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84章 还有谁想怀孕?
    “哈哈哈,马德里竞技在场边庆祝的时候发生了一桩悲剧!”

    伴随着画面切换到了场边,马德里竞技上下所有球员都围到了主教练高寒周围,将他紧紧抱住,进球功臣托雷斯更是整个人都跳到了主教练的身上。

    “哦,上帝啊,刚才我们还在夸高寒今天的西装很赞,可现在……”

    话说起来像是带着点惋惜,但解说员的语气却是赤露露的幸灾乐祸。

    “高寒现在应该是心在滴血,照我看,他那一套西装肯定很贵,说不定还是去英国伦敦萨维尔街量身定做的,可被球员这一通蹂躏,实在有点惨不忍睹啊,哈哈!”

    如果说,前一刻还有些委婉,那么现在,他就毫不掩饰地落井下石。

    镜头也始终聚焦在场边,看到球员们庆祝了之后,全都一哄而散,给人一种恶作剧后做贼心虚的感觉,留下高寒站在那里,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西装,差点哭了。

    “如果我是高寒的话,我特么就把所有的球员都换下场,让你们再嚣张,哈哈!”

    但现场的球迷却摆明了一点都不给主教练面子,他们竟然在起哄。

    这顿时又让电视台解说员笑得合不拢嘴。

    “看来,高寒在卡尔德隆球场真是天怒人怨,真真应了一句话,穿得帅,死得快!”

    …………

    …………

    “怎么回事?都起什么哄?”

    老希尔完全看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突然之间,全场球迷都在鼓掌欢呼,甚至有很多人还在吹口哨?

    “爸爸,他们是在声援球员的恶作剧呢。”小希尔笑道。

    瞧他那副模样,要不是顾及自己身份,估计他也要加入起哄的大军。

    “什么恶作剧?”老希尔看不明白。

    塞雷佐在一旁也是笑个不停,指着场边的高寒,“喏,不就是高寒身上的西装吗?”

    可老希尔还是一头雾水。

    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自己跟时代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小希尔没办法,只能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一边,但干巴巴的,不大好笑。

    可没想到的是,老希尔却笑个不停。

    这顿时让马德里竞技三巨头都差点栽倒,老头子这笑点不仅低,而且很偏。

    “没想到,他倒还真受球员和球迷爱戴!”来希尔赞道。

    “谁说不是呢?”

    三巨头都尽皆点头。

    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发生的,也只有像高寒这样,在队内受到球员和球迷爱戴,同时又能跟球员打成一片的主教练,才能享受到这一份尊荣。

    纵观马德里竞技过去这些年,除了高寒,谁能在卡尔德隆球场,在五万多名球迷面前,享受到这份待遇?

    “哈哈,你们瞧瞧,他那个心疼的样!”老希尔指着看台下的高寒笑道。

    三巨头也都跟着笑了。

    谁都看得出来,老头子对高寒是越来越欣赏,也越来越看重了。

    “保罗。”老头子喊道。

    保罗·富特雷立即看了过来。

    “回头你告诉高寒,不就是几套西装吗?咱们球队给他再去订制几套,公款报销。”

    葡萄牙鹰钩鼻一听,双眼直了,这年头俱乐部连主教练的西装都能报销?

    末了,老头子又嘀咕了一句,“整天穿训练服,寒碜!”

    敢情,他老人家早就看不下去了。

    “那萨维尔街的也行?”保罗·富特雷试探着问。

    老希尔豪爽惯了,大手一挥,“行,随便他喜欢。”

    保罗·富特雷和恩里克·塞雷佐差点没羡慕死,出手太大方了。

    一旁的小希尔听了,却差点哭了。

    老爸,你对自己的儿子都没这么好啊!

    萨维尔街的定制西装,那可是连我都舍不得去,订一套都得心疼老半天,你倒好,直接允诺出几套,怎么着也得十几二十万欧元吧?

    要是订制英国王室或者是首相同款,那……

    塞雷佐颇为同情地拍了拍小希尔的肩膀,这老头子就是这副性格。

    “恩里克,我严重怀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

    …………

    “我擦,这群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高寒看着球员们重新跑回球场,愤愤不平地骂道。

    “故意的?”坎塔雷罗身在球场内,不明白。

    “你再听听,他们竟然还起哄!”

    坎塔雷罗也觉得好笑,“这群球迷太可爱了。”

    可爱?

    简直是在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好不好?

    高寒摇了摇头,转身走回教练席,直接脱掉了弄脏了的外套,扔在了座位上,就穿着一件白衬衫走回到了全场球迷的视线范围之内,还边走还边将袖扣一解,一层一层往上卷。

    等到他走回到场边时,整座球场却突然爆出了一阵铺天盖地的惊声尖叫。

    看台上,无数的马德里竞技球迷,尤其是年轻的球迷,不分男女,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地起哄着,口号喊得很大,但也很乱,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那股声势,甚至盖过了主裁判吹响的开球的哨声。

    电视直播镜头也很快切换到了场边,落到了高寒的身上。

    “哇呜,天啊,他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瞧瞧他把这件纯白衬衫穿的!”

