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一一章 异兆初现
    谢灵儿认得这位紫衣男子,正是她的顶头上司元封禅,是摘星使卫队中的副队主,实力仅次于张德怀的一位二级神师。

    据说此人本有道种之望,天赋甚至无限接近于天柱。却因出身不佳,在入门试中,又恰好是强者如云,无缘进入备选道种的名单,历经十余年打爬,才到如今神师副镇主这地步。

    “我们是看这里的灵弩空着。”

    立于侧旁弩位的墨婷,首先答话:“船上好像人手不足?我们三人就想为宗门尽一份力。”

    据她所知,因之前的攻山战死伤太多的缘故,此时舰队内的许多弩炮位都空着。

    她们所在的这艘碎星号,就只有二百二十具灵弩有人驾驭,几乎空置了三分之一。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们。”

    元封禅说话之时,眼中却是饱含讥讽之色,随后不近人情的一挥袖:“回去吧!你等其心可嘉,却失于鲁莽。在船舱里好好待着,别再出来捣乱。以你们的本事,只会浪费灵元箭支。”

    谢灵儿蹙了蹙眉,想说她们最多不用符箭就是,那元封禅却又一声轻哼,语声更为沉冷,一副不容拒绝的气势:“这是军令!你们要违逆可以,我会让军律司的人与你们说话。”

    谢灵儿无奈,与小雪墨婷对视了一眼后,只得不情不愿的离开。

    当这三女离开了廊道,元封禅就眺目看向了远方天边,那仿佛无穷无尽的魔潮,面现苦笑之色,

    张信身边的这三个女孩,无不都是天柱一级的资质,如今也都在道种名单上,前程无量,比自己当年可强多了。

    今次如折在这里,实在太过可惜。他是真心希望这三个孩子,能够逃脱这次的大难,并且学有所成。

    而此时在元封禅感应不到的范围之外,谢灵儿蓦然用脚,狠狠的踢了踢墙壁:“可恶!”

    “其实元师叔他说的也不算错。”

    墨婷神色,亦是有些消沉:“灵弩这东西,能射出去是没用的。只有战境高明,才有可能击中那些魔灵。”

    谢灵儿咬着银牙,“可船上有许多灵师,战境还不如我们!”

    “其实元副队主,是一片好心。”

    周小雪睁着微微发红的杏眼,意图安慰谢灵儿。可当她转过头时,却见谢灵儿的脸上,已经满布泪水。

    她不禁一阵沉默,她与灵儿墨婷是同一房间,知昨日的谢灵儿与自己一样,哽咽了一夜。

    “你哭有什么用?”

    墨婷却一声冷笑:“倒不如省点力气,安心修行。我想接下来,总有人手吃紧,用得上我们的时候。”

    谢灵儿蓦然回头,冷冷瞪着墨婷,后者却未理会,反而加快了步伐:“我准备去灵宠舱,去看看小吞天,你们自便吧。”

    谢灵儿与周小雪闻言,都神情微动,也立时随后跟上,

    之前张信的那只小犀牛,是呆在下层那间长达二百丈的的灵宠舱内,每日则由张信亲自喂食照拂。

    可在张信被掳之后,三女就主动接过照料小吞天的责任。

    到达底层后,她们就直接来到小吞天的兽栏前。当望见雷角魔犀那庞大身躯的时候,三女都不禁轻松了一口气。

    小吞天既然还活着,那么张信现在,也必定是安然无恙。

    而随后周小雪,就又开始为小吞天担忧:“它好像精神很不好?”

    “应该是在担忧它主人吧?”

    谢灵儿眼神伤感万分:“元神师说司空皓至少挪移到一万五千里外,隔着这么远,想必小吞天它也感应不到了。可惜我们不懂兽语,不能听懂它说话。”

    小吞天俯趴在草堆上,不禁抬头翻了翻白眼。有叶若的教导,它已经能听懂人说话,却心想它可不担心。张信现在,就在他们的上面了。

    自己之所以是现在这副模样,是因吃得太饱了!这三个妹子,简直是毫无人性,上次居然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过来,让它完全控制不住食欲,这是诚心在害它

    墨婷却有些狐疑的看着小吞天那鼓胀到不成样的腹部,不过她也未多想,只冷声道:“这是张大哥与,如有什么意外,我墨婷必定会让司空皓后悔终生!”

