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三章 给你生路
    听完张信之语,茅刚那本就煞白如纸的脸色,又蒙上了一层青灰,

    而林厉海则用刮目相看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位年不满十九的主上。心想这位与司空皓所布之局,并没什么特别值得惊奇的地方。可这位提前预算到大战发生的方位,却可见其心机智略,

    原来他这主上,真的不蠢!

    看来日后,只怕还真有望天柱

    那日月玄宗的十大天柱,可非只是修为高强,就能上位。还需有统御群伦之能,智计韬略都不可或缺。

    “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继续开工!”

    那边张信,已经拿眼瞪了过来,语含催迫:“最多一刻之内,剩下的这部分,必须完成。”

    林厉海被他这番训斥,却毫无生恼之意,老老实实的去篆刻剩下的符文。

    而芮晨也是磨掌擦拳:“警戒由紫玉天他们两个就够了,我也来吧!”

    张信对他倒是还有着几分客气,微微颔首,心想这完成时间,当然是越快越好。

    他估计茅刚的失踪,掩盖不了多久。而一旦有人查知这位的状态有异,那些暗中之人也必定会因此生疑。

    这有些可惜,此时在几百里外,只有四百万的魔军,黑杀谷的舰船,则紧随在后。

    他其实想再等等的,等到北地仙盟大军与更多的妖魔到来。

    可今日运气实在不佳,轮班坐镇于神脉石附近的,竟然是这二位。

    如今他已别无选择,只能将时间提前,赶在黑杀谷与对面那些妖魔反应过来之前出手。

    也就在这时,张信却忽然感觉到船舱之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元力动荡。

    “这是,宗法相?”

    感应那强横却又混乱,近乎暴走般的气机,张信不禁感觉奇怪,便又询问张德怀与芮晨:“外面怎么回事?宗法相他发疯了?”

    在场的几人,亦觉奇怪。可结果还是张德怀,通过天见上师的渠道,最早得知了详情。

    “宗天柱欲布万木逢春大阵,可结果在布阵到快要完成的时候,发现少了最关键的十级材料春木石。”

    此时的张德怀的眸色,异常的复杂,侥幸与痛恨交杂。

    芮晨则觉奇怪:“宗师兄那么谨慎的人,出阵之前,怎么会忘记携带布阵材料。以他事必躬亲的性格,是必定要亲自检查之后,才肯放心。”

    “负责看守仓储的,是宗师兄他最得力的部属秦长春。”

    张德怀一声苦笑:“可是现在,整个大军内,已经找不到秦长春的人影。”

    芮晨已经明白张德怀,为何是这样的表情了。

    “可据我所知,宗师兄在高元德出事后,已经特意清理过部属了,尤其是高元德举荐之人,都被暂时取消职务,安排到了前军。而秦长春此人,乃是由他亲手简拔。又因此人能力出众,所以被宗师兄倚为臂膀,一直信任不疑。”

    “我不知!”张德怀摇着头,眼神茫然:“可想必是有着缘由。或者在那些在宗师兄身边布局之人,就已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张信那边,则不禁又一次冷然哂笑,不过他随后,只是催迫道:“这与我们无关,诸位请继续。”

    他其实是想到了自己,当年在广林山的时候,也是被他亲近之人,从背后插刀。说来他上官玄昊,比之宗法相也好不料多少,所以今日很厚道的未予置评。

    而林厉海等人,也都闷声不语。只这几位的目中,纷纷现出侥幸之色。

    之前他们都觉张信有些任性,别人不肯告知也就罢了,皇极与宗法相,还是该通知的。

    可这时却觉那位宗天柱的身边,简直就是四面漏风,不予通知,真是绝佳的做法。

    ※※※※

    就在那株巨木之下,宗法相灵能暴走之后,就一阵神智昏沉,眼前发黑,身躯也再次摇摇欲倒。

    他知这是两次积累的伤势反噬,急忙一咬舌尖,强行使自己清醒过来。

    可随后他就冷声吩咐:“传令各部,全力搜查秦长春的下落。即便找不到秦长春的人,本座也至少得清楚,他失踪前的行踪。”

    可其实他却不抱希望,那秦长春无论是叛离还是出了意外,此时都没可能被他轻易寻到。

    随后他才想着补救措施:“问问全军上下,可有人携带春木石这种灵材,尤其是几位圣灵。还有,据本座所知,此物还能以其他的木系灵物,临时代替。七级血葵根,八级灵槐木,十二级木元丹等等”

