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9 重叠
    !

    我抓住小圆的脖子将她举了起来,作为警告,手上多加了几分力气,小圆顿时脸色发青,凸起眼球,喉咙滚动着呃呃的声音。!“小圆!”晓美掏出手枪,在她开枪前我就对她说了:“最好不要那么做。”说罢,径直撞开对我来说如同泡沫一般的墙壁走出来。小圆的双手无力下垂,头部一歪便昏迷过去,丘比从她的怀抱中落下,于空中翻滚几下,蹬了一下小圆的身体,跳到近侧的晓美身上,却被少女闪电伸手掐住脑袋,死死捏在手心里。

    晓美就像是要将心中的愤怒和惊恐发泄到这个奇异生物身上,我似乎听到了丘比的脑袋发出要被捏碎的声音。学姐也被我们这边的动静惊动,炮击的余光彻底消逝时,转头望来,脸上布满惊诧和忧虑,但是战斗并没有结束,被我陷害的女仆好似猛虎一样踩着小碎步冲上来,尽管步伐不大,但是频率极快,就好似打着鼓点,在学姐意识到身后的突袭时,来人已经逼近两步之内,长刀好似一道直线的光芒,倏然刺中学姐的胸口。若非学姐在千钧一发之际偏转了身体,心脏就要被刺穿了。尽管躲过致命一击,但是刀锋仍旧擦过她的胸口,切开魔法少女制服,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肌,随后,一道红线从肌肤上渗了出来。

    女仆不依不饶,将手腕一转,就要斩断少女的身体,她的技巧速度是何等灵活。晓美的瞳孔中倒映着当时的情景。可是连呼吸都没能做完,女仆的刀锋已经切入学姐的肌肤中,随着少女向后退到墙壁上。后路被阻,学姐眼看就要被斩成两段,却被我用手抓住了刀锋。

    女仆的挣扎了几下,都无法将自己的武器挣动,我抓住刀尖一甩,将她整个人朝另一侧的墙壁上砸去。女仆不得不放开刀柄,团起身子,借助后滚翻将这股力量宣泄到墙壁上。她整个人好似粘在了墙壁上似的。用噬血刀锋般锐利而危险的目光盯着我。

    我随手将手中的长刀打了个旋,重新插在脚边的地面上。

    “好了,游戏结束。女孩,把丘比给我。我就将小圆还给你。”我对所有人说:“我想杀死你们的话,你们早就没命了,如果没有必要,我也不想得罪人,这不符合组织的宗旨。而且,说不定等会还有合作的机会。所以,别惹我生气。”

    和我的视线接触后,大意之下险死还生的魔法少女“学姐”看向晓美,晓美咬了咬牙,将丘比扔过来。虽然处境不妙。但丘比仍旧是那副无动于衷的天真表情。“哎呀,真的好危险呢。高川先生这么强大,成为魔法少女的话,一定会更加强大哟,不来和我签订契约吗?”它露出可爱的笑容,摇了摇尾巴对我说。

    我没有理会它,将小圆轻轻放在地上,晓美立刻冲上来,查看她的伤势,学姐也皱着眉头。掩住被割破的胸襟,缓缓走到她们身旁。“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学姐不由得质问到,“你本来就可以直接抓住丘比的吧?”

    “这是警告。”在我回答之前,女仆就在那边哼了一声。从墙壁和天花板的夹角间跳了下来,走到我身旁。拔出长刀收回鞘中。我知道她心怀不满,但就如同她说的那样,无论对小圆做的事情,还是对她做的事情,都只是警告而已。

    “结束了?”五月玲子和玛丽从墙壁的破洞处走出来,环视了众人一眼。

    “暂时吧。接下来,就得看那个女孩了。”我这么说的时候,丘比抱怨地说:“高川先生太粗鲁了,抓得那么用力,很不舒服呀。”我将它抬到眼前,捏开它的嘴巴,又看了看它的周身,这个家伙就像是毛绒布偶一样,嘴里没有喉咙,仿佛只是一个装饰而已,身体也没有明显的性征。

    “丘比是没有性别的哟。”丘比似乎明白我在做什么,轻快地说:“你看到的这个身体,只是某种精神资讯的对物质层面接触用终端而已。”它的眼睛转向躺在十米外,被包扎成木乃伊一般的龙傲天,说:“那个家伙在本质上也是一样的,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只是在细节上更加精细,是十分完美的人形终端,不过,这么追求细节,可是会花费不少力量的。”

    “人形终端?你在说什么?”女仆似乎察觉到丘比话中隐藏的秘密了。

    “嗯?你不知道吗?那个家伙,虽然生理上是人类男性,但是内在却不是人类哟。”丘比摇着尾巴,说:“当然啦,我也不知道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反正不是人类就是了,虽然他的思维、情绪和行为方式都和人类十分相似,但那也只是细节层面的模仿而已。你们跟他在一起不少时间了,也能察觉到他和普通人的不同吧?”

