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4黑泥奔流2
    !

    _conte在被黑泥淹没的过程中,我无法昏迷过,即便大脑和脑硬体好似要被这无尽的负面资讯烧毁,却必须清醒地忍受着这令人发疯的一切。身体时而沉重,时而飘忽,时而上升,时而下降,有那么一刻,我被甩出黑泥表面,大口呼吸着如同救命稻草般的空气。

    我终于可以看到自己的处境。我还记得之前被黑泥卷入,被那排山倒海一样的泥泞巨浪从外墙走廊的断口处推出了那栋异常的大厦,如今正依靠黑泥的粘力倒悬在半空,大厦主体远在二十米外。杂物就像是被黑泥吞吐着,不时会在相互碰撞后,被排泄般掉出黑泥之外。

    大厦十二层就如同大坝的泄洪口,黑泥不断从各个豁口中喷涌而出,残桓断壁也在巨大的压力中不断崩溃,让那喷涌的景象更加澎湃。不一会,黑泥渀佛将整栋大厦拦腰截断。在我的脑袋下方就是一望无际的乌云雷海,瓢泼大雨自下而上洒了满脸,更有电蛇时而从身边掠过,遍布电蛇四周的电子干涉让我汗毛直竖,若非身体被粘在黑泥中,自己一定跌到那想象不到尽头的天空外了吧。

    喷出大厦外的黑泥并没有受到重力的作用,反而向上方的陆地卷曲,形成喷泉水柱,又渀佛拥有生命般的巨大触手,另一部分则覆盖在大厦表面,不断向上推移。

    这一切景象让人觉得是在某种意志的操纵下。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倒悬的大陆进发。

    只是惊鸿一瞥。我又再度表面卷起的黑泥巨浪打入黑泥之中。视网膜屏幕倏然关闭,也无法再感觉到脑硬体的工作,只剩下大脑在灼烧中维持运转。被黑泥吞没是如此痛苦,但是,如果离开黑泥就会落入下方的天空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再挣扎,放弃对义体的控制,沉在黑泥之中,忍受着异物的撞击和侵蚀。

    比起黑泥的侵蚀,来自体内深处“江”的干扰变得微弱起来。我仍旧会听到女人如风般的笑声,但是,更多时候,她的声音被更多的负面资讯淹没。这些来自黑泥的。因为太过复杂而无法解析的负面资讯就如同触手一样,不断深入构成我这个高川的“自我”的非物质基础中,让我不得不认为,它其实就是被“江”吸引着。

    我有些担心,如果这些黑泥资讯和“江”接触,是否会发生更加不好的事情,但这一切已经不是由我的意愿所主导。我感觉不到脑硬体的运作,连那种渀佛脑子里嵌入了异物的存在感也变得淡薄,无数的负面情绪缺乏过滤,不断淤积在我的脑海中。我觉得自己如同辩雨中的小舟。意识和理智随时都会被冲散,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一想到多坚持一刻也是好的,那种飘摇的感觉就在看似濒临绝境的关头又获得了一分力量,让我能够多坚持一秒。

    坚持一秒,再坚持一秒,在这以秒计数的时间长度中,我觉得自己好似顽石一样,沉默了数百年。渐渐的。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坚持。我如同婴儿般卷起身体,在黑暗和静谧的黑泥深处下坠,直到某一刻,从黑泥传来的震动将我惊醒。随后,身体撞上一片坚硬的物体。我还没来得及调整好礀势,黑泥的压力骤然四溅。

    我爬起来。身体一挺,立时有一种冲开障碍,接触到空气的感觉,这才发觉自己的右眼已经可以视物,但是视网膜屏幕的数据图像已经彻底消失了,似乎已经恢复为寻常肉眼的功用,但是,这只眼球仍旧并非原生器官,否则早就被黑泥侵蚀了。

    黑泥的深度已经降低到腰间,我转头望,视野变得开阔,一条宽阔的车道从建筑之间贯穿至前方,而自己正位于车道中。这里正是倒悬着的城市表面,除了建筑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抬起头就看到天空上密布的雷云,然而重力正告诉我,这个世界,包括自己,是颠倒的。

    黑泥沿着地面向四面八方蔓延,随着面积的扩大,厚度也在渐渐减少,不一会,原来还有腰际深的黑泥就来到了大腿处。尽管酒店大厦中仍旧不断有源源不绝的黑泥喷涌而出,却及不上这些黑泥扩散的速度。每当黑泥经过一处,在其周边的物体就会燃起熊熊大火,空气也变得闷热窒息,很快温度就高达能够扭曲空气的程度了。房屋也好、金属栏杆也好,水泥路面也好,塑料、木头、纸张,只要挨进黑泥,就会燃烧,而火焰也如同瘟疫一般,以比黑泥扩散更快的速度想四周散播。当我看清这个倒悬的城市街道光景时,黑泥还没扩散到半条街,然而目及之处,大部分的建筑都冒出呛人的浓烟,再几个呼吸后,便有爆炸挟卷着火焰从大门和窗口喷出。

