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16 死之间隙
    五月玲子和玛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她们及时挡住了“魔女”的攻击。谈起当时的情况,俩人一头冷汗,那个“魔女”体积庞大,动作却一点都不迟缓,轮廓朦胧,却充满了质量感,高速和质量所形成的巨大动量,让她们完全没办法正面抵抗,架在胸前的短刀被强制反弹回来,砸在她俩的胸口上,但若非有短刀宣泄了一部分强化a过guo冲击力,她们说不定要伤筋动骨。五月玲子拉开衣襟,悄悄望了一下胸部,虽然她的动作十分谨慎,我也并非故意偷看,但观测能力比寻常肉眼更强的视网膜屏幕仍旧将衣襟中的大部分景象记录下来,在她的胸部上有一条刀形的淤青,就算是强化过的**,相同的伤势所造成的痛苦和普通**没有太大的区别,五月玲子的实际感受可没有她表面上看来的那么轻松。

    而且……“哇哦,五月,nice-body!”玛丽从五月玲子肩膀后伸出头来,大大方方地窥视她衣内青春成熟的风景,“被那个大个子狠狠按摩了一下,变得比以前更大了吧。”

    五月玲子受惊似的猛得扯紧了领口,迅速拉远了和玛丽之间的距离,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不过,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也没什么面红耳赤的纯情。玛丽用戏谑的表情,朝我挤了挤眼睛,她插科打浑让战斗结束后仍旧有些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直面玛丽的五月玲子当然不会错过她的这个表情。我觉得五月玲子一定从玛丽弄眉挤眼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她没有任何深究的意思,岔开话题对我说:“我们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吗?”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们的战斗弄出的动静,尤其是那阵枪声,势必会引起不远处的龙傲天等人的注意力,不过,在我们的战斗结束后,又陆续在楼层的其它地方传来或模糊或阴森的叫声。应该是红衣女郎或魔女在生事,从这些声音的清晰度完全可以辨识出受害者是否处于和我们相同的空间。正如之前感觉到的那样。虽然除了胖子安德烈之外,没有碰到半个活人,但除了我们和龙傲天等人,还有其他人生存在这一层中。

    我展开连锁判定视野粗略扫描了一下周遭的境况。龙傲天等人所组成的队伍并没有立刻朝我们这边进发,大概想休整一下,审讯刚到手的俘虏,他们直接进入巨锤哥特少女突袭前藏身的房间。我相信龙傲天和丘比能从巨锤哥特少女的口中挖掘出一些重要情报,而且,到了这个时候,既然连锁判定无法持久使用,那么贴身监视是非常必要的,哪怕会被对方发现。

    我揽住五月玲子和玛丽,开启伪速掠来到队伍所在的房间外。这个房间位于走廊正中央。墙壁还被凿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并不是靠近监视的好位置,但是想要听到他们的说话,就不得不靠近一些。我们就站在被破坏的墙壁边上,一旦队伍之中某个人走出破洞,转头就能看到我们了,不过也没办法,在连锁判定视野无法如常使用的情况下,哪怕靠近一点,都能减轻负担。看得更清楚一些。

    龙傲天等人似乎都对这位巨锤哥特少女抱有强烈的好奇心。哪怕曾经被偷袭,魔法少女晓美也没有提出使用刑讯的手段,因为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已经在围攻中吃了大苦头,连巨锤武器也被扔到了一边。在瞬时开启的连锁判定视野中,哥特少女斜靠在茶边。虽然身上没有使用束缚道具,但是她仍旧一副被捆绑的姿势。大概是队伍中的某个人使用了类似“看不见的枷锁”这样的能力吧。队伍众人围成一圈,和哥特少女对视着,战败的少女有点垂头丧气,这样的表情会从她的脸上出现还真是令人惊讶,因为在战斗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狂气都让人无法觉得,她是可以冷静下来和其他人沟通的人。

    “我们不是你的敌人。”龙傲天率先开口道。

    哥特少女抬起头,疯狂而充血的眼球已经恢复正常了,但却带着尖锐的嘲笑:“不,你们就是我的敌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龙傲天说:“若非你攻击我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必须死。”哥特少女用尖锐的眼神扫过众人,“为了让这里的悲剧结束,你们必须回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能够从字面上理解哥特少女所说的话,但明显,她的话中暗含深意。这里只有魔法少女小圆一个人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有些黯淡地说:“我不明白,我们也想回去呀,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吗?我知道,那些‘幽灵’是十分可怕的东西,而且莫名奇妙就会出现和自己一样的人,但是我们并不是幽灵,也不是那些复制体,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呢?我听说你杀了很多无辜的人,难道他们之中真的没有可以商量的人吗?而且,他们中的一些人,曾经救过你,你……”

    “闭嘴,愚蠢的老女人,你的脑袋里肯定是充满了粪便吧。”哥特少女的言辞充满了恶意,“我从来没要求过那些东西来救我,而且,我也不需要他们来救。如果他们能够早点消失的话,就万事大吉了,你们也一样,既然都已经死了,就赶紧意识到,干干脆脆地升天不好吗?”