    “优秀的人,总有不凡之处。”女仆冷然说,显然,她似乎很难接受丘比的说法。不过,一个明显是异类的东西,在这种情形下,突然说了许多看似秘密的内容,还声称某个人不是人类,而是怪物,而那个人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威信和爱戴的重要人物,自然会在主观上被认为是诽谤。

    “是这样吗?”对于女仆的反驳,丘比没有解释,只是露出一副不知世事的疑惑表情,但是,这样的表情反而让女仆更加焦躁了。女仆冰冷地盯着丘比,没人会怀疑,如果有机会下手的话,她会一刀将这个奇怪生物的脑袋斩下来,尽管这个生物就算掉了脑袋也不会死亡。不过,面对森然的杀机,丘比好似完全感觉不到般无动于衷。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对丘比说:“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更多的事情。”

    “也许吧。”丘比微笑着。对我说:“但是。我只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情,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这种绕口令一样的话换作其他人一定莫名其妙,但我却觉得自己可以理解。这个奇怪的生物用了“精神资讯的对物质层面接触用终端”这样长串的冠名称呼自己,从中多少可以看出一点端倪,这个称谓在描述上十分微妙,虽然和“精神统合装置”仍旧有相当的差别,但感觉上却极为贴近。

    因为只是“终端”,所以,只是存储着“精神资讯”,不是资讯本身。所以,只能通过一种触发式的方法调用资讯——大概可以这么理解吧。它拥有着大量的情报,但是,没有被触发的话。即便是它自己,也无法得知这些情报,不过,只要情况合适,这些情报就会解锁流出。

    身旁传来一阵咳嗽声,小圆醒过来,一脸难受的表情,下一刻就被晓美和学姐紧紧抱住。“晓美……学姐……”小圆有些迷糊,但是和我的视线接触时,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脸色有些苍白,要不是被同伴抱住,说不定就缩到后面去了。只有在看到被我抓在手中的丘比时,这种恐惧的表情才稍稍消退,紧接着,咬了咬嘴唇,用哀求的目光看过来。她说:“求求你,不要伤害丘比。”

    “当然,我不会伤害它。”我认真的答应下来,我本来就不打算一开始就用暴力去对待丘比和龙傲天这两个特殊的存在。我只是想要弄明白它们身上的秘密而已。我对如何挖掘这些秘密并没有太多的头绪,不过,我却觉得,哥特少女打算做的事情,会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机会。所以才决定将它们交给那个女孩。我当然不会亲自动手伤害它们,但是。也不保证它们落在哥特少女手中,会是怎样的境况。

    小圆听我这般说,虽然脸色仍旧有些黯然,但仍旧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女仆倒是明白我的话术,脸上再次浮现冷笑。我想,晓美和学姐应该也是知道的吧,但是,对她们来说,显然比起丘比,小圆才是更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同伴。

    无论如何,终于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我抓着丘比走到龙傲天跟前,他身旁的另外三个女雇佣兵陆续恢复了意识,想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进行反击,不过,在“圆”的监测下,她们的任何气息变化都无法瞒过我,所以立刻就吃到了苦头,被我一人一脚踢到旁边。虽然没受多重的伤,但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抓住龙傲天的头发,就这么拖在地上,朝走廊前方走去。

    “等等,高川先生,你打算到哪里去?”五月玲子和玛丽连忙追了上来。

    “到那个房间去。”我头也不回,说:“你们不需要过去,有点危险,还是在这里等着比较好。”

    “魔女,女孩和红衣女鬼不会追过来吗?”五月玲子和玛丽这么说着,已经追到我左右,其他人面面相觑,终究也保持沉默,相互搀扶着,亦步亦趋地跟上来。

    “不知道,如果落单的话,的确有可能被它们攻击,不过,比起它们的追捕,还是那个房间危险得多。”这是我直觉感到的危险,那个打不开的房间一旦被打开,以房间为中心的地带,危险度就会急剧上升。与之相比,尽管落单的话,也有可能被袭击,但是,丘比和龙傲天都在我的手中,一旦我把两者交付对方,哥特少女一定会选择先解除封印。

    至少在解除封印之前,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安全度是相当高的。加上她们可以和魔法少女们呆在一起,虽然我做的事情在这些女生眼中有些过份,但是,五月玲子和玛丽并没有和她们作对,一直处于被保护的位置,所以,应该会被魔法少女们接受并保护起来。和魔法少女们呆在一起,安全系数自然直线上升,就算碰到“魔女”也不需要害怕。

