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二章 神焰猞猁
    “与日月玄宗谈和?这是打算将我白帝子,当成替罪羊?”

    白帝子不禁冷笑,随后又凝神问道:“在串联的有哪些人,有几家参与?”

    “我只是听到风声,那些人极其谨慎,具体是哪几家在搅风搅雨,属下还没查明白。只猜其中为首的,必定有明剑宗。”

    那紫发青年躬身说着:“不过这些传言,倒未把矛头指向主上。”

    “可这有何区别?向日月玄宗开战的提议,虽非是我的决策,可也曾力推此事。而一旦谈和,总需有人背负责任的。”

    白帝子依旧寒笑着:“明剑宗?仙盟九十七宗,估计也只有明剑宗,有这个胆量,有这个动机了。”

    “他们也有这个实力。”

    紫发青年答完之句,就又语气一转:“过两日,就需轮到我天罗宗主攻了。”

    白帝子不由转过头,仔细看着紫发青年,语气沉冷:“紫刀侯,这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教的?”

    “有人让我转告。”

    紫发青年有些心虚的抬眼望天:“自开战以来,我天罗宗已经主攻过一次,伤亡一千三百弟子。”

    白帝子双眼微凝,目光愈发锐利,良久之后才微一摇头:“罢了,我不逼你。或者向日月玄宗开战,真是个错误。”

    紫发青年神色讪讪,不发一言,白帝子则又转而问道:“黑杀谷那边,最近有何动向?”

    “那边还是一如既往,宗法相始终没法突破黑杀谷防线,且近日死伤激增。就在昨日,已经战亡六百余人,可见日月玄宗的大军,已开始疲惫。”

    “战死六百人?”

    白帝子的瞳孔之内,闪烁微光:“你可以转告那位了,黑杀谷之战,决胜就在这一二日内。顶多一两日,就可知结果,还有这仙云山,应该已开始了。”

    “开始?”紫刀侯先是不解,可随后又眼现惊喜之色:“那几个老儿,他们已经同意了?”

    这件事并非他负责,而是由白帝子的另一位臂膀紫千瞳负责。

    “还是在犹豫,其中二位,一定要等到准确的消息,才肯动手。不过我已等不下了,也料定甄九城,绝不会坐以待毙。那几位的动向,他只怕早就心中有数。”

    白帝子一声冷笑,接下来却未继续解释,语声悠然问着:“那么我们那位摘星使,近日可有什么异动?”

    “一如既往!这位白日都与他那三个属下关在练习室内,也不知在炼着什么。下午则在他的居室内,直到第二日清晨才会出来。他房间神脉石消耗很大,应该是在修炼,且进度惊人。这人虽是狂妄骄横,目中无人,可在修行上,却是比任何人都努力,从未怠懈过。”

    紫刀侯心知白帝子,其实并非是好奇张信的举止,而是籍此了解印证自己对张信状况的掌握。

    他这位主上的消息渠道,明显并非只有自己这一家,故而紫刀侯知无不言:“然后每日清晨之际,那位摘星使都会抽出时间去研究船上的两座大衍摘星阵。据说他给宗法相的理由,是他如能预先了解阵法结构,事先做些准备的话,可以在施展摘星术时,节省大约小半个时辰。”

    “倒是与那人所言差相仿佛。”

    白帝子先是满意一笑,随后唇角冷讽的挑起:“节省半个时辰么?这可真是棘手。”

    ※※※※

    同一时间,在仙云山的山顶处。甄九城立足于一块大石之上,眼神凝重的,看着下方那些正全力修复山体的灵师。

    而此时在其身后,除了他的得力部属,身为顶级神师的林江之外,还有四位神色各异的法域圣灵。

    “今日一共战死灵师二百二十三人,神师九位,此外另有伤者三百余位。不过其中部分轻伤者,数日之后,就可重归战场。”

    林江说完这统计的伤亡数据,随后苦笑道:“北地仙盟乌合之众,交战近月,他们死伤已近四万,伤亡远重于我方。再坚守数月都问题不大,可问题是这仙云山”

    说到此处,林江就微蹙着眉,看着下方那满目狼藉的山体。

    这仙云山轮番被北地仙盟的十五艘攻山舰轰击,尽管绝大部分都被他们拦下了。可仍有数次应对失当,被那些攻山舰击中。

    而这时四位圣灵中的其中一位,更是眼现愤愤之色。

    “坏不了的!”