    虽然她的话初听起来有点乱七八糟,但是,想必不止我一个人注意到了一些关键的地方——“死了?”女牛仔按了按帽子,说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

    “哈哈……”哥特少女发出低沉的嘲笑,说:“果然。你们和其他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快要完成的时候,总是有你们这样的蠢蛋闯进来。没有你们的话,没有你们的话!”她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起来,眼球又开始充血般发红,朝众人大喊道:“为什么你们会进入这个世界呀!这里明明已经被妈妈封印起来了!”

    这么喊着,她摇摇晃晃,似乎背负着一座大山般,想要站起来,但最终功亏一篑。龙傲天的女秘书打了个响指,她立刻被看不见的负重再次压回地上。想必这种能够禁锢他人的力量,就是她这个二级魔纹使者所特有的超能力了。作为警告,秘书打扮的女雇佣兵明显加强了力量。哥特少女勉强没有整个儿趴下去,强撑着跪起来,但头部却被无情的重压狠狠地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魔法少女小圆发出“啊”的惊呼声,就像是被秘书的冷酷吓到了,但在插嘴之前,就被一脸严肃的学姐拉进怀中。魔法少女晓美面无表情地扫了秘书一眼,没有做出更多的表示。反倒是端坐在小圆肩膀上的丘比用前肢挠了挠脸蛋,用天真的语气说:“看起来,我们不是最先抵达这里的专家呀。真有趣。除了我们之外,也有了解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人吗?”

    秘书在警告了哥特少女后,将力量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哥特少女猛然挺起腰肢,额头上滑落一丝血迹,让她那张精致却充满嘲讽的脸显得更加倔强了,她的双眸中,充满狂气的红色并没有消退,好似随时要将面前的所有人一口吃掉。

    “我们不是无关人士,也不是笨蛋。我们来到这里不是想要听你的这些废话。”秘书走上前,抓住哥特少女的马尾辫,将她的脑袋扯起来,居高临下地直视她的眼睛,“我们是为了彻底解决这里的问题才会进入这个地方。你所看到的这些人,无不拥有超凡的力量。尤其是那个怪物和那些女孩,曾经在伦敦解决了和这里类似的异变。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想做什么,但很明显,你现在什么都做不到,你没有这个力量。所以,告诉我,之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以做到你所做不到的事情。”

    当然,这种说法不免有些夸大,例如魔法少女们可没有治退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不过,作为震慑性的话术,虽然只是小手段,但秘书做得还挺中规中矩,显然在过去的工作中,没少做过类似的事情,半真半假的谎言张口即来。

    “解决这里的麻烦?就凭你们这些死者?”哥特少女的脸色最初凝固了一下,但随即又溶解为更深刻的嘲讽,疯狂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太可笑了,可笑得令人落泪,简直是我一辈子听到的最无聊的笑话。”

    “有这么可笑吗?”秘书面对哥特少女的狂气毫不动容,“死者,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哥特少女陡然停止疯狂的笑声,自言自语地重复着,“什么意思?哼。”她用力甩手拍开了秘书抓住发辫的手,显然,秘书认为这个少女已经暂时没有威胁,解除了对她的禁锢。

    哥特少女从地上爬起来,果然没有对其他人发动攻击,用那张染血的如同人偶般精致的脸仰视诸人,眼神却像是俯瞰一般,带着神对人的不屑。

    “好吧,作为偶然击倒我的奖励,就让我给你们看看现实的残酷。”她冷声说:“不过,至今为止,看到现实的人,可从来没有一个接受过现实的,简直太可悲了。”

    这般说着,她抬起手,并拢中指和食指,如同切割一样,在空气中划了一下。有裂缝一样的光芒在她的手指掠过的地方呈现,并缓缓地拉宽,形成一个发光镜面般的长方形平面。紧接着,如同掀开迷雾般,有景象在平面上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又一个的层落,每一个层落中的房间都以透视图的方式构建出来,谈不上纤维毕现,但却能够清晰看到躺在每个角落中的人们。视角不断攀升,每一个层落中的人们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然后,看到这些景象的人自然而然知道了,这些人都已经死去。没有外伤。就如同在睡梦中再也醒不过来。从他们的姿势和所处的位置。可以推想出当时的情景,这些人在走路、洗澡、交谈、嬉戏、休息……做着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当厄运降临到他们头上时,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没有痛苦,除了自己之外,甚至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也同样如此。之后,再也没有爬起来。