    “你们也一样,别跟过来了。”我对紧跟在后方的魔法少女们和女雇佣兵们说到。

    不过,所有人都拒绝在这种时候分开。我想,这并不全是担心丘比和龙傲天受到伤害的缘故。说不定好奇心也占据了很大成份。

    “出来吧!”我一边沿着走廊向前走。一边高声呼唤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哥特少女,“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虽然用“圆”无法感应到她的存在,但是,既然有红衣女郎陪在身边,要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观测到之前发生的战斗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她们和我交手的次数也不少了,相信她们一定明白,只有老老实实和我合作,才能达成自己的想法。

    果然,又向前走了几步,手持巨锤的哥特少女和如同背后灵般的红衣女郎毫无征兆地站在走廊对面。哥特少女用一种深邃的目光和我对视。我当然不会受到这股气场的压迫,直接将手中的丘比和龙傲天扔了过去。哥特少女没有伸手,红衣女郎却在霎时间出现在半空,将它们分别抓住。再一个眨眼又站回了女孩的身后,若非她双臂间的奇特生物和男人,真让人以为之前的身影一闪是自己眼花了。

    “哈哈哈——真是个笨蛋啊!”哥特少女陡然发出狂妄的笑声,“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虽然很想感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过,我太讨厌你了,所以就算了。作为谢礼,就让你们获得回去的希望吧。在这个异空间诞生之后的如此长的时间里,还是第一次有人可以回去。”

    五月玲子和玛丽没什么表情。也不见得有多么喜悦,魔法少女们和女雇佣兵们则明显流露出不甘心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五月玲子和玛丽心中的想法,但我却觉得,魔法少女和女雇佣兵的不甘心,应该不是同一回事,也并不是简单因为丘比和龙傲天眼看就要被牺牲而沮丧。

    先不提丘比的目的,魔法少女们一开始就是为了治退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来的,她们一直都认为,只要消灭被催生而不成熟“魔女”就可以了,就算这一层是无限循环的一层。但既然“魔女”已经出现,就不需要再去追究这里的异常的缘由。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根本就是她们始料不到的。她们的不甘心,一定是觉得本该可以轻易完成的任务,却因为种种变故而变得麻烦起来。而且,无论如何。丘比也是赋予她们魔法少女力量的存在,是某种维系她们之间关系的纽带,虽然被我强制夺走,但也不能就此抛弃它不顾。

    对于女雇佣兵们来说,只要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中,就足以让她们感到不甘心了。而且,她们也应该开始意识到了,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协助龙傲天进入上方的倒悬陆地,寻找龙傲天口想要得到的东西,在这一层就必须将龙傲天交出去,无论多么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和方式解决当前的困境,但是做不到还是做不到,原本似乎还有一线希望,但是,我和红衣女郎的出现,彻底熄灭了这点火光。必须将主动权交出去,这种情形是她们谁都料想不到的事情,不相信陌生人,只相信自己和战友,力求把握局势,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这些习惯,导致她们对当下的情形感到万分不如意。

    然而,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相信,现在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女仆咳嗽了一下,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我仍旧利用“圆”观测到她放开掩在嘴边的手掌后,手心出现了丝丝血迹。她身边的秘书有些担忧,但仍旧强行忍耐下去,她已经从这个同伴的口中得知自己和牛仔、保镖昏迷或所发生的事情。学姐的炮击力量很强,虽然女仆成功挡下,但仍旧不免受到一些伤害。魔纹使者的自愈力很强,但是,在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任何一丝细微的偏差都会造成糟糕的结果,自然是全员无恙的情况下来面对未知情况才是最好的。

    无论自身状态,还是外在环境都十分不妙,可以说,这是进入异空间之后,龙傲天队伍遇到的最大的困境。

    哥特少女扫过我们一眼,没有再说什么打击人的话,拖着沉重的巨锤转身就走。红衣女郎好似漂浮般上前一步,和她的身体重合起来,霎时间,俩人好似合成了一人,又像是哥特少女突然长成了二十多岁的大人。只从背影来看,很难分辨走在前方的到底是体形变得成熟的哥特少女还是从阴影变成实体的红衣女郎,之前明明在外表上有许多区别,如今这些区别却已经模糊了。

    下一刻,整个走廊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变,但是走廊给人的感觉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看不见的异常清晰起来,仿佛整个走廊都在这股异常的冲击中扭曲变形,只是,用肉眼和视网膜屏幕是看不到这种变化的。

    ♂♂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