    万木逢春大阵,是他抵御未来一月,北地仙盟与黑杀谷三十万灵师,以及六百到七百万魔军攻袭,有效降低弟子伤亡与压力的关键。

    若无此阵,那此处可能连十五天都守不住。

    不过他的话语未尽,就见旁边左神通的神色有异。

    宗法相顺着后者的视线看过去,然后他的一身气机,益发的阴冷。

    只见三百里之外,正有大片的血色蝙蝠,正如一片血云般,漫卷而来。

    “是血蝠!总数超出三十万,大约两刻时间到来,”

    左神通回过头,语气艰涩:“那二位魔头,应是想试探我们的虚实。”

    可此时他们这里,万木逢春阵迟迟未能成形,面对这种精通闪避之法,且能高速飞行的畜牲,很难有效的防御。

    “无妨的!真要来的话,正好做我这颗建木的养分。”

    宗法相一声轻哼,目光却仍显愁意,他依旧是为缺少春木石而发愁。

    而就在他刚欲说什么的时候,忽见一位紫衣神师,飞空而至:“宗天柱!碎星号内的高元德,请你前去见他一面。”

    宗法相的眉头微皱,面色不悦。心想这个时候,自己哪里还有心思去见高元德?

    可随后那位紫衣神师察言观色之后,又俯身一礼:“高元德让属下转告,他有些话,事关此间斗部四殿,以及藏灵山,小苍山二大分院门人的生死存亡,请天柱三思。”

    宗法相神色一怔,随后以犀利如刀般的目光,冷冷盯着这位紫衣神师。

    可随即就想到,这位只是高元德的看守,也只是代为传话,当下就一声轻哼,转而大步向碎星号的方向行去。

    只是临走之前,交代左神通:“尽快收集春木石这些材料,务必在半个时辰之内完成。”

    左神通蹙了蹙眉头,转而看向远方那几团血云:“可这些血蝠怎办?”

    “以这些畜生的速度,至少还有一刻多时间才能赶至。即便到了,我在船舱之内,也可应付。”

    宗法相不甚在意的继续前行,他未告知于人的是,此时那建木,就等于是他的耳目手足,与分神化体无异。

    片刻之后,宗法相就来到了位于碎星号尾部的那间囚室。两日不见,囚笼中的高元德并未有什么变化,依然是泰然自若的枯坐,对自己的处境毫不在意。

    直到宗法相到来,高元德的唇角才微微一挑,抬起了眼睑:“我之前说过的,如果师兄一意孤行,继续攻打黑杀谷,只会使我宗数万弟子,落入万劫不复之境,看来师兄未听我金玉良言。”

    “你让人唤我过来,就是为说这个?”

    宗法相不禁眉头大皱,他从这位师弟的眼中,看出了几分毫不加掩饰的嘲弄,这使他感觉无比厌烦。

    “宗某现在诸事缠身,没时间与你闲聊。”

    “宗某?你以往都是自称为兄的,也就是说,在你眼里,兄弟情分已尽?”

    高元德一声感慨,似万分唏嘘:“可元德却不得不给师兄与被困此间的数万弟子,筹谋一条生路。”

    “生路?”

    宗法相的眼神一凝,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联想。

    “那么在你高元德看来,我军是已落入到绝境?”

    “你我毕竟是已做了二十年的兄弟,我想这个世间,大约是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师兄的了。”

    高元德的语声平静,并没有正面回答:“师兄的性情习性,智谋韬略,乃至功法修为,元德都了如指掌。自然也包括了师兄你一直隐而未发的无上极招,建木遮天?”

    说到此处时,高元德语中的讥讽之意,愈发明显:“建木遮天与十四级的万木逢春大阵,我想不会有别的可能了。被这师兄你成功的话,那么此处就可相当于一座天域灵山。即便是被数达千万的妖魔合围,在师兄眼中,也是无足为惧的。以此地斗部四殿的精英,坚守一月绰绰有余。”

    “这么说来,春木石,秦长春的失踪,果是与你有关?”

    宗法相自嘲的一笑:“这确是出乎宗某意料,可然后呢?”

    “然后,元德既已知师兄的根底,又岂能不做针对?无论建木遮天也好,万木逢春大阵也罢,我想师兄现今,都难以如愿。”

    高元德说话之时,已经长身站起。而此时在囚笼旁边镇守的两位神师,都在这刻蓦然拔剑,将那镇压高元德灵能的符阵与囚笼,都尽数斩开。

    而后者,则是从容自如,堂而皇之的从笼内步出。

    “我想师兄你最大的错误,就是错算了我高元德的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