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0 脉动
    哥特少女,不,现在应该不能称为少女了,那个背影成熟得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女性,暂且叫做哥特少女成熟体吧。!虽然不明白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吧,她和之前的她已经完全不同了,并非水到冰的升华,而是水变成油的质变。这种质变不仅在她身上产生,而且似乎传染到了整条走廊,乃至于整个十二层。

    ——找到了。

    我似乎听到了从冥冥中传来的声音,仔细去听的时候,却除了风雨雷电的声音外什么都没有。是幻听吗?但是,那个声音是带有情绪的。我不再去刻意寻找声音的来处,这种突如其来就漂浮在耳边的声音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经历,尽管当这种声音响起时,总是意味着某些事情要发生,不过,它也像是报时的钟声一样,其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琢磨的地方,只是一种预兆而已。

    所谓的预兆,就是已经满足条件,必将发生的事情,提前出现一些让人得以窥视的征兆,虽然是征兆,但是它的进度已经无法更改,所以,“预兆”就如同鸡肋一样,只能让人警惕,却无法从预兆本身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环顾身边诸人,她们的注意力都被产生异变的哥特少女成熟体吸引住了,似乎只有我听到了那样的声音。反而是被哥特少女成熟体抓在手中的丘比。虽然脸上仍旧是那副机械化的纯真笑脸。但是那双闪亮如宝石一般的眼睛里,却流淌着一些令人在意的东西——那是十分轻微,也无法直接使用肉眼直观看到的东西,但是,我却能够从那看似一成不变的眼眸中感受到那种东西的存在。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直觉到,那就是丘比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目标,或者说,是丘比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

    “唔。”小圆突然按住胸口,发出轻轻的呻吟。她身旁正为前方哥特少女的变化而吃惊的两个魔法少女立刻回过神来。察觉到小圆的不对劲,连忙分从左右将她搀住。“怎么了?小圆。”晓美露出担忧的神情问到。

    “胸口有点闷。”小圆这么说,然后又展现轻松的笑容,“没关系。我已经没事了。”

    我一直没有放弃对身边诸人的观测,小圆的变化也看在眼中,她呻吟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她的圣石之种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之后打开连锁判定线构视野时,却没有找到发生变化的地方。时间太过巧合,我不得不认为,圣石之种的确发生了某种变化,而这种变化和丘比本身有关。乃至于和哥特少女、红衣女郎和整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关。

    哥特少女就像是一个核心,她的变化,以及她要做的事情,将瓦尔普吉斯之夜和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所有的存在和发生的物事串联起来。在她踏出“圆”的观测范围时,她的正前方陡然浮现一个巨大的轮廓。

    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陡然锁定了哥特少女成熟体,用红光勾勒出她的轮廓,之后浮现新的提示:

    ——观测到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物体。

    我并不怀疑脑硬体的判断,这个工具本身就是为了辅助我完成任务才被超级桃乐丝装载入这个身体中的,借用这个末日幻境的统治局技术,经过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的针对性改造。对“人格存储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这两个关键道具拥有吃超凡的探知和判别能力。不过,哥特少女成熟体竟然也被判定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在令人吃惊之余,又觉得合乎情理。

    能够察觉并开启这个异空间的家伙,其本身一定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某种联系。丘比如此,龙傲天也是如此。来到这里,并不单纯是为除魔卫道,而是受到了某种冥冥的召唤,寻找连自己都不明白,却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东西。哥特少女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没说过自己来到这里多长时间,她的目标似乎很明确,但仔细想想,却有许多可以质疑的地方。如果将她当成和丘比与龙傲天两者类似的存在,反而能够解释更多疑点。

    至于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脑硬体窥视出这种存在性的端倪,也可以认为是因为她自身和丘比、龙傲天产生了共鸣。虽然哥特少女、红衣女郎和那个尚未谋面的“母亲”之间的关系有待考究,但是,这种女孩和如同背后灵一样的红衣女郎重合,在一瞬间就长成大人的现象,已经确认了这三者的关系非比寻常,而这种现象,也同样是可以用“共鸣”来轻易解释的。

    在神秘学中,“共鸣”本就是一个十分重要,也极为常见的现象。在过去的经历中,我也经常碰到,所以,在当前的情况下,在第一时间就尝试用这个词汇去解释当前的现象。经过脑硬体的评估,可能性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

    果然,将丘比和龙傲天交给她是正确的。我不由得这么想到。

    丘比和龙傲天导致了哥特少女的异变,从而让我得以观测到隐藏在哥特少女身上的存在性,而三者的共鸣,也必将导致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产生变化,受到丘比的影响,魔法少女们已经出现轻微的变化了。