    小吞天不禁抬起头哼了哼,想安慰三女,说自己与主人都没事。可它随即扫了一眼周围几个兽栏里的灵兽,想到这几个女孩反正也听不懂它的话,主人也交代过需要保密,就又无精打采的把它那硕大头颅,低垂了下去。

    心想也剩不下多少时间了,主人说天黑之前就可以来见它,带它出去散步来着

    这可好得很,它很久都没出去,没自在奔跑过了,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已经生锈。

    ※※※※

    碎星号的核心动力法阵,就在倒数第二层的中央处。中间是那枚十五级的神脉石,而周围则是各种玄奇深奥的符文。

    天穹大陆的炼器师们,就是通过这种符阵,将神脉石中的灵源,转为驱动船只的动力。

    攻山舰的动力法阵,尤其繁复浩大,而要使此阵正常的循环运转,必须得有一位圣灵或者两位顶级神师坐镇不可。

    而此时在那枚体积三丈方圆的神脉石左右,芮晨与茅刚就正面对面的盘膝而坐。

    主持动力法阵是件苦差事,十五级的神脉石,普通人往往只需接近其一百丈范围内,就会无火自燃,被直接杀死。

    而哪怕圣灵,在近距离接触时,也需损耗大量的法力,抵御神脉石的高温,以及照射。

    此外还必须得时时注意,调节灵源输送与模拟灵脉,以及维护数以十万级的符文及各种零件等等。

    这都需损耗大量的灵能与心力,且枯燥无比。

    尤其大战之时,八面十二级阳炎神镜,三百架的八级灵弩的灵源,都需从这里分配。

    此外按照宗法相的意思,还准备以碎星号的神脉石,充做万木逢春大阵的动力源之一。

    这就使坐镇于此的神师,更加的辛苦。

    而芮晨二人,正是因羞愧于之前未能尽责,既没能护住张信,也没能守住大衍摘星阵,于是主动接下了这里的苦差,以求赎罪。

    不过此时茅刚的眼中,却现出了丝丝疑惑之意。

    而在他对面的芮晨,则亦有所觉,若有所思的说着:“茅兄,你可也感应到了?”

    “不错!”

    茅刚微微颔首:“一刻之前,我感觉到中央位置的辐射台,有些灵能反应,而且越来越强烈了。”

    “看来茅兄的灵感之能,确实远胜于我,师弟我这里却是在大半刻时间之前。”

    芮晨说话之时,眼里却现出几分疑惑之色。即为观星台的异常,也为茅刚那超人一等的灵感。

    既然这位的灵觉如此敏锐,那为何不久前的观星台一战,会如此轻易的,被司空皓的幻术干扰?

    难道是有其他什么缘故,或者另有幻术宗师出手?

    不过他面上却没有丝毫其他异色,只奇怪的问着:“上面莫非有人在?要不要去看一看?”

    “确实有些古怪!”

    茅刚凝思了片刻,之后就又长身而起:“趁着现在还无需启动这里的动力法阵,你我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大战降临,大意不得。”

    有了之前司空皓与九观之叛,他现在一点都不敢大意。

    芮晨对此自无异议,其实他也有些担心的。碎星号上的观星台,本是安置‘攻山神弩’的地方,有着一条大型的灵脉接口。如是有人在上面捣鬼,威胁巨大。

    二人说做就做,当即就联袂直往顶层行去。

    可当他们接近那座观星台之后,眼中却显出越来越多的疑惑之色。

    在二人感应中,那座室内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的灵能反应。

    这与他们感应到的情形,截然迥异!

    故而当芮晨茅刚,来到那中央观星台的门前之时,两人不禁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警惕戒备之意。

    芮晨眸色阴沉,首先推门而入,可还未等他踏入进去,就不禁一阵愣神,完全无法置信的低声嘶吼:“张信?”

    那室内的景象,也令茅刚的瞳孔,收缩成了针状,他本欲有所动作。可随即就感觉到四股神念,有如针刺一般,紧锁住了自己。

    其中之一,正是来自于他们面前的紫玉天。而另一道,则是悄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封锁住他们退路的云浩。

    而张德怀与林厉海,此时虽是在低头忙碌着,却将很大一部分神念投照过来。

    显而易见,此时一旦他们有所动作,这二人也会放下手中的事情,随时投入到战斗。

    关键是当他踏入这间室内开始,灵感就已与外隔绝。很显然是圣灵级别的存在,强行遮蔽了他的意念,以及此处所有的动静。

    正在检查法阵的张信,早就得天见警告,得知这二位的到来。不过此时他却是故作惊讶的抬起头,眼含笑意:“原来是二位护阵使!两日不见,可还安好?”

    “你没被司空皓带走?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不告知宗天柱?”

    芮晨先是连珠炮似的询问着,可随即他又眼神一动:“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是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