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8 参上
    房间中的场景除了魔法阵之外,和我的想象有不少区别,而且,即便是魔法阵,此时也已经停止运作。没有祭品,没有扭曲的怪物,没有施法后留下的痕迹,哥特少女也好,丘比和龙傲天也好,都没有在这个房间中留下出没的痕迹。虽然不明白这个魔法阵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在视网膜屏幕的数据中,这里的一切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

    不过,即便数据上没有任何征兆,但是“神秘”是会欺骗数据的,何况来历神秘的右江也特意来到这里。我没有抢先进入房间,跟随在右江身后,沉默地关注着她的行动。

    右江似乎对房间中的一切十分熟悉,没有任何犹豫,径直走到魔法阵中间的木桩前,一一转动它们。她的举动让这三根木桩看上去就是密码锁,只要转对了位置,才是开启什么,也许是魔法阵吧。先从哪根木桩开始,应该是有规定的,紧接着,每转动一根木桩,另外两根也会响应转动一段圈数,这种联动旋转的圈数和方向也各自不同,视网膜屏幕将右江的动作、木桩和魔法阵的变化记录下来,即便如此,我仍旧无法保证,下一次转动这些木桩时,是否真的可以照搬这段影像。似乎只要木桩的转动正确,被转动的木桩机会自行下沉,三根木桩全部下沉之后,脚下传来一阵浻浻的声响,视网膜屏幕显示,有液体在脚下流动。

    见到右江没有走出魔法阵的样子,我拔脚也走了进去,和她并肩站在一起,右江也没有理会,感觉上她是没有将我放在眼中,但也有可能,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将我引诱进来,都是达成她的目的一个环节。我不知道藏在她身后的神秘组织到底有多大能耐。是否连我也计算在内,但是,就算真是如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个世界拥有太多的异常和神秘。即便是预知也是可以办到的。但是,正因为这种倒映现实,却超出常识的力量呈现太多,所以让这个世界的规则显得并不那么严密。这种不严密反而让安德医生的“剧本”得以顺利进行。若真是一个规则极度严密,无法超出常规的世界,这种让整个世界都按照剧本转动的行为,反而是十分困难的。

    我的直觉告诉自己,至今为止所遭遇到的一切。都没有超出“剧本”的安排。如果真的有什么会牵扯到剧本的变化,那一定不是末日真理教或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存在,而是“江”,以及也许是它的倒映的这些名字中带有“江”的女性,例如右江。我并非因为这个神秘组织能够利用瓦尔普吉斯之夜而顾忌它,之所以重视它,是因为右江在为这个神秘组织工作。

    右江在这个神秘组织中到底具有怎样的地位?如果是可以随时抛弃的战士,那是再好不过,但是。如果这个神秘组织以右江为所有行动的核心,那么,这个组织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棘手的问题。

    右江会成为敌人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她对我的来历不闻不问,也不关心我一直尾随在她身后。不免让我产生引鳖入瓮的感觉。即便不知道她会将我带到何方,又会摆下怎样的危局,我也只能继续跟随她走下去,除了这么做。似乎没有任何打开局面的方法,而且。我也希望能够在这种深入虎穴的行动中,找到能够将她带走的契机。

    我很快就知道了,在地板下流动的液体到底是什么。阴刻在地板上的魔法阵开始渗出红色,虽然地板看上去质地坚硬,但踩起来如同生物的肌肉内脏,因此,当看到这些红色逐渐浸染了魔法阵的纹路时,让我觉得就像是血液从无数的毛孔中渗出来。

    红色的出现,起初没有任何味道,似乎一渗出地表就干涸在魔法阵的纹路中,但随着浻浻的声响逐渐放大,这些红色逐渐变成了雾气,再从雾气凝结成液体,也逐渐在这种变化中带上了腥臭味。不久,最初凝结成液体时,看起来还宛如宝石般剔透亮丽的红色就变得混浊起来,视网膜屏幕捕捉到许多丝丝缕缕的凝结物出现在红色液体中,好似污垢一样,让红色渐渐浓厚,腥臭,变成宛如污血一般。

    房间的闷热自从开启后就一直没有散去,魔法阵的变化,不禁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更让这种闷热加剧了。淡绿色的萤光在房间中漂浮着,将眼前这片场景映衬得更加阴霾诡谲。如果是普通人在这里,一定会昏厥过去吧。无论颜色,气味还是视觉,都会给人的生理带来负面的影响。流淌出黑泥的房间,魔法阵也是这般诡谲污秽丝毫不出奇。然而,在视网膜屏幕数据中呈现为普通人的右江,站在这副景象的中心,却完全没有丝毫动容,我观测不到她的生理和情绪有任何非正常的波动。

    流淌在魔法阵纹路中的液体让人产生魔法阵在转动的错觉,这些液体表面开始蒸发,在一片闷热中,让空气有些扭曲,也让人觉得是魔法阵本身被开启后产生的现象。不过,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一切仅仅是液体在流动、产生化学变化、然后蒸发,和魔法阵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这种让人感觉更贴近原始献祭的现象,比起过去看到的那些真正是魔法阵本身产生变化的神秘现象更加令人感到诡异。