    思路如同一根清晰的线,将每一个变化当成一粒粒的珍珠串联起来,在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后,我的思路从未如当前这般清晰。

    与之相比,在哥特少女成熟体面前浮现的那个巨大轮廓根本就是小事一茬,这里的每个人都和它纠缠过不止一次了。在察觉到哥特少女的特殊存在性之前。或许还可能觉得这个“魔女”会给她造成一点小麻烦。但是,在哥特少女变异为成熟体之后,这个“魔女”的存在感反而变得稀薄起来。

    哪怕“魔女”体格庞大,出场突然,像是拥有不死之身一样难缠,但是,一方是被催熟的“魔女”,另一方是“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红衣女郎的合体,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封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神秘性和底力上,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让人都不忍心将两者放在同一个天平上进行比较。和过去一样,“魔女”没有完全进入和我们相同的空间。以至于它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而已。从轮廓来看,它那只被我斩断的手臂已经恢复了。大概是催熟的不完全体,我觉得这个家伙就像是没有智慧,只会依序简单指令施展力量的傀儡,似乎从来都不考虑敌我的实力和所出的环境来优化行动方针,只会依仗自身的异常和神秘,蛮横地追逐目标。说实话,这样的东西竟然也能被冠以“魔女”的称呼,我对此是十分失望的。我一直都认为,“魔女”应该是一种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类都要优雅。都要神秘,乃至于更加恶毒和狡猾的存在。而面前的这个“魔女”,只是一个蠢笨的大块头罢了。

    所以,当哥特少女成熟体面对朝自己发起攻击的“魔女”出手时,我已经在心中为这个先天不良的半成品打上了失败的标签。

    “魔女”那砂锅大的拳头连哥特少女成熟体的身体都没能碰到,就在她身前被一片荡漾的波纹拦截了。没有任何碰撞的声响,哥特少女成熟体身前的虚空浮现一道道六边形的纹理,就如同一面由大量六边形鳞片构成的透明盾牌,“魔女”接连打了好几拳,都没能让这面盾牌产生半点动摇。

    “这是——!”魔法少女晓美惊诧地低呼一声。不仅是我和敏锐的雇佣兵们,就连五月玲子和玛丽都因为这声惊呼将目光转了过去。小圆被看得有些心虚,朝晓美身后躲了躲。在魔法少女晓美征询的目光中,“学姐”点点头,凝重地说:“没错。圣石之种四阶的力量,心灵之光。”

    “怎。怎么会。”小圆惊异地盯着和任由“魔女”攻击的哥特少女成熟体,疑惑地说:“难道她也是魔法少女吗?”

    “不知道,我的圣石之种没有产生共鸣。”晓美看了一眼缠绕在手背上的圣石之种,说:“你们呢?”

    “我也没有。”学姐说:“我没有在她身上看到圣石之种。她和我们应该是不一样的。”

    “嘿,你们就不能解释一下吗?到底是怎么回事?”牛仔用拇指点了点哥特少女成熟体,“她之前可没这么强力。”

    学姐沉默了一下,但还是说到:“她正在使用的力量,和我们魔法少女十分相似,不过,按理来说,魔法少女都拥有圣石之种,但我没有看到她的圣石之种。”

    “也就是说,她是冒牌货?”牛仔笑了笑,轻佻地说。

    魔法少女学姐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就算是冒牌货也不容小窥。”保镖慎重地说:“连魔女都没办法突破她的防御,我想,我们这边大多数人也是一样吧。”

    “不是无法突破防御这么简单。”女仆插口道:“魔女和她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是很难从她手中夺回龙了。”

    “……这下麻烦了。”秘书的脸色有些差,她装作抬眼镜,用手掌遮住表情,用眼角撇了我一眼,如果不是因为她一直处于“圆”的范围内,想必我是很难察觉到她的这个小动作的吧。

    虽然明白她到底在盘算什么,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我的计划,在将丘比和龙傲天交出去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最终阶段——这一点,哥特少女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就已经足以证明了。

    在大家对哥特少女进行各式各样的揣测时,那边的战斗也已经陷入了白热化,不过,仅仅是“魔女”一方的白热化而已,它似乎已经用尽了手段,无论从哪个方向,哪怕是消失后再进行偷袭。都无法突破那层半透明的盾牌。哥特少女成熟体任由它攻击了一段时间。就像是在热身一样,不慌不忙将龙傲天扛在肩膀上,左手抓住丘比,这才用右手抓住巨锤,在“魔女”的拳头再一次正面击来的时候,双脚前后一错,巨锤便从地上弹了起来,和“魔女”的拳头撞在一起。