    甄九城似浑不在意,神色悠然的看着前方:“倒是四位,今日可是机会难得。庄严上师,如今正与北地仙盟的二位天域坐而论道,本宗的几位圣灵,现下也不在此间,你们再不动手,只怕就再无此等良机。”

    听得此句,林江不禁微觉惊讶,可随即就恢复了平静。

    而那四位圣灵,都是骇然失色,面面相觑。

    须臾之后,位于最右手处的龙甲,涩声答道:“我不知甄天柱,在说什么?这近月以来,我北兽宗为你们,可是送掉了数百人的性命,甄天柱此言,未免让人心寒!”

    而四人中的左面第二位,也不悦道:“我不解甄天柱,为何会猜疑我等。我上善宗的忠心,天日可鉴!”

    “或者确如你等之言,是我多想了。”

    甄九城回过头:“可你等四位与北地仙盟私下接触,想必是确凿无疑的?那位白帝子可都把证据,摆到了我面前。且你等是真当我甄九城是眼瞎的,龙甲你家的二百战舰,二万四千灵师,已经是蓄势待发,这是准备剑指何方?鸿绝你们上善宗,最近在极力的收购物资,又将在外弟子,都召回本山,这是意欲何为?至于黄龙宗”

    甄九城摇了摇头,似不准备再说下去,转而把几枚戒指,甩到四人身前:“日月玄宗素来大量,只需你等并无真正反迹,甄某都可不在乎。可如今形势不同,我那宗师弟,估计耐心已尽。本座却不看好他,也自问冒不起这风险。所以,你等如自问清白,就请戴上这控神戒。”

    那名为鸿绝的圣灵,不禁面色发白:“这真是岂有此理!”

    这句还未说完,他旁边的那位黑袍圣灵,就已悍然出手。一口巨剑,在这近在咫尺处,悍然斩出。

    “还说什么废话?动手就是”

    那龙甲亦是眼神微凝,然后在抬手的一瞬间,连续斩出近二十道青白风刃。

    可就在这刻,他的瞳孔却蓦然一缩。只见那甄九城的袖中,先是飞出了一道火焰,然后在须臾之间,化为火猫一般的形状。

    “神焰猞猁!”

    龙甲惊呼之时,几乎想也不想,就蓦然抽身后退。他已见得这只猞猁的额前,有着八道金纹!且等级也高达十五!

    当这神焰猞猁的火灵法域张开之时,只一瞬间就将他们二人完全压制!

    这个甄九城,在日月玄宗十位天资绝代的天柱中,显得平平无奇,却竟是不声不响,饲养了一只十五级的法域兽皇!

    “轰!”

    随着一声炸响,当那只火焰大猫,扑在那黑衣圣灵身上,赫然只一瞬间,就将此人的身躯,燃化大半。

    而那剑与风刃,则都从甄九城的身上透体而过。圣灵级的剑势与风灵斩,毫无悬念的将甄九城斩成数截!连同这位第六天柱的元神,一并轰灭。

    可在下一霎那,随着一团火焰燃起,甄九城的身躯,就赫然又恢复如常。

    而在场几人,都毫不觉意外。传说中猫有九命!而猞猁则略逊一筹。这神焰猞猁的天赋神通之一,就是‘七命轮转’!

    只要火焰不熄,就可有七条性命!这是仅逊于猫之九命,神凰涅的复生神通!

    而甄九城既然能降服这只十五级的法域兽皇,可见此人与其,绝非是简简单单的主仆关系,而是‘共生’。

    “给我回来!”

    林江毫不担心甄九城的生死,在几人动手之时就已施术,周身赫然现出了数百条的灵能锁链,仿佛天罗地网,紧紧纠缠住了龙甲。使之斩之不绝,断之不尽,始终无法脱身。

    然后下一霎那,连续数道高达六十级的三昧离火神光,轰中了龙甲身躯。而紧随其后,则是那正飞扑而至的火焰大猫!

    龙甲毫无反应的余地,就被焰猫轰中,随后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而眼望着这一幕,上善宗的鸿绝,顿时一阵冷汗涔涔。他先是不敢置信的定定看了一眼,随后不假思索,就将其中一枚控神戒,戴在了手指上。

    心想眼前这个家伙,搞不好才是上官玄昊之后,日月玄宗十大天柱中的最强一位。

    “识时务者为俊杰!”

    甄九城一声失笑,随后又看向另一位:“本座可担保仙云山安然无恙,即便破碎了,日后也必有相应补偿。”

    那位白发圣灵,顿时容颜稍霁。他想了想之后,就也果断的将那控神戒戴在了手上。

    “上师明智!”

    甄九城眼中顿现满意之色:“还请二位,助林江弹压黄龙宗与北兽宗部属。不到万不得已,无需伤人,今日之事,是这二位私人所为,与黄龙北兽二宗无关。”

    说完之后,他又目望南面,叹息着道:“将此间消息,通报宗天柱,希望还来得及。”