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2凋零与诞生
    从抵达打不开的房间到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放弃打开房间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四周那混浊的声响到底还是融入雷鸣中,再也分辨不出人声了,我觉得那些家伙已经变回了它们本该的样子,也就是说,它们已经真正“死了”。,!它们的死让我清晰感觉到,这种死亡即将蔓延到更多的“活人”身上——先是普通人,然后是强壮点的普通人,紧接着是异常的人,持有神秘的人,凡是在哥特少女展示的死亡纪录影像中出现的人,大概都逃不过这场灾难吧。直到现在,我仍旧无法肯定,真的是这些人已经死了,此时回返它们本来的死态,还是受到那个死亡纪录影像的作用,在“神秘”的力量下,将影像转化为事实。

    无论如何,出现在死亡纪录影像中的五月玲子和玛丽、三位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似乎都没有幸存的道理,她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还能做些什么,现在她们的意识恍惚,也许她们自身是没有察觉的,但是,在我眼前,她们的说话、行为和思考,乃至于情绪浮现于表面的变化,都变得十分迟钝。她们之间的节奏,还是彼此契合的,但是已经和我割裂开来了。

    对于她们的变化,我也没有任何主意,她们的现象已经超出了我力所能及的“神秘”力量范畴,而且,即便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大概也不会做多余的事情吧。我沉默地观测着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的异态。她们也宛如将我遗忘,只是彼此之间用缓慢的节奏沟通着,移动着,我们本该在同一个空间中,但却像是被从意识上分割在不同的次元。五月玲子和玛丽的状态比她们更加不堪,她们偶尔会从恍惚中醒来,意识到被我握住手,便缓缓抬起头来看我,她们的眼神让我感到失落,她们的瞳孔没有任何光芒。我能感觉到她们的视线确实落在我的身上,但是,总觉得她们看到的并非是我“整个”人,而是代表我的某一个片段的资讯。

    “你是谁?”不一会。五月玲子虚弱的声音传到我耳边。

    “我是高川。”我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高川……是什么?”玛丽也用同样虚弱的语气问。

    “我是高川。”我只是这么反复着陈述着,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这么做,也许是想要在最后一刻来临前,将这个名字烙印在她们的心中吧。可是,为什么想要让她们记住自己的名字呢?是愧疚?是孤单?是忏悔?还是别的什么?不知道,而且,即便这么做了,我的心情也没有半点好转。

    我只是喃喃说着,一种伤感的心绪从心底蔓延起来,在这种蓦然生出的感性被脑硬体删除前。我感到眼角开始湿润,有水渍从那儿滑下来。我没有去擦,只是感受着在自己手掌中逐渐冰冷的这两个女人的体温,说着:“我是高川。”

    “啊,高川……”五月玲子突然说:“我们似乎在哪儿见过?”

    “我……”玛丽刚发出声音,在我的肉眼视野,视网膜屏幕,连锁判定视野和“圆”感知所能囊括的地域,陡然一震,那种弥漫在空气中、阴影中、细节里的异常渀佛正在变得如有实质。只是几个呼吸。我就看到了,在每一处空间,空气、天花板、墙壁和房门,还有看得不真切的阴影,都以一个微妙的节奏起伏。渀佛呼吸时内脏的蠕动,伴随着奇异的呼吸。灰色的雾气没有偏重地在每一寸可视的地方出现,渐渐变得浓郁起来。

    一个巨大的意志好似被点燃的巨大篝火,一转眼就熊熊燃烧起来,我反射性瞧向那间打不开的房间,那个意志就在那里鼓动着,好似海浪冲击礁石一般,似乎要从内部冲出房门。这个意志增长得是如此之快,不断膨胀的存在感足以让最迟钝的人也能够感受到到,闭上眼睛的话,甚至会尝试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无比庞大的轮廓,将它当成是这个意志的主体——然而,这个轮廓太过模糊,太过巨大,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之完全勾勒出来。

    封印开始解除了?这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我不由得这么想到,但是,没有证据来去证明这个猜测,暂时也无法观测到应该就在这个房间中的哥特少女成熟体,丘比和龙傲天三者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我当然也很想进入看看究竟,但是,自己是打不开这个房间的,和其他人联手也办不到,这个房间所具备的“神秘”就是这样的规则。然而,那个巨大的意志似乎正似乎从内部打开房间,也就是说,如果真有可能打开房间的话,就是操之它手吧。