    魔法阵在旋转,在发光,除了站在魔法阵中心的自己,外部的一切都在扭曲,这样的景象虽然在视网膜屏幕中,全部都只是流淌在魔法阵中的液体在发生化学变化而产生的错觉,但是,伴随着这些变化,异常的确产生了。本来只是视觉的错觉,但是,新的数据从旧的数据中衍生出来,不少乱码掺杂其中,随后,提示“检测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警告框也弹了出来。

    魔法阵中的液体蒸发得越来越快,房间中的闷热维持在六十度,视野彻底被一片浓郁腥臭的雾气覆盖,而伴随着异常的产生,这些雾气似乎也逐渐失去一些物质。色泽逐渐变成最熟悉的那种灰色,那些沉浮在雾气中的淡绿色萤光也一个个消失不见。十个呼吸后,魔法阵之外的空间彻底变成了漩涡状,随后就听到发出如同气胎泄气的声响,灰雾呈现出明显的外排现象。

    在灰雾排尽之前。连锁判定已经侦测到四周已经不再是房间。而是更为空旷的场地。在连锁判定作用范围中,有活物在进行剧烈的活动,不时有一些高长的东西从地面升起来,然后在冲突中崩溃。视网膜屏幕开始根据连锁判定观测到的数据勾勒出那边的景象。有人类,也有不是人类的东西,有几个熟悉的轮廓,尤其是那个奇怪的像是猫又像是兔子的形状,以及那些身体冗长。宛如灯笼构成,头部却是一个小丑脸的怪物。

    我们的出现似乎引起了这些激战中的存在的注意,但是,战局似乎已经陷入白热化,让它们顾不得新来者了。直到灰雾散去为止,我和右江都没有被战斗波及,伫立在四周,数量巨大的小丑怪物也没有理会我们,但是视网膜屏幕中勾勒出来的影像显示。它们正对我和右江俩人虎视眈眈,只是似乎受限于某种规则,在灰雾散尽之前,无法对我们进行攻击。

    随着灰雾的稀薄,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清晰。的确是哥特少女成熟体、丘比和龙傲天等人,除了在我判断中还活着的这三者,还有明明在我眼前死去,只留下魔纹的两名女雇佣兵。正是女仆和秘书俩人,让我不由得想起在黑泥出现之前。被血河波涛吞没卷走的那两枚魔纹。当时的变化,也有龙傲天和丘比的控制吗?很明显,哥特少女成熟体并没有将丘比和龙傲天拘束起来,这三者引发了当时酒店大厦的巨变,释放出黑泥,也许和我与右江一样,从那个魔法阵抵达了这个地方。

    而这里,也正是他们的目标所在,至少也是通往目标所必须经过的地方,这些小丑怪物,是他们必须联手打败的敌人。在之前作为对手的立场,此时,哥特少女成熟体也好,丘比也好,龙傲天和两名女雇佣兵也好,都已经陷入苦战,因为充当他们敌人的小丑怪物似乎杀之不绝,每当消灭一个,另一个很快就如野菌般从地面迅速钻出来,在眨眼间就长成了至少有十米之长,直径两米的身躯。这些小丑怪物或从从口中喷吐出具有强烈腐蚀性的液体,或用身体冲撞,亦或是用尖锐牙齿的嘴巴撕咬,用尖角一样的鼻子顶撞。巨大的身躯就是它们最强大的武器,尖利的嘴巴,尖角状的鼻子和血盆大口中吐出的液体或许会因为对手的谨慎而时常躲开,但是,密集的数量,让它们摆动如此巨大的身躯时,往往让龙傲天他们顾此失彼,为了躲开看上去更加致命的嘴巴、鼻子和喷液,不得不承受这些粗大身躯的鞭打。

    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和能力,他们要对付这些小丑怪物,只能一个个来,而且,还无法一个人应对一个小丑怪物。这些小丑怪物的身躯显然相当坚硬,只有女仆的刀光和哥特少女成熟体的巨锤才能一次性破坏它们的身体,至于龙傲天的手枪最多只能给这些小丑怪物挠痒痒。这些小丑怪物无论是被破坏头颅还是身体都会立刻崩溃,然而,如果无法一次性破坏它们的身体的话,这些怪物的伤口就会很快愈合。

    从这些小丑怪物口中喷出的液体并非黑泥,落在地上,散发出五彩斑斓的油状光泽,但是,在这些液体消失之前,丘比这种非人存在也好,人类也好,都十分谨慎地避开,即便不得不落入其中,也会很快跳起来,然后,就会看到他们的身上散发出白色的雾气,就好似被灼烧了一般。