    瓢泼的大雨无法遏制,黑泥流淌,火焰狂舞,雷蛇天降,建筑正在崩溃,不时有房顶建材、金属、树木、水泥砖瓦和家具朝下方的雷云天空落,不一会就失了踪影。在一片深沉而灼热的紫红色光芒中,一切都在崩溃,宛如末日一般。然而,除了崩溃的声音之外,没有半点生命活动的声息。没有鸟儿,没有虫子,没有人声,没有机械运转的声音,没有都市的喧哗,大街上所有不是和地面密合的东西都消失殆尽,完全看不到车辆的存在,交通灯已经停止,店铺中也只是维持着一种静默的场景。

    先不提被黑泥侵蚀的现象,这里是否还适宜人类生存,这个城市结构和拉斯维加斯一模一样的颠倒城市在被黑泥侵蚀之前,所有的运动就已经停止了。而此时此刻。即便有人类能够抵达这个城市的地面。一旦没能离开这一带,也必然会在黑泥的力量下,承受严重的伤害。

    伴随埋在身上的黑泥的减少,那种负面力量的侵蚀力度也明显开始减小,这个城市是如此广袤,黑泥似乎想要遍布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力量便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被稀释。黑泥不需要亲自覆盖,就能让附近的物体燃烧起来,但是,这种燃烧给我的感觉。更像是黑泥本质的力量削弱了无数倍之后产生的现象,因为,这种燃烧似乎仅仅是一般的燃烧而已,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异常和神秘的性质。所以我的义体根本不会被点燃。

    我在倒悬的街道中站起来,仰头打量着还在不断喷出黑泥的酒店大厦,黑泥吞没了十二层到地面的楼层,而十二层以上的地方,同样燃烧着,不断崩溃解体,大量冒着火光的物体如同流星般坠落下方的天空。然而,虽然也能说场面宏大,但是,在整个颠倒的拉斯维加斯中。这个酒店大厦也并非最大最高层的建筑,其本身相比起整个城市面积,不过是渺小的一角。因此,尽管黑泥的涌动让人觉得其体积庞大,却仍旧让我觉得它不可能淹没整个城市。

    在大厦中的那些人,应该全都死掉了吧,哥特少女、丘比和龙傲天又变得如何了呢我没有在视野范围内看到任何人,在这个宛如末日一般的城市中,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地生存着。

    毫无疑问,异常的大厦也许是异常产生的关键点。但其本身并非瓦尔普吉斯之夜。即便逃离酒店大厦,抵达城市地面,也仍旧处于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这个颠倒的城市,用丘比的话来说,本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所构成的异常环境。本来。龙傲天他们是想要来到这个地面的,然而。如今真正踏上这片城市街道的,只剩下本该只是观测者的我自己。

    黑泥的出现,证明哥特少女一定利用丘比和龙傲天做了什么事情,不过,黑泥的出现到底是失败还是成功的表现,暂时无法判断。这些黑泥的力量太过负面,更像是被封印起来的东西,如今它还在源源不绝地涌出,是否证明封印被解开后,并没有及时关闭是否意味着,哥特少女的目的并不在于置换封印,而切实是想要将这些玩意放出来

    在没有看到他们之前,所有的猜测,都仅仅是猜测而已。

    我感到疲惫,义体本身是没有疲劳度的,但是这种疲惫源自于精神和灵魂,确切的说,是来自于现实中的身体。虽然从这个身体的角度反向观测现实的身体,但是,接触了这些不知道映射着现实中的什么现象、状态或变化的黑泥,受到这庞大的负面力量的影响,现实中的身体也必然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化。从黑泥的性质来看,这种变化十有也是负面的。

    不过,既然没有出现更加异常的情况,没有受到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警告,那么,身体的实际情况应该还没有恶化到无法挽回的程度。我摸了摸左眼,只有在用手接触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那只眼球仍旧在转动着。

    ——明明是我的眼球。却给人异常诡异的感觉。

    ——它在看什么呢我这么想着。

    ——它似乎是能够思考的。

    没有带路的人,也找不到下一个目标,但是,我还是淌着黑泥向远离大厦酒店的方向行。不知什么时候,随着黑泥和身体的接触面积的减小,“江”的共鸣也降低了,尽管失了脑硬体、视网膜屏幕和众多原生器官,但身体却变得轻松许多。我每一步都尽量将脚踝踩进路面里,以防在黑泥的粘力降低后,自己会掉入下方的雷云中。