    这些人在我的脑硬体中有不少是拥有记录的,他们都是这座酒店大厦里的客人和工作人员。随着视角的移动。我看到了三名魔法少女,她们并没有变身,身上仍旧是游客的打扮,和其他客人一样静静地躺在电梯之中。还有龙傲天身边的那些女雇佣兵们。全都在她们发动魔法阵的走廊上毫无生气地躺着。然后,我还看到了原先队伍里的其他成员,包括如今在我身边的五月玲子和玛丽。

    “你们已经死了。”哥特少女的声音钻入众人的耳中时,没有人能够发出半点声音。

    只凭影像是很难在“死亡”这种事情上让人信服的,然而,在看到这些影像的时候,却让人下意识觉得,自己真的已经死亡了。可是这样一来,站在此处的自己又是什么?一具尸体?然而,自己的尸体明明不在这个地方。如果这些影像是真实的。那么在异变发生的一刻,所有的人已经死在他原本所在的地方了。

    难以置信,但又有一个听不到的声音在耳边述说,自己已经死去。两种冲突的意识让气氛好一阵沉默,哥特少女说:“看吧,我说过,你们不会接受的,即便这是现实,但是,死掉的东西。就别假装自己还活着!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肯接受现实的家伙,才让妈妈那么痛苦。”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沉重的精神压迫宛如化作实质,从四面八方贯穿了众人所在的房间。魔法少女小圆最先承受不住冲击,痛苦地抱着脑袋大喊着:“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喂,龙。这是幻觉吧?告诉我,这是幻觉。”牛仔打扮的女雇佣兵脸色惨白地看向身边的男人,一个常年行走在战火中的雇佣兵自然不可能那么脆弱,但是,这些影像好似充满了魔力,让人去相信这里照映出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当不得不去相信自己已经死亡,当对自己的存在性抱以疑问,就算是觉得自己已经对死亡漠然的人也难以承受。

    如只是在正常的地方,看到的是正常的影像,大家都只会对这一切嗤之以鼻,但是,这里充斥着异常而神秘的力量。就算不愿意相信,但切实目睹到的时候,却仿佛拥有感应般,让自己不得不去相信这一切。

    我这个时候,十分庆幸五月玲子和玛丽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是听到这些话,并不会受到如此强烈的影响。我将目光转到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脸上,她们都一头雾水,不明白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精神攻击。

    我掀动嘴巴,默然对俩人述说着,但是,在我的心中,却完全接受了哥特少女的说法。站在这里的五月玲子和玛丽,其实早就在异变发生的时候死了,虽然不明白此时站在我面前的她们到底是什么,但是,脑硬体和直觉都在告诉我,之前看到的影像,并不是精神性神秘力量的作用。

    “我知道了,这是这个家伙的诡计!”牛仔阴沉着脸,将手枪掏出来,快步上前将枪口顶在哥特少女的脑袋上,“赶紧把你的力量给我收回去!”

    哥特少女再次哼了一声,尖锐地嘲笑让牛仔怒火沸腾,被她狠狠地用枪柄砸在额角上。她再度摔倒在地上,额头被打破了,流出血来,但埋在地上的脸却发出充满狂气的笑声。

    “你们,已经死了。”她如此重复着。

    牛仔正准备朝她扣下扳机,却被龙傲天抬起手臂,子弹打在房顶上,枪声震醒了其他人。

    “卡帕奇!”牛仔愤怒地叫着龙傲天的本名。

    “不要这样。”龙傲天平静地直面那张愤怒的脸,“我觉得也许就是这样吧。”

    “什么就是这样吧?”牛仔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别这样,你看,女仆她们都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呢。”龙傲天温柔地说着,抚摸着牛仔的脸庞,“也许是真的,你们已经死了,但那又怎么样呢?此时站在我身旁的你们,难道只是幻影吗?”

    “没错哟。”哥特少女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她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浓郁了,“你们,只是幻影而已。因为死得太快,太突然了,所以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在这个地狱的力量下诞生的幻影,徘徊着永远得不到解脱的幽灵,真是悲哀啊。就算拥有那种力量又有什么用呢?你们越是强大,只会让这个地狱更加强大。来吧,让我给你们最终的解脱,然后,让我的妈妈得到解脱,她已经付出太多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