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八章 建木遮天
    “懊悔?灰心?绝望?痛恨?还有自我怀疑吧?”

    紫刀侯不确定的说着:“他的身边,高元德有问题,九观叛了,司空皓也叛了,要是我的话,肯定会悔恨交加的,也会心灰意冷。这位宗天柱看人的眼光,也的确有问题。且如今日月玄宗大军被围,已成定局,一旦全军覆没,他可算是日月玄宗自上官玄昊之后,最大的罪人。”

    “说到全军覆没,还早得很。”

    白帝子摇着头:“我知道他的性情手腕,不会就这么甘心就犯的。”

    “可主上早就为他准备好了天罗地网,他不甘心又如何?”

    紫刀侯冷笑:“要想避免被全歼的下场,就只有选一险地固守待援,可主上你早就有了预料,已经为他布置好了惊喜。”

    “惊喜么?”

    白帝子不以为然的遥望远方,眼中闪着莫名之色:“那未必有用,他毕竟是宗法相!”

    那位之所以沦落到这地步,是被诸方联手算计的结果。这算是非战之罪,而不是此人本身的能力有问题。

    “可即便他能躲过这一劫,怕也无济于事。我猜他们军中的资源,撑不过一个月。”

    紫刀侯说到这里时,发现白帝子已经对这话题完全失去兴致,当下又语气一转:“倒是我们后面,甄九城追得很紧,”

    “很紧?”

    白帝子这才回过了神:“距离我军多远?”

    “大约九百里!”

    紫刀侯不假思索的答着:“一直都未越过这条线。”

    “那他还算明智!”

    白帝子不屑的笑了笑:“否则我会让他身殒于此,全军覆没!”

    紫刀侯眉眼微扬,随后就也是一笑。

    他毫不觉这位的言语,有半点的夸张。他的信心,并非是因这里近二十万的灵师,近二十人的圣灵,而是白帝子本身。

    他深刻的相信,哪怕是饲育着一只法域兽皇的甄九城,也绝不可能是白帝子的对手!

    而此时此刻的宗法相,则正立在碎星号的观景台上,而他的正前方,正有一座大山,出现在他的视野内。他却毫无反应,仍旧是定定出神。

    “主上,鹿野山已经到了。”

    左神通立于一旁,心忧万分的提醒着:“主上之意,是准备选择此处坚守待援?”

    宗法相闻言之后,才恍惚回神,清醒了过来:“已经别无选择,对方蓄谋已久,突围已经没可能。只有此处地下的石层足够坚硬,一千二百里方圆内,都没什么地洞窟道,可以坚守。”

    左神通心想果然如此,不过他眼中的忧色,却更为浓郁:“可我已统计过各艘战船储存的神脉石与灵源储备,估算哪怕最节省的供应,也只能撑过二十日。”

    所谓的神脉石,是一种常见的灵石,出产于地底灵脉强盛之地,能够起到与灵脉等同的效果。可以供灵修修行与恢复灵能,此外阵法等等,也常用到。

    不过不同于提炼石,可以吸收储存灵源。神脉石是发散性的,在一定时间之后,就会失效。

    而他们现在乘坐的这艘碎星号,核心就是一块十五级的神脉石,且接近半永久性。可以利用提炼石以及相应的阵法,为之填充灵源,所以及其难得。

    “我知道。”

    宗法相的神色平静:“你去代我传令,号召诸位圣灵神师各部弟子,捐献神脉石与灵源。如能安返日月玄宗,所有捐献的物资,都可以一点二倍的价格,兑换相应的功勋值。”

    左神通躬身领命,却心想即便个人捐献,只怕也撑不了四十天。

    不过他却未在此事上继续纠结,转而建议道:“云浩与林厉海,尤其前者实力不俗,几可抗衡那些还未有法域的圣灵。这样的战力,此时被关押于囚笼内,实在可惜。”

    并不是世间所有的圣灵人物,都能拥有法域,那必须达到第九战境,才可修成。

    “云浩与林厉海?”

    宗法相明白左神通的意思,此时此刻,他们要将任何力量,都用到极致。

    可他在片刻的迟疑之后,还是微一摇头:“过两日再说吧!如若张信死去,他二人反噬的伤势,也不适合参战。”

    随后他又目望眼前,那座高约三千丈的大山。

    这里既非灵山,也无法域,可现在却寄托了他与麾下这十余万人,所有的希望。

    左神通本欲再做劝说,那云浩林厉海的反噬之伤,固然是会损及根基。可他们也不是没办法,使这二人在短时间内,恢复全盛战力。

    可他还未开口,就见宗法相的周身,闪烁着绿色荧光。左神通不禁愕然:“主上,你这是?”

    这一刻他的面色,转为煞白,眼神则比张信被司空皓劫走,还要更惶恐慌乱。

    “我宗法相从未施展过的无上极招,建木遮天!”

    宗法相语声嘲讽的笑着:“我想那白帝子既然筹谋已久,那就必定会在此处预先布子。与其过去后纠缠不休,倒不如更爽快些。就以这些人的血肉,来助我施法,饲养我的建木!”

    “可”

    左神通那沙哑的声音才刚响起,就听到那前方鹿野山的山体,正在剧烈摇晃着。

    仅仅须臾,这座本来一片光秃秃的石山,就出现了一点点的青翠色。

    下一瞬,赫然有两千余道遁光,从那山体之内,飞遁而出。

    紧随其后,却又有无数的树藤,同样从那山内喷射而出。宛如蛇魔,张开血盆大口,将那些遁光,一一纠缠!咬住!碾碎!直至吞食!

    只短短三百多个呼吸,这些灵修就已全数归于寂静。

    而接下来这些树藤的成长之势,还远未休止。大约小半刻之后,一株巨大的木柱,冲破了鹿野山的山顶,随后更一直成长,直到距离地面五千丈,才终于停下。可随后那木柱的顶部,又开始发芽,无数的树枝从内伸展出来,随后向周围生长扩散,一直到那漫布周围四十里方圆的树冠,蔚然成形,才终于停住。

    而此时的宗法相,不但浑身荧光消退,一身元气更是暗弱到了极点,身躯遥遥欲坠。

    “主上!”

    左神通死死的咬着下唇,鲜血溢出都不自知。他下意识的就欲伸手去伏,可随即就被宗法相猛力甩开。

    “我无事的!”

    宗法相一身的灵能元气,竟然在这几个呼吸之间,就又恢复到了极盛。苍白的脸上,也再次现出了几分血色。元气澎拜。

    “传我军令,命各部围绕此山,依托地势列阵!此后所有灵师,尽一切可能赶制箭只与符。神师以上,除了别有职责的,其余都随本座布置万木逢春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