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四章 观星台现
    望见高元德轻而易举的脱困而出,宗法相身后为高元德传话的那位紫衣神师,顿时脸色骤变,血色褪尽。

    “我非是小看了你的能为,而是蠢到对你仍存希望。”

    宗法相却对眼前之景视如无睹,只是自嘲一笑:“记得两日之前,我还听你高元德,信誓旦旦说自己无辜,之所以杀人灭口,只是因难言之隐。可现在呢?你想要如何解释?准备图穷匕见,所以再不打算装模作样,继续演下去?”

    “师兄你要这么理解的话,也不是不可。”

    高元德脸上毫无温度的微微笑着,也没有一点的惭愧之意:“葛秋山的事情,看来小弟是无论怎么解释,都很难让你谅解了。于是小弟就想,估计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师兄你冷静下来,仔细听我说话。”

    “所以不惜令我宗黑杀谷之战功败垂成,又让秦长春偷走春木石。使此间数万门人,陷入危局?”

    宗法相眸中的嘲意更浓:“那我倒要听听,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师兄此言大谬,黑杀谷之战,本就注定了会是功败垂成。即便师弟我别无二心,全力助你,师兄也没可能办到的。所以今日,令此间数万同门袍泽身陷绝境的,不是我高元德,而是独断专行,执迷不悟的师兄你啊。”

    高元德微一摇头,语声无奈:“至于师弟之所求,兄长难道还没猜到?无非就是想请师兄你,亲自为我洗清冤屈,还我清白。”

    “冤屈?清白?好一个冤屈!”

    宗法相不禁笑出了声:“这真是我宗法相所见,最荒诞荒唐之事。难道本座,还真让你高元德蒙冤了?”

    高元德不以为意的回应:“在师兄你的眼中,可能确实荒唐。可如今师兄你,只怕已别无选择。此时此地,也只有我高元德能出面助你。”

    宗法相继续讽刺的笑着:“洗清冤屈?助我?那么然后呢?你之所谋,想必不止如此而已吧?”

    正说着话,宗法相却忽的心中微动。看向了舷窗之外。

    他感应到那些血蝠,已经到了阵前五十里外。这比他估算的时间,早了大约小半刻钟。

    显而易见,那两位魔主对此战颇有自信。故而这些血蝠在飞行过来的途中,对体力毫无半分保留,

    也在这刻,宗法相已发现自己那株‘建木’的异变。

    ※※※※

    当那数达三十万的血蝠,接近到二十里距离之时,各艘战舰就已开始进入到了战斗状态。整整四千面等级不一的阳炎神镜,在各部首脑的指挥下,分做三波,轮流齐射。

    可血蝠却是灵感之能最为敏锐的一种邪兽族类,尤其是感应灵能变化的能力,几乎直追人族的灵感师,加上它们超人一等的反应。往往都可在这三昧离火神光发射之前,就做出闪避的动作。

    故而这些三昧离火神光,很难对这些血蝠,造成大规模的杀伤。仅仅四千的数量,对于这团血色蝠云而言,也无异是杯水车薪。

    连续七次轮射之后,也仅仅只有三千多只,在三昧离火神光的冲击下,身躯化为黑尘。

    而仅仅只六十个呼吸之后,这些翼宽至少近丈的血色巨蝠,就已如潮水一般,将日月玄宗一方的近千艘战舰完全遮蔽!

    到得此刻,激战才开始真正爆发,总数近八万的弩箭,蓦然从各艘战船中抛射而出,使那些血蝠的冲击之势,为之一窒。

    可这些弩箭,能够真正命中的却是极少。且依旧有少数血蝠,穿越过那重重箭网,深入到日月玄宗的军阵内部。

    随后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在各艘战舰之外响起。

    这些有着鲜红色毛皮的蝙蝠,全都悍不畏死。往往都在中箭之刻,立时自爆血肉。而再当它们接近各艘战舰,发现无法冲破那船外的防御法阵之刻,也会在第一时间,将它们肉身爆散开来!

    碎星号在整个舰队的中央,可也没能幸免于难,且正因此舰远超于其他战船的规模,成为那些血蝠的首要目标。

    连续的爆炸声响,不但使这庞大舰身微微摇晃,更使船上的十五级‘都天庚元阵’,不堪重负。

    位于船底的谢灵儿三女,都已站立不稳。而此时在左侧船舷指挥战事的元封禅,更是面色铁青。

    在他的眼前,足足七个灵弩炮位,被这些血蝠的自爆摧毁!还有三位灵师,因躲避不及,魂销身陨。

    而此时在地面,那些溅射进船内的邪魔血肉,正在迅速的聚合再生,一只只体积微小的血蝠,正在迅速成形。

    元封禅不禁一声轻哼。随着他大袖一拂,顿使这些细小血蝠无火自然,化为黑灰。

    可当他才将这些隐患清除,却见那船舷之外,赫然已出现的血影。整整上百只的数量,强顶着碎星号上发射的重重箭雨,急速穿梭而来。

    这使元封禅不解吃惊之余,眼中也顿现苦涩之意。他隐有预感,今日这第一战的艰苦与伤亡,可能会远超自己的想象。

    而此时在船外,代替宗法相指挥战局的左神通,更已是眉头紧皱。他先是面色苍白的,看了看身后,那至今仍无任何变化的五千丈巨树,随后又望向了位于前方不远的碎星,眸中现出了强烈的忧意。

    他不知宗法相,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这株本该成为他们中流砥柱的‘建木’,在血蝠潮到来之后,却迟迟未有动作,该有的法域,也未生成。

    同样为之惊讶的,还有数百里外的薛智与司空绝。不过这二人的反应,却是与左神通及元封禅二人截然相反。而当他们对视之时,都能感应到对方的欣喜与意外。

    “我听说日月玄宗这位第一天柱,不但法力高强,一生也少有败绩。尤其十几年前在北方,北神玄宗再次从落雁河之北南下的那一战,极为经典,使北神玄宗三万精锐,折戟沉沙。此人想必非是无能之辈,这株巨树,也绝非摆设。”

    司空绝的千枚眼瞳,都现出深思之色:“看来他们日月玄宗的内斗,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为激烈。”

    “人族的灵师,不都是如此?他们如能真正齐心协力,这片荒野,哪里还有你我的立足之地。”

    薛智说到此处,又用那分叉的舌头舔了舔唇角:“看来这次,又将是一场广林山之战。”

    “广林山?”

    司空绝闻言,却是失笑:“只怕那些人,不会情愿的。”

    “事已至此,哪里能由得他们。”

    薛智先不屑一哂,目中则满透是嗜血杀意:“我想尝尝这个第一天柱的血,到底是什么味道。与那个上官玄昊,有什么不同。”

    此时高空之中,正与远处数道天域气息对抗的皇极,也望见了司空绝与薛智二人的喜形于色,

    他不禁分神,同样先以忧心忡忡的目光,看了眼那建木庞大的树冠,随后又望向了那艘浮于半空的碎星。

    随后皇极似是猜到了什么,发出了然却又无力的苦叹。

    可也在这时,他忽然又心神微愣,继续看那碎星号的中央。

    “这是”

    只见那里正有‘莲花’绽开,一座观星台从里面冉冉升起。

    而在那台上,除了芮晨与张德怀几人之外,正中央还立着一个他熟悉的身影。

    那个少年,正以睥睨轻蔑的目光,望着对面数百里外的庞大魔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