳就发现有一点微弱的灵光,被心灵之力一压,当即黯淡。

    枯木心经第五层,出现了虚幻的心灵之海,终于有了真正可怕的威能。

    砰……!

    裹住血空的黑光陡然散开,让他从空中跌落,正露出茫然不解时,楚阳的最后一柄飞刀划破长空而来,没入了心脏中。

    噗嗤……!

    后心入,前心出,带出一连串的血花。

    “怎么会?”

    血空低头,难以置信,随之一叹,随着坠落,望了望远处的山河,以前称霸天下,镇压干坤的志向也彻底的烟消云散。

    身体落下,没了气息。

    飞刀所过时,就已经将心脉震成了浆煳。

    人死灯灭,彻底的一了百了。

    “不好!”

    远处一座山头上,一直盘坐的一个人影陡然站了起来,露出意外之色,随之狂怒,“竟然杀了血空?怎么可能?他有透骨钉攻杀,有大黑天防御咒防守,有大黑天遁咒逃遁,只要不面对元神强者,绝对会安然无恙,怎么会短短片刻就被杀了?让我都来不及前去救援,麻烦了,这次真的麻烦大了!”

    嘀咕着,青年人一步迈出,就来到了血空的尸体旁边,发现血空哪还有气息,不由得抬起头望向了楚阳,露出森然的杀机。

    楚阳正要追击其它强者,就是一顿,看着血空尸体旁边的青年人,不由得往后骤然狂退了百余米,这才站定。

    远处,已经逃走的小如来正在喘息,看到血空被杀,就是一个哆嗦。

    “他竟然有这等手段?刚才要是用在我身上?”

    小如来再没有淡定之色,望向楚阳的目光带着深深的警惕。

    华云鹤也骇然变色,“这个楚阳,刚才到底施展的是什么手段,竟然让血空的遁咒失效?若是给我突兀的来一下,岂不是也会步了他的后尘?”

    “上空有个君落羽,对面又有个诡异的楚阳,要是一直呆这里,恐怕会有不测啊!”华云鹤眼睛不停的转动,“不行,哪怕我有保命之物也不保险,还是趁机熘走为好!”

    他一转身,逃之夭夭。

    对楚阳,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等步入大宗师,等达到元神之境,我在将你斩杀!”

    这是他心中所想。

    器宗的万宝华一咧嘴,勐地一拍他的宝盆,将飞刀放了出去,然后急速退走,同时也警惕着飞刀的动静。

    其它天才强者,也都不傻,知道楚阳已经将他们彻底的超越,哪怕围攻,恐怕也讨不了好,不如早早离去,省的无端丢了性命。

    转眼间,剩余近半的天才强者,纷纷退走。

    就连花浅语都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而去。

    只是周围,却留下了十几具尸体,这些都是潜龙榜上的绝代人物。

    “你可知他是谁?”

    青年男子抓起血空的尸体,一步步走上前,缓缓说道。

    “该杀的人!”

    楚阳丝毫不惧。

    “嘿嘿!”青年男子舔了舔嘴唇,露出残忍的笑意,“他是我宗一位真神长老的第六代子孙,也是天资最高的一个后辈子弟,被他老人家寄予厚望,却被你杀了。你说,你会有什么下场?”

    楚阳身躯大震,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

    真神?

    那是真正的大能。

    元神三步,第一步为凝神凝,如高空的君落羽等人。这些人物就何等强大了,翻山蹈海都不在话下。

    第二步为化神境,能轻易的拍死凝神境的强者。

    元神第三步才是真神境,反掌间就能镇压化神强者,这一对比,就可见真神的恐怖。

    哪怕有着青铜门可以穿梭世界,楚阳也眉头直跳。

    “那又如何?”

    心底深处,却腾起一股傲气,楚阳冷然说道。

    “你会不得好死,你的所有亲人也会不得好死!”

    青年男子怜悯道。

    哈哈哈!

    楚阳狂笑,声震天地,“真神又如何?假以时日,我定将你天魔宗连根拔起,更何况一个真神?”

    “无知真可怕!”

    青年男子摇摇头,“我还是先将你抓回去,交给那个老家伙处置吧,否则,要是怪罪我头上,那就是我的麻烦了。”

    他抬起手掌,黑光凝聚,楚阳就感觉整个天地微微一颤,身躯骤然沉重无比,似乎,这片天地都压了过来。

    凝神境,操控天地元气。

    “吴元,你敢出手?”

    高空上,君落羽一剑又斩杀一位强者,望着下方冷冷喝道。

    “出手又如何?你以为你今天还能离开这里?”

    楚阳对面的吴元讥讽笑道。

    “是吗?还有谁来了?都出来吧!看看我君落羽能不能将你们全部斩杀?”

    君落羽说着,剑光陡然暴涨,似裂开了苍茫,斩碎了星辰,一剑之下,横杀两位大能。

    十余位强者,至此,还剩下两位存活。

    “阿弥陀佛!”

    佛号响起,金光蹦现。

    整个天穹上空都渲染成了金色。

    一个白衣和尚,一步步缓缓从西南而来,每一步落下,脚底都会出现一朵金莲,宛若被托着而来。

    “君落羽,好久不见,一向可好!”

    这个和尚看起来十分年轻,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没有慈悲之意,反而汹涌着无尽的霸气。

    “善缘,你竟然来了?”

    君落羽意外道。

    “为了找到与你交手的机会,我一直等到了现在!”善缘站定虚空,脚下出现一个丈许方圆的金莲,他缓缓坐下,顿时宝相庄严,“当年,我潜龙榜第二,你第三,我压你一头;后来,你腾龙榜第三,我第四,你反过来压我一筹。当时我就想与你一战,分个真正的上下,论个强弱,可惜啊,一直错过了机会,直到今天!”

    “我不喜争斗,能避就避,不过今天,看样子我是避不开了!”君落羽凝重道,“这一斗,乃是非生即死之局,不如先让那位小兄弟离开如何?那时,我也心无挂碍,可以全力一战!”

    “我想与你巅峰一战,可惜,我管不住别人!”

    善缘沉默片刻道。

    君落羽无奈摇头,看向了楚阳:“恐怕我保不了你了!”

    “无妨,不过是一位凝神境的魔头罢了!”

    楚阳淡然说道。

    “很好!”

    君落羽笑了,“你我若都不死,我交你这个朋友!”

    他话音还没有落下,剑光却陡然升起,将已经退到远处的两位凝神强者全部斩杀。

    善缘盘坐虚空,没有丝毫动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