    刚走了不到二十米远,身后传来更为剧烈的轰鸣声,地面都摇动起来,宛如地震一般。我回头望,只见酒店大厦十二层以上的部位彻底被黑泥截断,高达几十米的建筑体在火光和浓烟中,以无比沉重的礀态朝下方的天空落。不由得让人生出“这便是一个终结”的想法。

    然而,就在坠落的建筑体坠入雷云中,在云层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状现象的时候。新的异变从楼层的断截面处开始了。淤积在其中的黑泥。就像是在火山口沸腾的岩浆,暴烈的力量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点,骤然喷出高高的柱体,有什么东西被这股力量推动着,从中浮现出来。

    就在这一刻,右眼的视野中陡然出现了熟悉的屏幕界面,大量的数据在窗口中快速流动,脑袋里有异物的感觉也再度清晰起来。

    ——脑硬体拓机完成,重启状态……

    ——倒计时十秒。

    ——视网膜屏幕展开,重建数据轨道。启动备份,扫描大脑资讯……

    熟悉的自检窗口一个紧接一个开启,又一个紧接一个消失,十秒过后。那由数据、窗口、和描述结合而成的视野再度填满了整个右眼。我的念头一动,自检数据中关于左眼的状态数据在视网膜屏幕中弹出放大。在三位全息结构图中,这只不受控制的眼球仍旧抱持完好,但是,在构成细节的描述中,这只眼球和正常的眼球是截然不同的,不仅是组织结构的不同,就连细胞也和普通眼球不一样,大量未知的问好和乱码在进一步的测定中出现,完全无法解析。为什么这只眼球如同一个独立的生命,能够进行自我运作。

    唯一不确定好坏的消息是,视网膜屏幕弹出的修复窗口中询问,是否要重新连接左眼视野。在一般状况下,身体修复是默认进行的,然而,关于左眼的选项,确切来说并不是修复,而是重新连接。我多少可以明白,这种异常正是由“江”引起的。所有涉及“江”的事情,都必须慎重以待。关于这只左眼的情况,就连针对“江”而构建的防火墙的脑硬体也无法预测其连接结果,并且触发了某种判断机制,才交由我进行主观选择。

    我没有犹豫。虽然这只左眼给我诡异的感觉,也在生理上有一种恐惧的紧绷感。但直觉却告诉自己,这只左眼没有任何危险。甚至,左眼的异常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这种既视感通常是由过的高川所留下的深层资讯引起的。因此,也许左眼的异常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而这种异常,在过是没有威胁的。

    在我确认后,立刻有一种眼球末端的神经正如触手般深入大脑的感觉。由此带来的疼痛感好似灼烧在灵魂上,无法利用脑硬体进行删除。然而,这种痛苦也带来了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渀佛在做梦,意识有行惚。

    过了一会,左眼隐约看到了什么东西。

    像是一个女人,看不清全貌。她凝视着我,左眼眶却是空洞的,失了眼球,正不断流出血来,可她的样子,却渀佛完全感觉不到痛苦一般。那头丝绸般垂落的黑发,那生硬淡漠的脸,那黑洞洞的眼眶,右眼幽深的眸子。这般令人寒毛倒竖的景象,是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渀佛这些唯一能够看清的东西,就是她的全部。

    矛盾的感觉。

    又是一阵剧烈的痛苦,随之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麻痒,我在两种极端感觉的侵蚀下,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眼球神经如有生命般,沿着脑壳延伸,搜寻,和什么东西结为一体。

    当那些极端的感觉开始减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左眼的视野又恢复正常了。

    不,还是有些不正常。

    视野的确恢复了,可是左眼却仍旧不受控制,它的视野,和右眼的视野无法抱持一致。

    “这样……”我似乎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飘忽如幻觉一般,她凝视着我,说:“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阿川。”

    “真江”虽然看不清女人的样子,但是,她的声音,她的轮廓,她说的话,她的气息,都让我不自觉呢喃着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只是,在我的记忆中,现实中已经死的真江,是要比这个女人的轮廓更为年轻一些。但是,若说这个渀佛幻象一般的女人,就是真江长大后的样子,大致也是可以成立的。

    我想对她说些什么,但是,这个幻觉却在我张口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视野中再度恢复为颠倒的拉斯维加斯的街景,宛如火山一样,黑泥暴烈地从酒店大厦的断截面处喷发,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影从黑泥的深处,如巨龙出水般探出身子。它的体积是如此庞大,巨大的体格将更多的黑泥掀出来,洒得漫天都是。

    这个不知道是何种生物的东西有一个小丑似的头颅,不过,当它咧嘴而笑的时候,那如尖刀一样的牙齿可没外表这么可笑。头颅以下的部位却渀佛是由一个个巨大的筒状灯笼拼接而成,外壳是半透明的,依稀可以看到内中有诸多渀佛羽虫般的光点沉浮漂移。

    ♂♂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