    空气被挤压,发出如雷鸣的爆破声,冲击波挟卷着扭曲的气浪从巨锤和拳头相撞的地方迸射出来。一时间,整条走廊狂风大作。环绕“魔女”和哥特少女身旁,冲击波就像是铲子一样,将地面、墙壁和天花板的表面装饰削了一层又一层。走廊两侧的房门嘎吱嘎吱作响,坚持不到几秒,就被巨大的力量压破,分解后如散弹一样溅射到房间中。“魔女”的拳头和哥特少女成熟体的巨锤相持了一会,便在众目睽睽中裂开一道道蜿蜒到整条手臂的裂痕,一个呼吸后崩声解体,大量的碎片在半空就在马赛克化的现象中消失了。

    从拳头开始,直到“魔女”的肩膀,它的整条手臂连半根骨头没能保存下来。这样的打击对看似不死之身的“魔女”来说,应该也是相当严重的。它那沉重的身体向后倒去。就像是掉入了一个藏匿于虚空中的透明深渊中,不一会就消失了。巨锤少女成熟体没有追击,只是轻松地将巨锤抗在肩膀上,大步流星地越过“魔女”消失的位置,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真是可怕的力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五月玲子也如此呢喃着。目睹了哥特少女成熟体和“魔女”之战的诸人都生出沉重的心情,这种心情写在她们脸上,让她们的眉目变得忐忑。哥特少女如今已经拥有了超越“魔女”的力量,然而问题在于,没有人可以肯定她不是敌人。就当下来说。她带走了丘比和龙傲天,无论她处于何种目的,都已经站在魔法少女和龙傲天的女下属们的对立面上。想要从现在的她手中夺回丘比和龙傲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我也不会让她们破坏这次计划,她们一定明白这一点。所以目光偶尔转向我的时候,神情十分沉重。

    毫无疑问,此消彼长,她们现在成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最弱的一方。对于她们来说,这种快速变化的形势,一定令她们感到倍感压力吧。魔法少女们似乎还是第一次和神秘性同类打交道,女雇佣兵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们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但是,那只是针对凡人的战争而言,我和她们交手时,感觉不出她们有多少针对“神秘”的技巧和经验。

    虽然在“神秘”的战场上,力量强的一方通常也会获得胜利,但是,由于“神秘”特殊性质,导致其强弱变换比一般人的战场更为快速诡谲,一般的战斗也有以弱胜强的时候,而在“神秘”的世界里,“强”的概念更加模糊,更加具备针对性,如果仅仅试图用一种性质的蛮横力量去压倒对方的话,很多时候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即便是我这般拥有和素体生命近似的义体的人,也需要经常改变策略,获得足够的情报之后,通过其他方面的手段对“神秘”临时产生的缺陷进行弥补。也有不少时候,需要战略性撤退,或与对方长时间周旋,以获得决胜的契机。

    不过,大概是习惯于使用超能欺负没有超能的人,或者用异常压制没有异常的人,在这种不对等的战斗中,这些拥有魔纹的女雇佣兵们只是单纯将自己的能力当作一种万金油的武器来使用。当然,她们拥有丰富的战争经验,所以在小队的能力配合互补上也做得有点样子,但是,仅仅如此,在充满了“神秘”的战场上是不够的。

    她们之中有个人能力在理论上不逊色于“锉刀”的人员,但是,经验上的差距让她们在面对“锉刀”时,只会自取灭亡。如果锉刀在这里的话,就算是现在这个哥特少女成熟体,也不会心生沉重,因为锉刀的小队有足够的力量和经验去面对这种程度的敌人。哥特少女成熟体的“盾牌”和“巨锤”看起来十分强劲,但是,在统治局遗址里,这种类型这种程度的力量实在是太平凡了。

    我们追逐着前方的哥特少女成熟体,她们总觉得自己可以紧紧跟在后面,脸上充满了坚毅,然而,她们并不知道,有的时候,在“神秘”面前,这种坚毅没有丝毫用处。对于和红衣女郎合体后才诞生的哥特少女成熟体,我从不介意根据两者曾经展现出来的神秘,从最坏的角度去揣测她的行动模式。大多数时候,直觉总是十分准确,但我们追着她转入走廊拐角时,她的踪影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