    现场解说员也是连声赞叹。

    这一件衬衫穿在高寒的身上,完美地贴合了他的身体曲线,甚至不需要借助西装外套,直接就能将这一件纯白衬衫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足球圈里,会穿衣服的很多,但能穿成他这样的,前所未有。”

    “不知道这套西装和衬衫是什么牌子的,估计要火了。”

    …………

    …………

    “哇,男神!”

    看台上,楚瑶两眼放光地盯着高寒,很是垂涎三尺的表情。

    林夏实在受不了她那花痴模样,忍不住在一旁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提醒她,淑女点。

    “怎么啦?”楚瑶理直气壮地看着她。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矜持点。”林夏脸一红,掩饰道。

    “切,这年头谁还矜持啊?当然是看到好男人就赶紧上啦,那可是优质潜力股,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啦,不早点下手,被别人抢了,哭死都不值得可怜。”

    林夏有些愣了,她竟然无言以对。

    “怎么啦?小林子,你吃醋啦?”楚瑶笑吟吟地问。

    “吃……谁吃醋?”林夏脸更红了。

    “没吃醋就对了,他既不是你老公,也不是你男朋友,你怎么能吃醋呢,对吧?”

    林夏更是无言以对了。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男朋友可以分的,老公可以离的,抢到手才是王道,对吧?”

    说完后,这女奥特曼还很哥们义气地挽着林夏的胳膊,“小林子,咱们是姐妹,有句话说得好,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你应该不会为了一件衣服,跟姐妹开火吧?”

    林夏起先还听着,后来直接就笑喷了,转身就捶过去。

    楚瑶早有准备,趁机躲开,“诶,我可是在提醒你,好东西得赶紧抓住,不然我要抢啦!”

    “要你管!”

    “我这不好心吗?要不,回头搬家的时候,直接住一屋?”

    “我……姓楚的,我跟你拼了!”

    …………

    …………

    一个进球,点燃了卡尔德隆球场球迷的兴奋情绪,也让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但皇家马德里却丝毫没有受到看台球迷的影响。

    比赛重新开始,落后一球的皇家马德里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发球后直接回传到了后防线上,交到了球队的队长耶罗的脚下。

    马德里竞技虽然还是采取高位防守战术,比利亚、托雷斯和卡卡也都在开场后第一时间往前扑,可等他们冲到前面的时候,皇家马德里已经将皮球传到了右边路。

    菲戈在右后卫萨尔加多的支援下,很快就把皮球带过了中圈,进入了马德里竞技的半场。

    一时间,球场局势再度绷紧,全场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球场上。

    很明显,皇家马德里要反扑了!

    高寒也完全顾不得其他,走到场边不停地指挥着球队。

    要论进攻实力,皇家马德里堪称当世第一。

    虽说中锋位置上的莫伦特斯有些弱,但劳尔、齐达内和菲戈组成的进攻组合,足以让所有球队都心惊胆战。

    更何况,银河战舰经验更加丰富,虽然一球落后,但却并不急躁,反倒利用重新开球的机会,意图一举扭转开局后被动挨打的劣势。

    真要让他们扭转过来,马德里竞技就堪忧了。

    高寒也是心知肚明,进球后的这一段时间是最容易丢球的。

    想到这里,他立即对球场上的两名中卫卡瓦略和马切纳做出最新的调整指示。

    同时,他进入教练系统,同时启动了三星防守卡和三星对抗卡。

    防守卡是交给卡瓦略,由葡萄牙中卫负责拖后。

    对抗卡则是交给马切纳,由他去重点盯防莫伦特斯。

    在两张技能卡的同时作用下,两名中卫的表现立即得到了加强提升,马德里竞技的防守也很快重新稳了下来。

    尤其是马切纳。

    在三星对抗卡的加持下,他先是在一次硬碰硬的争顶时,挤掉了莫伦特斯,做出了一次关键性的禁区内解围,紧接着又在齐达内想要大禁区前沿远射时,不仅做出精妙的抢断,还一举将法国巨星撞翻在地。

    虽然皇家马德里做出了抗议,但主裁判依旧认为,这不是一次犯规。

    很快,马德里竞技重新稳住了阵脚,抓好了防守,给皇家马德里的前场再度施加了压迫,迫使皇家马德里很难通过中场,只能频频通过长传,将皮球输送到前场。

    这就给了马切纳一次又一次的发挥空间。

    西班牙中卫也在一次次出色的防守当中,变得越来越亢奋,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了主教练高寒之前曾经跟他开过的玩笑。

    撞谁谁倒,铲谁谁翻,瞪谁谁怀孕!

    他现在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在一次贴身防守莫伦特斯,直接一把将西班牙中锋挤开后,马切纳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地吼道:“还有谁想怀孕的?”

    四周围顿时一片死寂。

    不少皇家马德里的球员都面露惧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