    在这个强大意志的压迫下,我渐渐感觉不到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触感了,她们的身体正在变得透明,就好似蒸发了一样,和我彼此相握的手在失却了质感后,穿透了我的手掌垂落在地上,轻轻一弹,便如水花般崩散了。从这只手臂开始,崩溃逐渐蔓延到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全身,已经透明得可以看到她们身下的地板时,她们的神志突然清醒了一下,眼睛渀佛回光返照般,拥有了一丝质感,五月玲子对我笑了一下:“我记起来了,你是……”

    &nb

    sp;高川先生……”玛丽也这般说着,声音落去时,就像是吹拂过耳畔的微风。

    然后,她们如泡沫般,消失在我的眼前,只余下两团蓝色的磷火漂浮在她们原来所在的地方,再一个眨眼后,雷鸣大作,头上明灭不定的照明灯砰砰破碎,下一刻,惨白色的光好似海潮一样,不知从何处到来,穿透一切,涌过走廊,磷火被这光的浪潮卷入。瞬息间就淹没不见踪影了。

    惨白的光如同汪汪的水。浸没了所有空间,灰雾被冲刷着,随着旋流化作一条条丝线,顺着潮流向前奔涌。原本所谓的潮流,只是在视觉和形容性感受上体现出来,可没一会,我便实质感受到了这股奔涌的推力,渀佛自己真的沉浸在一条滔滔河流中,整层楼正在经受着洪水的侵袭。

    在我不远的地方,身为魔纹使者的女雇佣兵们被一团光球包裹着。她们手腕内侧的棱状魔纹正在绽放奇特的光状纹路,这些纹路如同全息影像般悬浮在半空,又让人觉得好似烙印在空间中。在女雇佣兵们的身旁,魔法少女们的圣石之种也在抵抗着什么般。绽放出更为华丽璀璨的光芒,让人觉得,正是因为被这些光芒包裹着,她们身上和五月玲子、玛丽俩人相似的异常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彻底爆发。即便如此,无论是魔法少女还是女雇佣兵,仍旧浮现出痛苦窒息的表情。

    光之水,水中雾,它们的流动开始发出浻浻的声音,走廊轻轻地蠕动,不断吐出灰雾被光之水带走。眼前的一切。让我感到一种深切的熟悉感,这水光的波动,灰雾的流转,走廊的蠕动,汇聚成一种奇妙的节奏,随着这个节奏的清晰,打不开的房间中所封存的意志也变得更加强劲。它们鼓动,跳跃,相互影响,彼此共鸣。渐渐融为一体。

    当我的原生心脏也随着这个节奏跳动时,每一下都比前一下更强,这种跳跃感的增强一下子增加到可怕的地步,紧接着,这颗心脏就破裂了。正如我的心脏在蕴含于这片光、雾和意志中的节奏中被破坏。保护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的光华和光球也纷纷在这种一波强过一波的共鸣中纷纷破裂,我看到了。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并没有如同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一样,变得透明后消失,而是骤然间从内部膨胀,爆成一团血肉。

    这些血色的物质在灰雾光河的潮流中扩散开来,迅速将整个走廊的景象都染上了淡淡的红。这一下,我突然想起来,这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到底是什么了,这片若真若幻的血河,简直像极了“江”的力量,只是因为红色较浅,没有那么深浓混浊的缘故,给人的感觉更加淡薄,渀佛被过滤了,弱化了许多倍的“江”之血。另一方面,这片血河流淌于长廊中,又像是血液流淌在血管里,而蕴含在其中的鼓动和跳跃,不正是脉搏吗?

    当这样的念头浮现时,一种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庞大的生物体内的感觉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这样的感觉,调动了脑硬体中存储的记忆数据,那是在统治局三十三区的记忆,藏匿于管道区的研究所被那个封存起来作为最后保险的恶魔吞噬时的景象。

    是的,虽然在统治局的冒险只剩下数据性记录,没有了当时的感觉,但现在这种的感觉,一定是和当时一模一样吧。

    尽管一开始就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定性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一种特殊态,然而,如今这种相似的场景,类似的感受,却更进一步将这里的物事和统治局相关物事勾连起来。

    虽然是由光、雾气和血色揉合成的潮流,但最初只是有实质感,严格并不存在真的实质。然而,随着脉动的逐渐强烈,这道血河开始变得实质起来,我顶着水压般的压力走到房门前。

    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们的身体消失了,但是,魔纹和圣石之种并没有伴随她们一块消失。在我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看到魔纹在魔纹使者死亡后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它在脱离在持有者的身体后,竟然主动吸收了淌过身旁的丝线状灰雾,变得若有实质。不仅是魔纹在吸收灰雾,圣石之种也同样如此,不时从两者表面滑过一丝明锐的光芒。

