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三章 太虚死域
    仙云山内的变故,白帝子在第一时间就已得知。

    圣灵级人物的交手,动静浩大,北地仙盟一方所有人,都有感应。

    只可惜结束的太快,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这场战事就已结束,更有两位圣灵,当场陨落。

    白帝子倒是对这个结局,有些准备。可当事情发生之后,他还是一阵失神。

    良久之后,他才一声悠然叹息:“日月玄宗这十大天柱,果然是无一弱者,这次可真是小看了这位了”

    “神焰猞猁也就罢了,八纹兽皇也不鲜见,可居然已晋升法域!”

    紫刀侯也是一阵匪夷所思:“我不明白,他既有这样的实力,为何还只是排名第六?这位的实力,不会逊色于宗法相与上官玄昊吧?且他的火法造诣,也早该有晋升圣灵的资格。”

    “这是有缘故的!”

    白帝子摇着头,眼中透着佩服之意:“这位所在的神空峰,多年没有出过天域圣灵了,如今也只有二位法域,在日月玄宗内的势力,几乎垫底。”

    “也就是说,这是韬光养晦?”

    紫刀侯眼中现出恍然之意:“确实,此人在天柱上的排名再提高的话,只怕就要被各峰打压。第六天柱,位置刚好。”

    “此人任天柱九十余年,你又可知他结下多少人脉,为神空峰捞到多少好处?只如今他卸任在即,才无需遮瞒。”

    白帝子失笑:“且要说这位有资格进入前三,那也未必。日月玄宗的排位,本就是首论功勋,其次才是实力,且据我所知,此人曾与上官玄昊私下战过一场,却是甄九城输了。他们的十大天柱,有哪个是简单的?”

    “这不奇怪,上官玄昊修有雷天神寂与风神无迹两门极招,一般的圣灵,在他的面前,连四成的实力都发挥不到。”

    紫刀侯摇着头:“且既然是私下比斗,甄九城未必尽出全力。”

    “那可未必”

    白帝子微一摇头,不过接下来,他却再未有继续争论之意:“传令全军,即刻,前往黑杀谷。”

    紫刀侯闻言,却不禁再次愕然:“可这仙云山?”

    “北兽宗的宗主宋师业,已经成功从这里脱逃,这里无足轻重了。”

    白帝子笑了起来:“据我所知,这几年北兽宗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府库盈满。”

    紫刀侯顿时心领神会,大步从白帝子的身旁离开。

    ※※※※

    位于碎星号第六层的练习室内,林厉海与云浩,紫玉天三人,都是神色凝重的看着正于中央处站立的张信。

    这是碎星号上,最大的一间练习室。长约一百零九丈,宽则达三十丈,占据了这一层近七成的面积。原本是公用之地,供船上所有灵修练习灵术,可因最近攻山之战的情势越来越吃紧,人力逐渐紧张,已无人有闲暇在这里修习灵术,这里也就变成张信等人专用的地盘。

    而此时在张信的前后,每隔一丈之地,就有一枚三到四级的灵兵,或者法宝。

    那都是林厉海从前方那些灵修手中,以低价收购得来的战利品。

    这些东西,在战斗中都不是很实用,却有着同一种品质那就是坚固,超越它们品级的坚固。

    可此时随着张信周身闪动黑光,虚空中所有的芥子微尘,被远远排开。那一百零七件灵兵法宝,有九成都在这瞬间一分为二,甚至被斩成数片。

    而望见此景,林厉海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

    他已不止一次,见张信施展这门灵术,可至今日,才真正感知到此术的威力。

    如此神威,足可使其跻身于无上级的极招之林,也完全可以当成杀手锏使用了!

    那些凭空产生的时空裂隙,可不仅仅只是能破坏这些三级的灵兵!只怕十级左右的灵兵法宝,都未必能抵受得住。

    也就难怪,张信他一直不愿司空皓等人看他练习。只有他们这三个有着灵契约束的部属,才能有幸旁观。

    “可惜发动的时间太久”

    唯一摇头,林厉海尽量公允的评价:“威力是不弱,可实用性似乎不佳,只能出其不意。一旦对手有了防备,很难被此术伤到,除非是一些特殊环境。”

    “这是对灵师!”

    云浩却显然是有不同见解:“换成魔灵妖邪,与那些擅长斗术之人,可就未必。主上本身有天元霸体护身,金斗术与雷斗术结合,战力可冠绝同阶,且我观此术,也无需以灵言手印引导。”

    紫玉天的眸中,亦闪过一丝异泽,却默默不言。

    她是见过最近几天,张信将他创造的金斗术与雷斗术结合一体,所拥有的威力。

    高达一百二十万石的力量,在他这个年纪,简直就是让人匪夷所思。

    需知百万石之上,那可是四十级以上斗术的领域。而他们魔灵,除了一些天赋异禀的存在,都只有十级,甚至十二级以上,才可能拥有。

    唯使她稍觉心安的,是张信本身的**,还有那什么斗战圣甲的材质,似乎还支撑不住这力量。

    张信每使用一次,浑身肌肉都会受损,那一身银甲,也会随之崩溃。

    而此时张信,则是陷入深思。他感觉这太虚死域,还可拉长一百丈左右,达到二百丈,不过在这间练习室内,是没可能试验的。

    这杀伤效果,已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想。可施术的时间,倒真是个问题。

    只是还未等他想出个结果,门外就传来了一阵银铃声响。张信回过神后,立时以目示意。林厉海与云浩二人,当即就以灵能招引,将这里的各种金属碎片,都收入到了他们的虚空袋内。

    因宗法相与雷照的关照,日月玄宗很大方的退回了他们被俘前的部分财物,这两位的身家,此时都很不俗,

    而当这里的一切痕迹,都收拾妥当,紫玉天打开房门。张信就只见司空皓与芮晨三人,都立于门外。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紫衣神师,张信认得此人,是宗法相麾下最得力的助手,姓左名神通,也是一位顶级神师,无论天赋与战力,都是无限接近于天柱一级。

    这位望见张信,就神色平淡的一礼:“宗天柱有令,召摘星使前往一见。”

    张信闻言微一扬眉,与这室内的几人互视了一眼,就略显倨傲的一拂袖:“前面带路!”

    左神通笑了笑,不以为意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径自转身前行。不过并非是前往观景台与督战室,而是带着张信几人,直往舰尾处行去。

    这位停下脚步的地方,是在舰尾处,高元德的囚室之内。而宗法相,则正负手立于高元德置身的牢笼之前,面色虽平静,眼中却饱含着痛恨与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