    长时间的激战,虽然没有发生致命的情况,却也让龙傲天等人形容狼狈,若非秘书的禁锢能力牵制了小丑怪物的行动,这些人的战斗还要更加吃力。尤其是似乎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相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谈不上身手敏捷的丘比,不时出现被腐蚀掉一半身体,被小丑啃噬,被打成肉酱,被尖角一样鼻子贯穿之类的死相,但是,旧的丘比死去后。新的完好无损的丘比会在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出现。除了没有攻击的能力之外,它的存在和小丑怪物一样怪异,让人不得不觉得,它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种小丑怪物的近亲。

    灰雾在淡薄到可以视物后。被猛然吹来的狂风一卷。就彻底消失了。与此同时,头顶上响起呼啸的劲风,那是巨大的物体迅速移动时带起的风声。我和右江如心有灵犀,齐齐分朝两侧跳了起来。六头在灰雾消散之前就包围了我们。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小丑怪物不约而同用那尖角状的鼻子顶撞下来,视网膜屏幕早已经制定出闪避的路线,此时轻易从这些小丑怪物的缝隙中掠过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反倒是右江,视网膜屏幕中仍旧是普通人的数据,但是。和我一样跳了十几米高,轻易就躲开了来自背后的攻击,从小丑怪物的缝隙中穿了出来。

    六头小丑怪物将头撞在我们之前站着的地方,掀起一片尘烟和石块,我将双手挡在脸前,拨开射向自己的石块。视网膜屏幕中映出地面开裂的场景,那六头小丑怪物刚刚拔出脑袋,地面开裂之处,立刻有一道身影如飞龙攀升般朝右江袭去——又是一只小丑怪物。不知道是之前就藏在地下,还是新生成的。尽管它的行为勉强算是奇袭,但是,在我看来也不算什么,相信对右江来说也是如此。

    在视网膜屏幕捕捉到这头奇袭右江的小丑怪物时。也将另一头试图从背后偷袭我的小丑怪物标注出来。它比我此时所在的高度更高,一阵阴影从我的头顶上方笼罩下来。

    我不再理会右江究竟如何应付敌人的攻击,虽然观测到我和右江的出现同样引起了龙傲天等人的关注,尤其是在明确了我的身影时。情绪的波动在他们的表情上呈现出来,但我此时也无暇和他们打招呼。

    身处于半空中。无法借力的我自然无法做出完全闪避,如果这头小丑怪物张开头对我喷吐那种腐蚀性液体,那么我说不定就得尝尝丘比的遭遇了,尽管,我相信这种腐蚀性液体也无法对义体造成太大的破坏。不过,当我抬起头时,这只占据了高度优势的小丑怪物一如之前的六只同类一样,只是将那张戏谑的小丑笑脸正对着我,张开了锋利的嘴巴。

    虽然在之前是通过小丑怪物的嘴巴进入仿佛位于它肚子里般的酒店大厦,但是,现在我可不想在故技重施。而且,和外面那个酒店大厦一般巨大的小丑怪物比起来,这种身长十几米,直径只有两米左右的小丑怪物实在太渺小了,让我一点都不觉得进入它的肚子会遇到什么好事。

    面对开裂后足有两米长的嘴巴,无法在半空移动的我只能任由它将我吞没。它的动作比外面那只更加巨大的同类更加精准,上下颚如同捕手夹般猛力一合,就想将我咬断。我早已经将左轮对准了它的眼睛,尽管,那只眼睛就像是画上去的一样,似乎并不起真正的视觉功能。子弹在它的嘴巴咬来之前就射了出去,它毫无躲闪的机会,立刻就被连发的子弹将那只作为目标的眼睛打得稀烂。

    小丑怪物似乎无法发出声音,小丑脸也没有任何痛苦的变化,但是,它的动作仍旧因为我的攻击出现了一丝停顿和偏差。我在半空一缩身体,尖锐的牙齿就擦着我的脚板合上,发出铿锵的碰撞声。即便没有咬中我,但小丑怪物的脑袋仍旧笔直撞了下来。我用力蹬在这只小丑怪物的脑袋上,但未能抵消从这个巨大脑袋传来的巨大压力,这只小丑怪物就这么顶着我狠狠朝地板撞去。

    我开启伪速掠,在撞击地面前的一刹那,改变作用力的方向朝侧边窜去,这只小丑怪物立刻步入前六只同伴的后尘,无可挽回地撞到了地面上。我在它拔起脑袋之前,借助脚踏实地的力量,一拳打穿了它的脑袋,之后没有将手臂拔出来,伴随疾驰沿着它的身体向前剖去,还没解剖到一半,也许是造成的伤害已经够大,这只小丑怪物的身体立刻崩散成无数的晶莹的碎屑,在全部落入地面之前就彻底消失了。

    这只小丑怪物的崩溃并没有影响更多的小丑怪物对我的攻击,它们就如同波浪一样,一个紧接着一个朝我扑来。伪速掠的能力让我的速度也在对抗之中越来越快,很快就达到它们无法触及的地步。我在化作一阵疾风,从这些小丑怪物的缝隙间穿梭而过时,视网膜屏幕再度从重重叠叠的巨大身影中找到了右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