    我正要抓住它们,打不开的房门陡然破碎,伴随着一条条裂纹在门板上蔓延,强大的意志从内部渗透出来,血河顿时也鼓荡起来,更加真实的力量好似一波浪潮,猛然将魔纹和圣石之种打散。我只来得及抓住三颗圣石之种和一枚魔纹,另外两枚魔纹便在这浪潮中打了个卷。宛如被吞没了般无影无踪。

    我迅速将到手的圣石之种和魔纹塞入怀中。我并不完全明白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但从它们的来历和道听途说,大致知道,圣石之种一定和魔法少女密切相关,而魔纹也能用来制造魔纹使者。而且,在如今的状态下,虽然魔纹使者和魔法少女们在眼前灰飞烟灭,但也不能肯定,她们就真的已经死亡。在“神秘”的世界里,失去原本的形态。进入沉睡乃至于重生,都是有可能的。也许带着这些魔纹和圣石之种离开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它们原来的主人就会重新活过来也说不定。

    当然,我只是这么期望着。另一方面。血河明显不是什么友好的物事,魔纹和圣石之种这种神秘造物落入其中,难免不会增强对方的力量。房门上的裂纹越来越大,咯吱咯吱的,随时都会被打破。我能够感觉到,那种意志就如此狂暴,就像是在被大坝封堵住,一朝宣泄出来就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虽然,血河的出现应该代表这一层的封印已经解除,我很想知道哥特少女成熟体、丘比和龙傲天他们是否就在房间内。在解除封印的过程中,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房间内又是怎样的景象,不过,面对这即将出笼的可怕意志,还是暂时避让为妙。

    这么想着,我不再稳固身体,沉入越来越真切的血河波涛中,沿着走廊漂浮而去。血河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不能完全说是血腥味。更像是一大堆负面的东西转化为可以用五官认知的形态,不仅有血腥,更混杂着诸多让人感到难受的味道。也不仅仅只有味道,甚至它的颜色、它的触感、它激荡的声响,全都让人极度不舒服。而且。随着颜色的浓郁,血河的质感愈加强烈。这种完全层面上的不适感都在加强。

    潮流卷着我来到走廊转角,我抓住墙角,将身体固定在墙边,只探出头瞧向那扇破裂大门的方向,从门的裂缝中迸射出来的光芒先是金黄色的,渐渐又转变为紫色,紧接着紫色越来越深沉,竟似变成了黑色。每当穿梭在血河中的灰色丝线流经大门前,被这龟裂状的黑色光芒照耀后,丝线便失去了活力,沉甸甸地垂落地面淤积起来。

    大量的灰色丝线被黑光污染,成为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无比污秽的淤泥状物,这些黑色淤泥层层叠叠,当一**浪潮涌过时,便从边缘削去一层,被冲散的黑色淤泥分散后汇入血河中,也让血河的颜色愈渐变得深邃,那种不适感也更加强烈了。

    若非自己已经义体化,一定会在这条血河中被腐蚀融化吧,我不由得升出这样的想法。正因为这些黑色的光芒、淤泥和血河是如此污秽,充满了负面的力量,才让我第一时间就将之列入敌人的行列。我浸泡在其中,似乎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哀嚎,宛如幻听一般,注意去听,它便不见,但若松懈下来,它便在耳畔环绕,这是直透心底的声音,即便封闭听觉也无法阻止。一般来说,人会在这若无止境的,充满负面和恶意的幻听中受到强烈的侵蚀,下场如何不言而喻,最轻也会发疯吧,若是没有脑硬体,我觉得自己也会变成那样。

    脑硬体过滤了声音所携带的感受性,删除所有滋生的负面情绪,最终将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统统转化为冰冷的数据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出来。我凝视着,聆听着,接触着,但实质却是观测着这不断变动的数据。

    更加异常的情况就在我进入走廊转角的一分钟后发生了,在正常的感受性视觉和触觉中,血河的流速正在加剧,然而,在视网膜屏幕中的流速监测数据却没有相应的变化。进一步观测到异常现象的是计时器,原本一直都很稳定的计时数据中,陡然弹出一个新的数据项——加速度。

    本该稳定的计时数字正在加速递增。下一秒的到来,总比上一秒的过去更加急剧,而这个变化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时间数字就翻滚了好几倍,与此相对的,血河流速数据没有增加,但身体却感受到流速不断加快所带来的压力,简直就像是要将藏匿在其中的异物全都粉碎一般。

    我的义体没有任何问题,然而,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可以看到的建筑本身,已经在这股压力下片片崩溃,那扇龟裂的房门,裂纹已经蔓延到两侧的墙壁,上下的天花板和地板上,里面那个存在感极其强烈的意志,似乎要将整个房间,整条走廊,整个楼层都打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